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八章:新发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喂?还有什么事情吗?”

“喂?”

“嗯?”

洛川狐疑的看了一眼手机,结果发现王悦已经挂断了电话。

洛川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从客厅的沙发上站了起来。

“今晚还回来吗?”丁雨眠为洛川整了整衣领,一双眸子里尽是不舍。

“不一定,完事早我就回去,你们别等我了,先去睡吧。”洛川揉了揉丁雨眠的小脑袋。

“带上我吧。”沈听雨带有几分期待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太晚了,你在家里陪雨眠吧。”洛川向沈听雨报以了一个歉意的微笑。

“好吧。”沈听雨有些失落,不过洛川的回答又在她的意料之中。

懂事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沈听雨微微的叹了口气。

向二女告别后,洛川便离开了房间,天色不早了,夜风也开始肆虐了起来,没想到白天还风和日丽的天气,晚上就狂风大作了起来。

“该死,不会要下雨吧......”

一阵冷风吹过,洛川感到一激灵,急忙夹紧了自己的衣裳,看着天上阴沉的乌云,连月光都被挡了下来。

由于担心下雨的缘故,洛川加快了步伐,十几分钟后,便赶到了市局门口。

走进大厅,里面的人不算太少,可能还没到下班的时间,所以大家都在各自的忙着自己的工作。

“齐磊在哪?”洛川礼貌的朝离自己最近的那名警员点了点头。

“关押着呢,怎么了吗?”那名警员暂时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转过身看向了洛川。

“可以把他带到审讯室吗,我有些话要问他。”洛川开口问道。

“好的,跟我来这边。”警员点了点头,之后对着洛川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因为王悦之前就吩咐过,在局内洛川的话就是她的意思,所以警员也没过于在意,反正王局就在二楼的办公室里,出什么事情也能及时赶到。

走到审讯室后,这已经是洛川最近不知道第几次来到这间屋子里了。

五分钟左右,审讯室对面的房门被让从外面推开,紧接着手带拷锁的齐磊面容憔悴的走了进来。

“现在知道后悔了么?”洛川冷哼了一声,对齐磊的目光不抱有任何的怜悯。

齐磊一句话没说,抬起头来扫了洛川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波动,也许是后悔,又或许是无憾。

“警官,我该说的都说了......还有什么事情吗......”齐磊的声音十分颤抖,不知道是不是被几个小时的高强度审讯折磨所导致的缘故。

“帮我把这个门打开,我有些话要问他。”洛川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之后指了指面前锁住的玻璃门。

“这......洛川,这是很危险的,万一犯人有什么过激行为......”站在洛川身边记录的那名警员犹犹豫豫的说道。

“没事,打开吧,他身上不是也检查完并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吗?”洛川摆了摆手道。

“那好吧。”警员思索了片刻,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显然他是见识过洛川那恐怖的战斗力的。

打开玻璃门后,洛川向身后摆了摆手,之后自己独自走进了审讯室。

“洛川来了?什么时候过来的?”

王悦办公室里,一名警员正站在她面前汇报着工作,无意间提到了一嘴刚刚在大厅里看见了洛川,王悦瞬间便淡定不起来了,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就刚刚吧,有十多分钟了。”那名警员如实汇报道。

“带我过去。”

“好。”

走到一楼大厅后,王悦并没有发现洛川的踪影,一名比较机警的警员便立刻跑到王悦身边告知了洛川现在的所在地。

“这小混蛋,提审罪犯也不说跟我讲一下。”王悦咬牙切齿的向提审室走了过去。

三两步赶到审讯室后,王悦向把门的两名警员打了声招呼,之后便拉开门走了进去。

“这小混蛋在搞什么......”

走进审讯室后,王悦发现洛川居然站在了齐磊的身旁,而且两人的交谈似乎很激烈的样子,从洛川紧皱着的眉头就能看出来他现在正处于艰难的思考当中。

出于对洛川的尊重,王悦并没有冲进去打扰洛川,她相信洛川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道理。

十多分钟过去了,只见洛川依旧没有结束对话的念头,而且有一点让王悦感到奇怪,就是齐磊的精神状态明显比她刚进来时看到的那一阵好了很多,在与洛川交谈的过程中也会时不时有些过激的行为。

王悦焦头烂额的在玻璃门外等候着,她想知道里面对话的内容,但玻璃又是隔音的,洛川又没放任何人进去,她也只能干着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王悦也认命般的坐在了屋内的椅子上,现在除了耐心等待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去调查一番,如果情况属实的话我会帮你的。”

洛川的面色有些凝重,看了一眼有些失魂落魄的齐磊,无奈的叹了口气。

“为什么要帮我。”齐磊原本浑浊的双眼此刻突然闪过一丝光芒。

“没有为什么,想帮而已。”洛川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波动。

“谢谢你......”齐磊一个七尺男儿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眼中两行清泪滴落在地面上,痛苦的埋下了脑袋。

洛川就这样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看着齐磊,并没有任何伸出手来想扶的意思。

哪怕他悔过了也没用,这些并不能洗刷他的罪孽,他依旧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

推开审讯室的玻璃门,洛川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王悦见状眼睛一亮,急忙起身迎了过去。

“怎么样?”

“去你办公室再说吧。”洛川疲惫的揉了揉眼睛,之后向王悦摆了摆手。

王悦点点头,之后吩咐警员将齐磊先带下去,随后拉着洛川离开了提审室。

“你小子,到底什么意思!啊!”

回到办公室后,王悦关上了房门,之后拉着洛川来到了大沙发的位置,两人一左一右坐了下来。

“我咋地了?”洛川不解的问道。

“你来这边不告诉我一声的?”王悦越想越气,见洛川还这个态度瞬间就气不打一处来,声调也上扬了几分。

“我和你说了啊,我来之前在电话里就告诉你我马上就到。”洛川解释道。

“那你到了怎么不来办公室找我?你不是知道我在这边的吗?!!!”王悦瞪大了眼睛。

“啊,我没想那么多,来的路上就一直想怎么提审齐磊,之后等来的时候我就直接去提审室了。”洛川恍然大悟,这才明白王悦生气的点出在了哪里。

“你个小混蛋!这件事就先不谈,以后再找你算账,快告诉我你都问齐磊什么了?”王悦照着洛川的脑袋就敲了一下,惹来洛川一阵白眼。

“我就是来问问他纽扣和花卉园的事是不是他做的。”洛川如实答道。

“......”

王悦满头黑线的看着洛川,现在她甚至一度怀疑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块木头,明明自己在电话里都告诉他结果了,他还要特地再来问一遍。

“还问了关于小美姐姐的一些事。”洛川见王悦脸色有些不对,于是不紧不慢的补充了一句。

“小美姐姐?”王悦疑惑的问道。

“别忘了,那天探查沈季同家中的时候,浴室里面可是掉落了一根女人的头发。”洛川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那个我知道,陶虹也解释过了,是因为去沈季同家里取妹妹遗物时,和沈季同产生了一些口角,所以才掉在那里的。”王悦解释道。

“什么时候去的?”洛川追问道。

“案发前两天吧,附近的邻居在路过沈季同家楼下的时候也都证实了这一点,那天他们吵的似乎还蛮严重的。”王悦补充道。

“你别忘了,案发之后咱们去沈季同家中调查现场时,浴室是还存有湿气的!”洛川强调道。

“湿气?湿气怎么了?”王悦一时间没理解洛川话中的含义。

“......”

“啊!你的意思是,浴室既然被使用过,那么陶虹之前与沈季同起冲突时留在沈季同家中的头发怎么还能在浴室里被找到?!!!”王悦大吃了一惊,急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一根头发,不至于能那么凑巧,在浴室已经被使用过的情况下还能保存下来吧?”洛川一双眸子看向了王悦。

“可是,这也不能算是指向陶虹的证据吧,也许真的只是巧合也说不定呢。”王悦皱起了眉头道。

“况且齐磊已经认罪说人是他杀的了,就算陶虹有嫌疑,但死者也只可能是被一个人杀的呀,因为沈季同的致死原因就是贯穿胸口的那道刀伤。”

王悦继续分析了起来,不过话刚说完,她就发现洛川一直笑眯眯的在看着她,于是便立马闭上了嘴巴。

“快说!你到底想到什么了!”王悦瞪了洛川一眼,之后走到他身旁,小手略带有几分威胁性质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仔细看看这张照片吧,看完你就能得到答案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宇宙职业选手 唐人的餐桌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我有一剑 深空彼岸 人道大圣 神秘复苏 不科学御兽 光阴之外 7号基地
相关阅读
封神:我被众神偷听心声!警事现场差生爆笑随便侠海贼:开局我成了鹰眼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