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梅花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李寻欢与林诗音之间的悲剧,其实全然是由自己一人酿成的!

不提他是否所托非人,也不提人是否所交非人!

可哪怕是天大的恩情,若要报恩,又怎能以她人来当做偿还恩情呢?

他完全忽视林诗音是一个人,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而一个大活人的感情,又怎能随意用来转让呢?

……

保定城,清风居。

清风居高二层,凋栏玉砌,富丽堂皇,乃是保定城内最为有名的几座酒楼之一。

徐子义人已在清风居楼上,他寻了处靠窗的位置,要了一壶美酒,点了几样酒楼内的拿手佳肴后,便一人独饮起来。

时值正午,酒楼内汇聚着三教九流之辈。

此处距离归云庄并不太远,因此南来北往的江湖中人在此逗足倒也并不奇怪,这时他们便谈论起了如今江湖最为轰动的一件大事!

这件事自然便是前不久重出江湖的梅花盗了!

可是前不久有个传闻却是震动了整个江湖,那便是有人见过梅花盗的真容。

而亲眼目睹过梅花盗庐山真面目的人,便是金狮镖局的查总镖头,和号称‘神行无影’虞二先生了。

他们二人都算是老江湖了,其中尤其是查总镖头,他在江湖名望不小,由他们二人亲自作证,自然无数人心服。

说前不久梅花盗曾在他们眼前现身,劫走了金丝甲不说,还当着他们的面,以一根绣花针刺瞎了苗疆‘极乐峒’五毒童子坐下的四名弟子。

这个传闻有鼻子有眼,一经传出,很快便引起了江湖震动!

听他们二人所言,说这位梅花盗年不过二旬,内外功法却俱是高强,据他们二人猜测,此人定是三十年前梅花盗的徒弟。

对此,众人倒是未有反驳!

距离梅花盗犯桉,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按照年龄推算,他定然是垂垂老矣,所以查总镖头二人猜测,倒是引得无数人心服!

而这件事引起轰动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利益所驱!

鉴于梅花盗的猖狂作桉,江湖中家有薄产的人都是人人自危,寝食难安,已有上百家约定,不论谁杀了梅花盗,都将自己家产的一成分给他。

这自然是一笔巨额财富。

另外有着江湖第一美人之称的林仙儿也是扬言无论僧俗老少,谁除了梅花盗,她便嫁给谁。

因此,这件事一经发酵便引起了整座江湖的疯狂!

当然在此之中,还有一个原因……

“嘿嘿,查总镖头名气固然有,可他的武功却是稀松平常,胜了他又何足道也!”

“若是三十年前的梅花盗出山,我等自然畏惧,可一个不过二旬出头的毛头小子,即便武功不错,又能高明到什么地步?”

“相传梅花盗杀人专拣胸前要害,而这金丝甲却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岂不正好说明这梅花盗心虚了?”

“不错,纵然他有金丝甲护身,可却能护不住住咽喉,眼睛口鼻!”

这便是近日来江湖大多数人的想法,在他们看来三十年前的梅花盗的武功固然令人生畏,可眼下的梅花盗却换了一个不过二旬的年轻人,自然让他们心中萌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一名欲搏出名的青年男子长叹道:“唉,梅花盗,梅花盗……你究竟藏到了什么地方?”

听到青年男子的长叹,酒楼内其他人却都是同一副表情,在他们看来,只要梅花盗敢现身,便是白白赠送他们一桩机遇。

只不过接着酒楼内却忽然陷入死一般寂静,因为徐子义面前的酒桌上则多出一样金光闪闪的东西。

无论男人女人,人天生都会会发光的东西感到好奇,尤其它还散发着金光!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不多时功夫,整座酒楼内的人便全被这阵金光吸引住了眼神。

“金丝甲!”

看着被人随意摆放在桌面上的珍宝,一时间酒楼内不少人的眼里都随之多出了一丝贪意。

“嘿嘿,今日果然该我白某扬名!”

一名身材修长的消瘦男子看到这儿,则是狞笑一声,率先动手,只见刀光一闪,他手中长刀散发出阵阵寒意直接斩向了徐子义,看样子竟然是打着连人带宝一同兼收的心思。

本来梅花盗的踪迹,在江湖上一直是一个疑团,许多想要出人头地的江湖中人,恨不得立马就找到梅花盗的踪迹,以此来换取一辈子花不尽的财富,以及倾国倾城的美人!

只是梅花盗踪迹一向神秘,许多人对此也不过是心中想想罢了!

不料今日当着众人的面,金丝甲却被堂而皇之摆在了众人眼前。

顿时无数双充满贪欲,便全然集中在此处,至于对待徐子义,他们心中一喜的同时,反而还暗骂此人愚蠢。

不过消瘦男子快人一步想要夺宝杀人,可有人更快,还未等他手中长刀落到徐子义头顶,一根快子便已提前插进他的眼眶。

接着他的身形走出两步后,这才轰然倒下!

面对金丝甲这般武林至宝,只死一个人自然无法威慑众人!

很快便见酒楼内的数十名江湖人同时起身,拔出刀剑。

眼见酒楼内气氛不对,店小二便提前识趣熘了除去,只留下一群凶神恶煞的江湖中人待在里面。

不过这时坐在酒桌上的徐子义,却是并不在意,自顾饮下杯中酒水后。

看着缓步向他逼近的众人,徐子义只是微微一笑,随即便忽然吸气,张开大口,纵声长啸,随着石破天惊般一声狂啸响起。

酒楼内众人耳中嗡的一响,好似耳鼓都似被他震破一般,接着便感到脑中一阵晕眩,无论功力高低,一群人登时人事不知,直接昏倒在地。

“不知所谓!”

见到这群人被他一声长啸尽数震倒,徐子义则不禁摇头道,随即又自顾品尝起了酒菜。

他这一声长啸,远胜于任我行与他对敌之时长啸的威力,这些人即便清醒过来,也大多要神经错乱,彻底成了疯子!

“大爷……”

而这时候酒楼的掌柜则是鼓起勇气道。

“你这东西给你!”

也不等对方讲话说完,徐子义便将一旁金丝甲推了过去。

“大爷,小人不敢要这个东西!”

酒店掌柜颤颤巍巍婉拒道。

徐子义自顾道:“这东西不是给你,也不能给你,我是让你将它挂在你们酒楼的招牌上!”

听到这儿,掌柜表情有些意外,可心知如今形式,最后的他也只得照办。

最后走出楼外的他,也是极为好奇打量了一下手中被江湖人捧为至宝的金丝甲,只是这金丝甲却清晰印有一个深约一寸的掌印。

掌印五指俱在,异常清晰!

可一旁的掌柜看到这儿。却不禁有些后怕。

如此坚固的宝甲都姑且留下如此清晰掌印,若是拍在人身上焉有命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乡野小神医 龙王殿 我的父亲叫灭霸 修罗武神 逆天邪神 赘婿当道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大叔,不可以 贴身狂少 魔天
相关阅读
大唐:我在长安开酒楼木叶:从只狼来的鸣人我的都市武道加点人生重生之我是一成掌握八奇技的我才不是什么混血种我有一座怪物牧场睁眼就是五年后网王:我成了冰帝的怪物学长你们怎么都想召唤我大秦,想跑路,被祖龙赐婚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