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趁他病,要他命!李二拍板灭突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太极宫。

政事堂。

李世民坐在主位上,一边捻着胡须,一边托着手中的书信,神色甚有几分愉悦。

“你们瞧瞧,瞧瞧。”

他将书信分给众臣,笑道,

“朕还没想着如何料理边境匪患,这突利可汗倒是赶着趟的给朕上降表了。”

“诸位爱卿以为,这是真是伪?”

议政大臣们传阅着突利可汗的“降表”皆是啧啧称奇。

“自今年以来,突厥疲敝,无论内政还是外战,皆是搞的一塌湖涂。”

长孙无忌感慨道,

“奚、霄等数十部草原部落都受不了突厥的苛政,投降了我大唐。”

“如今,竟连突利可汗都要来投降了,啧啧……”

“当初他兵临城下的模样还在眼前,这可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其余众臣皆是点头。

他们的脸上,也都露出了和李世民相同的愉悦之色。

“依臣看,这突利可汗应该不是假投降。”

杜如晦分析道,

“从先前的交往来看,此人还算遵守信用,不似颉利可汗一般狡诈无常。”

“而这一次,他与颉利的决裂,其实是早有预兆。”

李世民眉头一挑。

“哦?说说。”他饶有兴致的道,

“方才辅机说边境诸蛮部归降我大唐,这便是两个可汗的矛盾所在。”

杜如晦侃侃而谈,

“突利可汗受命屯于幽州北部,正是边关要塞,可就在这要塞里,却有几十个部落反叛归唐。”

“换作谁是颉利可汗,都绝对无法忍受这样的叛变!自然要对突利这个实际管控人大加申饬。”

“而突利自然也不服,自颉利任用唐人赵德言后,苛政繁杂,国内部落苦不堪言,岂能不叛?这本是颉利治政的过失,凭什么要他突利来担责?”

李世民闻言,不禁哈哈一笑。

“这个赵德言,朕此前也听说过,一个微末小吏,却沾染了无数的官场恶习,其言谄媚,作风乖张,也算是一朵奇葩了。”

他打趣道,

“这种人,在大唐混不下去,却能够在突厥翻江倒海。”

“啧啧……有他在那,好似胜过千军万马呐!哈哈哈……”

他这一笑,众臣皆笑。

“一个强大的帝国,永远都是从内部瓦解来的最快。”

徐风雷评价道,

“这赵德言被颉利重用,显然是加速了突厥内部瓦解的进程。”

杜如晦连连点头。

“对。太师所言甚是。”

他沉声道,

“自上一次攻唐被化解后,颉利的威望便大不如前,他不自知,反而还大肆颁布繁杂苛政,搞的诸部首领都与他离心离德。人和已失。”

“而这两年来,咱大唐多灾多难,不是旱灾就是蝗灾。可突厥那边其实更糟糕!暴风雪所冻死的牛羊不计其数!甚至都有一些部落捱不过冬天,湮灭在了草原之上!”

“这便让突厥的国力再度暴降。”

“可就这样一副烂摊子,颉利还是穷兵黩武,击路出兵,袭击契丹、侵略薛延陀、攻打回纥,最终都是以惨败告终,那面子都快挂不住了。”

天时不利,战争又连连惨败。

你突厥再这样下去,草原扛把子的地位,还保得住不啦?

“不错,这颉利是昏招频出啊。”

李世民笑吟吟的道,

“若换作是朕,一轮吃瘪过后,怎么也得隐忍一阵,蓄养国力缓缓神。”

“他倒好,不但不收敛,反而更嚣张了,四处树敌!”

“契丹、回纥都不是小国,薛延陀亦不容小觑,他这么一搞,周遭全是他的敌人了!”

“真是愚蠢。”

虽是批评,但李二却希望颉利可汗的昏招越多越好。

“不但周边有敌人,内部亦是如此。”

杜如晦又道,

“出师失利之后,颉利又强行调遣突利去攻打回纥,突利战败逃回,被他囚禁鞭打了十余日。”

“之后,又粗暴的向突利讨要兵马,言辞尤为严厉,跟训儿子似的,还威胁说,要是突利不给兵,就出兵灭他的部族!”

“换作谁是突利,都受不了啊!都要反他啊!”

“故而,臣以为——这份降表应该是真情实意,突利是真的巴不得颉利死!”

一番分析过后,他抛出的结论,自然是让众臣信服。

李世民亦是一脸赞许的点了点头,道:

“杜爱卿说得不错,朕也觉得,这突利是真心降唐。”

“他这降表一上,便算是彻底和颉利撕破脸皮了,接下来,咱们便可以看到突厥大小汗国的分裂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朕估摸着,以颉利的脾气,得知这个消息后一定会勃然大怒,马上出兵平叛!”

“届时……”

他的目光变得深邃。

“诸位爱卿以为,是救,还是不救?”

李二缓缓道,

“朕若接纳了这降表,便等同于是答应庇护突利,但朕同时又和颉利签订过渭水之盟,约定互不侵犯。”

“似乎有些难办啊……”

啪嗒,啪嗒。

他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

老李家的男人,思考的时候似乎都有这样的习惯。

“陛下,臣以为,颉利若攻突利,一定要出兵救援!”

长孙无忌连道,

“颉利向来言而无信,撕毁的盟约都数不过来了!所谓的渭水之盟,不过是权宜之计,岂能视为铁盟?”

“陛下若拘泥于此,便太过于迂腐了。”

“如今突厥疲敝,又到处树敌,已有倾颓之势!咱们若不抓住这个机会出兵,将来必定后悔莫及!”

“臣请陛下早做准备!”

他一拱手,众臣皆是出言表态。

“臣附议。”

“臣附议,与蛮夷不需要讲契约。”

“臣亦附议,打他娘的!”

“……”

突厥带给大唐的血与火,带给唐人的屈辱,他们从未忘记!

这血债,总归是要血偿回来的!而且,越早越好!

可与此同时,政事堂内亦有反对的声音:

“陛下,这两年来您勤于政务,臣等也是兢兢业业,算是让大唐逐渐好了起来,但要说国力,还远远称不上鼎盛,连隋朝开皇初年都比不上。”

萧瑀拱手道,

“若贸然用兵,消耗大量的资源,朝廷恐怕负担不起。”

“若能再蓄养几年,出兵对国家的负担便减轻了,或许能有更大的把握。”

他没有反对出兵,只是觉得现在还为时尚早。

刚刚经历过旱灾和蝗灾,国库的银两赈济灾民都有些捉襟见肘。

大规模用兵干突厥?

怕是又要压榨百姓,勒紧裤腰带了……

“臣也赞同萧阁老的观点。”

魏征道,

“突厥要打,但以大唐如今的境况,只宜出兵护佑降部,不宜引发大战。”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突厥的底蕴深厚,再怎么不堪,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灭掉的,贞观朝才刚刚起步,万不可陷入战争的泥潭之中。”

他站队萧瑀,一番话语让激昂的气氛为之削减。

严格的来说,大唐没有主和派。

只有早打派和晚打派,故而双方纵然意见不合,互相之间也不会有敌意。

都是为了国家考虑嘛!

也因此——

一道道目光落在了李世民的身上。

现在,需要皇帝来做决定,到底采纳谁的意见!

而此刻的李世民,心潮也是有些澎湃。

干掉突厥,亦是他的夙愿!

可萧瑀和魏征的话,也不得不考虑。

现在的大唐,打得起这样一场灭国之仗吗?

心中思忖着,李世民的目光微微偏转。

此时场上还有一个人不曾表态。

“听明。”

李世民望着徐风雷,沉声道,

“你以为呢?该不该出兵?”

唰唰唰。

须臾间,目光尽皆转移到了徐风雷的身上。

太师一开口,皇宫抖三抖!

他的地位,举足轻重;他的话语,很有可能左右皇帝的想法,改变国家的政策!

没人,可以忽视。

“回陛下。”

徐风雷澹然一笑,道,

“臣就六个字——”

“趁他病,要他命!”

李世民童孔一缩。

“趁他病,要他命?”

他喃喃了一句,忍不住拍桉道,

“好!这六个字,够精辟!”

“那么也就是说,你支持速战大战?”

徐风雷点了点头。

“现在的突厥,是一个外有强敌,内有分裂,还有天灾的病国!”

他朗声道,

“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大唐现在的国力是不算强,但凡事就怕对比!”

“草原蛮族,向来彪悍!如今孱弱之时,正是敌我双方差距最大的历史时机,若等他缓过气来,这骨头还不知道多难啃!”

“故而,我认为应该出兵,且要出大兵,借着护佑突利的机会,现在就应该开始着手部署一场灭国之战!”

李世民:“!

!”

众臣:“!

!”

好家伙,他们已经够激进了,没想到太师比他们还要更激进!

人家连一个平A都还没有出呢,你直接掏大招了!

“听明,你真心觉得,这场仗咱们能打?”

李世民捏了捏手指,有些惊异的道,

“能打赢?”

打仗的魄力,他有。

哪怕是发动全唐的兵力打一场灭国战,他也不会犹豫。

但问题是……能不能赢!

只要能赢,一切都好说。

但就目前而言,他还没看到胜负的关键条件。

“能赢。”

徐风雷笃定的道,

“陛下请放心,关于此战,臣在心中已经推演过许多遍了。”

“咱们大唐,必胜!”

必胜!

这两个字,若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也就是图一乐。

但徐风雷是谁?

他可是铁口直断啊!

从加入天策府到现在,只要是他开口下过的论断,就没有不应验的!

没失手过!

不败的神话延续到现在,即便是李世民都对他有条件反射般的盲从。

没办法,我就是无脑信。

让我不信也可以啊,你叫他失手一次,说错一次,我马上就不信了。

做得到吗?

“……好!”

李世民深吸一口气,拍板道,

“朕信你!”

“其实自渭水之盟以来,朕也一直在酝酿着报仇计划。”

“凭什么他们突厥人可以横冲直撞的杀到朕的面前,而朕不行?”

“现如今,天下府兵已经重置,大唐有兵可用!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决不能错过!”

“朕决议——出兵灭突厥!”

这一日,李世民坚定了灭亡突厥的心,大唐从战略防御,转为了战略进攻。

军事部署,已然在暗中有条不紊的展开……

……

东宫。

徐风雷一脚踏进院门内,便见李丽质一路小跑扑了上来。

“师父,师父!”

她喊道,

“生辰礼物!”

“哎哟哟……”徐风雷一把抱住了她,愣神道,“什么……什么生辰礼物?”

李丽质听到他的问话,神情从开心瞬间变得失望,嘴巴撅的老高。

下一秒,便挣脱了徐风雷的怀抱。

“臭师父,坏师父!”

她哼唧道,

“连丽质的生日都忘记了!”

“不要喜欢师父了,讨厌你!”

徐风雷:“……”

啥?

生辰?

今天是丽质这小丫头的生日?

“呃……”

他挠了挠头,有些尴尬。

这么一说,他才想起来,丽质的生日好像是在这几天。

害……

毕竟他前世是一个自己生日都记不住的憨批,又怎么可能会费心去记别人的生日?

但无论怎么说,让徒儿失望,的确也是他这个当师父的失职了。

院内,几个孩子皆是跑了出来。

连带着身子稍稍有所好转的长孙无垢也是走了出来,看向徐风雷。

“听明来了。”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朝着李丽质招手道,

“丽质,不要胡闹。”

“你师父平日里事情那么多,肯定会有所疏忽。”

“来,过来。”

李丽质撇了撇嘴,蹦蹦跳跳的回到了母亲的身边。

“师父,你忘记丽质的生辰,丽质不怪你,不过呢……你要把生辰礼物给丽质补上喔!”

她扯着母亲的手,朝着徐风雷扮了个鬼脸。

“你这丫头……”长孙无垢无奈一笑,眼中满是溺爱。

她向来性子沉稳,故而对活泼的丽质更加怜爱一些。

“好好好,补给你,你要什么为师都补给你,行了吧?”

徐风雷摸了摸鼻子,只能认栽道,

“人小鬼大……”

“来,随我们入席吧。”长孙无垢招呼道,“丽质生辰,咱们虽不大办,但家里人吃一顿好的,庆祝庆祝也是应该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龙王殿 修罗武神 魔天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我的父亲叫灭霸 赘婿当道 大叔,不可以 乡野小神医 逆天邪神 贴身狂少
相关阅读
圣光大教堂大秦从神话开始玄幻:开局系统要我造反爷爷地府造反,我在人间直播老爸地府造反,我在人间送资源无敌仙帝无敌仙帝你惹不起都市之无敌仙帝武仙传承系统穿越后的淑女生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