正文 第四千零三十六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厉秋风听叶逢春说完之后,沉声说道:“晚间确实寒气逼人,不过倒也勉强熬得住。听说此地不是池田家的地盘,池田一昭率领数千将士远道而来,携带的军械粮草有限,无法就地取用,能够有一座遮挡寒风的营帐已属不易,倒也并非是有意怠慢咱们。”

叶逢春点头说道:“厉大爷说得甚是。昨晚在下借着巡夜为名,在左近走了一圈,确实有不少池田家的军士盯着咱们,不过看到在下走近,却也并未为难在下。在下趁机窥探池田家军士的营帐,营帐里面破破烂烂不说,每一座营帐中竟然挤了二十多名军士。这些家伙哪里像官兵,与叫化子也没有什么两样。”

叶逢春说到这里,略停了片刻,这才接着说道:“寿王这个老贼极是狡诈,想来昨夜已经派人钻进雪洞到山中去打探消息。一旦探明山中的情形,他便要驱动池田家的兵马和黄金寨的武士,向白莲山庄大举进攻。老贼想要利用咱们为他办事,更要提防咱们坏了他的大事,是以率领大军围攻白莲山庄之时,必定不会让咱们跟在他身边,而是派人将咱们软禁在这里。若是在下猜得不错,今日午时前后,寿王便会率领兵马进入山中。老贼不知道厉大爷和穆姑娘武功盖世,留下监视咱们的军士不会太多。待到老贼率领兵马离开之后,咱们等上两三个时辰,便即动手杀散军士,大摇大摆地离开此地。老贼知道这个消息之时,咱们早已走得远了,只怕这个老贼非得活活气死不可。哈哈,哈哈。”

叶逢春越说越是高兴,到得后来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厉秋风见叶逢春如此得意忘形,心中颇为不喜,暗想咱们身在龙潭虎穴之中,寿王奸诈之极,不是轻易上当之人。池田一昭虽然昏庸无能,他手下毕竟还有数千军士,若是众军士一起围攻,就算我和慕容姑娘拼死力战,却也难以逃生。何况还有哲别手下一二百名武士帮着寿王对付咱们,这些武士箭术精湛,若是乱箭齐发,只怕咱们都会被射成刺猬一般。眼下情势危急万分,叶逢春却如此托大,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念及此处,厉秋风正要出言相劝,突然听到对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有人正在向这里奔跑过来。他心中一凛,顾不得与叶逢春说话,急忙抬头望去,却见一名松鹤楼的伙计转过一座营帐,匆匆忙忙地向这里跑了过来。厉秋风见此情形,一边向那名伙计指了指,一边对叶逢春说道:“看那位老兄的模样,好像有事情发生。”

叶逢春脸色大变,急忙转头望去,看到那名伙计跑了过来,他心中颇为不快,大声骂道:“他妈的,老子说过在这里不得莽撞,你这个猴崽子却如同丧了娘老子一样乱跑乱撞,信不信老子用鞭子活活抽死你?!”

此时那名伙计离着叶逢春不过三四丈远,听叶逢春如此说话,登时吓得魂飞魄散,急忙停了下来,气喘吁吁地说道:“大、大掌柜,不是小人、小人不听大掌柜的吩、吩咐,是、是因为寿王派人前来送饭,可是、可是大掌柜吩咐过,这里的饭食咱们、咱们不能吃,是以、是以小、人小将送饭的几个家伙拦、拦了下来。没想到这几个家伙死、死活不肯离开,小人、小人未得大、大掌柜号令,不敢与、与他们、他们动手,这才匆匆跑回来向、向大掌柜报信,请大掌柜定夺……”

那名伙计跑得急了,又被叶逢春吓破了胆,勉强说了几句话,竟然岔了气息,只觉得胸口郁闷之极,再也说不出话来。叶逢春听伙计如此一说,这才明白过来,见伙计一张面孔胀得通红,知道他跑得岔了气,是以向着伙计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慌张,随即转头对厉秋风说道:“寿王这个老贼奸诈狠毒,为了对付咱们,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都能使出来。虽说老贼在攻破白莲山庄,灭掉茅书生一伙之前多半不会对咱们下毒手,可是对于老贼咱们不得不防。一旦老贼在饭菜之中下毒,然后用解药来胁迫咱们为他做事,事情便会极为棘手。是以在下以为咱们身处池田家的军营之中,还是不吃寿王送来的饭菜为好。好在咱们身上还带着烤熟的狼肉肉干,足以支撑两三日,不必担心被活活饿死。只是此事未向厉大爷和穆姑娘禀报,还请两位恕罪。”

叶逢春说到这里,便要躬身向厉秋风和慕容丹砚赔罪,厉秋风急忙将他拦住,口中说道:“叶先生想得甚是周全,何罪之有?先前厉某已经说过了,应付寿王之事,尽由叶先生主持,厉某和穆姑娘从旁襄助,绝对不会置喙,叶先生万万不可如此客气。”

叶逢春听厉秋风说完之后,又谦逊了几句,这才对厉秋风说道:“寿王派人送来饭食,未必没有窥探咱们行迹之一,是以在下须得前去将那些家伙打发走了。厉大爷和穆姑娘在此歇息片刻,在下去去便回。”

叶逢春说完之后,向着厉秋风和慕容丹砚拱了拱手,便即带着几名伙计匆匆离开。待到叶逢春走远之后,慕容丹砚对厉秋风小声说道:“寿王图谋造反,野心昭然若揭,为了免除后患,他绝对不会放过咱们。厉大哥曾经说过,眼下老贼的大敌是茅书生,在攻破白莲山庄,灭掉茅家一族之前,老贼不会对咱们下毒手。可是老贼手握重兵,进山之前杀掉咱们与攻破白莲山庄之后再除掉咱们也没有什么区别,为何他没有立时对咱们下毒手呢?”

厉秋风听慕容丹砚说完之后,思忖了片刻,这才开口说道:“寿王在打什么主意,其实咱们都不知道,只是推测他下一步会如何行事罢了。我看这个老贼为了夺回权柄已经丧心病狂,就像柳生宗岩一心想要倾覆大明江山,自己做天下共主一般,已经不能依照常理度之。若是我猜得不错,老贼之所以没有立时除掉咱们,是因为他不只想要咱们的性命,还想将松鹤楼据为已有。如此一来,就不能杀掉叶逢春,而是将叶逢春生擒活捉,待到攻破白莲山庄之后,再逼迫叶逢春带他前往松鹤楼,夺走松鹤楼的钱财,再将叶逢春除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唐人的餐桌 不科学御兽 神秘复苏 7号基地 光阴之外 宇宙职业选手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人道大圣 我有一剑 深空彼岸
相关阅读
無上兑换系统都市修仙之牧场主怪兽世界之异类养成系统西界拳皇荒岛日记邪修系统山里人家此刻,举国随我飞升尸王神杖我在水浒开了个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