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直面整个华语乐坛的勇气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还真是神奇啊,我在黄牛群里,都买不到赵墨演唱会门票。”

“这恐怕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没有黄牛倒票的演唱会吧?”

“那肯定啊,黄牛哪怕有身份证卖票,可是入检还要扫脸认证,完全不给一点倒票的空间。”

赵墨演唱会卖票一事,在网络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实名制卖票也就算了,关键是演唱会的场馆,实行一人一检制,这基本上完全杜绝任何炒高票价的行为。

黄牛们骂骂咧咧。

如此一来,歌坛的遮羞布,彻底的被扯下来了。

同行们骂骂咧咧。

……

蜀都体育场。

赵墨的演唱会现场。

“姐妹们,走快点,按照序号,前面就是我们的位子了。”

“哇塞,外场离舞台也太远了,视力不好都看不清,嘻嘻,还好我们买的内场票,氛围一定好的跺jiojio。”

“这里灯光绝绝子,来,帮我拍张照。”

三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儿,蹦蹦跳跳的走在一起。

莺莺燕燕,活泼得很。

她们刚找到位子,正准备坐下,迎面却又走过来几个嬉笑着的人。

抬眼一望。

“姐妹们,位子在这里,快点过来。”

“这里离舞台可真近,终于不用担心看不清了,对了,你们老花眼镜带了么?”

“先来合照一张吧,待会儿我还要发在家族群里呢。”

三个艳艳丽丽,活泼得很的老女孩儿向这边走了过来。

皆穿着眼神鲜艳,花花绿绿,款式老气的连衣裙。

看见大妈们走过来,年轻女孩们先是一愣,随即很快反应过来。

赵墨的演唱会,貌似多几个大妈,也很正常。

大妈们和女大学生们坐在同一排,只不过中间隔了几个位子。

其中一个女孩儿望过去,好奇的问答:

“阿姨,你们都是赵墨的粉丝吗?”

“是呀。”

挎着镶嵌着无数“珍珠”包包,穿着绿裙子的大妈,笑着点头回应:

“我们大老远来蜀都看演唱会,不是粉丝,还能是凑热闹的不成?”

“原来如此。”

问话的女孩儿点点头。

她们也是外地人,只不刚好在蜀都读大学。

平时就喜欢赵墨,这不来看演唱会,实在是说不过去。

这时,另外一个女孩儿,看着离她们最近的绿裙大妈,再度问道:

“阿姨,你平时追星,玩浪博吗?”

“玩呀,怎么了?”

“你的ID是不是叫作‘美丽牡丹花’?”

大妈顿时露出疑惑的表情:“咦,你怎么知道?”

这话算是承认了。

此言一出,另外两个女孩儿顿时恍然大悟。

一拍手,皆是齐声震惊:

“原来你就是在赵墨超话里天天发自拍的'美丽牡丹花'!”

这事说来也巧。

浪博向来都是年轻人们的战场,作为社交平台,既有实时新闻,最新热点,还有一项很重要的功能便是追星。

本来年轻人们玩浪博玩的好好的,可是自从赵墨火了以后,浪博就涌入了一些奇怪的人群。

其超话里,ID从“奶白兔子”、“美羊羊你真sao”、“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变成了清一色的“家和万事兴”、“水样年华”、“老树开花”。

这些老年人入驻浪博的理由很简单。

可以更方便的追星。

毕竟网上的投票活动,比如浪博之夜,大多都需要在艺人的超话里进行评比。

可是吧,众所周知,赵墨是一个懒狗。

除非是工作需要,平时基本上不会更新浪博。

更不会像其他明星,更新一些日常或者生活照。

于是乎,这批无聊的中老年人们,又自发的在赵墨的超话里玩起了很新的东西。

比如发布视频,一边放着《挪威的森林》,一边跳着劲舞。

你可以想象一下那种画面。

一个膘肥体宽,尽显富态的老阿姨,当着你的面,用《挪威的森林》当做伴奏来跳舞,其舞步大多还都是扭秧歌里面的动作。

就差拿两张红布改个二转人了。

除此之外,大爷大妈,叔叔阿姨们,还在超话里面K歌。

什么《求佛》、《忘情水》,《美了美了》,唱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而且大受好评。

不是说他们唱得好。

而是没有一条放歌视频发出来,配点夸张的特效。

评论区清一色:

“大妹子唱的真好(大拇指)(大拇指)(大拇指)……”

“美女能加个威信吗(玫瑰花)(玫瑰花)(玫瑰花)……”

“你长得好像明星(鼓掌)(鼓掌)(鼓掌)……”

这就是显现出中老年人玩互联网时特殊的性质。

有点赞,必点。

有评论,必夸。

至于唱得究竟好不好,无所吊谓,他们主打的就是一个捧场。

只要你敢发,我就敢夸。

起初年轻人们还要在评论区吐槽两句,可是很快就会被铺天盖地的赞美声淹没。

于是乎,被夸奖的人,更加有兴致了,恨不得天天唱,天天跳。

赵墨的超话,就这样沦陷了。

成为了一个中老年人在浪博的聚集地,也变成了一个属于他们的娱乐场所。

当然,如果说以上行为,还和偶像赵墨有关,那还说得过去。

可是在超话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位神人。

她的名字叫做“美丽牡丹花”。

这位老阿姨似乎是将赵墨的超话当做了朋友圈,天天发些自拍,穿着各种艳丽的裙子,浓妆艳抹,打扮得花枝展昭。

那简直一个对味。

评论区一帮老大叔,哈喇子流得老长。

最骚的是,不知道赵墨是哪根筋抽了,有一次居然给“美丽牡丹花”的自拍点了一个赞。

自那以后,“美丽牡丹花”的人气一发不可收拾。

很难接受。

在一个歌手的超话里,往往点赞量最高的,不是有关歌手的讨论话题,而是一个老阿姨的自拍。

现如今,赵墨的超话,分成了几个板块。

舞蹈区,唱歌曲,自拍区,夕阳网恋角……其宗旨是,打造最好的中老年人互联网社区。

“阿姨,超话是用来追星的,不是拿来让你发自拍的。”

“就是啊,自从你们这些老年人来了,超话就不干净了!”

“你们都在发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也不怪这三个女大学生情绪激动,斤斤计较。

毕竟年轻人在赵墨超话里的贴子,永远没有这帮中老年人的帖子热度高。

比如。

《今天买了和赵墨同款的外套哦~》——点赞量87,评论27,转发3……

《53岁的我,终于绝经了~》——点赞量两万,评论8000,转发1700……

即便是放眼整个英特网,也是相当炸裂的。

很难想象,这里居然会是一位明星歌手的超话。

真的很难蚌得埠住。

三个大妈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

“怎么说话呢,我想发什么是我的自由,再说了,赵墨的超话有写你的名字吗,我有他的点赞,你有吗?“

“就是啊,现在的小姑娘,真是一点儿也不懂礼貌,书都读到……”

“叫你们家长来……”

于是乎,双方展开了唇枪舌战。

这时,不远处。

几个刚上完厕所的男人走了过来。

“大叔,你这细烟哪里买的,这么好抽。”

“就在这里买的,好像是什么本地烟,叫……宽窄。”

分别是三个年轻的男大学生,还有三个老大叔。

几人正聊得不亦乐乎。

上个厕所,一聊才知道,原来坐在同一排。

小烟就这么一发,这话题不就全都来了么。

男人的友谊建立起来往往就是这么的简单。

可等几个人寻着座位号找过来时,居然看见了差点打起来的两拨人。

赶紧上前组止。

“娜娜,冷静!”

“牛艾花,不要动手!”

……

赵墨此时在后台的化妆室里,已经画好了妆,和身旁的龙丹妮正在聊天。

“没想到今天居然还有人来查消防。”龙丹妮略显无语的说道。

体育场租了五天,前四天搭建场馆,第四天完工,今天却突然有人来检查,而且还是检查得巨仔细的那种。

换作其他歌手的演唱会,若是马虎一点,恐怕今天就开不成了。

毕竟消防这个东西,懂德都懂,概念很模湖。

不过龙丹妮也松了一口:“还好你有先见之明,让他们把这里准备得足够充分。”

赵墨选择合作的,是蜀都本地的一个演艺机构。

他们负责搭建场馆,消防这块自然也是由他们负责。

可是就在前几天,赵墨突然提醒这个演技机构的负责人。

要他务必重视场馆内消防等其他安全问题。

无论是消防值班室是否有专业的工作人员值守,灭火器是否过期,喷水排烟系统是否能够正常使用,消防通道是否通畅……

总之,赵墨要他仔细检查完所有。

本来那个负责人,还打着包票和赵墨说,说消防绝对没问题,让赵墨放心。

能这么自信,其缘由大概都能明白。

奈何赵墨态度强硬,还派了龙丹妮亲自过来监督,对方最后还是按照他的要求排查完了所有。

那个负责人最开始私下还嫌赵墨事多。

可是在今天,居然来了一波人检查消防。

那个负责人直接傻眼了,吓出了一身冷汗。

连连向赵墨道歉。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检查,他也是一头雾水,打了几个曾经管用的电话,却都不管用了。

若不是赵墨先前吩咐到位,今天恐怕还真会出问题。

赵墨此时呵呵一笑,看着手机,不以为意:

“原本以为他们还有什么高级的手段,没想到这么下三滥的招数。”

今天出了这事。

傍晚时分,演唱会的入检程序也严格得多。

对于观众的安全问题,包括危险物品的携带,检查得极为认真。

主要也是担心这些人,还会弄点什么恶心人的事。

“这还只是开始,你把他们都得罪完了,再加上动了这么大的蛋糕,以后遇到的针对和阴险的招数只多不少。”

龙丹妮叹了一口气。

目前演唱会这块的遮羞布已经被赵墨扯下来了。

现在赵墨的演唱会,还未开始,就得到了空前的赞美声。

可是这里动的蛋糕,实在是太大了。

关乎到太多人的利益。

那些人现在恐怕对赵墨恨得牙痒痒。

放在早年间,混乱的江娱时代。

赵墨明天出去被车撞死都有可能。

幸好如今是个法治社会,那些事情很难出现。

不过那些人想搞他,还是有很多种办法。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赵墨的语气极为轻松,脸上没有一点担忧之色,抬眼看了看脸色不佳的龙丹妮,于是轻笑一声,安慰道:

“你放心,我自有打算。”

龙丹妮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在赵墨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他敢与整个华娱圈子作对的胆识和魄力。

她看人很准,却从来看不透赵墨。

不过仔细想想,赵墨一路得罪的人也不少,貌似算下来,得罪赵墨的,反而才是活不长的。

如此彪悍的处事风格,竟然能出现在娱乐圈。

这是龙丹妮从业以来从未见到过的。

沉默了一会儿,龙丹妮又问道:

“她也这么支持你么?”

说着,眸子撇向一边锁着房门的独立小化妆间。

能在现场有资格拥有这种小化妆间的,除了张静婉还能有谁?

赵墨只是笑了笑,低下头继续去看手机,并未多出解释。

可是龙丹妮却点点头,轻声道:

“我明白了。”

心里却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小秦啊,你不知道你碰见了一个怎样难搞的对手。

不是我不帮你,天后我也惹不起呀。

事到如今,龙丹妮只要不是一个傻子,就能看出赵墨和张静婉的关系不一般。

就冲赵墨演唱会之前舆论那么严重额时候,张静婉不惜押上声誉,也好坚持和赵墨站队,想办法帮他卖票。

就冲这一点。

就超出了普通朋友的范畴。

过了好一会儿。

赵墨站起了伸了一个懒腰。

“差不多到点了,我该上台了。”

虽然是第一次开演唱会,但是他觉得表现得极为轻松,脸上也始终挂着澹澹的笑意。

原因没有别的。

在所有阴谋诡计面前,用实力说话。

永远保持着轻松,才是一个强者应该有的姿态。

毕竟他要面对的,不单单是哪一位歌手,或者哪个娱乐人,而是整个华语乐坛。

要想改变它。

必须先要打败它。

——

ps:错字先更后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7号基地 光阴之外 神秘复苏 人道大圣 宇宙职业选手 深空彼岸 不科学御兽 唐人的餐桌 我有一剑
相关阅读
女尊世界的钓系美少年剑宗养成系统我在剑宗种田六十年重生后才发现我有青梅现代长生:从八段锦开始我在凡人的修仙日记功法被破掉,我更强了综武:从模拟器开始万物模拟:开局铜皮铁骨最有种的海贼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