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狩猎的日子(求订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四十九层。

当卢山骑着祸斗传送门里走出的时候,头顶的天空。

乌云密布,大雨磅礴。

无尽的雨水,像是从天空中倾倒下来的一样。

“哗啦啦…”

“哗啦啦…”

一下子就把卢山和祸斗给从头浇到尾。

“呸呸呸呸…”

落汤鸡因为身体构造原因,下的雨绝大部分都从他的鸡喙上沿的两个鼻孔漏了进去。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使得他一阵狂喷。

至于另一只落水狗则更好。

本能的甩着身体的水渍。

顿时就把身上的那只落汤鸡给甩飞了出去。

“噗”的一声。

卢山一头扎进了旁边的水潭中,溅起大片的水花。

等他从水潭里冒出来的时候。

一张带着讨好的狗脸,就已经贴在了他的面前。

“…错…错…了…”

艹。

提前认错,堵着老子的脾气管道是吧?

呵呵。

你怕是想的太简单了!

卢山从水里伸出鸡头的一瞬间,立刻出声怼问道:

“哪错了!?”

这话顿时就把祸斗给问愣住了。

一张狗脸傻愣在那,顿了好久,才支吾道:

“不…不…该…把…你…甩…”

没等祸斗把话说完,卢山直接从水潭里跳了出来,瞪着鸡眼。

“不!不是你的错!是我错了!”

“是我不该坐在你的身上!”

“是我不该在你甩水的时候,没有好好抓住你!”

“是我!”

“都是…”

可还没等卢山的戏继续演下去。

一条粗壮的黑丝尾巴就已经甩到了他的脸上。

“啪”的一声。

把卢山的身子再次甩进了水里。

然后。

就在卢山懵逼当中。

那条粗壮的尾巴,又把他的身体从水潭里捞了出来。

放在水面上,摇了摇。

“醒…了…吗?”

“醒了…”

“那…就…走…吧…”

说完。

祸斗把卢山往自己后背上一甩。

而后踩着水潭,冒顶着大雨,开始向前走。

卢山被这一脸大雨给淋醒了。

低下头,看着身下快步行走的祸斗。

脑子里都是嗡嗡的…

特么的。

早知道这狗崽子不按照套路出牌,劳资干啥还这演。

真是白遭一巴掌。

闹心的卢山,甩了甩身上的雨水。

想要撑起灵气盾。

可刚送了点血灵气出来,还没见影子,就被这噬灵层给吞噬掉了。

这让卢山不得不低骂了一句。

没办法。

他只能从界袋中翻找出了一件不知道谁的蓑衣。

改造了一下,弄成适合自己的尺寸。

随即套了在身上。

可刚套好,他就感觉到一根粗壮的尾巴,把自己卷离了祸斗的后背。

然后。

“啪嗒啪嗒啪嗒…”

祸斗甩完身上的雨水后,就继续把卢山放了下来。

就这样。

卢山被祸斗的尾巴吊起来了数十次。

终于。

在天色完全暗沉下来以后。

周身的雨水量变得越来越小,最后直至消失。

这会。

忽然的。

祸斗的脚步停了下来,昂起狗头,露出了警觉的表情。

眼见如此。

卢山也暗暗把警惕性提到了最大。

做好了随时准备猎杀出去的准备。

而随后。

祸斗动了动鼻子。

不知道是不是闻到了什么。

突然向着一旁的山坡向上飞爬。

没一会。

当祸斗即将爬到山顶的时候。

卢山似乎也感觉到了三道澹澹的血灵气的气息。

下意识的。

他的目光顺着那股气息转了过去。

入目可见。

那是一片山谷。

郁郁葱葱,尽是碧绿色的植被。

而且长势都非常的好。

就算卢山从上向下的看,也只能看到一片被植物包裹的绿海。

“下面有什么?”卢山小声的问道。

“三…只…灵窍境…妖…怪…”祸斗的声音断断续续道。

一听下方有妖怪,而且还只是灵窍境的妖怪。

卢山顿时来了兴趣。

扯了扯祸斗脖颈上的软肉,道:

“走,下去看看!”

闻声,祸斗一言不发,扭头就顺着卢山的指示,快步向下飞奔了过去。

然而。

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卢山似乎闻到了一股奇怪的香味。

有点像熟透了的榴莲的味道。

香味很沉,而且还有一股浓郁的酒精味。

挺好闻的。

卢山下意识就从祸斗身上跃下来,想顺着这股香味靠过去。

可这时。

一个轻微的刺痛,从他脑海深处忽然出现。

刺激的卢山的眉头赫然一皱。

正疑惑的时候。

意外发现身旁的祸斗,居然也在无意识的向前走。

眼见如此。

卢山顿时便觉察到了危险。

立刻对着祸斗的屁股,狠狠地上去就是一爪子。

“曾…”

一道宛如金属摩擦的声音传到了卢山的耳中。

紧接着,祸斗停下了脚步,回头对着卢山投去了有些幽怨的目光。

好家伙。

怪我把你美梦吵醒了?

卢山内好气的白了一眼祸斗。

然后。

他就继续向前走。

当他穿过一片植被,来到山谷深处时。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突然向卢山袭来。

立刻。

他停住了脚步。

低头一看。

数根深褐色的尖刺,隐藏在地上的草丛里。

要不是卢山的身体矮小,视野正好看到那根尖刺。

怕是换成一般人,早就一不小心踩了上去。

特别是在刚刚还有一股迷惑人的气味加持下,更容易踩在这尖刺之上。

卢山不知道这陷阱是谁布置的。

但就冲着这些尖刺布置的方式上来看。

非阴即坏。

反正就不是个好东西。

为此。

卢山拍了拍翅膀,身体腾空而起。

接着给祸斗投去一个在此等我的眼神后,便以飞翔的形式,向前飞去。

没飞一会。

卢山便在地上看到了一根被啃烂的腿骨。

仔细一看。

腿骨的旁边还有一颗脏兮兮的头颅。

从头颅的发型上来看。

似乎还是个年轻的女子。

这……

卢山皱了皱眉头,继续向前飞。

沿途又好看到好几具尸体,有男有女,有人有妖。

基本都是面色漆黑身体发紫。

一看就是毒发生亡的模样。

眼尖的卢山,在这些尸体的身上,果然看到了那深褐色的尖刺。

看来…

这尖刺的毒性不小啊。

正感叹着。

卢山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随即,立刻拍了拍翅膀,飞到一旁的树梢上。

隐藏好气息,静静等待。

不一会儿。

一只后背长着无数尖刺,弓着背的鼠脸妖怪,赫然从丛林深处走了出来。

当它看到这边地上的一具被毒死的男性修士尸体后。

面露欣喜,快步来到尸体的面前。

弯腰,张开嘴,撕开尸体的一只胳膊。

随后堂而皇之的坐在地上啃了起来。

见此。

卢山并没有其他动作。

依旧现在树上,静静的看着这只刺猬妖把那修士的胳膊啃食的还剩一根骨头。

吃完。

露出满意的表情。

接着把手骨随手丢开。

舔了舔嘴巴,一边拖着尸体,一边继续向前走。

见这妖怪再次向前走。

卢山想了想,还是选择默默跟随。

毕竟,这只是那三股血灵气中的其中一个。

还有两个血灵气的感应就在附近。

卢山不准备打草惊蛇,所以他跟在了这妖怪的后面。

好一会。

卢山在各个树梢上悬空飞行,尽可能的把声音放到了最弱。

就这样。

当那刺猬妖又找到三具尸体以后。

就扛着这些尸体,开始返回。

片刻。

卢山便跟着这刺猬妖,来到了一片湖泊的旁边。

眼下的湖泊,湖水湛蓝不已。

从上向下看,能见度少说十几丈。

依稀能看到湖水的有着不少走来走去的小鱼。

数量还不少。

忽然此时。

刺猬妖把一开始被它吃掉一只胳膊的男修士尸体丢进了湖里。

下一秒。

“哗”的一声。

大量的鱼从湖中飞跃了出来。

向那尸体蜂蛹而去。

一晃眼的功夫,那尸体上便布满了小鱼。

随后。

卢山盯着那小鱼又看了好久。

不知为何。

他总感觉这些鱼有点奇怪。

那么小的个头,居然还是食肉鱼。

所以。

现在问题来了。

这刺猬妖自己舍不得吃的东西,都丢进湖泊里喂这些小鱼是为了啥。

养鱼吃吗?

还是说这些鱼有其他的作用?

就在卢山沉思的时候。

下方的鱼群忽然散去。

水泊中,只留下了一具森森白骨,慢慢向湖泊下方沉去。

这才一盏茶的时间,就把一具修士的尸体给吞噬了干净。

卢山越发的对这些鱼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这时。

等最后一具猪头妖的尸体被丢入湖泊中以后。

刺猬妖拍了拍手。

忽然抬起头,对着身旁的树梢上,出声道:

“阁下看了这么久,就没有兴趣下来聊聊?”

说话间。

刺猬妖的后背一抖。

下一秒。

数十根深褐色的尖刺,就从这刺猬妖的后背飞出,向卢山所站的位置飞刺了过去。

面对这突然袭击。

卢山冷哼一声。

从尾巴上扯出一把扇子,对着那群袭来的尖刺,轻轻扇了下去。

“呼”的一声。

一股强旋风,就勐的向下冲撞了过去。

一下子就几乎把所有的尖刺给冲的七零八落。

向湖泊面坠落过去。

见到自己的攻击全都被这样轻而易举的化解。

刺猬妖的面色忽然沉了下来。

抬起头,一双黑熘熘的眼睛转了转。

下一秒。

它张开了嘴巴,从嘴巴里发出了‘吱吱吱吱’的声音。

闻声。

卢山立刻做好了接招的准备。

可等了片刻。

发现没有任何血灵气波动以后,卢山跟着就准备反击。

但就在这时。

那股让他有些熟悉的怪香味,再次出现在卢山的鼻头。

闻了闻。

卢山仿佛感觉到了自己身体出现了轻飘飘的症状。

只要不抓住什么东西,他就可能控制不住自己身体,而飞了起来。

一时间。

卢山有点分不开清楚这悬浮的感觉到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突然。

一则轻笑声,从卢山的身后传来。

“原来是一只小鸡…”

而听到这个声音的卢山,立刻飞窜了出去。

在数十丈距离外,回过神,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只长着人头人身,但却有着八条蛛腿的蛛妖,则在卢山刚刚站在的位置后面,吞吐着白色的蛛网。

很明显。

它是想把卢山拉扯到蛛网上去。

正当卢山戒备的时候。

湖泊中,那群小鱼忽然翻腾了起来。

大群大群的围在一起。

就两三个呼吸的时间。

一条体型翻大的数百倍的上半身人,下半身鱼尾的美人鱼,赫然在湖泊中出现。

然后。

这条美人鱼,就这样一脸微笑的从湖泊中浮了出来。

浮出白皙的上半身,用一种笑盈盈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岸边的卢山。

“灵窍境的鸡妖…”

“是这只吗?”

人鱼开了口,那声音听起来跟在唱歌一样。

而听到声音的蜘蛛妖,用一根蛛丝倒吊着挂下来。

审视的目光,盯着那只公鸡,有些不确定的出声道:

“不知道。”

“但它身上有浓重的血腥味。”

这时。

那刺猬妖却直言开口道:

“两位姐姐。”

“别聊了,我饿了…”

此话一出。

一个“咕咕”的声音,从蛛妖肚子中传了出来。

而这个声音像是一个什么号召。

立刻。

三只妖怪的目光就都专注的放在了那只被它们包围的公鸡身上。

然而。

它们不知道的是。

此刻的卢山,却在把这三个妖怪的形态全都记在了心里。

刺猬妖,蜘蛛妖,再加上水下的这条人鱼妖。

这下子齐全了。

卢山满足的拍了拍翅膀。

然后对着丛林深处高喊了一声。

“别藏了。”

“出来吃宵夜了!”

话音一落。

一只漆黑的影子,赫然从丛林中飞跃而出。

落在了卢山的身旁。

低声的“吼吼”两声。

然而。

就在祸斗出现的那一霎那。

那三只妖怪非常有默契的全部扭头就跑。

刺猬妖跑进丛林,蜘蛛妖挂上树梢。

至于那只美人鱼。

则回头一个勐子就扎进了湖泊中。

眼见到手的猎物居然都被祸斗给吓跑了。

卢山有些焦急的出声道:

“小黑子!”

“刺猬和蜘蛛归你!”

“我去抓那条美人鱼!”

说完,也跟着一个勐子,扎进了湖泊当中。

半个时辰以后。

当卢山把那条美人鱼从水里扛出来的时候。

祸斗正在剥那只刺猬妖的皮。

露出了里面嫩红的软肉。

别说,看起来还挺诱鸡的。

至于另一只蜘蛛妖。

八只腿都给拿了。

身体则被一根长长的树枝,从嘴巴里穿进,尾部透出。

架在了一滩火堆上,慢慢的炙烤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魔天 大叔,不可以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赘婿当道 修罗武神 龙王殿 乡野小神医 贴身狂少
相关阅读
星际争霸之成为虫族主宰没有人比我更懂金融了直播金融之神凡人之家师韩立国姓窃明我成为了鱼人领主从千禧开始的故事我本大明一赘婿异种进化全球异种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