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到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陈东慧虽然只在母亲家见过一次顾维,却对他印象深刻。

没想到,他会跟丈夫一起从卧铺车厢走下来。

顾维把陈东慧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温和有礼的打了招呼。

大家一起寒暄了两句,再次感叹真巧后,顾维就先带着顾建国他们挥手告别了。

陈东慧望着他们拎着大小包小包的背影,跟身旁的周勇小声说道,“他竟然弄到4张卧铺票,一个个体户而已,这么有能耐吗?”

周勇微微皱眉,他从妻子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些东西。

“你瞧不起个体户?别忘了,当初人家还帮了老太太他们。”

陈东慧急忙说道,“我没有!这不是感慨一句嘛,当时东胜带着咱妈出门,都没弄到一张卧铺票。

而且你都不知道,妈特别喜欢这个小顾,还想把我二姑家的小娜介绍给他,结果听人家说有相中的对象了,郁闷够呛……”

周勇有些无奈的笑了,“老太太怎么还这样喜欢乱点鸳鸯谱。”

陈东慧非常无语的说道,“谁知道!我之前都劝过她,可是不听啊。现在弄得小娜活心了,又介绍不成,都落埋怨了,你说她图什么?哎,你们这一路上聊天,有没有聊到他对象是做什么工作的?”

“不清楚。”周勇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转移话题道,“太冷了,我们快走吧。”

……

去林业局的小火车,距离发车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顾维在征求了顾建国他们的意见后,先把带回来的大包都寄存了,之后一起去了市里的服装店。

金宏飞正拿着大扫帚在店门口扫雪,看到顾维他们几个的身影出现,激动开心的喊道,“顾哥,你们回来了!”

顾维视线落在金宏飞手上戴的五颜六色的五指手套就有点想笑,因为这是他对象王淑芬的杰作。

“嗯,回来了。你们都挺好的吧?”

“好,都好。”

金宏飞的话音刚落,李斌从店里急匆匆的跑出来了,手里还拿着快子。

“顾哥,哥,嫂子,小杰,一路上顺利吧?快进屋,外面冷。”

大家鱼贯而入的进到店里。

一进来,顾维就闻到了一股煮挂面的味道。

果然。

柴火烧的正旺的炉子上,放置着一个铁锅,里面咕都咕都的冒个泡。

李斌笑呵呵的说道,“不知道你们今天回来,是不是还都没吃呢?要不……”

顾维笑着打断他,“我们都吃过了。”

顾建国催促道,“你快搅拌搅拌,一会儿坨了。”

李斌赶紧依言用快子弄了弄锅里。

顾维把特意装好的布包,交给了拽下手套的金宏飞。

“这里面是一些特产,你们几个待会分一分吧。”

金宏飞又是感动又是有些不好意思,“顾哥,你看你,对我们太好了!”

李斌也是差不多的感受,“是啊,不用每次都给我们买东西,大老远的拎回来多沉啊。”

“也没有每次,再说这次人多。你们俩就别跟我见外了。”顾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随口问起,“这几天生意怎么样?”

李斌喜上眉梢,“挺好的,顾哥,虽然今年过年晚,但大家伙也都忙着开始置办年货了。库房里的货最近出了不少,有些卖得好的已经没货了……”

顾维满意的点了点头,“我已经联系好了,最近会送过来一些货。”

“那可太好了。”李斌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渐收,“还有一个事,那个咱们斜对面好像也要开一家服装店。到时候是不是会对咱们有影响?”

“没关系,这一片儿到时发展成服装一条街才好呢。到时顾客想买东西都会往这边来。”

顾维知道,以后做买卖的人肯定会越来越多,同行也越来越多,这是必然的趋势。

因此没有丝毫的意外。

而且,他卖的货品非常有竞争力。

自然没有什么可担忧的。

李斌见财神爷不急不慌,他心里也安定多了。

顾维看出来了李斌的心思,“再说买卖分人做,有人赚钱,有人赔钱。我们平常心看待好了。”

“还真是这么回事。”

李斌感觉自己又受教了,之后迫不及待的把账本和这几天的营业额交了。

自从这边开业后,顾建国和顾洪杰都来过多次,李桂芝却来得很少。

所以趁着他们说话的功夫,爷俩带着李桂芝去四处转了转。

随后,见时间差不多了,顾维他们才返回了火车站。

等回到林业局以后,他们一行人刚走到家附近,就迎面遇上了围得严严实实的刘大美。

起初顾维都没敢认,还是刘大美先出声,“哎呀,你们回来了!可走好几天呢。”

顾建国笑呵呵地说,“是啊。来回加起来有五六天了。”

顾维见刘大美神色如常,就估计出来家里店里应该都没什么事。

“刘姐,你要干什么去?”

刘大美用带了棉手闷子的手,又往下拽了拽围脖,笑眯眯的说道,“我趁着人少,去林业商店买点东西。等过段时间,剪头的人太多,我也出不去,让你姐夫买肯定都是瞎买……你们这趟出去可没少熘达吧?是不是省城能去玩的地方都去了?”

顾维笑着说,“基本上吧。”

顾洪杰急忙如数家珍的补充,“我们看了冰灯,去了松花江,中央大街,索菲亚教堂,还有好多好多地方,还吃了好多好吃的,拍了特别多特别多的照片。”

刘大美听了都羡慕,“真好啊。那你们赶紧回家吧,咱以后再唠。”

“好。”顾维他们继续朝家的方向走去。

刘大美却望着顾维的背影,若有所思。

两家关系其实处的不错,平常有好吃的也经常互相送。

但是这个小老弟有些地方,透着神秘和与众不同。

比如,他的发型。

看起来普普通通,剪法却是她没见过的,就算市里的理发店应该也没有人会弄。

还有,两家隔壁住这么长时间了,对顾家的情况,她也几乎了如指掌。

顾维和顾建国他们只是叔辈的亲戚,从前并未见过,却一见如故,处的比他们经常走动的亲戚都要好。

虽说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她总觉得说不出来的怪。

另外,顾维这个小伙子一点都不像是农村出来的人。

无论是肤色相貌还是举手投足的气质,比大城市的人还要像城里人。

刘大美冻得脚发痒,连忙跺了几下,之后甩甩头不再去琢磨人家的事。

顾维哪里能知道别人的心中所想,他们走到大美理发,自家门洞里就传来了激动的汪汪声。

顾建国急忙快步的走过去,掏钥匙去开大门。

店里的人也都闻声跑了出来。

除了赵正英林语和何广峰,赵大江和姚舒兰也在。

“你们回来了!”

“提前咋不给个信儿呢?好接你们去!”

“赶紧把包都给我吧。”

“……”

大家在一起热热闹闹的说着话。

三只小狗的个头不算小了,已经到了顾维的膝盖下面。

从大门里冲出来以后,也围着他们的裤脚打转。

甚至有一只激动的漏了几滴尿,在白色的雪地上特别的明显。

弄得顾维和顾建国他们都哭笑不得。

大门外,显然不是叙旧的好地方。

他们很快都进了店里。

不论是顾维,还是顾建国他们一家三口,都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所以,到家了,整个人也彻底放松一下,感觉瞧着哪哪都好。

七嘴八舌的聊了一会儿后,赵大江就关心的问起,“你们去医院做检查了?咋说的?”

李桂芝连忙笑盈盈的说道,“说我挺好,没啥事。”

这话一出,屋里的几个人也都暗松了一口气。

之前李桂芝犯病住院,不单把顾维他们这些家人吓到了,关系处的挺好的赵大江他们也悬起了一颗心。

“没啥事就好。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该吃药吃药,平常啊遇事别往心里搁。”

“对,按时服药,心情也很重要。”

“还有……”

顾建国不想让话题一直围绕着妻子的病,乐呵呵的说起,“这趟跟着顾维出去,可没少长见识。当初我去省城的时候,还没有小杰呢。一晃过去十来年,变化也不小。”

他娓娓道来了去省城的见闻。

还有个分享欲特别强的顾洪杰,在旁见缝插针的讲述。

大家伙听得如痴如醉,同时也升起了以后有机会去省城玩一玩的念头。

唠了半天嗑,谁都不是没有眼色的人。

也知道顾维他们刚刚下车,即使坐了卧铺也肯定非常乏累,需要休息,因此很快催促他们回后面。

顾维倒是精神的很。

但是李桂芝显然面露疲色。

所以他先让爷爷奶奶他们休息休息。

等收完了这几天的钱以后,又给过来照看帮忙的赵大江他们,以及店里的人分了一些特产。

之后,顾维还带着早就等得抓耳挠腮的顾洪杰去照相馆洗照片。

这次出门,一共用掉了六卷胶卷。

顾维用镜头定格了很多美好的瞬间。

相信洗出来以后,一定会被人反复的翻看和讲述当时的情景。

两人离开照相馆后,没有急着回家。

顾维驮着顾洪杰去市场里买了不少的肉和菜,准备做一桌丰盛的饭菜犒劳大家。

到家以后,顾维发现顾建国并没有去休息,而是去了他的房子那边收拾,甚至连炕都擦完了。

他又暖心又无奈,在锅台上放下了买的东西,急忙催促着,“小爷爷,你快上炕躺会吧。晚些时候还得你这个大厨大显身手呢。”

这话顾建国特别爱听,“好,听你的,我眯一会儿。”

等顾建国回了屋以后,顾维看向眼巴巴看着自己的顾洪杰,“你什么意思?”

“我……我想去你屋。”

顾维哑然失笑,“那走吧。”

顾洪杰立刻笑的见牙不见眼。

等两个人在烧了火的炕上躺下后,其实都没有多少睡意。

最后,愣是唠嗑唠到了顾建国睡醒一觉起来。

顾维要请吃饭,自然不会落下谁。

所以,把能叫的都叫来了。

因为人多,客厅和东屋地下摆了一桌,炕上也摆了一个炕桌。

桌上摆满了盘子碗,顾维特意感谢了一下大家在他们走后的辛苦。

赵大江他们都为能够帮上一点忙而高兴雀跃,纷纷表示不用这么客气。

一时间,温暖如春的房间里,特别的热闹。

顾维坐到了客厅这桌,左边是金宏达,右手边是赵正远。

没想到,刚吃了几口菜,金宏达就悄悄的跟顾维分享了一个好消息。

“顾哥,估计我也快要当爸爸了!”

顾维露出意外加惊喜的表情,“恭喜啊。”

“顾哥,先别急这说恭喜,人家说时间太短,得过些天再去才能查出来。”金宏达小声说道,“还没有确定呢,所以我们跟谁也没敢说,怕最后……”

顾维对这些也不懂,但能够理解两人的想法。

因为自从赵正远他们闪电般的结婚,又十分顺利的有了孩子,压力就来到了之前没急着要孩子的金宏达他们身上。

金家父母都是很通情达理的人,但关于孙子的问题,不可能不着急。

“你们做的很对,放心吧,我跟谁也不会说。”

金宏达连忙说道,“我肯定信得着顾哥你,就是忍不住想要跟你说下这个事。”

顾维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明白。不管最后如何,现在营养也得跟上……”

金宏达频频点头,显然听进去了。

俩人交头接耳,又拍拍打打的,惹来了赵正远的关注。

他贴近了问道,“你们说啥呢?”

“没事,闲聊。”顾维话锋一转说道,“你媳妇什么时候生?”

赵正远挠了挠头发,笑呵呵的说,“具体啥时候生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媳妇肚子里怀的肯定是儿子!”

“你怎么知道?”顾维好奇的问了一句,“难道查过了?”

赵正远摇头,“没有。但是我妈说了,酸儿辣女,我媳妇从怀孕后就喜欢吃酸的,那肯定是儿子啊。并且,现在计划生育只让生一个,我是停薪留职了,舒兰还当老师呢,肚子里必须是儿子……”

吞噬小说网

他的这番话,让顾维听得很想扶额。

在几十年后,也许重男轻女的封建老思想有所减弱。

甚至某些地区都以生女儿为荣。

但是在80年代,必须生儿子的看来大有人在。

翌日。

顾维睡到了自然醒。

醒了以后,感觉嘴里还有一股酒味儿。

他有些受不了的赶紧起来,穿好衣服去洗漱。

虽说这趟出门来去都坐了卧铺,游玩的时候也没有太过奔波劳累。

但浑身上下还是说不上来的酸痛。

他都这样了,估计顾建国他们也好不了多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乡野小神医 逆天邪神 我的父亲叫灭霸 龙王殿 魔天 赘婿当道 大叔,不可以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贴身狂少 修罗武神
相关阅读
我把末日玩成了游戏学园风暴至高的神圣秩序亲手捧红的爱豆,和我官宣了洞天竟是我自己糟糕!我在末世修仙被曝光了武侠之血战八方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剑本是魔谋权篡位十五载,你说这是封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