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灭世黑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索尔是真的被卡缪说的话震惊到。

他从一个没有一点魔力,没有活跃元素粒子的小世界带回来的野兽体内的物质和泥土竟然与污染源有关。

如果这些东西真的是休眠的污染源,那岂不意味着那个小世界内部,到处都有和无主之地一样的恐怖污染源?

“幸亏那里没有魔力,不然岂不是一个满是污染和异化的世界?”想到这里,索尔突然又心跳加快,“等等,那里会不会就是被这种污染给毁灭了?”

索尔立刻拿出他为几个巫师吸收污染后,隔离保存的触手。

每一根触手都是半透明的灰色,只有内部看着有一滴水滴形黑色物体。

索尔知道这些黑色物体是曾经入侵他意识空间那些黑潮一样的污染源,只是除了拿来坑人,他还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处理方式。

只能先将用不上的部分保留。

而研究污染也是很危险的,索尔计划是等自己进阶二阶之后,做好防护,再开始深入研究。

没想到今天,竟然在一个荒芜的小世界发现了这种黑色潮水污染源的另一种形态。

“卡缪,你知道这种像是水滴一样的污染到底是什么吗?为什么在无主之地所有我碰到的出问题的巫师都有这种污染?”

卡缪垂眸,却没有回答索尔的问题。

老巫婆在一旁低声说道:“这件事你就不要追问根源了。一来你知道了也没用,二来这件事本身也不让低于三阶的巫师知晓。”

索尔回头,“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巫婆抬手挖着耳朵,“当然是偷听来的。”

她脑后的断指动了动,似乎在说一切与它有关。

想到老巫婆曾经被两大三阶追捕,可能除了偷了一些东西,另外就是知道了什么不该她知道的事情。

不过,这种黑潮污染对其他巫师来说非常危险,但对索尔来说,顶多就是再睡三天的问题。

想到这里,索尔原本将把野兽留下来的想法也变了。

等到阿古测试完野兽的身体组织,他让几人将已经分尸的野兽重新聚集在一起——准备找个时间把野兽扔回小世界。

这种身体里满是污染源的野兽,还是不要留在无主之地比较好。

谁知道这里高浓度的元素粒子,会不会将休眠体的黑潮唤醒呢?

接下来,索尔在独处的时候检查了乱域罗盘里面的金币,发现金币表面稍有暗澹。

“果然,即使有了能给罗盘充能的哭脸笑脸金币,也不是高枕无忧。这种金币应该是有使用限制的。就是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能弄到这种带空间属性的金币了。”

“或者有什么办法给他充能呢?”

尽管关于乱域、关于罗盘,索尔还有一些疑问没有解开,但他至少已经准备好躲藏的地方。

守势一成,接下来可以放心大胆地准备晋升了。

就在索尔借用布兰度匆忙留下的无头躯体,开始对蓄魔池进行试运行的时候。裁决庭也派出了大量人手,拦截在无主之地的几个入口,检查每一个试图进入这里的行人。

虽然他们在得到命令,说盗取永夜帝国重要宝物的盗贼会想办法进入无主之地,但他们也没有办法直接将这里封锁。

因为无主之地几乎是整个斯塔特大陆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

就连很多三阶巫师,甚至四阶巫师也对里面的巫术材料有需求。

有需求就有购买,有购买就有运输。

裁决庭就算是奈弗来特大陆最强大的组织,拥有大量的三阶巫师和两名四阶巫师,也不能直接将通道封存。

尤其是在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要封存多久的时候。

幸好,进入无主之地的人虽有,但并不算多。裁决庭在每个出入口安排好几个二阶巫师和一名三阶巫师后,基本就可以对所有人进行排查。

这一天,垂手谷的出口几乎是前后脚来了三个巫师。

他们有两个乘坐蛛行车,有一个则骑着一匹飞吼——一种像老虎,但没有条纹且有两对肉翅的魔性生物。

坐着蛛行车的两个巫师一个是一阶,一个是二阶,见到裁决庭的人立刻露出忌惮神色。

在听到对方要求他们解除身上所有伪装时更是直接变脸。

但是再看看一旁山崖上负手而立的三阶巫师,他们还是老老实实摘下了兜帽。

其中的一阶巫师更是直接从一名年轻英俊的少年,变成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

裁决庭的巫师虽然暗自发笑,但检查出他们的实力并不是三阶后,也不管他们为什么伪装,直接放行。

此时,第三个全身都隐藏在斗篷下的巫师骑着飞吼来到了入口处。

“永夜帝国追捕逃犯,所有进入无主之地的人都要进行检查。”第一个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挺年轻的女巫,面目也和善,“请解除你身上所有伪装。”

兜帽下的人动了动,却没有摘下兜帽。倒是他骑着的魔兽发出不安的呼噜声。

兜帽上铭刻了隐藏波动的法阵,让其他人无法直接看清这个人的样貌和实力。

年轻的女巫略一蹙眉,又将自己的话说了一遍。

可是来人仍然没有摘下兜帽。

后方几个二阶巫师立刻对视一眼,纷纷与女巫并肩,谨防对方身份有问题,突然暴起攻击。

而这时,藏在兜帽里的人抬头望了一眼站在山崖上的巫师,终于伸出一只手伸向头上的帽子。

尽管他已经有了解除伪装的动作,裁决庭的巫师仍没有放松警惕。

他们知道这个时候往往是敌人突然发起攻击的时候。

但这一次不同,骑着飞吼的巫师真的一点点退下了将他面目遮得严严实实的兜帽,露出一张……

足以令几名二阶巫师都怔忪失神的美貌。

他们的目光落在对方的眉眼、口鼻,只觉得无一处不好看。脸型和五官组合在一起时,更是让人觉得美到窒息。

前方巫师无论男女,一个个都红了脸。

“后退!”突然,崖上的三阶巫师开口命令,也让几个二阶巫师逐渐清醒。

回过神来再看来人依旧貌美惊人,但却不至于让他们失神或者脸红心跳了。

几个战斗经验丰富的二阶巫师立刻就施加了防迷惑的术法。

可是面对眼前这个人,却似乎没什么用处。

而这个容貌惊人的来者抬头对崖上的三阶开口:“现在我可以过去了吗?”

三阶巫师也忍不住端详着他的脸,但还是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可以。”

来人点点头,低头重新戴上兜帽,驱使飞吼从一群二阶中间直传过去。

而当他戴上兜帽,几个二阶的理智才彻底回笼。

他们一脸后怕地回忆着自己被迷惑的经过,却又想不出对方是在什么时候同时对他们施法的。

“不用想了。他没有施展巫术。”

这时,几人耳边传来了三阶巫师的声音。

“那是他的本能。或者说,因为族群消失,族群所有的特质都转移到他身上的本能。”

“族群消失?”一个巫师突然反应过来。

刚刚那个异常貌美的人在抬头时,似乎露出了一双尖耳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宇宙职业选手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我有一剑 唐人的餐桌 光阴之外 7号基地 不科学御兽 神秘复苏 人道大圣 深空彼岸
相关阅读
变异修仙记诡秘之主:刺客歧途海贼之亡者归来三国:让你扶汉,你去修仙?大秦从挖地道开始这个演员有大问题我的邻居叫柯南这个新员工太猛了邻家女仆是魔王本座向来不近女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