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6.拥挤起来的房间才算热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头发到现在还没有吹干,现在在两个人的争执声中掺杂吹风机的声音,这也不合适,相川雨生对着镜子左右摇晃自己的脑袋查看情况,决定剩下的这部分让它自然干。

“有点太过于担心了,虽然我也不支持天河睡在这里,但是我倒不是担心她会害到我,上樱。”

视线从镜子里的自己移动到房间内的少女身上,她们又争执了许久,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词,看戏看够了的相川雨生说道。

巫女小姐在意的点就是:天河夏里在自己房间的话,会降低她对这边情况判断的敏感性,其次,她也依旧不放心天河夏里。

毕竟弧月镜雪下也不是什么事情都会和她说,也正因此,对于老师没有明说的内容,上樱空风也有自己的一套评判标准。

虽说也算是为了自己好,但是相川雨生真不觉得第二次离开东京,就会遇见第二个「姬野」。

“我只是在我要负责的事情上,要去做最大的努力而已,不论情况会是如何。”上樱空风将视线移动到和相川雨生对视,语调稍稍柔和,但依旧坚定的说。

随后重新看回床上的天河夏里:“你确定要睡在这里?”

“确定肯定以及一定,你怎么赶也赶不走我,除非你跟我打一架还能打败我。”天河夏里撇撇嘴,继续用不屑的语气挑衅,眉头轻挑:

“这件事没有违反任何【约定】,你无权干涉我,如果只是刚刚我用了术法的话,我向你道歉,对不起,我错了,下次不敢了,都道歉了,可以离开了吧?”

明明是道歉的话语,天河夏里说出来时,语气却更像「你知道错了没有?」般趾高气扬。

“好,我知道了。”上樱空风点点头,轻灵的转身,向门外走去,路过相川雨生的,漆黑的眼珠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原本打算继续唇枪舌战的天河夏里愣了一会儿,直到上樱空风已经离开房间半分钟后才反应过来,双手高举:

“耶!我的大胜利!”

摇了摇头,相川雨生的笑容无奈。

两个人的笑容在上樱空风抱着她的床单被褥走进来的时候戛然而止。

躺在柔软的床垫上面,看着略显遥远的天花板,相川雨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脑袋偏向左边,

一双白色的拖鞋放在床边,床板下的空间漆黑,自己的视角能看出明显的灰尘沉积,酒店对于卫生的打理其实很不到位,难怪经营状况不太理想。

床铺的主人将床整理的整整齐齐,人则坐在旁边的书桌上看书,打开的桌面灯光微黄但温暖。

那嫩如破土而出的鲜笋般的修长双腿,并拢在一起,从裙底下探出,倾斜着依靠着桌椅。

此时穿的是板鞋,和天河夏里近乎同款的白色袜子,包裹住了脚踝以上的部分,有些遗憾,居家的情况下,为什么不光脚穿拖鞋呢?

脑袋居中,

又是略显遥远的天花板,至于遥远的原因,现在已经显而易见,相川雨生现在虽然躺在柔软的床垫上,但是床垫底下没有床。

脑袋偏向右边,

因为在睡觉,右边床铺的被子边角从床沿垂落些许,相川雨生伸手将少女的鞋子移动位置,这样即使再垂落一点也不会掉到地上。

天河夏里此时面朝着自己,精致灵巧的双手重叠摆在身前,呈放松的虚握状。

紧闭的双眼下,隐藏了那双平时比迪拜奇迹花园还要丰富多彩的眼眸,阳光穿过窗帘时,只剩下柔和澹澹的白光,和上樱空风那边逃逸出来的暖色光芒,在她的脸颊上洒下光晕。

不大的二人间里,静谧成为了主调,认真倾听,也只能听到澹澹的呼吸声、翻书的沙沙声、楼下澹澹的乐曲声。

手撑着后脑勺,脑袋偏向前面。

相川雨生看着手机里的消息,房间里的声音,现在多了他手指与屏幕的轻击。

“这种事情上,你不劝劝你的徒弟,或者给予她让天河离开的权力,怎么选择了助纣为虐呢?”

“这样多有意思啊?”弧月镜雪下回复。

“空风只是想保护你,这也是我的愿望,她有什么错,我当然要支持她。【弧月镜雪下自己笑着的照片】”

“至于天河夏里,她说的也没错啊,既然你同意了,那她住进去的行为的确不违反任何【约定】,身为明事理的巫女,我有什么资格去管束她呢?”

“.......”相川雨生向巫女大人发送了一条省略号。

时间回到二十分钟之前。

上樱空风抱着被褥这些床上用品走进房间,并且告诉相川雨生,她打算睡在地上。

这样就可以完美解决问题。

甚至她原本「担心」的相川雨生「人品问题」,比如犯下兽行,也会因为有其他女孩子的存在,而得到很好的缓解。

除非相川雨生能差劲到当着两个女孩子的面都肆无忌惮。

最重要的是,她已经询问过了老师,老师也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这是重点。

然后亲爱的巫女小姐说完这些后,最后补充了一句:“我只是工作,你们两个可以当我不存在。”

‘.......’

虽然不能像是在手机上一样把消息发送,但省略号在相川雨生的表情上完美诠释。

提问:如何看不见一位冷冰冰且很好看的巫女小姐?

回答:瞎掉。

在相川雨生还没有回过神,开始理清楚逻辑的时候,天河夏里对此发表了强烈的抗议。

然而虽然那张床已经被她占领了,但毕竟这个房间不是她的,所以对于天河夏里的言语,上樱空风直接选择忽视,自顾自的半跪在在地上整理床铺。

于是天河夏里看向相川雨生,希望他能驱逐这个小报告巫女。

当时眼神十分纯真与期待,好像忘记了她自己的床位是怎么掠夺过来的。

“那你也别睡在地上啊?这样吧,你睡在另外这张床上,然后我——睡你的房间,你把房卡给我。”

对此,相川雨生面露期待的说道。

睡不了天河夏里的房间,还不能睡上樱空风的房间了么,自己真聪明。

“也可以。”上樱空风思考过后便点点头。

“不行!”天河夏里则立马说道,“你去隔壁我也去隔壁。”

“她去的话我也只能跟上。”巫女小姐冷静的回答。

“你是牛皮糖啊?”相川雨生看向天河夏里。

“没错!”天河夏里反而得意的点点头。

看起来还是很甜美的牛皮糖。

或许自己还可以再推诿一下,但其实内心并没有太多抗拒的相川雨生,决定拉扯到此为止。

或许可以以隔壁房间是上樱空风的为理由,让她帮自己拒绝,但这又有什么必要呢?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会不会自己真的一个人睡到隔壁之后,半夜又会后悔?

相川雨生很有礼貌,也算是半强制的让上樱空风睡到了原本留给自己的床上,自己睡在两张床的中间地铺。

三个人,安全系数比两个人高太多了,也未尝不是个好事,对自己,对她们两个都是,整理完床铺,躺在上面的相川雨生想到,也挺好。

当然,此安全并非指人身安全。

“三角形是最稳定的结构。”

“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加油,唔熘君。”

弧月镜雪下不断的给自己发送着消息。

“那你要不要过来睡我旁边,变成四个和尚?就可以两两抬水喝了。”

“抱歉,在其他人面前直接做这种事,我实在没有办法接受,而且还都是这么小的小辈。和我的二十二岁相差实在是太多了。”巫女大人回复。

“?”

“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相川雨生笑着问道。

等等,如果这个行为被称之为抬水喝的话,两两抬水,那剩余的两个人是谁呢?

天河夏里X上樱空风?

这是什么组合?

她们是否会耳鬓厮磨?你农我农?晶莹的丝线又是否会将两个人连结?

想象力丰富的相川雨生,画面不经意的浮现在脑海。

天河夏里和上樱空风拥抱在一起,衣衫半蔽,若隐若现……

明明关系不合的两人,却让画面的反差感更大,反而有异样的刺激。

“很肮脏的东西,比如你。”手机上弹出消息,这是弧月镜雪下对于刚刚问题的回复。

大拇指按着中指,弹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将虽然美好,并且美好,还很美好的幻想打破,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上樱空风和天河夏里,见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才松了一口气。

“你说的没错,我真是太肮脏了,我有罪。”相川雨生对弧月镜雪下的评价十分认同。

“喔对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下次能不能成为修女,聆听我的忏悔?”相川雨生随即认真的问道。

“?”这次的问号是弧月镜雪下发过来的。

“上次去金泽那晚骗我穿了兔女郎,现在又要骗我穿修女服?”

“相川雨生有什么坏心思呢?他只是想要忏悔。”回忆起金泽的美妙夜晚,相川雨生笑着输入。

那件衣服弧月镜雪下其实也只穿了一次,因为穿了才过十几分钟,因为太过激烈,它直接烂成破布,根本没法再穿。

“下地狱忏悔去吧,这是修女对你的忠告。”

“地狱里有穿修女服的你吗?”

“有。”

“来了,等我,有地狱地图吗?”

“骗你的,没有。”

“那不去了,没意思。”

“琦玉有意思没有?”

“我才刚到多久?整个早上还在保卫我自己的房间,哪里有空去见识琦玉的风光。”

“我觉得应该没什么意思,琦玉我去过几次,虽然都不是去玩,但是那边有点偏,农田这些很多。”

岛国尤其是东京人,对于琦玉其实有一点地域黑存在的,潜意识的认为琦玉的人穿着都十分的土气。

传言在埼京线往东京开,一过池袋站,车上的人瞬间风格就变了,并且琦玉人自己都喜欢去池袋购物,戏称埼玉市首府不在琦玉而在池袋。

“农田多好,东京还见不到呢,淳朴的东西,说不定才是真正的有趣。”

“有趣的话记得带我去玩。”

“只要你有空就行,这是谁的问题,还要我再强调一遍吗?”

“知道了知道了,不要再念叨了,我知道错了,和尚大人,喝你的水去吧。”

“知道错了能向我忏悔吗?”

“你真的该下地狱。”

“谢谢夸奖。”

睡眼惺忪坐在床上的少女,眼神迷蒙的看着前方,似乎大脑还处于宕机状态。

揉了揉眼睛,她看向旁边坐在地上的少年:

“你在看什么?”

如果每次醒来扭头,就能看到这张脸的话,想想也会觉得美好,当然,天河夏里不希望再扭一定程度,就会看见另外一位少女看书的背影。

“这是二人间。”相川雨生用手指按压着眼前的两个小卡片,让它们在床铺上移动,“所以房卡也只给了我两张,那么现在,该如何分配呢?”

“给我一张,给你一张,不就分好了吗?你是笨蛋吗?”天河夏里理所当然的说道,抬头起手,一张房卡就飞到了她的手中。

“上樱,你会用术法开门不?”刚刚见她解了天河夏里的术法,相川雨生看向上樱空风所在的方向,询问道。

“我不会这么做,除非里面有术法波动这类情况。”有原则的巫女小姐如此说道。

“行吧,懂你的意思了。”相川雨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将另外一张房卡丢到了她的床上,随后暗自神伤:

“没想到我这个房间临时的主人却没有办法拥有房卡,真是可怜。”

“你拿着吧。”巫女小姐将紫薇花制成的标本书签插进看到的页码,合上书本起身,将床上的房卡又重新丢回给了相川雨生。

“我随时可以回自己的房间休息,需要你开门的时候,我会叫你的。”

“很有道理,忘记了你俩还各自拥有一个房间。”相川雨生收好房卡,见巫女小姐已经走向门口,询问道:“你现在是要去干嘛?”

“该吃饭了。”上樱空风回头,语调和声音都很平澹的说道。

“那等等我啊,一起去吃。”

“快点。”上樱空风顿住脚步,双手抱胸,侧脸站在门口处狭长的走道,侧脸注视着相川雨生。

“来了来了,天河,你吃不吃?”相川雨生从床上起身,看向还在揉眼睛的少女。

“我?我打算点外卖,相川君你不和我一起吃吗?只吃一人份的,种类会很少,而且会浪费诶,我看这里有槟古烧食物语分店,就是上次吃的很好吃的那个,中午就吃这个吧?”

天河夏里扭头,朦胧间还沾染着水雾的眼眸,能够让人联想到森林深处,清晨弥漫着雾气的湖水,此刻无害的看着相川雨生。

“你吃这个外卖吗?巫女小姐。”

“我基本不吃外卖。”巫女小姐回答。

“那你出去吃吗?妖怪小姐。”

“我已经在下单了,你就说你吃不吃。”妖怪小姐回答。

随后,两位少女不约而同的将视线看向相川雨生。

“我——”相川雨生张嘴。

“突然不饿了。”

好饱啊,相川雨生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满足的打了个嗝,这么想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贴身狂少 魔天 逆天邪神 修罗武神 龙王殿 大叔,不可以 乡野小神医 赘婿当道 我的父亲叫灭霸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相关阅读
我能降维修真诸天:从扮演少年断浪开始苟在修魔界成大佬重生之逆转青春狼人杀:请开始你的表演科技从大学开始垄断非人类玩家诸天领主:开局抽中金色传说超级打工者我开创了纪元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