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六十章:人面蝽虫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也许,这些森林白天可以吸收营养生长枝条,到了晚上,就可以在吐纳瘴气时可以感知到活人的存在,以此抖动树叶枝干引来这些飞虫,然后等飞虫捕猎完成后,或许在无意间帮他们完成了授粉,或者说,是给他们一些平常无法通过土壤得到的营养物质。”

宋思媛说到这里眼前一亮:“大自然的动物与植物,一般没有人类那种通过声音的交流,但是,一定会有种独特的沟通方式,以此,才能在森林中共生或者互帮互助,这样的关系,不止在植物间存在,在动物间也不在少数。”

比如,鳄鱼的牙缝比较大,捕猎撕咬生肉后,没办法彻底清理碎肉残渣,如果任由碎肉堵塞牙齿间的缝隙,就会让鳄鱼牙齿龋坏,最终引起牙齿脱落,甚至是寄生了某些寄生虫。

在他们没办法给自己剔牙清洁口腔的情况下,这种急需要存在的功能,就被自然界另外一种物种给代替——燕千鸟。

在‏‏​​‎‏‎‏​​​​‎​‏‏鳄鱼栖息地附近,生活着一种燕千鸟,也叫牙签鸟,每当鳄鱼撕咬完猎物,躺在滩涂休息时,会故意把嘴给张开,任由在附近的牙签鸟来他的口腔觅食,这种牙签鸟的提醒很小,可以直接帮鳄鱼清理牙齿缝隙,在满足觅食的同时,也相当于把鳄鱼的口腔给清空了一遍。

再比如,犀牛的皮肤多皱褶,有些寄生虫喜欢寄生在这些皮肤皱褶中吸血寄生,偏偏犀牛的身体极为笨重,他没办法去清理皮肤皱褶里的寄生虫,这时候犀牛鸟就发挥了作用。

这些犀牛鸟体型小,身体极为灵活,可以将鸟喙深入皮肤的皱褶挖出寄生虫,这样一来,犀牛可以保证皮肤里没什么寄生虫,犀牛鸟也能饱餐一顿。

众人听着宋思媛介绍的案例,总算明白他所说的交流是什么意思,徐侠客恍然大悟:“哦,你的意思是,这些森林里的植物可能不知道飞虫的目的,但是只要引来飞虫,他们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物质,从而与飞虫达成一种默契,用共生的关系彼此合作。”

“嗯,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她顿了顿,加重了语气:“我们再说回飞虫,这样的虫子如果放在外面,或许会是难得一见的奇观,但是在神农架中,可能只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我记得谭雁邱和孙大乔和我们说过,神农架中的一种蛇。”

以前,谭雁邱和孙大乔提起他们几十年前来凿墓时,说起过一种不死蛇。

这些不死蛇颜色各异、体型不定,有手腕粗的长蛇,也有手指粗半米长的小蛇,全身暗红有黑色花纹,外人看来就好像火红泛黑的鸡冠蛇。

它们的奇异之处不在于颜色鲜艳,而是永远都无法用刀剑杀死,这些蛇身哪怕断裂成几截儿,也还能继续扭动,甚至于不过呼吸之间,就已经见断裂的身体互相咬合,最终吻合伤口,又变回活蹦乱跳的完整蛇身。

宋思媛提起

的这个不死蛇,多数人还有印象,她见众人已经想起来情况,继续说道:“以前,我一直都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生物被砍成几截儿,不但不死还能恢复原样,这样的状态违背自然规律,甚至已经到了诡异的地步。”

“我一直都好奇这一点,直到见到这样的虫子,我才明白到底是什么回事。”

宋思媛提起这一点,眼神闪过光芒:“这些不死蛇很可能和飞虫是同样的路子,散是虫子聚是长蛇,它们因个体太小容易遇到天敌,也只得形成群体聚集的形态,好用来躲避天敌同时方便捕猎。”

“既然它们是一堆虫子,当然也就没办法把他们给杀死,只要它们察觉到危险,就会自动散开躲避危险,刀剑加身之时,其实就是虫群被砍断了,等刀剑消失后,它们脱离了危险幻境,会重新组合在一起。”

“不管是飞虫还是不死蛇,群体聚集,都是因为神农架的诡异环境,这是生物‏‏​​‎‏‎‏​​​​‎​‏‏适应环境的必经之路。”

宋思媛的话,众人信了何止七分,岳观潮疑问道:“那,这阴兵的事儿就完全是这些虫子作怪?可问题是阴兵的记载不只是出现在神农架,在襄阳也曾经记载过,难道,神农架之外的飞虫也这尿性?”

他的疑问确实存在,如果说神农架之中的阴兵是飞虫造成,那远在襄阳的阴兵,又是怎么回事?

宋思媛想着这一点,扣着嘴唇嘶声解释道:“唯心主义太过主观,我们以为的阴兵索命,实质不过是飞虫觅食,在迷信风行的古代,难道古人看到的阴兵过境就真的确有其事?难道,他们的描述,就完全是忠于事实的客观描述,也许,是掺杂了主观判断呢?”

她说完这句话,眼神晦涩看向众人:“当年,这些术士来襄阳的前提,是襄阳出现了阴兵过境,官府派术士去调查本就存在的阴兵过境也就算了,最后的结果还要给附近百姓指明,这些亡魂其实是北府军阵亡将士,关于这一点就已经是足够奇怪了。”

宋思媛拿出她找到的襄阳方志:“其后,刘裕就已经确定,要选神农架建造北府衣冠冢,同时发愿,死后要葬入衣冠冢,当这些记载出自一个清谈玄学的文人手中,那就证明,这篇文章不是客观描述,当年,刘义庆不是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为刘裕北伐鼓舞士气。”

“我说这句话你们明白了吧!”

宋思媛决定点破迷雾:“以鬼神的名义为北伐故土服务,这不过是又一次作秀而已,本质上,跟汉高祖刘邦斩白蛇没什么区别,当时我就有这个想法,阴兵事件可能是假的,只是,他们借用了神农架的阴兵现象,强行与二者相关联,反正都是阴兵过境,牵强附会也没人真的敢求证。”

她顿了顿,一语定调:“襄阳阴兵也好,神农架阴兵也好,都只是对阴兵现象的解读,而非阴兵的真相,在当时那个时代,他们谁又真的

敢去探究阴兵是真假,飞虫是真,阴兵是假,看破迷雾才能找到真相。”

“闺女说得好,我忽然想起来一种虫,和这飞虫有点像。”

岳青山不等众人去问,直截了当说道:“蝽虫,这种虫和我们看到的很像,但是身体是灰褐带白斑的,它同样也会释放毒气,在老朽看来,外界的蝽只是寻常的虫子,这里的蝽不但能发光,背部还有人脸,大概就是你说的,是环境催发了基因的改变,才让这些蝽变成这样的状态。”

这也意味着,这些匠人被所谓的阴兵给迷失灵魂,实际上只是被虫子给迷惑了,匠人听不到任何人的话,也是因为大量的蝽散发的迷惑毒素,让他们已经被麻痹大脑。

徐侠客又质疑道:“那,这些飞虫能模仿人,这又怎么说?他们制造阴兵的假象,总是有意识的吧?这些虫子会形成人形和人像,这又怎么说呢?”

这一点确实不好解释,飞虫‏‏​​‎‏‎‏​​​​‎​‏‏能集群模仿人像,就说明飞虫之间绝对是有意识在交流,这可不是和植物的默契共生,虫群一定知道在做什么。

宋思媛说道:“大概,是因为虫子拥有某些提取记忆的本事,我怀疑,他们模仿的所有人像,都是他们曾经捕食过的活人,只要活人被他们消耗干净,那么,关于活人记忆,也就被它们给吸收,随着捕食的活人越来越多,它们也就能冒充更多活人,以此迷惑活物,或者驱赶危险的对手。”

“这样的把戏,在自然界很是擅长,我记得我以前就说过,有些虫子为了活命,就经常把自己伪装成蛇,至于枯叶蝶、竹节虫这样的东西,更是将伪装拟物做到了极致,本质上,是生物面对生存所做出的最优选择。”

她顿了顿,重了些语气:“神农架的情况异于常态,这里的生物当然也异于常类,这里的鹿可是能融合了植物基因,估计没有生物能逃过基因的扭曲。”

提起这一点,她继续说道:“说了那么多,神农架的环境可能会扭曲所有动植物的基因,那么,出现大量的白化动物也就不奇怪了,甚至,就连鬼方人的天眼,都可能是基因扭曲的产物。”

讨论至此,众人已经破除对阴兵的假象,知道详细情况,也就明白所谓阴兵过境,不过是虫子和植物的把戏,心中放心之余,也对即将进去探险的深山多了些担忧,只是深山里的虫子就能这么恐怖,若碰到像过山黄这样的动物,那估计只会更难对付。

一夜警惕浅睡,直到月轮隐没,青天再现,这些阴兵这才散去,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

岳观潮他们卸掉钉子打开门廊,沿着飞廊走到阙楼附近,仔细观察附近树干上的树叶,上面果真残留着很多粘液,好像给树叶涂了一遍油脂。

这些东西,大概就是人面蝽留下的东西,大概,这就是人面蝽给树木的“酬劳”,以此来换取树木的合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7号基地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深空彼岸 神秘复苏 人道大圣 不科学御兽 宇宙职业选手 我有一剑 光阴之外 唐人的餐桌
相关阅读
绝路求生:开局变身赛罗奥特曼深夜聆阴大秦:开局成祖龙亲哥重生七零我靠空间成了种田大佬聊斋志南风知我意我在西游的天仙之路地窟求生:开局一个复活币我在红楼当王爷精神病人:其实我是一个捉鬼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