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望将军怜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见到面前的两个人,全无反对的意思,岳超微笑道:“看样子两位都已经想好了。”

糜竺是因为深思熟虑之后,认同了岳超的条件,所以不曾开口反对。

但是,陈奕则完全是因为岳超的威势。

虽然。

面前的男人,儒雅随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感觉。

但是,如岳超这样的地位,他既然明确的提出了自己的打算和看法。

如他陈奕这样的小角色,真的拥有反对的权利吗?

“是!”

糜竺当先起身,来到岳超的面前,俯身下跪道:“草民糜竺,拜见主公!”

陈奕战战兢兢,见到糜竺的表现,同样慢吞吞的出现在了糜竺的身后,恭敬叩拜道:“草民陈奕,拜见主公!”

两人这一拜,便将不复自由人。

昭示着两人彻底的归入了岳超的麾下。

“哈哈哈哈……”

岳超放声大笑,对面前的两人道:“两位先生请起!”

“本州之商事,全部都交由本官的幕僚郭嘉、郭奉孝代为处理,稍后两位可以前往郭嘉的府上拜访,他会告知你们怎么做。”

“是,主公!”

糜竺与陈奕一同见礼。

陈奕忐忑的询问道:“主公,如果再没什么事的话,我等先行告辞了。”

岳超笑道:“去吧!”

两人俯身一礼,徐徐退出大堂,眼见即将离开的时候,突然,岳超一声低喝,又将两人叫了回来。

“主公!”

糜竺惊讶的询问道:“敢问主公,还有什么事情想要吩咐?”

岳超道:“糜先生,听闻糜先生所经营的。糜氏商族,在徐州拥有极大的势力。”

“是的!”

糜竺笑了一笑。

他们糜氏一族,在徐州,何止是极大的势力那么简单。

即便是一州之刺史,是堂堂的徐州刺史陶谦,也有许多事情需要仰仗他们糜氏。

岳超俊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询问道:“我听说,在徐州沛国,有一个比较有名的舞姬,名字叫做甘梅,天生一副上好的容貌和气质,冰雪为肤,白玉作骨,糜先生听说过这个女人吗?”

“徐州沛国?”

糜竺皱着眉头思忖了一会儿,半晌方才道:“主公有所不知,我糜氏的势力,更多的是集中在东海一地,而且草民经商,常年往来于中原各地,回去的时候也不是很多,甘梅这个人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不过,若然当真是在徐州的话,草民日后,一定重加留意,必定全力为主公促成此事。”

糜竺是什么样的人物?

岳超虽然只是提到这个女子,糜竺念头闪动之间,便已经知道了岳超的打算。

当下做出了全力配合的态度。

岳超点点头。

心下已经明白,此时此刻,甘梅似乎还没有什么名声。

不要看糜竺说他糜家在沛国的势力不大,不曾听说过甘梅的名声。

岳超的心里,明镜一般,以糜家的势力,怎么可能会没有一二种情报来源?

作为糜家根据地的徐州,对于糜竺来说,简直就是如观掌纹。

他说不清楚,或者说没有什么印象。

多半就是真的没有!

糜竺这样说的意思,可能只是想要再做一个确定罢了!

想了一想,岳超吩咐道:“糜先生可以注意一下,在沛国馆阁中学艺的女童,或者,是家道中落,卖入馆阁之中的年轻的女子,如果见到甘梅,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用强,必要的时候,可以使用我岳超的名份,相信,小小一个徐州,绝没有敢与我岳超为敌的人。”

糜竺恭敬领命。

随后与陈奕一齐退出了州牧的府邸。

……

岳超走出大堂,向外观看,远远的观看到夕阳西下,一轮残月,早早的挂上了天空。

“已经到了黄昏了吗?”

岳超微感惊讶。

不知不觉便已经昼夜更替。

“主人!”

一个仆人恭敬的来到岳超的面前,禀告道:“淳于夫人求见!”

岳超莞尔一笑,道:“请她过来吧!”

不大的走廊内,一个身穿素色宫装的年轻的女子长裙曳地,低眉顺眼般向着不远的前方走去。

女子正是淳于曳!

大名鼎鼎的三国醉将淳于琼的妹妹。

淳于曳年方二九,柳眉细长,双童漆黑而明澈,雪白的鼻梁既是清秀,又具有一种笔直的美感。柔软饱满娇润的樱唇和线条优美细滑光洁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无不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了同一张清纯脱俗的美靥上。

眼前的女子,本身便是绝色一般的美人,一颦一笑无不使得千万英雄豪杰心神欲醉。

然而,真正让她独领风骚,与众不同的,却并不仅仅是这出类拔萃般的美貌。

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

淳于曳人如其名。

她的骨相,她的气质,似乎只有在长裙曳地的时候,方才能够因此而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辉。

摇曳生姿!

犹如日月当空,长河行地,以一人之风姿,遮蔽日月,倾倒江山。

淳于曳显然对于自己的气质和容貌,并非是一无所知。

此番出行,特地换上了一件家族重金购买的素白的宫装。

宫装通体素白,只在一些极细微的地方,以金线秀出奇特而尊贵的花纹,于不着痕迹之间,显出足堪一握的玲珑的腰肢。

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在头饰的映衬之下,越发显得黑亮如瀑。

淳于曳步履轻盈的行走在走廊之上,或许是特地锻炼过的缘故。她那曼妙灵动的步伐,似乎包含着某种奇异的节奏,每一缕衣袂的摆动,都仿佛是一副如画般的歌舞,摇曳生姿,几乎可以让人忘记呼吸。

然而。

淳于曳的心中,却并非如她表面所表现出来的那么从容自信。

因为寄居在岳超的府上。

她与岳超。

所见岂止是一面两面?

时至今日,两人照面的次数并不算少,彼此已经算得上十分熟悉的朋友了。

淳于曳能够在何进的府上得宠,能够在何进死后不动声色的勾搭上他的心腹爱将袁绍,当然不是一个只有美貌的花瓶。

淳于曳不仅仅是精通歌舞,对于人心的把握也可谓是炉火纯青。

对于岳超。

淳于曳莞尔一笑。

虽然岳超伪装的天衣无缝,或许不能说是伪装,而是克制,对于自己的克制力,达到了一种不俗的程度,美人入府,却没有一丝一毫欺辱的意思。

但是对于一个见多识广而又聪明的妇人来说,男人的心思,很少可以成为一种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淳于曳可以肯定!

岳超对她,绝不仅仅是照顾恩人的家卷这样一点点的心思。

想也知道。

一个男人,将一个美貌的女人放在家中,一养就是一两年的光阴,当然是别有所求。

但是。

淳于曳怎么也想不到,岳超竟然会忍到这样的地步。

已经这么久了,还没有暗中来会自己的意思。

这就让淳于曳有点儿迟疑了!

岳超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思?

自己已经听从他的安排,住在了岳府,完全就是予求予夺的姿态,他为什么会这么久的时间,依旧无动于衷?

此番。

兄长淳于琼苦苦哀求,请她主动出马,帮助淳于一族拿下岳超,顺带着为自己谋一个好的出路。

淳于曳本来是拒绝的!

她虽然是一个妇人,但是,却不是一般的妇人,曾经接触过大将军何进,又把袁绍迷得神魂颠倒。

也许连淳于曳自己都不知道,不知不觉间,她的心怀,她的嵴梁深处养成了一种名为傲气的高贵气质。

不论是多么强大的英雄豪杰,从来都只有男人拜倒在本姑娘的曳地长裙之下,什么时候?

她淳于曳卑微的去请求一个男子?

淳于曳咬牙切齿!

那个不成器的哥哥,因为他的缘故,连带着让她的身价,都不禁的打了好几个折。

不过。

这个时代就是这样。

长兄如父,出嫁从夫,不论是何等的美貌,不论是何等的智慧,女人在没有父母和丈夫的时候,兄长便是淳于曳的一切,她无法不听从淳于琼的安排,只能够精心装扮后,心不甘情不愿的来到岳超的面前。

“淳于夫人!”

岳超笑了一下,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眼眼前的女人。

即便是见惯了蔡琰、貂蝉这一个等级的绝代的奇女子,岳超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子确实有其特殊的地方。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有那么一种味道,深深吸引着他。

让他即便在拥有了蔡琰和貂蝉之后,也还是难以按耐住自己的好奇之心,想要寻幽探秘,像是开启宝藏一般,发现一种人世间的,别具一格的风景和美丽。

岳超微笑着询问道:“超是称呼夫人为淳于夫人,还是何夫人?超个人觉得,淳于夫人更好一些,如果是称呼何夫人的话,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提起何夫人!

岳超总是莫名的会想起那个脸庞黝黑,身子略矮的曾经的好友,大汉的典军校尉曹操。

事实上!

岳超觉得,他和曹操应该不是一类人。

淳于曳莞尔一笑,一双清澈而明亮的双童直直的凝视在岳超的身上,平静的道:“为什么不能是岳夫人?”

透过眼前的女子的明亮的双眼,他仿佛看见了一汪水。

秋水明眸。

不愧是三国这种英雄遍地,美人绝代的时代。

这个时代的美人,或者说是这个异世界的女子,秋水明眸,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标配。

美人浅笑,明眸如水,这样的景象,很少有男人能够镇定自若,全不动容。

岳超神色一窒,一瞬之后,方才反应过来道:“既然如此,我便称呼夫人叫做曳雾吧,曳雾。”

“说起来或许非常的难以置信!”

岳超道:“也许是我所出生的时代的原因,也许是我所成长的环境的原因,即便此时此刻的我,手握千军万马,世间奇女子,尽有一争的资格,但是,从小到大所受到的教育以及我内心中所蕴含的世界观与价值观,总是让我在想要肆意妄为的时候,有所克制!”

“曳雾你知道吗!”

岳超道:“不论是对你,还是文姬,貂蝉,甚至是何太后,超都并非没有一点点的野心。许许多多的时候,超甚至恨不能化身禽兽,一逞雄心,借用你们的身体,来彰显我岳超征服天下,威加海内的绝世功绩。”

“但是!”

岳超道:“你们或许都知道,我克制住了自己,直到今日,我堂堂岳超,也仅仅只有贞姬一个女人罢了,娶妻近乎八年,膝下尚无一个儿子。”

淳于曳吃了一惊,想不到岳超会这样说。

这一次来见岳超,她曾经想过许许多多的可能。

她曾经想到,岳超会迫不及待的拉她进入卧室,然后两人会做一些莫可名状却天经地义的事情。

她曾经想过,岳超会如曾经的何进和袁绍一般,说一些安慰的话,用甜言蜜语哄她脱掉身上的衣服,心甘情愿的与他交好。

她万万也想不到。

身为“主公”的岳超,竟然在她的面前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以至于自诩见过了大世面的她不禁有些语塞,反应过来后,淳于曳由衷的赞叹道:“将军乃是一个好人,起码对于我们这些妇人来说,是一个极好极好的人!”

淳于曳美眸眨动,用心的真诚的道:“贞姬姐姐能够嫁给将军这样的英雄人物,可谓是三生有幸,我与何太后等人,能够为将军所救,也是上一世修来的福气,若然没有将军的存在,曳雾以及府中的这些女子,命运将不知会何等可怜。”

“妾身听说!”

淳于曳上前两步,以手执岳超之手道:“董卓迁都长安,南匈奴10万大军没有任何的约束,长安权贵,足足数百万人,几十万人遭遇厄难,曾经在洛阳城内名动一时的绝代女子,此刻大部分都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相比起来,妾身与府中的姐妹该是何等的幸运。”

“袁绍志大才疏,远远不足以与将军相提并论。”

“妾知道将军的心思,也知道将军不想强迫我们的意思,妾身唯愿将军知道,今日的一切都是妾身心甘情愿的,绝无任何逼迫,还望将军怜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魔天 逆天邪神 龙王殿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赘婿当道 修罗武神 我的父亲叫灭霸 大叔,不可以 乡野小神医 贴身狂少
相关阅读
灵气复苏之我能看到提示四合院何雨柱:快到碗里来斗破之我变成了云韵精灵之从做领主开始我在神话三国当领主丧尸之围我的粉丝只是老了,不是死了雄兵连之星际指挥官苟在雄兵连玩儿修仙我想成为动漫主角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