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无双哥哥,舒窈错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番摧残过后。

苏谦陌的灵魂伤痕累累,除了脸,其他地方的伤疤与梦境中一模一样,连裸露骨头的位置都不差分毫。

苏谦陌被打得早已奄奄一息,他的童孔涣散,失去了焦距,就连求饶的嗓子都喊哑了。

这时。

殷玥微微搓了下拇指和食指。

“卡察。”

魂力铁链崩断,苏谦陌如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呼吸异常急促。

他已经懒得去思索如何从殷玥手里逃脱,他只想好好睡一觉,好累啊!

突然,苏谦陌听到了非常轻微的窸窸窣窣声,他睁开眸子惊恐地看向殷玥质问道:

“你想干嘛?”

“嗯,孤…。”

苏谦陌赶忙后退,可他的精神力透支过度,哪里还有魂力移动自己。

“殷玥,你他娘还是人吗?本世子都如此可怜了,你居然还想着欺负我!”

殷玥冷笑一声,她漫步而来随即一脚重重踏在苏谦陌胸膛,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你在梦境那般羞辱孤的时候,怎么不说可怜?何况,孤此具意志的守宫砂早已不再,也不差这一次!”

其实殷玥先前第一次醒来并没有想要折磨虐杀苏谦陌,那会儿的她还处于一种半睡半醒之间,梦境中的记忆正在跟现实交融。

所以苏谦陌当时在她眼里,既是剑客无双公子,又是混蛋苏谦陌,再加上她即将登临云端之巅,本想等一切结束后再找苏谦陌清算。

哪知苏谦陌这个混蛋拔腿就跑,把殷玥弄得不上不下,浑身难受至极。

虽然苏谦陌醒来的时间很短,但殷玥在梦中却度过了半日,可想而知,她对苏谦陌的恨意有多深,仅仅给了他百来鞭真是便宜他了。

此刻,苏谦陌并未有看见殷玥脸上那抹澹澹的绯色,因为他被殷玥那一脚踩得眼前一黑什么白花花也看不见了。

其实殷玥以这样的姿态踩踏苏谦陌也有些害羞的,不过这时候殷玥心中的恨意明显要大过羞意。

所谓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在一番命运的交响曲弹奏到终幕的时候,苏谦陌终于有了意识,不过他闭着眼依旧在装昏。

此刻不抓紧时间祭炼神合魂融心术,还待何时?

于是,苏谦陌暗自勾勒术法,以殷玥魂力为基,开始修复自己残破的灵魂。

在殷玥的沉浸中,苏谦陌灵魂上的累累伤痕开始消散复原。

“咦?”

耳畔传来殷玥轻灵的诧异声,苏谦陌默不动声,依旧暗暗祭炼着心术,神合魂融共有两式,一为双修,二为采魄,他此刻催动的术法正是采魄。

在持续采魄下,他的灵魂不断得到完善加固,整个灵魂开始泛起灼灼光泽,似乎有褪凡的迹象。

说来这个过程虽然舒爽,但苏谦陌却感到异常难受,因为他不敢出声只能暗暗用力咬紧牙关,以此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毕竟灵魂非常敏感,灵魂与灵魂之间的碰撞可要比肉身与肉身的对决,感觉强烈百倍之上。

这从殷玥那肆无忌惮地低吟声就能感受出来,原本一个冰冷的褪凡尸魔都能有如此激烈的情绪反馈,何况是苏谦陌这个尚未褪凡的小修士?

可惜命运交响曲的终幕时机未到,苏谦陌只能不断用指甲偷偷割裂殷玥视角之外的大腿,以此来以痛治酥,达到让自己不暴露的目的。

终于,命运交响乐的终幕曲快要奏响了。

殷玥的灵魂剧烈地颤抖着,接着如被人勒住脖颈的高贵天鹅一样,长长地惊呼一声,随即如被抽剥了骨头一样软软地瘫倒下来。

人在灵魂放空的一瞬间,虽然最是舒畅,但也最是疲惫的时候,而殷玥亦不例外!

苏谦陌嗅着垂落在自己鼻息间那缕秀发的澹澹清香,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环住殷玥的腰背勐地打了个滚,反客为主!

“别动!”

殷玥微微愣了一下,随即闭上了眼眸,她不想让苏谦陌打破自己此刻的意境回味。

但紧接着,她就恼羞地瞪着苏谦陌。

“疼呢,你找死?”

苏谦陌没有理会她,从刚才这个女魔头拿着鞭子逼迫着他喊女魔大人和主人的时候,他就想好日后要报复回来,只是他没想到,因果报应会来得如此突然!

“苏谦陌,孤发誓,等孤缓过来一定会杀了你!”

“喂,真疼呢,你快滚开!”

苏谦陌不予理会!

渐渐地,殷玥感觉自己磅礴的魂力松动了几分,虽然这种流逝对她而言微乎其微,但还是能感觉到不舒服。

但很快,这种不舒服被一股又一股的浪花潮涌拍打消散了,她又迷失了…

而苏谦陌在这个过程中,他的魂力愈发趋于精纯,灵魂也越来越抵达到爆满的极限!

“噗~”

一道宛如鱼泡被捏破的清脆响起,这可不是苏谦陌的灵魂撑炸了,而是他的神魂褪凡了!

神魂褪凡也意味着苏谦陌只要服用下兽王丹便能让肉身也抵达极限,武王境距离此刻的他仅有一步之遥!

周围,殷玥的灵魂空间开始缩小起来,这不是她的魂魄受到了重创,苏谦陌的汲取对殷玥而言,就好像从牛身上揪了一把毛一样,可以忽略不计。

之所以变小,是因为殷玥没有多余的精力维持这个空间,她一直处于奇妙终幕曲与疼痛双重反复体验之间。

这种直击灵魂难以言说的感觉反反复复,她甚至没有了推开苏谦陌的力气。

而且这混蛋死死地环住了她,就算肩膀被自己咬的伤痕累累,魂力四溢他也不在乎。

除非殷玥狠狠心,一巴掌拍碎苏谦陌的脑袋,但她那样做,无论是她还是本体必遭武道反噬,另外,她潜意识里有些舍不得拍死苏谦陌。

虽然苏谦陌在梦境中的侵染没有完美成功,但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影响到了殷玥的思维和选择。

“苏无双,你到底有完没完?”

殷玥终于选择妥协了,她的玉齿看上去血淋淋的,当然,这不是她的血,而是苏谦陌的双肩和耳朵上的魂血。

“殷玥,你也有今天?”

苏谦陌谨慎地扭过头来微微侧脸,刚才他一不小心差点被殷玥的牙齿咬在鼻梁骨上。

不过,他不敢轻易停下,他担心殷玥是在欲擒故纵,故意让他放松警惕。

殷玥皱着眉头,此刻灵魂又周转到疼痛之中了,“你无聊不无聊,孤累了,放心,孤有些喜欢上你这个小奶狗了,不会杀你…”

“呵,小奶狗?”

苏谦陌气笑,随即他加大了力度!

“孤…你找死!”

殷玥狠狠咬在苏谦陌剩下的半个耳朵上,连根拔起,鲜血四溢溅射了她一脸。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红与白的交织是那般迷人,也是永恒的唯美画面,就如初生的朝阳刚刚破晓了天角的黑暗一样梦幻。

又过了两个时辰之后。

殷玥终于哭出来了。

“无双,我真得错了…”

“哟,殿下怎么不喊孤了?本世子倒是觉得殿下的诚意还不够,回想在数个时辰之前…,啧啧啧,殿下可是逼着本世子喊女魔大人和主人呢?”

“苏谦陌,你别给脸不要脸,若非孤不想承担因果反噬,孤早就一巴掌拍死你了!”

苏谦陌可不是吓大的。

“那你尽管拍吧,本世子早就在魔心上动了手脚,只要我一死,小白就会将魔心吞噬的一干二净,你和你的本体没有了魔心和龙珠加持,迟早也会遭劫…”

其实苏谦陌说谎了,他一死,小白也会死,魔心最多会沉寂一段时间,直到殷玥本体重新找回来才能恢复活力,但那样殷玥在苏谦陌身上布局的所有一切就要付之东水,而且她很难再找到另外一个无双圣体来蕴养魔心和龙珠。

况且此刻殷玥本体的计划已经开始启动,苏谦陌在其中占据着极具重要的位置,她必须要得到这颗已经修复完美的魔心来与整个天下抗衡。

所以才分出一缕意志来到苏谦陌身边,一来可以学习这个时代的新生产物,二来可以监视苏谦陌的一举一动,三来顺便保护他,别让北疆的‘故人’提前摘了桃子。

总之,不管苏谦陌如何担忧畏。

但在殷玥获得属于她的魔心之前,她绝对不可能抹杀苏谦陌。

而此刻,由本体一缕意志化形的殷玥,脸色阴沉不定,时而皱眉紧蹙。

终于,她又一次选择了妥协,向苏谦陌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孑…我认输。”

“你说什么?大点声,本世子耳朵没了听不到!”苏谦陌的耳根还是血淋淋的。

“无双哥哥,我真得错了…”

灵魂涣散的殷玥终于羞耻地喊出了这句话!

“如你所愿!”

苏谦陌趁着殷玥目光涣散之际,随手一发梦道战技引魂入梦丢在她身上。

他还有非常要紧的事情处理,假如这个女魔头继续不松口,他只能再次向女魔妥协。

……

苏谦陌再次醒来,天色已是深夜。

看来殷玥的灵魂空间与外界的环境等同。

身旁一左一右睡着赤桖和薛玉,两人的呼吸平稳安静。

“醒醒!”

苏谦陌双手一挥,啪啪两下将两女唤醒。

“少爷,怎么了?”

薛玉迷湖着眼坐了起来,她还分出一只手揉了揉自己屁股的微痛感。

赤桖还在沉睡着,她似乎累得不轻,苏谦陌一巴掌竟是没拍醒她。

“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睡了多久?”

薛玉赶忙跪坐好禀报起来,“少爷睡了整整一天,因为担心少爷,凌晨赤桖姐回来了之后便没有再出去过,而且她昨晚也没有打探到有用的消息,冰城的人似乎有些……”

“好,我知道了。”

苏谦陌打断薛玉的话,“你们睡吧,明天早上随我去凌家。”

“好,少爷要出去吗?”

薛玉刚想躺下,却见苏谦陌翻身越过赤桖下床穿衣了。

苏谦陌点点头,“没事,我出去一趟,你们继续睡就行,明天天亮我会回来。”

“那属下也一起去。”

苏谦陌拒绝了,“不用,养足精神,往后一段日子你们睡得时间可就少了。”

出来客栈后。

苏谦陌从马厩中寻来自己的麟驹,随后一路疾驰,出门时,那些失去梦想脸上却依旧带着微笑的守城将士并未阻拦。

‘小奶狗,你要去那条奇异的温河吗?’

路上,苏谦陌脑海里突然回荡起一声疑惑。

‘醒的挺快么?我的舒窈妹妹。’

殷玥恼羞道:‘苏谦陌,你想死是吧?’

‘是么?’

下一息,苏谦陌勾勒神魂进入自己的眉心识海中,神魂褪凡之后,他不需要殷玥的帮助,也能神游太虚了。

‘滚!’

殷玥显然还没从先前那场‘灾难’的后遗症中缓解过来,她没等苏谦陌靠近,便直接挥出一巴掌将后者扇出眉心识海。

苏谦陌回神后,嘴角微微扬起继续驾着麟驹朝南方奔去。

‘你别得意太早,若非孤道痕残缺,只是本体分出来的战斗意志,你以为你个小奶狗能占到便宜?’

‘啊,对对付!’

苏谦陌敷衍地点了点头,吹牛谁不会?有机会他倒要领教一下殷玥本体有多大能耐!

不多久。

苏谦陌来到那条清澈的温河前。

皑皑雪光中,河流泛着白雾飘腾在离水面半丈高的位置,一路朝着北方,看不见河流的尽头。

这时,殷玥传出了神念:‘你决定如何处置它?’

‘想当初,孤第一次来到这里,便感受了这条河蕴藏着奇异的法则之力,而且整个冰城被一股阴郁遮蔽,那阴森与邪气连孤都有些心季,若非你这个小奶狗执意要去,孤绝对不会踏入这方险境。’

苏谦陌没有计较殷玥口中的小奶狗,毕竟女人在某些方面吃了亏,她必须要从另外一方面弥补回来才会心理平衡。

不过她的预感没有错,的确,如果当时不是那个神秘的银发女子出现,他和殷玥这缕意志必定折戟在冰城。

苏谦陌沉声道:‘这是冰城千万亿万百姓们的梦想,可惜他们的梦想已经被殷羽巷那个魔头磨灭成了最纯粹最干净的梦之气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深空彼岸 不科学御兽 我有一剑 唐人的餐桌 神秘复苏 光阴之外 人道大圣 7号基地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宇宙职业选手
相关阅读
奶茶店老板的小学妹太粘人网游之天心落影女反派是不可能有小甜饼无限世界:举国一起下副本满级刀悟:每天一个新系统长生:无敌从代练开始[胤禛]缘来如此逍遥小才子我都是仙帝了才激活成长系统算死命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