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0章 火宇出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将人留下!”

这时候,一个高大而挺拔的身影立于虚空,不知其是何时出现,已经挡在了妖族两人前路之上,他语气平淡,但英俊的眉宇间却透露出一丝厌恶。

“古火族的公子,你纵使很强,但是想留下我们两人,恐怕还做不到!”螳螂族的中年人冷笑道。

“年轻人风度翩翩,怜香惜玉,想必你是看上了这三位女子,不如这样,你将这女子带走如何!”黄道长眼珠一动,将尾中一女抛给古火族的公子,那女正是冬月所变的灵曦儿。

“黄兄,我们得赶紧拿主意,那些人很快就会醒来,到时就难以脱身了!”螳螂道人传音。

“这黄鼠狼果然狡猾,灵曦儿虽然美貌无双,天下少有,但与灵玉双璧价值比起来,却又不值一提了,后者可是有斩仙术!”

“不然,灵曦儿虽然不会斩仙术,但是据说资质不凡,不输古教子弟!潜力惊人!不过这妖道着实可恨!”

“我的女神竟然被它那龌龊的尾气毒晕了!”

谷中不少修士议论,非常鄙夷与厌恶那只黄鼠狼,因为其太阴损了,现在整个山谷都还有一股恶臭,不少人即便相隔很远,仍然干呕欲吐,头昏目眩。

“将所有人都留下,你们离去!”古火族的火宇将灵曦儿以神力牵引至身旁,以神力定住。他衣衫猎猎,气质出尘,宛若真仙下凡。

“动手!”黄道长传音。

他突然张口吐出一道黄光,长达一丈,其神光腾腾,那是一口可怕的飞剑,足矣斩破天地,直径就扑向火宇,要将其斩杀。

螳螂道人也毫无征兆的出手,双臂化为本体,覆盖鳞甲,硕大无比,他挥动着铁钳,如神剪一般,就朝火宇脑袋剪了过去,其威力无穷,就是山岭都能够一钳夹断。

只见火宇发丝飞扬,他左袖拂动,顿时一片神焰滚滚,烧塌了虚空,将那口黄剑阻住,他右手捏拳,神焰浮动,将神剪般的铁钳逼得倒飞二回。

他轻松无比,神色从容他并未下死手,只是慢慢飞身向前,左手神焰不灭,将黄道长的飞剑逼得不断后退,让其最终颤抖无比,欲要坠落一般。

噗!

这时候,黄道长一口精气喷于其上,那口剑顿时黄光大盛,比天上的太阳都还要明亮,其煞气大增。同时他暗中催发秘术,可怕的精神力凝聚成一杆三寸长的白色长矛,向火宇头颅洞穿而去。

火宇神色一动,知道这知道黄鼠狼一族擅长精神力,而且非常诡异,这妖道不知好歹,竟不知收手,只得给他一些苦头吃吃。

“米粒之珠,也敢与皓月争辉?”火宇他手指震动,那神焰却是陡增,轻松震开飞剑,且眸中射出两道赤色长虹,与黄道长的精神长矛对上。

顿时,炸起一片赤白交融的涟漪,荡向四方,摧毁一片古林。黄道长不敌,其精神力所化长矛被火宇的长虹碾碎,顿时让黄道长向后翻飞,避开那扫向他面门的精神长虹。同时他精神力被毁受损,当即张口吐出大片血花。如果不是火宇手下留情,不想得罪妖族那边,早就直接将其斩杀了。

这个时候,螳螂道长趁两者敌对,出手偷袭,巨大铁钳再次剪向火宇,那一对可怖的乌光撕破长空,中途将一座小山都剪断了。

火宇转身,随意的回手一拳,便火光滔天,与螳螂道长来了个短兵相接,碰撞之声如同无数神鼓雷动,轰鸣震天动地。

螳螂道长飞出数十丈才站稳,双臂痉挛,鲜血直流。

火宇原地未动,毫发无伤。其以一敌二,从容不迫,挥洒自如,仅仅三两下就将两人击败,让在场不少人都是心惊无比。

从古至今,妖族没有弱者,哪怕是普通妖族,其肉身都比人族要强太多,这是他们种族优势,钟天地之灵秀,备受上天呵护,能开启灵智,修成人形的妖类,无不是强大无比。

古火族其实也数妖族一类。只是他们一族来历太过不凡,传说其祖上乃仙火得道,修成人形,最终无敌天下。

“好强,据说这两个妖道在妖族乃是成名高手。步入九重天巅峰境界多年了。”

“这头黄鼠狼精神力诡异而强大,不知迷惑祸害过多少人族姑娘,真希望今日有人能够收拾他!”

“估计不会,他们既然敢与这些人走到一起,很明显这些人是不会出手的。”

“你们说古火族的公子会继续出手击杀这两人吗?”

“他同为妖族,应该不会,你们不见之前他都一直在笑眼旁观吗?方才纵然在出手,却也是没有下杀手。不然那两妖哪里还有命。”

“你们说会不会是见几女容貌不凡而动恻隐之心?”

“他此时出手,恐怕是不想灵玉双璧被劫走,目的很明显。”

不少修士出言议论,但没有一人动手,他们都有自知之明,眼下不是他们能参与的,即使其中高手大有人在,不到最好的时机,是不会贸然出手的。

火宇同时震退妖族两人,拦住他们去路,便不再出手,因为这时候其他高手已经清醒并将黄道人和螳螂道人围住了,这些人只是不小心被被偷袭,黄道人的毒气自然困不住他们,只是太过恶心了,让这群中标的高手脸色非常难看,恨不得将其剥皮抽筋。

“果然啊,身为异族,其心必异!”

“黄道人,今日你走不得,赶紧放下手中之人!”

“我人族秘术你等休想染指!”

仓颉族,太一门,九黎圣族等人纷纷呵斥,大怒不已,他们何等人物,竟然遭其暗算,闻其一口臭屁,不取其首级,定会被贻笑天下。

“尔等休要妄动,不然我一掌拍死这丫头!”黄道人与螳螂道人一手钳制一人,手中神力吞吐。两人也是豁出去了,准备玉石俱焚。

“各位道友,有话好说,何必动手呢?大家不过都是想要得道斩仙秘术与诛杀林绍晨那小子!如今那人并未现身,我们不能内讧啊!”伏灵谷主傅山劝道,灵玉双璧与妖族两人到来与他大有关系,如果前者被后者掳走或是后者被人族所杀,他人、妖两方都不好交代,没有一方是他能够得罪得起的。

“不错,如今不若我们暂且罢斗,放下恩怨,趁南仙源其他人还未赶到,先联手获取秘术,诸位觉得如何?”临虚天杨长老笑道,他归元五重天,说话自然很有分量。她担心已经耽搁了太多的时间,再拖下去,南仙老人可就要来了。那时候他们将什么也得不到。

“杨长老都如此说了,我们自然不再反对什么!”

“就依杨长老之言!”

其他人暂无意见,深知其中厉害干系。但脸上怒气未消,之后肯定是还要出手的。

“妖族的两位道友,意下如何?”杨长老又看向黄道人与螳螂道人。

黄道人乃是黄鼠狼成精,狡猾程度不亚于狐狸精,自然会审时度势,他们势单力薄,心知两人并不是在场人族对手,真动起手来,肯定死无葬身之地,自然没有反对。

他们最忌惮的还是古火族的火宇,一直防备无比,他们心中知道,这个古火族的年轻人恐怕比他们任何人都要强,简直深不可测。

“多谢火宇公子,还请公子与我等一起出手施法,搜其魂魄!”夏长老拱手道。

“她们在伏灵谷如此之久,想必傅谷主早就搜过了吧!”火宇淡笑道。

傅山苦笑道:“两女脑中均被下过禁制,强行施法,会魂飞魄散而亡!我等哪敢贸然下手!而且这两女境界比我还高,如不是我使了手段哪里能是他们的对手!”

其当初抓住真正的灵玉双璧时确实这样做过,不过灵玉双璧是南仙老人的宝贝徒弟,为了保护自己的徒弟,自然早有准备,恐怕就算是仙神下凡,没有神魂主人的允许,强行动手,不仅得不到可能还会自己丢掉性命,加上两女本就是假装被俘,当时让他白白损失了不少神识,修养了数日。从此再也不敢提搜魂之事。

“既然如此,强行搜魂怎能成功?”有人失望道。

“先前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不过既然火公子来了,我等应该有一线机会。”杨长老笑道。

他人皆不解,皆望向他。但是火宇何等人物,心中自然知道其意。

杨长老会意一笑:“听闻古火族善炼神灯,其中有一盏宝灯名叫炼魂金灯,传说可镇压神魂,炼魂夺魄。如果有火公子亲自主持,我们一同施法相助,有五成把握可将秘术抽出!”

火宇一动,确实如此,这与他打算不谋而合。有炼魂金灯在加上这些高手相助,确实有五层把握成功,不过那时候,不管成功与否,灵玉双璧必死无疑了。

“能够得到一大术就算与南仙源交恶也是直了!没想到今日就是我崛起之日。”火宇心中暗自激动,有了斩仙术,他何愁不能将族中那人踏至脚下!虽然他不曾祭炼此灯,但是身边刚好有一人持有!他没想到今日只是顺道而来,却能有此收获,也不枉此行。火宇一想到如此,心中不免有股豪气欲冲天而出,不过很快被他压制了,平静了下来。

“炼魂金灯却乃我族一古器,如有其在此,夺术自是多了几分把握,但其乃我族镇族之宝,自然是不能取出,不过我族部分子弟身上却是有族老炼制的仿器,同样具有神秘之力,想来用以镇压灵玉双璧还是足够了!”火宇笑道。

众人闻言大喜,没想到竟然又柳暗花明,之前各自心中还在纠结,如果没有他法,他们只有孤注一掷,强行逼问或是联手搜魂,只怕那时候什么都得不到。

“火月,我记得曾经族老就有赐于你一盏炼魂金灯!取出借来一用!”火宇转身向火月借灯,这也是她让其留下的原因之一,他心中早有合计。

“这…”火月表情难堪,支支吾吾,半天不动。

火宇眉头一皱道:“怎么?我的话还不好使了,借不得宝灯?快将之取出。我不会亏待于你!”火宇不喜,以为火月倚物自恃,想要为自己谋取秘术。

“堂哥,非小妹不借,只是…”火月心中一想到就愤怒不已,神灯丢失之事她本不想过早暴露,但是此时若不如实相告,必定开罪这个堂哥,其定会不依不饶,如此说来,只能银牙一咬,说出实情。她也暗恼,如果神灯没有丢失,那今日将有天大收获,不由将林绍晨咒骂了一遍。

“只是什么?还怕我食言不成!”秘术就在眼前,只需炼魂金灯就唾手可得,火宇心中自然如百爪挠心,其他人很是目光火热,两目光投向了身边这个美丽的女子。

“不瞒宇哥,炼魂金灯在数日前已经被人夺去,并不在小妹手中!”火月只能说出实话,眼中同时充满恨意。她本不想参与进来,无奈碰上了火宇,被强行带到了身边。

火宇闻言心中一惊,同时大怒,遗憾无比道:“火月,你…你误我大事!”

本来一飞冲天就在今日,奈何人算不如天算!白白空欢喜一场。

火宇又将随行者皆问了一遍,皆无人用着法器。没想到他一直不削使用的法器今日却成了关键,使他与秘术擦肩。

其他人见状更是哀叹一声,有人则气得直剁脚。

人群中火剑闻言不由冷笑:“炼魂金灯么,我身上还有一盏呢,不过我却是不会拿出来!”

火宇与火坤为嫡系子弟,平日高高在上,备受族中老家伙宠爱,享受最好的修炼资源,他作为旁系子弟,虽有一个古族子弟名分,实则过的非常憋屈,在整个家族里根本抬不起头来,时常受到两人的打压与嘲笑,此时此景,乐见其成。再说自身受林绍晨钳制,就算没有与他们没有争斗,也不可能拿出炼魂金灯。

林绍晨闻言大笑,简直是老天有眼。他看到火剑看向火宇那副戏谑的表情,心中猜测这家伙身上肯定也有此物,不过量他不敢拿出。

“你遗失族中珍宝,此罪不小!等回到族中,自会受到惩罚!是被何人夺去!”火宇神色一冷,并不死心。

“林绍晨!”火月将数日前之事诉说了遍,不过隐瞒了神火菩提之事,只言是巧遇林绍晨这个混蛋,耍了手段而致大战不敌,被夺去宝物。

“竟然是他!”所有人一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贴身狂少 魔天 修罗武神 龙王殿 赘婿当道 我的父亲叫灭霸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乡野小神医 逆天邪神 大叔,不可以
相关阅读
魂狱司我的精分女神崛起商途之素手翻云通天云界将相合租医仙殓鬼师烈阳之匙晋末汉魂纯阳剑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