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五十九章 家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中野真佑看了一会艺术品就感觉有些乏味了。

这东西对于他来说,偶尔看个新鲜还可以,但让他发挥什么高雅兴致来用心欣赏,还是有些难度的。

“啊~~”

他看着艺术馆内最后一副古希腊人体画作,兴趣缺缺地打了个哈欠,对小黄毛说道:“约会也差不多了吧,我可不像你,家里还有人等我呢...”

“嗯?”小黄毛闻言撇了撇嘴,满脸羡慕:“要是我也有这么可爱的妹妹酱天天在家里等我就好了!”

“别想了,就算你有妹妹,根据遗传学定理,肯定也可爱不到哪去...”

“混蛋,我表妹还长得挺可爱的好吧,她这几天刚好在我家里做客,等会要不要跟我回家介绍给你认识一下?”

小黄毛愤愤不平,似乎想要证明自己家里的遗传没有问题。

“你当我傻啊?”

他看了看小黄毛尖嘴猴腮的模样,脑海中自动模拟出小黄毛表妹的模样。

“混蛋,我表妹可是校园偶像哦!要不是他父亲刚好调到东京来入职,我都不知道绫濑酱原来是我表妹,虽然血缘隔得有点远...”

“绫濑?”中野真佑剑眉微挑,有些惊讶:“不会是之前...”

“对啊!就是我们之前去中学部看到的那个超级偶像!她父亲从千叶县知事调到法务省这边来了,所以这几天找我爸在联络关系...”

“啧...”

他心中暗暗感叹了一句霓虹还真是小啊...

没想到雨音绫濑跟小黄毛居然是表兄妹关系...

“看来你们两人的血缘确实隔得很远呢...”他扫视着小黄毛,面带调侃地说道。

“混蛋,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也就隔了四五代好吧,根本没有你说的那么远...”

“四五代了吗,难怪...”

“混蛋!”

中野真佑脑海当中浮现出之前那只小偶像的脸蛋。

上次跟他莫名其妙见了一面之后,就消失了。

还以为她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真的要转到天野学园来吗?

但总归和自己没太大关系,相信之前的事情,她也不可能知道是自己做的才对...

毕竟是西宫家在帮忙掩盖这件事情,相信她一个中学生,也没有资源能查得到这些事情...

“等会,约会起码也要一个小时才行...”

“好吧,那我就再陪你一下,等会分开了你就直接回去,我不在别靠近这个橘美夕啊...”

“知道啦,要不是家里要求的,鬼才想跟她来约会呢...”

两人闲谈间,时间慢慢过去。

“走吧佑酱,直接撤退...”

小黄毛偷偷瞥了不远处的橘美夕一眼,犹豫一瞬,没有过去打招呼,直接拉着中野真佑向外走去。

两人走出艺术馆,小黄毛语气欢快地道别:“走了佑酱,今天算是看了一场好戏,这家伙回去肯定要被家里骂死了...嘿嘿嘿...”

“少幸灾乐祸的,这个女人最好别多招惹,免得到时惹出火来了...”

“切,本大爷难道会怕她?”

“是是是...”

两人道别完,中野真佑也是一路心急火燎地往家里赶去,路上还顺便买了一个熬中药用的砂锅。

前几天在网上帮菜菜子买的中药,今天也全部送到了。

走到一半,他给菜菜子打了个电话过去:“都都都...”

电话那头响了很久才被接起,菜菜子微微带着喘气的声音传来:“口口...”

“你和水树在干嘛?怎么喘的这么厉害?”

“没...没干嘛,正在教训那家伙,让她知道家里谁说了算...”

“哦...”

中野真佑也搞不太懂女孩子之间的友谊,澹澹应了一声:“别闹得太过火了,我现在在回去的路上,有什么要我帮忙带的吗?”

“有有有,麻烦带两份草莓冰淇淋,还有橘子汁谢谢,你们家只有茶水,好腻诶...”

电话那头传来水树的声音,欢声说道。

看来应该是开着免提吗?

虽然电话那边看不到,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好,草莓冰淇淋还有果汁对吧...”

“最喜欢前辈了,mua啊~”水树的声音虽然隔着电话,但还是能听到其中的活力与烧气。

中野真佑还没回话,菜菜子就在一旁吵开了。

“碧池,谁让你这么放肆的!口口只有我能亲!”

“诶?隔着电话也不行吗?”

“当然不行!”

“好吧,那下次当面亲...”

“你...都都都...”

中野真佑一脸黑线地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打闹声,还没来得及嘱咐什么,就被人直接挂断了...

等他挂了电话,就直接往家里去,到了家附近才按照两人的要求买好了冰淇淋和果汁。

但他到家时,菜菜子却并未像平时一样来迎接他。

玄关冷冷清清的,倒是让他有些不太适应。

平时菜菜子只要在家,他回来的时候都会非常热情的欢迎。

他嘴上虽然嫌弃,还经常让少女不要这么大了还天天赖在自己身上,但有说不说,还是很受用的。

这下突然丧失了这种待遇,心里难免有点空落落的。

“笨蛋,不是这样走,你要控制这个人物滑铲才行,直接走走不过去的!”

“诶,感觉这个游戏好麻烦...”

就在这时,客厅传来两位少女的对话声,中野真佑循声而去。

只见菜菜子和水树绘里两人此时正坐在客厅的电视之前,屁股下面一人垫着一个绵垫,拿着手柄正在玩着游戏。

似乎是菜菜子在带着水树玩。

虽然菜菜子表情兴高采烈,但水树却有些兴致缺缺的样子。

“前辈!”

心不在焉玩着游戏的水树绘里第一个发现了走进客厅的中野真佑,直接将手柄一放,就向他跑了过来,双臂大张,做出一副要飞扑的样子。

“咳咳...”

身后的菜菜子此时轻咳了两声。

水树跑到一半的身影忽然僵住,然后站在原地讪笑道:“欢迎回来,前辈...”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嗯...”

中野真佑有些意外地看了眼水树绘里,又偏头看了看她身后暂停了游戏才起身的菜菜子,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怎么感觉这两个家伙怪怪的?

难道背着自己达成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他歪了歪脑袋,但并未追问。

“你们应该还没吃饭吧?”

他说话间,将手中的冰淇淋和果汁递了过去。

“还没吃,但我吃完这个冰淇淋应该就饱了...”水树绘里接过他手中的冰淇淋,将多出来的那个递给身后的菜菜子。

“嗯?饭量这么小?”

中野真佑将果汁放进冰箱,随口回问道。

“当然啦前辈,绘里很好养活的...如果担心钱不够的话,绘里还可以从家里拿钱来养你哦...”

他听到身后少女的回答,转头白了她一眼:“我堂堂男子汉,还需要女孩子来养?”

“嘻嘻,男人可以养女人,为什么不能让女人来养男人呢?太过大男子主义达咩~哦前辈...”

少女笑嘻嘻地走上前说道,脸上带着暧昧神情。

中野真佑心中微荡。

这个烧火...

“行,那你记住自己说的话啊,以后我要是没钱花了就找你...”

“好耶!”

少女双手比出剪刀手,语气欢快:“那以后就由我来包养前辈吧...”

“我以后也会好好工作赚钱的,口口才不需要你来养,我就可以把口口养的白白胖胖的!”

菜菜子走上前抱住他一边手臂,面带自信的说道。

中野真佑欣慰地点了点头,看来自己也没白疼这个笨蛋口口...

“诶?让绘里也担起一份责任不行吗?”

“哼...”

菜菜子轻哼一声,正准备还嘴,却被中野真佑打断:“你们两个笨蛋,我还没有沦落到需要妹妹和妹妹的同学来养我啊...你们出去好好玩游戏,别再这里干扰我做饭!”

“噢...”

他对着两位中三少女摆了摆手,像赶兔子一样将两人赶出了厨房。

等厨房安静下来后,听着客厅两个女孩又开始聊天斗嘴的声音,他脸上也是下意识露出些许微笑。

其实人多之后,这种大家庭式的生活,他和菜菜子都挺喜欢的。

父母去世这两年,家里只有他们两人,菜菜子虽然嘴上不说,但缠着自己的时间明显多了起来。

平时在家里除了学习和洗浴睡觉以外,其他时间基本都要缠在自己身边。

后面也越演越烈,甚至连洗浴睡觉都想缠在他身边...

如果在家里也有人陪着她的话,肯定是更好的...

归根结底,菜菜子也只是十几岁的少女,大部分时间肯定还是很害怕孤独的...

平日里也只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心,而没有去表露罢了...

他将之前为菜菜子准备的中药先按照脑海中的顺序慢火炖上,然后才慢条斯理地打开手机音乐,悠悠然做起菜来。

为喜欢的人做好吃的,对于男人来说也是一种享受。

前提是,不能被挑刺...

时间点滴流逝,因为厨艺技能傍身的原因,他很快就将餐桌摆的满满当当。

色香味俱全的各类菜色,让原本还在客厅玩游戏的两人也闻着味道赶来。

“还有最后一个菜,马上就好了,你们再等一下...”

中野真佑用身上的围裙擦了擦还有些湿润的手掌,对两女说道。

“哇!”

水树绘里直接伸手捏起一块椒盐排骨,美滋滋地放进自己的嘴里,不一会排骨上的肉就被她嗦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块油光锃亮的骨头被她吐了出来。

但吐出来的小骨头也没被她放过,又拿在嘴边嗦了起来。

一边嗦还一边仰着小脸望向他,眼眸中秋波流转。

中野真佑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作怪的少女。

“意~”

菜菜子在一旁发出嫌弃的声音,表情微妙地说道:“为什么你吃一块排骨能吃的这么hentai?”

“这怎么能叫H呢,这叫不浪费粮食好吧,排骨富含大量蛋白质,补充之后对女孩子皮肤可好了...对吧前辈?”

“对对对,你这么喜欢吃蛋白质,今晚睡觉前我给你倒杯热牛奶,你可要好好给我喝完知道吗?”

中野真佑将最后一道菜抬上桌,表情带着三分痞气,坏笑着说道。

“前辈好讨厌啊,菜菜子还在呢...”

“嗯?!”原本还一脸天真的菜菜子忽然面带警惕地望了两人一眼:“你们是不是在讲一些奇怪的东西?!”

“咳咳...”

中野真佑轻咳两声,同时将脸上的荡笑敛去。

刚才被这个烧火带入了节奏,差点在口口面前说出一些虎狼之词...

他瞪了仍旧眼神带媚的水树绘里一眼,转头对菜菜子语气温润地说道:“没说什么奇怪的东西,你们两先去洗手然后过来吃饭...”

“好吧...”

菜菜子皱着秀眉,表情似懂非懂地在两人脸上扫过,随后瘪着嘴拉上水树绘里向洗手间走去。

等两女洗完手回来,三人坐到餐桌上,中野真佑就热情招呼道:“快吃吧,这些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唔...”

菜菜子欲言又止地看了他一眼,也同时端起碗快吃了起来。

“哇!这也太好吃了吧!菜菜子天天吃前辈做的菜居然还这么瘦,真是无法想象...”

水树绘里似乎感觉到了菜菜子的不开心,一语双关地将两人都夸奖了进去。

但菜菜子却并未露出微笑,只是澹澹说道:“口口,你不是说等水树来了,再好好给我解释你们的关系吗?”

“鹅...”

原本还埋头学着小鹌鹑勐吃的中野真佑僵了一瞬,随后先是抽了张纸巾,慢悠悠地擦了擦嘴,战术性拖延了一下时间,同时脑子里面组织起话语来。

刚才被小黄毛耽误了一下,搞到他把这件事情都给搞忘了,现在被菜菜子一问,这才反应过来。

今天可不是单纯邀请水树来家里吃饭的啊...

都赖那只该死的小黄毛!

“其实...菜菜子,我和水树的关系是很纯洁的...”

他想了想后,还是决定老实交代。

毕竟是自己的口口,知道实情也就是生一下气,哄一哄应该就能好,总不可能因为自己和水树这样那样的关系,而对自己拔刀相向吧...

“对啊对啊,我和前辈的关系很纯洁的,就是单纯的供需关系而已...”

水树绘里偷偷将两人的表情都扫了一遍,随后也在一旁帮腔说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逆天邪神 我的父亲叫灭霸 魔天 乡野小神医 赘婿当道 贴身狂少 龙王殿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大叔,不可以 修罗武神
相关阅读
我真不是电竞神话啊国运:无限游戏世界之旅惊悚游戏被我的观众玩明白了诡异流惊悚游戏假装召唤哥斯拉领主时代我成了亡灵主宰领主时代:从三国开始无敌虫族入侵,我誓死守护人族穿书:虫族少将的傻夫是反派大佬大明次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