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实相一斩胜负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三方鼎峙。

二静一动。

一片极雄伟的山峰中间,围成一个仅余八分之一面开口的“谷地”,无论上下,皆是被白雾笼罩,倒仿佛身处无尽深渊之上。

两朵仿佛实体的云朵,相去不过丈许,上面各自端立一人。

一个青色肌肤,且身穿青袍,相貌普通,肌肤隐然透明,双耳上方隐约有一块鸡子大小的肌肉突出。

另一人却是玉面紫发,身着一件无开口的“白玉罩衣”,仿佛半收的雨伞。此人姿容不俗,一对碧色眉毛尤为瞩目。

而正前方,相去二人不过三四里的方位,一人缓缓走来。

以眼前三人的功行,别说三四里,就是三四千里,也是瞬息可至;但对面那人就偏偏选择缓缓步行!

在这“环山雾谷”的正上方,云雾之中,实则悬吊着一只丈许围圆的铜镜,将这里的画面传递于数百万里之外。

身着罩衣的紫发人,神情雍容,不徐不疾的道:“公冶道友。你认为我二人有几分胜算?”

青袍人神色澹漠,尤其目光迷离,好像并不聚焦,想了好一会,才道:“几成没有意义。这是个‘有没有’的问题。”

紫发人微微一愣,道:“公冶道友真是一针见血。”

这两人正是公冶西周和玉青玄。

实则从本心而论,他们并不憷这一战。

圆满境界,和未及圆满,二者有相当大的差别——在“初入境”的时间段。

未及圆满之人,破境之后终究会有一个法力神通缓慢提升,逼近本人真正极限的过程。但真正的高手过招,根基上每相差一丝,就有可能是云泥之别。

但圆满境界则不然,一旦破境,直接跳过了这个“积蓄”的过程。

这并非是说圆满境界就没有高下之分;别的不说,九宗诸位圆满境,在初入境时,当年琉璃天上,直到现在,差别清楚可见。

但这样的差别虽然巨大,终究是神通玄妙演化的范畴,不至于单凭借年齿的优势形成法力规模上的优势。

或许一对一而言,前后差距不小;但想要以一敌多,却也不那么容易。

如果没有云秋蝉突然横空出世,而是令公冶西周和玉青玄二人联手,挑战紫薇大世界中顶尖的圆满境界如宁素尘、江海等人,他们有绝对的信心。

想要“以一敌二”,其实就是个“有没有”的问题,对方是否掌握诸如盈法宗日夜二经、又或者穆暮“第二剑”那样确定的同境界不可阻挡的手段?

必须要“有”,而且要么是能够动用两次,要么是动用一次解决一人,但本身战力并不因此下滑。胜算才在对方那里。

若是不能,则是自己二人胜算居大!

“说的不错。”

玉青玄双眸陡然凝聚。

说话的自然是云秋蝉。

但是她明明并没有突然加速,依旧是维持着缓慢行走的姿态,但不知为何,已然到了二人面前。

云秋蝉神色平静,道:“一招在前,一战在后。谁来接这一招?”

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视一个来回,云秋蝉对公冶西周道:“直接能够看到骨骼。有点瘆人……就是你了。”

云秋蝉双掌一合。

玉青玄、公冶西周都是面色一变。

以近道境层次的战力,原以为靠近之后是先行叙话;然后再逐渐拉开,驰骋于数万里的空间之中,如此方才施展的开。

除非战场是特殊的用以斗战的小界。

但云秋蝉偏偏走到近处才出手。

刹那之间,云秋蝉的双掌已经从“合十”变成“紧握”。双手所持,正是一柄高出人身的大刀!

刀身一横,直接向公冶西周噼去。

“拟化物象”原也是常见的道术流派之一,云秋蝉的“实刀”,便是典型的一例。但此类手段,要么规模巨大,有法天象地之气魄;要么本身看似不大,但游走于天地星河之间,速度极快,去而必中。

如云秋蝉的这一刀,本身形貌不大是其一;同时也并非索敌万里之类的手段,而是真的近身噼砍。在近道境中,却是闻所未闻!

玉青玄双目陡然一亮,以最快的速度站在公冶西周身后,左臂搭在他肩上。

公冶西周本身法力极致爆发,身躯立刻化作一尊玉像;又如同一颗闪耀的星辰。

而身后的玉青玄,通体之中却是有一道细密紫气,源源不断的灌注进公冶西周的躯壳之内。

二人神情,却不惊反喜!

并非二人看不上云秋蝉这朴实无华的一刀。

事实上,以二人圆满境界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云秋蝉这一刀,犹如超越了“虚实”之外的一道影子,翩然自天外而来,几可说具备了紫薇大世界现有任何道术都不具备的一种微妙意象。

但问题是——

这一招虽然具备玄机,但是却没有各类破限倾力一击所必然具备的“无始无终、锁定一人”的特性。

无论是盈法宗日夜一击,亦或者其余流派的破限道术,在这一试出手的一瞬间,已经注定了其目标之“唯一”,哪怕敌人尚有许多帮手,也只能做到攻守相易,想要“合力抵抗”却是不现实也不划算的举动。

但是云秋蝉这一招虽强,却显得飘忽与开放。

于是玉青玄二人,立刻有两种方案应对。

一是遁走周旋。

由于没有那种“附骨之疽”的锁定感,公冶西周可以从容遁走,甚至期待将这一刀“避过”。

二是形成合力,以两个人的力量,正面破解这一击;如此一击胜负分!

两人心意相通,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第二种方案。

如果能形成真正的“合力”,天底下任何圆满境界,也不能以一敌二。

刀影至。

玉青玄神色陡变。

就在这一瞬间,和自己身体、气机完全相连的公冶西周,竟然在原地消失了!而云秋蝉的刀影横身而过,竟似如同幻术一般,清风拂面,没有丝毫威力可言。

一个呼吸时间。

就在玉青玄思索是否要全力进攻时,空中忽然传来琉璃破碎的声音。

公冶西周重新出现,浑身浴血,横躺在地上,竟似感应不到活人气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不科学御兽 人道大圣 唐人的餐桌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宇宙职业选手 神秘复苏 深空彼岸 光阴之外 7号基地 我有一剑
相关阅读
漫画热潮漫画总裁的准新娘邂逅十二星座漫画男神同时收养男主和反派以后阴刀(犬夜叉)犬夜叉之逆发结罗我的妹妹是葫芦娃葫芦娃的青春第五界点重生之腹黑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