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4章 搜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

“这是什么身法?”

“这哪里是什么身法,这是肉身之力!”

“什么?太吓人了!”

跟在林绍晨身后的一群几大高手吃了一嘴的灰,有人一些人几乎被掀飞,见鬼似的望着那消失的身影,喉咙一阵发干。

有人想要追下去,只是林绍晨眨眼间就已在十里开外了,这还怎么追。

“诸位,今日之事,我南仙源定会铭记于心。它日一定会向各位讨要说法!哼!”童长老也化虹而去。

众人神色难看,憋屈至极,竹篮打水一场空,不,应该是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门人给捉,又白白得罪了南仙源。

灵玉双璧的地位相当于他们族中的公主,门派的圣女,而他们今日却要打要杀要搜魂,这件事南仙老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一想到南仙老人那护犊子的狠劲,心中越发的没底。

不过眼前的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林绍晨这个混蛋,必须将他找到,营救门人弟子,这是大部分人的想法。

“找,一定要给我把人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个人不能留!哪怕是上天入地也要揪出来!”

“不惜一切代价,就算将这块地域掀过来!”

无论是仓颉圣族的人,九黎圣族,或是太一门,无双门,万初圣地,大衍圣地还是临虚天,玄地鉴,螳螂族和黄鼠狼妖族等人,都下出了这命令!

“你们这群恬不知耻的家伙!”四周突然回荡起了一阵鄙夷与冷漠的声音!让这群九重天高手汗毛都竖起来,双股打颤。

一股可怕的威压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如涛涛的江水涌入了一个狭小的山涧,扑头盖脸。

“不知是何方的前辈?与我九黎圣族是否有所误会!”黎山强提神力,就算他坚硬如铁的肉身依然扛不住这股压力,后背几乎快要弯成了弓。他知道来者不善,所以抬出家族名号,希望对方有所忌惮。

他不提还好,来人一听直接冷哼一声,形成了一股可怕的劲风吹来,他直接被吹出了数百米开外,骨断筋折,大口吐血,神色一下子就萎靡了下去,直接昏死过去。

其他人见状不敢多说一句,满头大汗,全都弓着身子,像是一个个犯错的孩子,在等待大人的惩罚。

不见其人,只闻其音,就威临天地,对方境界深不可测,而且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他们所有人早已成了飞灰。

来人教主级别中的绝强者。

“前辈,为何……”仓颉圣族的的老人身体颤抖,他只在家主身上感应过这种气息。

“你们说为何?”林中传出一老人冷咧声音,根本分不清方向,如同似从很远的地方穿越虚空而来。

“这声音好像是……南……仙老人!”临虚天的杨长老额头冷汗直流,他曾经同掌教去过南仙源,有幸在不远处听闻过他们谈话。

“什么……他……他怎么真……的来了!”玄地鉴的长老早已如惊弓之鸟。

其他太一门,大衍圣地,万初圣地,无双门,螳螂,黄鼠狼妖族,伏灵夫妇等高手闻言都脸色大变,心中惧怕无比。走了小的,如今来了个大的,这明显是要找他们秋后算账啊。

众所周知,南仙老人脾气古怪,行事肆无忌惮,特别护犊子,这显然是要为灵玉双璧等人出气来了,搞不好对方会直接一巴掌将他们都拍死!

“前辈,我们身份低微,你乃一代无上掌教,如此出手,不怕给人耻笑吗?”太一门中年人咬牙道。

“前辈仗着修为高深,欺压于我等,我不服!”无双门长老知道有一些人性情古怪,你越表现的胆小懦弱,越容易被对方看不起,不如冒死一搏,这样活命的机会更大。

“早就听说南仙源掌教大名,果然名不虚传,我如果早出生一百年,岂会惧你!”黄道长不以为意道。

“一只偷鸡摸狗的黄皮子也敢口出狂言!哼!”随着语落,黄道长就一股无形的力道给震飞了,吐血不止。同时,螳螂道长也如此,两人几乎显出原形。

其他人脸色大变,一时间人人自危,知道今天说什么也得脱层皮了。

“尔等今日就算有百口,亦莫辨,一群无耻之人,杀了岂不是脏了我的手,只是不得不对尔等惩戒一翻!他日我第子自会收拾你等!”

火宇一直都非常隐忍,不曾说话,他知道对方既然连仓颉圣族和九黎圣族都无惧,自然也不会对自己古火族的身份有所顾忌,而且他早就知道南仙老人来了,不然林绍晨等人早就是他囊肿之物。

果然,南仙老人在说完话后就出手了。

不管是大教,古族,还是妖族的高手,全都被一只从虚空中探出的大手一巴掌拍了个骨断筋折。

尘烟散尽后,地上躺了一片,最终,这些九重天巅峰强者是被人抬出伏灵谷的。至于火宇,被重点照顾,受伤最为严重。

同时南仙老人放话,让这些人家族或是各自拿出诚意并公开道歉,不然以后他们的天才弟子见一个杀一个。

“火剑,你不跟我们走?”古火族有人叫住了欲离开的火剑。

火剑腻歪无比:“老子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管了!”只是这是他的心里话,火宇虽然重伤了,但是他还是不敢放肆。

“我还有其他事,就不与你们同行了!”他看了一眼火月,也不理会火宇,就直接大步离开了。火宇并没有说什么,他现在自顾自己都来不及,哪有心思管他人。

火月其实也想走,但是这时候火宇受伤,她却不能离开,不然回到家族会被责问,况且她心中也于心不忍,只能跟着照顾一阵子再作打算。

伏灵谷屠神大会就这样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结束了,被一个奇怪的青年人破坏了,虽然其改变了面容,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就是林绍晨。

“这个林绍晨真是胆大包天啊!手中竟然镇压了这么多人!”

“可不是吗,这段时间,当日参加大会的那些古族,古教的人四处在打听他的消息!欲杀之而后快。”

“真是邪门,这小子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一点消息。”

“这不是最劲爆的,你们听说没,就在当日林绍晨离去不久后,那些五重天的高手全被人揍了,直到现在都还卧床不起呢!伤势很重,几乎要了命!”

“我也听说了,据他们内部传出消息,出手的是南仙老人。而且还让这些古族赔礼道歉。”

“据说这事传到那些古族大教的族老那里去了,有人差点要打上南仙源,也有人将决策者关禁闭了。各方态度不一。”

“可不是,那些古族这次可站不住理,是自己想要打杀其灵玉双璧,又想要某取别人秘术。换做是谁也会大发雷霆,没有要他们的命就不错了!如果他们子弟在外界行走,被人如此对待,他们又会作何感想?”

“所以,据说最后就连古族都妥协了,毕竟是他们理亏,九黎圣族,仓颉圣族,还有临虚天等皆派出重要人物携带重礼低调进入南仙源赔礼道歉。”

“南仙老人真是强势,让古族都低头了。”

“低头到不至于,掌教一怒,天翻地覆。真是惹毛了一个无上长教,那后果不可想象。毕竟各族在外行走的子弟多不胜数,谁敢去冒那个险。

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天了,但是这片地域几乎是所有的修士都还在议论,惊讶于南仙老人的强势,同时这次事件的另一主角林绍晨也名声大噪,被人不断提起。

话说他当日离开了伏灵谷,又换了另外一副面孔。本事先与灵玉双璧三女约好,一同前往南仙源,但是后来他临时决定,等将手上的麻烦解决之后才前往,至于小麒麟,当日在伏灵谷就暗中让它随三女去了南仙源。

他在深山之中寻了处隐蔽的山谷,凿了个小山洞,刻下从龙女那里学来的简单迷阵。顿时让山谷迷雾涌起,与四周连成一片,寻常修士那是等万难发觉。他准备呆上个把月,安心修炼,等风声稍缓,才出去。

一切安排布置完毕后,他右手一翻,焚天炉出现在掌心,缓慢的转动着,古朴无比,浑然天成,似与天地宇宙都融为一体了,越看越觉得玄妙。

他掌心一震,将傅炎杰给拘了出来。

砰!

其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哼身,但是他一出来就骂到:“混蛋小子,快放了我,不然你……”

未等他吐出后面字句,回应他的是一大耳刮子!林绍晨冷哼一声,直接将他抽飞,口中牙齿都打掉了两颗。

傅炎杰脑袋一懵,顿时就安静了。

“这……这是什么地方,你……要……要干什么?”他眼中惊恐无比,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山洞,只怕早就远离了伏灵谷。

“我不放你又如何?傅少爷,你想将我怎么样?”林绍晨咧嘴一笑问道。

“……”傅炎杰一听,心中暗骂,惊恐无比,却是不敢有任何表露,他知道自己现在彻底落入魔掌,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如不想办法保住小命,则万事休矣。

“求你别杀我,别杀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傅炎杰本就一直养尊处优,除了仗势欺人外,就是贪生怕死。他自知林绍晨杀人不眨眼,方才害怕起来,于是不断磕头求饶,哪里还有一丝尊严。

“我这人很善良的!我问你,你们临虚天可是有一种叫作蹬天九步的无上秘术?”林绍晨笑着问道,可温柔与和蔼了!

“你他妈的还善良?骗鬼去吧!”傅炎杰心里怒骂,却不敢不答,原来想要秘术。

“你想要登天步?这是临虚天的镇教秘术,非教中核心长老人物或者真传天娇方有机会修炼,我……资质有限,根本不会啊,而且是据说这则惊世秘术已经失传,如今整个临虚天没有人会。”傅炎杰脸上有一些尴尬,同时心中不忿:“老子要是会蹬天九步,早就一脚踩死你了。

“那我要你何用?”林绍晨怒道,扬起手掌就要劈头盖下去,吓得傅炎杰下身湿了一片。

“别杀我!灵原石你要不?我可以让我父亲拿灵原石赎我!我身上也有一些……”

“灵原石么?勉强可以保命!先把你身上东西全部交出来吧!”

傅炎杰闻言大喜,遂将身上所有的小乾坤袋拿了出来并解开了禁制。

啪!

林绍晨一巴掌下去,将其打晕,随后就他将其扔进了炉中!

古怪的火炉,自成空间,里面倒也宽敞,方圆足有几里。所有人只是被束缚,动弹不得。这时候其他人见傅炎杰被打晕又被扔了进来,一下子人人自危起来。

“小小的伏灵谷少主竟然这么富有,不错!”林绍晨大笑,那小乾坤袋里竟然有两万枚灵元石,除此之外,还有不少法器,不过等级却是不高。

接着他继续出手。

啊!

临虚天的匡姓修士被拘了出去。

“道友饶命!”匡姓修士脸色发白,被吓得不轻!出来后,没等林绍晨开口就不断求饶。

“想活命拿蹬天九步来换!不然的话……”林绍晨故作凶狠道,吓唬道,他不知道傅炎杰说的是不是真话。

“蹬天九步?”匡姓修士一听,当即就差点晕了过去,这是他们门派的镇教秘术,已经失传几百年了,而且他又不是门派的天骄,就是没失传,他也不会啊,要是自己会这等秘术,岂会是如此下场。

林绍晨一看其表情就知道他根本就不能会!于是只有让他交出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保命!

匡姓修士这才松了一口气,心中以为是对方多少还是顾忌临虚天,不敢随意杀害门中弟子!于是也上交小乾坤袋。

只是他还没高兴完,就眼前一黑,被一只恐怖的大手给拍翻后扔进了炉中。

林绍晨继续将一干人弄出来一一逼问各派秘术。

“拿秘术乾坤神手保命!”

“我不会啊!”

林绍晨气极,后来索性不问了,直接将玄地鉴曾姓修士一掌打晕,进行搜刮!

接着黄鼠狼被打晕,螳螂也被打晕,一一搜刮。

轮到大衍圣地的赖青,万初圣地的裴雨,太一门的谢三几人,起初还算有一些骨气,但被林绍晨狠狠揍了一顿后也没有了脾气。

原以为能从这三人身上得到一些秘术,无奈她们也不是最核心真传的弟子,最终还是令人失望。

“还古教子弟,像样的秘术神通都拿不出来!全都给我废了!”林绍晨嘀咕,故意吓唬道。他很是无语,气得把一个个骂的狗血淋头,一巴掌拍晕,收走了他们身上所有收藏。

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这些人身上灵原石数量惊人,加起来足有五十万枚左右,真是不可想象,也算发了一笔横财。只是想要从一个修士口中得到其修炼的秘术简直太难了。多数人神海都被下有禁制,以防秘术外落,林绍晨不想伤其性命,所以即便自己修有灵神经秘术,也不好下手。

“唉,还是我太善良了。不然用搜魂那就……哈哈!”这也只是给我安慰,他根本就不会以这种下三烂的手段。

“龙女,这逆乱术厉害,肯定是一绝世秘术!”接下来的几数日他一直在研究裴雨等人身上的伤势,觉得这逆乱术很惊人,于是向龙女请教。

“这确实是一则威震天地的大术,乃是古来少有大神通!不过你不要想了,这一族比之龙族也不惶多让!”龙女很少有这样评价。

“有什么了不起,它日我定要抓住一个他们子弟,打劫过来。”

林绍晨随后在山洞之中呆了整整一个月,坐在近五十万块的灵原石之中,练气打坐,淬炼肉身,专研神术,修为更加惊精进。不过因为灵元石太多,炼化起来很慢,差不多用了二十来天。期间他出去过一次,将手中的人质全都打成了个半死,而后扔到山林深处,全部都给放了。

时间眨眼而过。那些人并没有找到他藏身处,直至那原本浓郁的根本化不开的灵气被完全吸收了,他才甘休。这天他震开山石,准备去附近的城镇转一圈,打探一下消息。

呼!

“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啊,闻着都舒畅!”

出山后,他呼吸着山中夹杂着泥土,青草气味的空气,伸着懒腰,口中叼着根狗尾巴草,向着数十里外的一座小城走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宇宙职业选手 光阴之外 人道大圣 深空彼岸 不科学御兽 唐人的餐桌 神秘复苏 我有一剑 7号基地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相关阅读
魂狱司我的精分女神崛起商途之素手翻云通天云界将相合租医仙殓鬼师烈阳之匙晋末汉魂纯阳剑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