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25章 给你一个交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刘希夷自知无法逃脱,反倒冷静了下来,看了眼满眼恨意的小女孩儿,问海东青道:“她是谁”?

“云水涧,王任”。小女孩儿狠狠道。

刘希夷哦了一声,“叛出组织的王任,你是他的女儿”?

小女孩儿咬牙切齿,倒握匕首的手因太过用力而微微颤抖。

刘希夷看着海东青,淡淡道:“你把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儿变成了这副模样”?

海东青冷冷道:“不变成这样,难道让她等着你们斩草除根吗”?

刘希夷深伸出仅剩的一只右手,“出手吧,让我领教一下新一代极境高手的风采,能死在你的手上不算太过憋屈”。

海东青嘴角翘起一抹冷笑,“要我动手可以,告诉我当年对我父亲下手的是谁”?“如果你的回答能让我满意,我会考虑给你一个痛快”。

刘希夷眉头微微皱了皱,“之前在南山,你和陆晨龙见过面?他跟你说了什么”?

海东青冷冷道:“他说我父亲是在调查他的死因的时候,被你们暗中杀害的”。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刘希夷哦了一声,淡淡道:“此事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别想着拖延时间,今天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刘希夷缓缓道:“海中天是条汉子,我们曾经努力争取过,试图将他招入组织,只不过他太固执了,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比陆晨龙还固执”。

说道这里,刘希夷停顿了下来,像是在回忆。

海东青也没在意他拖延时间,静静的等着。

半晌之后,刘希夷再次开口道:“连续几年,他每年都会花将近一半的时间滞留天京调查,他的首要目标就是放在四大家族身上,不过一年查了几年都没有线索,当年的事件,哪怕是四大家族核心人员,也只有极个别的人知道一些事情,更何况实际上四大家族当年自己都没蒙在鼓里,他自然一无所获”。

“直到有一年,他盯上了我们”。

海东青问道:“你们隐藏得这么好,连四大家族当年都不一定知道你们的存在,他是怎么盯上的”。

刘希夷说道:“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我们,当年我们怀疑是内部出了叛徒,甚至还为此搞过一次内部整肃”。

“没有怀疑的人”?

“有,当年我们曾经怀疑过一个人,一个在陆晨龙出事后就彻底消失的人”。

海东青眉头微皱,“谁”?

“黄冕”。

“黄九斤的父亲”!?

刘希夷说道:“黄冕一直都不赞成陆晨龙与陈素在一起,认为陈素破坏了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正因为他不喜欢陈素,在先入为主的思维惯性下,他变得特别敏感,不管什么事都会往阴谋论上去想,他一直认为陈素是带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接近陆晨龙,甚至提出过陈素可能是某个财阀派过来的间谍”。

海东青冷冷道:“他猜得没错”。

刘希夷摇了摇头,“前半部分可以说是歪打正着的猜到了方向,但后半部分他完全猜错了。他看错了陈素,因为陈素后面是真的爱上陆晨龙,甚至愿意为陆晨龙而死。他也看错了陆晨龙,陆晨龙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蠢,他并不是被陈素迷惑,而是他已经成功的征服了陈素”。

“但是”。刘希夷继续说道:“一旦先入为主,有了成见,不管陆晨龙和陈素怎么跟他解释,他都不可能听进去,相反,陈素越解释,他越觉得陈素狡猾,陆晨龙越解释,他越觉得陆晨龙执迷不悟不可救药”。

海东青皱眉思索了片刻,“他顶多是怀疑陈素后面有个组织,但并不能证明他就知道你们”。

刘希夷继续说道:“你应该知道有个暗中针对我们的组织吧”。

“戮影”?

刘希夷问道:“还记得阳关截杀陆山民事件吧”?“那一次我们与这个组织的头目交过手,我们怀疑他就是黄冕”。

刘希夷继续说道:“如果说那天在阳关出现的是黄冕,那么当年告诉海中天的就有可能是他,他也有这个动机,他对我们的恨不比你少”。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怀疑,也不一定就是他”。

“继续说”。

刘希夷缓缓道:“实际上海中天知道我们存在也无处下手,就像你现在知道我们的存在一样,并不构成多大的威胁”。

“你爸是个牛脾气,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竟然天天守在公安局门口要求翻案,不过他连被告的名字都不知道,最后仍然是不了了之”。

“不过,他连续几年为陆晨龙奔走,这种坚毅的品质引起了我们的兴趣,我们调查过他的背景,底层出身,敢打敢拼,最重要的是他飞黄腾达之后对底层的人依然很好,从不仗势欺人。这些品质都是我们所需要的”。

海东青冷冷道:“因为陆晨龙事件,他已经认定是你们在背后谋划,怎么可能答应加入你们”。

刘希夷缓缓道:“所以当年,我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让他与陆晨龙见面,让他知道我们不但不是谋害陆晨龙的凶手,而是救陆晨龙的恩人”。

海东青眉毛跳动了一下,之前南山一战,陆晨龙并没有告诉她他们见过面。

“你要是敢撒谎,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刘希夷苦笑了一下,“我撒谎有意义吗,你铁了心要杀我,撒再大的谎你都不可能放过我吧”。

刘希夷继续说道:“我虽有提议,但陆晨龙并不愿意与他相见”。

海东青眉头紧皱,满脸寒霜,冷冷道:“他为什么不见”!!?

刘希夷说道:“原因可能有很多,我也说不清楚,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吧”。

“继续说”!海东青身上气机游走,狂暴的气机在原地刮起一阵大风。

刘希夷余光瞥了眼山上方向,继续说道:“后来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海东青冷冷道:“你的意思是说完了”?

刘希夷身上气机开始缓缓流转,“老先生说我道心有瑕疵,这辈子只能止步半步化气,虽说我明知道不是你的对手,但作为武道中人,我还是想领教领教,毕竟,死在化气高手手中,也算是死得其所”。

海东青冷笑一声,“忘了我刚才说过的话了吗,你的回答让我满意才给你个痛快,但是,对于你的回答,我很不满意”。

刘希夷眉头微皱,“你什么意思”?

海东青冷冷道:“王媛,杀了他,替你父母报仇”。

王媛扬起手中的匕首,上前一步,一双眼睛狠狠的等着刘希夷。

刘希夷面色铁青,“海东青,你在开什么玩笑”!

海东青冷声道:“你要是敢反抗,我会一根根拆了你的骨头,一寸寸割下你的肉,一条条抽你的筋,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后在痛苦的绝望中死去”。

刘希夷愤怒道:“士可杀不可辱,你欺人太甚”!

“你”!“嘶”!、、刘希夷倒吸一口凉气,小女孩儿手里的刀已经插在了他的腹部,由于力气太小,匕首只刺入半寸,虽然不致命,但对于刘希夷来说却是极大的侮辱。

刘希夷下意识低头看去,小女孩儿双眼猩红,在看到鲜血流出的时候不但没有害怕,反而露出一抹兴奋和畅快。

有了开始的一刀,小女孩儿后面挥刀更加顺畅,腰部、腹部、大腿,一刀又一刀的刺入。

刘希夷没有丝毫反抗,他知道,海东青刚才的话换做别人可能是危言耸听,但从海东青嘴里说出来就一定能做得出来。

海东青转头看向不远处茂密的树林,冷冷道:“怎么?你想救他”。

随着海东青的话音落下,树林里走出一个魁梧的男人。

陆晨龙缓步走来,在相距百米左右的位置停下了脚步。

刘希夷看到陆晨龙走过来,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他曾经想过很多种死法,但都没想到过会屈辱的死在一个八九岁小女孩儿手中。

他看了一眼拿着鲜血淋淋的匕首,正转过来看着他的小女孩儿,说道:“你这样做,想过孩子的未来吗”?

海东青冷笑一声:“未来,当她的父母被逼死的时候,她就已经没有了未来。”

说着,海东青抬手指着刘希夷,“她的未来注定是他们无休无止的斩草除根,人只有活着才有未来,我所做的,正是在给她未来”。

陆晨龙没再说什么,“今天放他一马,以后我不再管”。

海东青满脸冰冷,“陆晨龙,你对得起那些为你死去的人吗”?

陆晨龙淡淡道:“如果杀一两个人就能解决问题,当年我早做了”。

海东青冷哼一声,“我不是我爸,我跟你非亲非故,凭什么要听你的”。

陆晨龙看了眼已经退出去几步的刘希夷,说道:“看在山民的份上,你今天让一步,以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海东青下意识眉头颤动了一下,趁着她一时失神的间隙,刘希夷气机涌动,双脚发力,如离弦之箭跑向陆晨龙。

身后,黑影一闪,如影随行,狂暴的掌力瞬间袭来,还未抵达,背后的压迫感已经汗流浃背。

刘希夷心头大骇,暗叹完了,此时,前方一个高大的身影带着浓浓的威压后发先至,下一刻,他只感觉手腕被一只大手握住,然后是一阵天旋地转,被甩向了空中。

还未落地,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海东青倒飞出去七八米,陆晨龙也后退出去两步,胸前碎布飞溅,赫然留下一个手掌印,露出里面古铜色的肌肤。纵横文学15号到20号双倍月票,喜欢本书的朋友可以支持下,给我打打气。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光阴之外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深空彼岸 神秘复苏 唐人的餐桌 7号基地 宇宙职业选手 我有一剑 不科学御兽 人道大圣
相关阅读
毕业后的十年召唤仙姬污神创世录洪荒之石矶一代权臣阴阳掌舵人傲世武王宇宙交易所一剑天河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