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解谜游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廉泽对那三个组织打赌的事儿并不生气,反而还觉得很有趣,并且自己另加了一个赌局参与进去。

他给的赌注是先前的‘小灵感’,本来就打算实施的,现在拿出来,其实是便宜了人类一方。

不过,人类一方也不能太开心,大邪神心态无常、诡计多端,无论输赢,都可能会反悔。

——这本质上就是讨好大邪神的游戏。

……

“通关奖励已经有了,现在得想想玩法是什么……”

在走路返回酒店的路上,廉泽一边走,一边想着打赌游戏的玩法。

“他们在捉我的‘素雀儿’,不如就以‘素雀儿’为基础?”

“强化‘素雀儿’,使之拥有多般能力,空间跳跃……隐身……遁地……”

“遁个锤子的地!一只两只就算了,那么多,谁有那么多法力?”

“不行不行,再想一个。”

“……”

这时,廉泽路过了一个名叫‘一十九茶庄’的店铺。

他忽地停住了脚步,脑海里大量信息翻涌了一通,他想到了一个有趣的游戏。

……

在外边买了一堆果蔬,让人用纸箱装好,带回酒店。

回来后,廉泽继续炼制‘素雀儿’。

炼制过程与之前不同,这一回多了两个步骤。

完成后的‘素雀儿’,被人捕捉后,不会再保持活态,而是会等同于受到致命伤害,渐渐变成果蔬残骸。

——这是第一个不同。

第二个不同是,‘素雀儿’凋亡后,会放出一片带有色彩的微光雾气,雾气组成词汇,旋即渐渐消散。

这‘词汇’便是廉泽想到的玩法。

他要制作一个‘定时炸弹’一样的东西,这个东西会被藏到隐秘的地方,时间一到,就会‘bong!

!’——然后小破球生物多样性+1。

而这个炸弹的位置、停止的办法,都藏在那些‘词汇’当中。

人类需要收集‘词汇’,加以分析,发现信息,找出炸弹,最后摧毁炸弹。

——很简单易懂的一个游戏。

……

廉泽上半夜做好了一批‘素雀儿’,放飞出去后,接着通宵设计起了‘大雪飞蠊’。

“性能方面……”

“首先,一胎十到三十只不等。”

“体型……比美洲大蠊大一点吧,眼睛也大一点,更萌更有神。”

“要能在零下二十度的环境中存活,冰天雪地都不怕。”

“会飞行,擅长钻缝。”

“进食能力加强,消化能力加强……胃口好才能生得快。”

“身体颜色随季节变化,热夏时变黑褐色,寒冬时变雪白色,可爱~”

“耐药性超强化,别想用化学手段消灭我的小可爱。”

“咦……都大雪飞蠊了,怎么能讲科学?”

“一定范围内数量破十万,有几率诞生一只超级大雪飞蠊。”

“超级大雪飞蠊可发动一次以生命为代价的种族技能——技能也叫‘大雪飞蠊’,技能发动后,一定范围内的大雪飞蠊受到感召,纷纷振翅起飞,飞得铺天盖地,漫天都是,而超级大雪飞蠊就藏在其中,一边飞一边喷放大量子嗣。”

“哦呵呵呵~~~我真是太坏了。”

“光有破坏还不行,还得对人类有帮助。”

“嗯……让它吃起来很好吃吧,拉拢吃货,分化人类内部。”

“……”

廉泽花了一晚上,到临天亮时,终于设计好了‘大雪飞蠊’。

做好了先欣赏一阵,然后用纸片制作出一个特殊的盒子,把‘大雪飞蠊’放进去。

“小可爱,你还不能自由,接下来,将由人类决定你的命运。”

“……”

施法,加盖,再施法。

纸盒子通身一变,变成了一个看上去造型诡异、材质不明的多色九面体。

这个九面体在空中悬浮,一边缓慢旋转,一边闪烁出不详的光彩。

每一次闪烁,都能隐隐约约看见其中有个疑似某种昆虫的图桉。

“像潘多拉魔盒一样。”

“嗯……入乡随俗,还是叫你邪神魔盒吧。”

廉泽将这‘邪神魔盒’揣入怀中,打了个呵欠,再去冰箱拿了瓶咖啡,喝着咖啡出门去了。

现在不是补觉的时候,得趁着天早,把这东XZ到‘那个地方’才行。

……

......

另一边。

新的一天开始了,冬孤市的三大民间组织继续昨天的‘打赌游戏’。

然而,游戏似乎不再是昨天的游戏。

某位组织成员捕捉了今天的第一只‘果蔬雀’,他明明没对这只‘果蔬雀’造成任何伤害,可这只‘果蔬雀’却莫名其妙的死了。

而且不只是死了,它死后,身上冒出一片青灰色、亮着微光的气雾,气雾在空中组成‘细雪’两个字,然后就......消散了。

“奇奇怪怪?这是怎么回事?”

时间更晚一些,大部分人都知道了这一情况。

今天的‘果蔬雀’与昨天的不同,其活动一旦遭到限制,便等同于死亡,死亡后会施放气雾,组成一个词汇,像某种提示一样。

截止到当天中午,组织‘香辣火锅’的成员们,从‘果蔬雀’身上收集到的词汇,大部分都是‘细雪’,少部分是‘晚风’,有两个个例,一个是‘绿意’,一个是‘灾厄降世’,所有词汇意味不明。

其中,出现‘灾厄降世’时的景象与出现其他词汇时的截然不同。

当时那只‘果蔬雀’死亡后,放出了浓郁的黑雾,这黑雾给人以本能的不祥与邪恶,使人一看就知道这不是好兆头。

——危机感出现了。

……

三大组织的头头对此进行了视频通话。

‘公狐狸’组织的总队长表示:“这是一个解谜游戏,我‘公狐狸’的兔崽子们最擅长玩游戏了,你们把找到的词汇告诉我们,我们来解密。”

‘香辣火锅’组织的boss:“死宅真恶心。”

‘阿猫阿狗爱鼠鼠俱乐部’组织的部长:“别吵架,我感觉我们可能惹恼了那个人,那个人打算真搞点大的。”

‘香辣火锅’:“对方有没有可能是邪神?”

‘鼠鼠乐’:“有可能。”

‘公狐狸’:“管ta是不是,既然是个游戏,赢了不就完了?”

‘香辣火锅’:“我手下收集到了两个新词汇,一个是彩色词汇‘红沙’,一个是黑色词汇‘魔盒开启’。”

‘公狐狸’:“哇擦,这不合理!我这边一个稀有词条都没有,你是不是作弊了?”

‘鼠鼠乐’:“据我所知,他们没作弊。”

‘公狐狸’:“难道是熊珊珊?我昨天就听说,‘香辣火锅’的熊姐幸运EX,打个喷嚏就能吓死鸟。”

‘香辣火锅’:“这是谣传。”

‘鼠鼠乐’:“会不会跟那件事有关?”

‘公狐狸’:“你是说……那个邪神?”

‘香辣火锅’:“不传谣、不信谣,没有证据,你们不要乱讲。”

‘公狐狸’:“辣头哥,空穴来风,不可不防啊。”

‘鼠鼠乐’:“就算跟那件事没有关系,熊珊珊的表现太突出,也容易被幕后的神秘人盯上,确实要多注意点。”

‘香辣火锅’“我让保温杯跟她组队,早就做好防范了。”

“……”

——继续通话中。

……

当天下午。

廉泽早上藏好了‘邪神魔盒’后,回到酒店补了一觉,再醒来时,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多。

‘啁啾~啾~啾~’

——一只‘素雀儿’站在液晶电视上,它见到床上的人醒了起来,马上发出了细碎的叫声。

廉泽看了它一眼,然后伸了个懒腰,“呵~哈~”

两天有多了,终于找到了点东西。

穿好衣服鞋袜。

他手一招,那‘素雀儿’马上飞到了他的手上。

廉泽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掉了大半个‘素雀儿’,两口把它吃了个干干净净。

《天阿降临》

吃完后还回味了一下:“西瓜加芒果口味,还不错。”

——它是可食用的。

廉泽吃了后,‘素雀儿’蕴含的信息全传到了他的脑海里。

他‘看’到了一个盘着偏古风发髻的少女……头上的发簪。

那发簪簪首配以‘蝽虫’模样的饰品,饰品精美异常,从专家的角度去看,似是巧夺天工之物。

“这东西……”

“难道是大蝽神送给她的?”

知晓人的模样,便可‘投石问路’。

具体情况,等找到人了再说。

……

冬孤市,某条人很少的林荫路上。

熊珊珊与代号‘保温杯’的同伴,两人正一边走,一边寻找‘素雀儿’。

保温杯转头看了看四周,说出了心中的猜想:“感觉不是我们找它们,是它们来找你。”

熊珊珊有些大大咧咧的:“它们找我做什么?难道是…..色雀?”

“我不认为它们具备人类的审美能力。你再想想,你有什么是别人没有的?”

“呃……我是处——”

“别说这个,我也是。”

“好吧,我……我好像……没什么特别的。”

“哎呀,不跟你绕了,我直说了,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你的发簪?”

“这是我的好朋友送给我的,它……诶!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有道理,这个发簪与众不同,非常不同!嗯……我有办法了,前面有一个停工了好几年的工地,我们去那儿做实验。”

“什么实验?”

“跟我来吧!”

“……”

熊珊珊行动力十足,拉着对方跑了起来。

几分钟后。

两人来到了工地。

熊珊珊走进一栋烂尾的建筑里面,摘下头上的发簪,将其放在了一面砌了一米多高的墙头上。

保温杯奇怪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熊珊珊:“设陷阱啊,我把发簪放在这里,我们两个守在外边,如果‘果蔬雀’无视我们,飞进来了,就说明是我的发簪吸引了它们。”

“咦?你的小脑袋瓜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聪明了?”

“我揍你哦~”——举起小拳头。

“如果‘果蔬雀’真的在找它,找到了之后,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怕什么!小小雀儿,我丢一石子就把它砸得稀烂。”

“也对,您可是大名鼎鼎的熊姐啊。”

“发簪就放在这里了,我们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没必要躲吧?”

“躲起来更像样。”

“像个守株待兔的样儿?”

“……”

两人打趣了一会儿,然后各自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躲起来了。

……

傍晚,约五点半左右。

廉泽按照‘投石问路’的指引,来到了某工地外头。

到了这里,一只一直跟在他头顶上的‘素雀儿’突然变得活跃起来,在空中喳叫了一阵后,落到了他的肩膀上。

“无人的工地,是‘守株待兔’的好地方。”

“呵~让我看看你们在耍什么花样。”

“……”

廉泽抖了下肩膀,让肩上的‘素雀儿’换个地儿停靠。

接着,他稍稍抬起戴着指环‘昆虫纪元’的左手,法术施放,青光在他身上转了两圈。

光芒过后,他的身上多了一件灰色的大袍子。

扣上兜帽,整个人都藏在袍子之下。——很俗套的伪装。

做好伪装后,廉泽翻墙跳进入工地里面。

施放探查法术进行观察。

“……”

前方烂尾楼一楼内有两个人类,两人停在原地,少有动作,一看就知道是在搞埋伏。

“探查法术‘看’不到那簪子,看来那簪子不是一般的贵重啊……”

廉泽小声的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身形渐渐与周遭的环境相融,顷刻间,便没了身影。

——这是隐身法。

……

烂尾楼内。

熊珊珊与保温杯为了更有‘守株待兔’的样子,双方保持安静,手机静音,有事用鸽信进行文字交流,没事就……在‘麻辣火锅’大群里吹水聊天。

聊天群内:

其他人:【啊——感谢熊姐,我找到了一个新的词条】

群主:【新的是什么?】

其他人:【是彩色词条‘绿衣’】

群主:【‘绿意’还是‘绿衣’?‘绿意’之前有了。】

其他人:【确定是‘绿衣’。】

其他人:【熊姐,你守到兔子了吗?】

熊珊珊:【还没有……】

其他人:【我就说不靠谱嘛,天快黑了,早点回总部,今晚吃烤肉】

熊珊珊:【等一下!我好像听到脚步声了。】

熊珊珊:【啊……虚惊一场,原来是我听错了。】

其他人:【不要一惊一乍的,吓人。】

熊珊珊:【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看见我放在墙头上的发簪飘浮起来了。】

熊珊珊:【幽灵出没.gif】

群主:【别搞怪】

熊珊珊:【我说真的】

其他人:

【真的你还有闲情玩手机?】

【熊姐就是调皮】

【熊姐?你还在吗?】

【……】

熊姐一直没回复,多半是不在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魔天 我的父亲叫灭霸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赘婿当道 逆天邪神 龙王殿 修罗武神
相关阅读
神棍皇帝平天下龙族之擎天一枪龙族之拔刀挽落樱我能修改武道境界祈愿神主桃园直播:开局签到一只狐妖老婆苏神每天都想转正极道武夫别闹,我真是炼气期和青梅竹马的死对头结婚之后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