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4章:林毅:狗,它是认主人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秦依依的出现,是那么的突然。

这让何纾婕、林筱薇她们都意识到自己已经上了林毅的贼船,无法再站在道德点上抨击他。

甚至,会因此感到担心害怕。

特别是林筱薇,注意到苏可念还三步一回头,吓的脸色煞白,撒腿就跑。

内心深处,很多念想驱使着她,拉着苏可念离开。

不想让苏可念伤心,另外她本能的也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发生。

其次,林毅倒是船翻了还会不会给她间谍费?

呸,

是生活费!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林筱薇不想林毅变得跟他们宿舍那个任明菲一样,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等拉开了距离,林筱薇才发现自己心脏跳的好快。

这次林毅得好好感谢她,要不是她反应快,林毅真的就完蛋了。

“筱薇……”

“嗯?”

林筱薇回头看向苏可念。

苏可念眼眸露出一丝狐疑:“你怎么了?”

“我……我开心的啊,快走快走,林毅真舍得居然给你买这么贵的衣服……”

看着她羡慕的模样,苏可念浅浅一笑:“我还有两件,可以给你一件。”

林筱薇瞅了眼她的弧度,嘴角一抽:“你的衣服,我穿不了。”

不是不想要,是真穿不了。

好在,话题是岔开了。

苏可念这么憨,估计也察觉不了什么。

话说她为了林毅这么担心受怕,赚的可真是辛苦钱啊。

“刚才那个女生,好漂亮。”

苏可念突然来这么一句,让林筱薇又是咯噔一下,讪讪一笑:“你不比她差的,自信点。”

————

徐婉婷吃着小甜品,吃着瓜。

林毅要是下去了,丰年过节的,钱管够,不用担心在下面不够花。

何纾婕也吓了一跳,等苏可念跟林筱薇走后,莫名的松了口气。

她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不是在担心林毅。

是担心苏可念被欺负,也是担心她因为某些突变状况失去现在的一切,改变现状。

何纾婕努力这样说服自己,却发现有点自欺欺人。

如果是以前的话,她一定会严厉谴责林毅,甚至会吐口唾沫转身就走。

是什么时候,她变了。

是什么原因,她变了。

“秦小姐,早。”

卞文耀笑的很牵强。

他是第一批跟着林毅干活的人,秦依依去过店里很多次,所以知道这位也是林总的女朋友,而且是第一任。

“嗯,早呀。”

秦依依声音清脆悦耳。

她对卞文耀有些印象,礼貌的应了一声,随后又看向何纾婕:“何店长,你要走了吗?”

“是啊,还有很多工作要去完成。”

“周六不是休息吗?”

“习惯了,给自己加个班,最近公司的事情太多了,你们聊吧,徐婉婷,走了。”

何纾婕清了清嗓子,在这里坐如针毡,跟作贼似的。

据说,在苏可念跟林毅谈恋爱之前,秦依依早就跟林毅在一起了。

这让她无话可说,感觉有点心虚。

“哦哦,秦小姐,我刚买的小甜品,你们来的正好,我先去工作了。”

徐婉婷也跟着跑了,走远了才压低声音调侃道:“林毅那小渣男,吓死了吧,哈哈!”

“估计吓得够呛。”

何纾婕都被吓到了。

不过林毅自己做的孽,自己承担后果吧。

事实上,整个店里内心最平静的其实就是林毅了。

他内心对秦依依的愧疚,终于少了一些,彷佛那层面纱被揭开后,没那么心虚了,又坦率坦然了一点。

他从来不把秦依依当傻子,虽然她是恋爱脑没错。

加上何纾婕她们的举动,林筱薇的举措,秦依依这么敏感的女生,多少会有点察觉。

不过,她的举动总是出乎意料。

秦依依打量了眼店里,笑着坐在他对面:“我还是第一次来这家店呢,我刚才去了南大后街问了一下,说你可能在这边。”

“过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去车站接你啊。”

林毅笑问道。

秦依依娇声道:“我想给你个惊喜嘛,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挺惊喜啊,我刚才还在跟小女生谈情说爱呢,你突然就冒出来,差点被你送走。”

林毅被整挺无语的。

秦依依眼眸露出一丝狡黠,小手撑着下巴盯着他说道:“那我下次还这么干!”

林毅将小甜品推过去:“下次来之前记得跟我说,尝尝。”

“荣雪玲,你们吃吗?”

“可以吗?”

“吃呗。”

荣雪玲几个相继坐下,好奇道:“我听秦依依说,你在金陵有五十多家这样的店了?”

“马上就七十多家了,现在有十几家门店正在装修。”

秦依依得意洋洋的说道:“厉害吧,他现在还做网咖生意呢,据说……”

秦依依叽叽喳喳,全都是他的好。

荣雪玲和李颖珊翻着白眼,夏冰吃着甜品意外的好吃。

她瞅了眼秦依依,对方真的喜欢林毅喜欢到了骨子里了啊。

林毅喝了口水,问道:“就为了过来吓我一跳?”

“不是啦,想去看鸡鸣寺的樱花,你上次跟别人去了又没带我,顺便去牛首山转一转,还有中山陵爬一爬,她们都没去过呢。”

秦依依提醒道:“三月中旬,鸡鸣寺那的樱花非常适合拍照的。”

李颖珊臭美道:“是啊,一早上就起来化妆的,穿的还是新衣服,待会把我拍好看点。”

“魔都那边玩腻了,除了逛街就是逛了,来金陵也算是一趟小型旅游了啊。”

荣雪玲还挺期待的。

夏冰是随波逐流,手里提着手提袋,随时随地都能够看书。

这方面,倒是跟苏可念很像。

秦依依眼眸一眨不眨的望着林毅:“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去啊。”

林毅合上电脑伸了个懒腰:“正好最近也挺累的,既然都来了,这两天我招待你们,明天晚上再走了吧?”

“我不买机票,她们走不了,是我在请客啦。”

秦依依笑嘻嘻的补充道:“你尽管使唤她们。”

荣雪玲讥笑道:“是,我的大小姐,晚上我们就给林少爷暖被窝!”

“卞文耀,店里交给你了。”

“好的林总。”

李颖珊诧异道:“他叫你林总啊,林总……”

秦依依坐上副驾驶,问道:“新车还没到吗?”

“要半个月,还要等几天。”

“难怪我爸那边也没消息。”

秦依依系上安全带,问道:“林毅,刚才那个长头发的女生是谁啊?”

荣雪玲问道:“刚跑出去的那两个吗?我感觉都好漂亮,那个个子比较矮,扎个双马尾的可爱程度跟夏冰有的一拼,另外一个,确实漂亮……”

虽然只是擦肩而过,但荣雪玲一眼就记住了。

那脸蛋,不比秦依依差啊。

荣雪玲看了眼秦依依,心里不免想一些有的没的。

“你说林筱薇啊,林筱薇确实长得挺可爱的,那是林毅他妹啊。”

“他妹?”

李颖珊惊讶道:“林毅,你们家的基因真强大啊。”

秦依依笑了笑,没做什么解释,而是看向林毅:“我问的另外一个呀。”

林毅握着方向盘,踩了踩油门说道:“同学啊。”

“秦依依,别信他的鬼话,他这么有钱,肯定是背着你跟其他女生乱搞!”

“没错,他的店长也是大美人啊。”

荣雪玲跟李颖珊扇起了风点起了火。

林毅看向秦依依:“晚上,她们铺床暖床吧,否则不给饭吃。”

秦依依轻轻颔首:“好主意!”

夏冰唯唯诺诺的说道:“我什么都没说。”

安静了一会,秦依依说道:“你们班上漂亮的女生真多,而且事还多……”

光林毅说的八卦,秦依依就听了不下三个了。

又是打架,

又是打孩子的。

林毅看着路上的车,内心却思索起来。

秦依依现在这情况,让他有点猜不准对方内心的想法和看法。

“漂亮的女生多了去了,先去哪里玩,鸡鸣寺玩的快的话半天就结束了。”

“先去鸡鸣寺吧。”

同样的景区玩两次,同样的电影看几次,林毅已经习惯了。

鱼和熊掌都想要,就得肩负一些东西。

还是那条樱花大道,周六的人很多,爆满,堵得水泄不通。

国内的景区就是这样,特别是爆款景点节假日出来玩,到哪里都是人。

林毅没去看手机上的信息,群里的消息,好好放松。

刚开始的紧张氛围,也随着秦依依的笑容烟消云散了。

等到了寺内,秦依依却说道:“林毅,我想吃草莓糖葫芦,路上之前那个。”

林毅点点头:“行,你等着,我出去买,你们吃不吃?”

“额,我们不吃。”

等林毅走后,荣雪玲调侃道:“秦依依,怎么作起来了,小心把男朋友给作没了。”

“是啊,刚才在路上不说,现在想吃了?”

李颖珊说道:“不过,我也想要同款男朋友。”

夏冰羡慕道:“依依,林毅对你真好。”

“这算什么呀。”

秦依依翻了个白眼:“他都玩过了,估计也不感兴趣。”

路上,林毅打了个哈欠。

等回到寺内,将糖葫芦递给秦依依后,林毅问道:“好玩吗?”

“你们上次来不是祈福了么,我们也要去祈福的。”

“跟我走。”

秦依依吃着自己的,又看向林毅手里的:“给我吃一口。”

林毅笑着递过去。

秦依依樱桃小嘴轻启,撸了一颗下来,笑盈盈的感慨道:“真香,真甜。”

荣雪玲和李颖珊几个看的都馋了,早知道她们刚才也让林毅帮忙带一根了。

说起来,她们也挺久没吃糖葫芦了。

半山腰,买了许愿卡。

荣雪玲几个对这个不感兴趣,就在旁边等着了。

夏冰小声问道:“今天秦依依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你也发现了?”

李颖珊点点头,羡慕道:“是有点,塞我一嘴的狗粮。”

荣雪玲却皱了皱眉:“不是,我们关注点不一样啊,今天秦依依有点作啊,平时她可不是这样的。”

“没太注意。”

“算了不聊了,她过来了……”

“秦依依,许了什么愿?”

秦依依笑着说道:“跟你们说了就不灵验了,走啦。”

林毅跟在旁边,好奇道:“听说,上次跟我打篮球那个叫吴峻的在追你?”

荣雪玲道:“是啊。”

秦依依背刺道:“她贱得很,当初对人家喜欢的不行,结果人家反过来追她了,她反而爱搭不理了。”

林毅有些愕然,这不纯纯剑冢么。

“什么意思?”

荣雪玲挑眉道:“就是没当时那种激情了……”

其实,说到底要怪林毅。

秦依依说道:“她说是你的问题,上次看你灌篮过后,吴峻那英俊的印象直接散了。”

“扯澹,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自己三分钟热度。”

林毅已经无力吐槽,这管他屁事啊。

搞的好像因为他,吴峻错失女朋友似的。

有他,可真是吴峻的福气啊。

“秦依依,能不能别什么都跟林毅说,我们也是有隐私的好吧……”

对于秦依依什么都跟林毅说,荣雪玲有些不满。

秦依依吐了吐小舌头:“抱歉,我下次注意。”

李颖珊表情凝重,她剃毛的事情,秦依依应该不会跟对方说吧?

应该,不至于吧。

“确实,秦依依,你也不能什么事都跟林毅说吧?”

林毅却说道:“你们也可以什么都跟我说,大家都这么熟了,不用在意。”

秦依依瞅了眼林毅,哼哼唧唧道:“我反正无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

荣雪玲讥笑道:“她好几次梦里喊你的名字,估计是做梦了。”

至于什么梦,荣雪玲不屑说。

秦依依闭上眼眸,不疼不痒。

这种事情,已经不算什么了。

几个女生在车内争锋相对,夏冰唯唯诺诺,缩在角落里不敢参与进去。

不过,她肚子有点饿了。

“依依,我们中午吃什么啊?”

秦依依说道:“林毅说他安排,你问他嘛。”

夏冰抿了抿嘴,你才是她女朋友啊。

今天的秦依依确实有点不对劲,特别是有些话很针对,不往心里去根本听不出来。

乍一看,很正常。

仔细听就好像带着火药味似的,但是又很隐晦。

林毅是不是哪里惹到她,让她不高兴了啊?

夏冰虽然隐隐看出来了,但是人家情侣之间的事情,她也什么都不敢问,不敢说。

林毅问道:“火锅吃吗?”

秦依依扭头说道:“不迟呢,最近上火火气大,不想吃火锅。”

“那吃点清澹的?”

“清澹的也不想吃,没胃口吃。”

荣雪玲几个听了都皱眉。

不过大小姐想吃什么,她们做丫鬟的跟着蹭一点就好了,没有话语权。

大小姐,还是刁蛮任性呐。

林毅想了想说道:“那带你去个好地方,曲水澜庭听说过没?”

秦依依眼眸中充满了狐疑,摇了摇头。

“我猜你也没听说过,金陵最好的自助餐,洗浴中心,既然想不出吃什么,那去吃自助餐肯定是最好的选择,什么都有,而且比较高端。”

秦依依吐槽道:“我怎么会知道这样的地方,只有你才会经常去吧?”

“我也没去过,上次本来想请人过去吃饭的,没去成,正好这次过去体验一下。”

“哦,好吧。”

约莫半小时的车程,开着车来到了曲水澜庭。

停车后来到正门,门口的设计就很大气,很有品味,进入大堂,大堂经理:“先生几位?”

“五位。”

“里面请。”

走进洗浴中心,荣雪玲几个感慨连连。

就这里的装修,进来后就感觉不出来是个澡堂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高档酒店呢。

前台,林毅买了五张入场券。

不包含其他的项目,四百九十八一位。

“我去,五百一位?”

夏冰几个人都傻了,这什么自助餐啊。

荣雪玲说道:“金陵消费这么高吗?”

林毅解释道:“在一线二线城市都有分店的,比较高端的洗浴中心,一般人确实不会来。”

时间规定是十二个小时,包含洗澡,自助餐,其他项目需要自费。

秦依依说道:“那我么先去洗澡吗?”

林毅拉着她的手说道:“来这里洗澡只是次要的,走,换了衣服直接去自助餐厅,带你找找吃回本的感觉。”

“自助餐也能吃回本吗?”秦依依有些诧异。

众人来到餐厅,餐厅很大,非常大,光水果饮料区两个区域都有一半自助餐厅的三分之一了。

“我去,还有哈根达斯啊,这个能免费吃吗?”

“能吃吗?”

秦依依没好气道:“你们也不怕生病。”

林毅拿着盘子说道:“进口的哈密瓜,葡萄,饮料,搞个椰子……”

这一天,荣雪玲几个又大开眼界了。

桌上满满的螃蟹,现在都不是吃梭子蟹的季节,还有松叶蟹,据说很贵的,各种海鲜,还有鲍鱼炖鹅肉等等……

几个女生也不顾形象了,平时肯定要在乎形象的,在这里嘛形象算个什么东西。

tsxsw.la

趁着有机会,多吃点松叶蟹。

这东西,外面卖的可贵了。

林毅给秦依依剥着蟹肉:“应该是冻蟹,但不是死的,活冻的,味道还不错,尝尝……”

秦依依张开嘴,等他喂。

荣雪玲几个已经顾不上阴阳怪气,心思都在食物跟水果上,还不忘拍马屁。

“林总不愧是林总,这生活质量没谁了。”

“林总,大气。”

“林毅,依依,我不客气了。”夏冰还算比较客气。

火锅,海鲜、水果、私房菜……

整整一个多小时,实在是炫不动了。

荣雪玲摸了摸肚子,松叶蟹和梭子蟹吃的有点想吐了:“这样,我们算不算回本了?”

“如果光吃的话,按照外面的物价算肯定是回本了。”

一只松叶蟹多少钱?

还有精品三文鱼刺身等等。

但是说到是自助餐,还真有点悬。

“他们家午餐没有晚餐丰盛,晚上有帝王蟹,金枪鱼刺身这些……”

秦依依算了算:“十二个小时,那我们晚上再出去吧,晚上还能再吃一个晚餐,想吃了随时可以过来,先去泡澡?”

“走,快走!”

“不能浪费每一分每一秒。”

秦依依挥了挥手:“待会见。”

分开后,林毅叹了口气。

虽然心里有所准备,就冲秦依依今天这个反应,肯定是有点生气的了。

哪怕他之前做了再多的铺垫,再多的准备和假设。

但是,唯独无法预料的就是女生的心情问题。

好在秦依依比较懂事,比较开朗,比较阳光。

林毅兴味索然的走进澡堂子:“师傅,帮忙搓个澡。”

“贵宾,您好。”

“搓澡什么价格?”

“搓澡的话是一百九十九,附加洗头,敲背,这些都是免费包括的。”

林毅调侃道:“你这搓澡,都快赶上门票了。”

往位置上一趟,林毅闭上眼睛,现在心情不是那么的惬意:“师傅,你这一天搓多少个?”

“周六周日的话一天能搓三四个,一般情况下搓一两个算不错了。”

“那你这光搓澡一个月都能赚差不多一万块钱了啊?”

“勉强。”

搓完澡在独立的泳池里面躺下,看着窗外的假山流水,心里稍微惬意了那么一丁点,玩着手机,想一想晚上该吃什么。

还得想想,晚上怎么哄秦依依。

这次跟前几次不一样,大不一样。

搓完澡,聊着天打着牌,玩着游戏。

这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秦依依抱怨道:“本来还想着说去牛首山的,看来只能明天去了。”

“秦依依,别管什么牛首山了,我宁愿在这里面待两天。”

“确实。”

“你们看这边还有星巴克饮料,巴黎水,还有依云,我再弄一杯哈根达斯。”

晚上,桌上已经没有松叶蟹了。

换成了帝王蟹腿,金枪鱼寿司,刺身等等,专挑贵的拿。

就这样,五个人一直待到了晚上七点左右,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先生,这边总共消费四千三百六……”

出了洗澡堂子,秦依依问道:“花了多少钱啊?”

“四千多。”

“我们消费了这么多吗?”

“按摩这些都是收费的,行了,还要去哪里逛一逛吗?”

秦依依轻轻颔首:“逛会街再去酒店吧。”

“今天不去酒店了,我给你们安排住处。”

“不去酒店吗?”

明明已经玩了一天了,还爬了山,秦依依几个晚上逛街还是有精力。

八点半的新街口,灯火通明。

荣雪玲这才想起来她们还要睡觉呢:“秦依依,今晚我们住哪?”

“林毅说,他安排。”

林毅也没再去店里,而是带着秦依依几个来到空中花园。

刷卡,坐上电梯。

秦依依好奇道:“这是公寓?”

“不是公寓,住宅,前段时间刚买的。”

说着,林毅按下三十六楼的电梯。

看来,三十六楼不能租。

只有下面三层能租出去,推开3601的房间,指纹锁。

打开灯,映入眼帘的则是豪华的客厅。

秦依依惊讶道:“大平层吗?”

“是啊,两百个平方,感觉怎么样?”

秦依依走到落地窗前看着新街口的风景,轻轻点头:“是不错呢。”

荣雪玲问道:“林毅,我们能拍照吗?”

“随便拍。”

“谢谢。”

荣雪玲几个参观起了房间,装潢不比酒店差了。

林毅则拉着秦依依坐下:“喜欢大平层还是喜欢别墅?”

“都挺喜欢的,住着舒服就行。”

林毅将卡递给她:“给你的。”

“给我?”

秦依依拿着房卡,迷茫的看着他

林毅却说道:“以后,如果在金陵发展的话咱们就住在这里了,喜欢别墅的话,我们以后买别墅,怎么样?”

闻言,秦依依忍俊不禁。

精致无暇的鹅蛋脸上露出罕见的明媚笑容,最起码今天林毅还没见她这么笑过。

“你都把住处安排好啦?”

林毅点点头:“总得给我们的未来规划规划啊,两百平就算生了五六七八个,应该也能住下了吧。”

“你当我是猪啊!”

秦依依瞪大了眼睛,似嗔似娇的揍了他一下,随后将卡塞给他。

“你先留着吧,我短时间内怎么可能过来,不过你也不能带其他女人过来!”

“怎么可能。”

林毅无辜的说道:“我怎么可能带其他女人来这里,你在想什么呢?”

有些话,秦依依不想点破,林毅心里明白就好。

“秦依依,你快过来,这张床好大啊,今晚我们能睡这个屋吗?”

“我来了!”

秦依依又变成了活泼的精灵。

几个女生嘻嘻哈哈的,一时间就算两百平的居室里面也热闹了起来,不再那么冷清。

林毅笑而不语。

话是这么说,未来秦依依肯定不会住在这里。

苏可念住这,他没事找事才把秦依依也安排过来,肯定另寻住处啊。

不多时,夏冰坐在落地窗前看着书。

住在这里,真的很符合万家灯火有我一盏的意境了。

林毅将电视的声音调小了一些,看了她一眼。

那个位置,苏可念也喜欢待在那。

一直疯到了九点半左右,新街口也迎来了低谷期。

屋里也没什么吃,林毅问道:“你吃不吃夜宵了,吃夜宵我下去买。”

“不吃了,吃不下。”

秦依依翻了个白眼,真把我当猪啊。

在自助餐厅吃了那么多,怎么可能吃得下啊。

“我们洗澡睡觉吧。”

林毅点点头站起身。

秦依依则说道:“我不是说你,我今晚要跟荣雪玲她们睡,不跟你一起,你一个人睡吧。”

“也行。”

林毅又坐了下去。

秦依依:“哼~”

沙发上,林毅翘着二郎腿。

手机里很多信息,何纾婕、林筱薇……

林筱薇:“林毅,你还活着吧?”

何纾婕:“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还有公司的群消息,林毅给林筱薇回了个信息,又给何纾婕回了一个。

林毅:周六周日休息一下。

林筱薇:哦哦,没事就好。

何纾婕:我会照看着点的。

洗完澡,荣雪玲调侃道:“林总,你应该不喜欢玩一些什么夜袭的游戏吧?”

林毅看了她一眼。

荣雪玲讪讪一笑:“那我锁门了,我们睡觉有锁门的习惯。”

————

半夜,林毅跑了一趟店里,拿着笔记本回到住处。

秦依依几个应该是睡了,他无心睡眠,码了会字,然后又打了会游戏。

哆哆哆……

突兀,敲门声响起。

林毅爬起来打开门。

门口,秦依依抱着枕头站在那。

林毅没有多想,今天这状况他也没什么太多的兴致:“这么晚还不睡啊,怎么了?”

“看你一个人可怜啦,让我进去。”

秦依依走进屋子里,应该是侧卧:“荣雪玲她们睡着了,我有点失眠了,想找人聊天啦。”

“我也正好睡不着。”

林毅掀开被子,拍了拍床。

秦依依钻了进去,盖上被子,警惕道:“不准碰我。”

“好,自己进来。”

林毅敞开怀抱。

秦依依往里面拱了拱:“这个房子挺大的呢,你多少钱买的?”

“两百多万。”

“好像不算太贵啊。”

秦依依有些诧异,这里可是新街口啊。

林毅点点头:“最近这两年的房价都不贵,但是能买得起的真的也不多,还有一些是不敢买,在观望的,我买了自己住,就不管它掉不掉价了。”

“嗯。”

秦依依昂起下巴,眼眸怔怔的望着他。

林毅低头亲了她一下:“怎么了?”

“林毅,你身边的女生多吗?”

“多啊。”

不置可否,说不多谁信啊。

“哦。”

秦依依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其实她问题挺多的。

但是刚准备问一问,秦依依又硬生生咽了下去,有些问题问出来林毅也会很难堪,很困扰吧?

“我妈今天给我发信息……”

“什么信息?”

“笨笨跑出去了。”

“博美啊,跑出去正常。”

秦依依眼眸中满是狡黠:“可是,它跑出去吃屎了哎!”

“狗改不了吃屎,也正常。”

“哼,真是一条狗东西,家里明明有的吃,偏偏要去外面吃,就是讨打!”

秦依依有些生气。

林毅拍了拍她的背:“犯不着因为一条狗生气。”

“也是,就是想骂几句解解气,太让人生气了,我对它多好呀,竟然老想着往外跑,你说可不可恶!”

林毅凝重的点了点头:“过年,吃狗肉火锅怎么样?”

秦依依叹了口气:“那倒是不至于啦,毕竟它还是认我的呢,知道我才是对它最好的。”

“嗯……狗,认主人的。”

林毅嘴角一抽,有被内涵到。

秦依依觉得林毅说的很有道理,嫌弃道:“也是,希望它以后少吃点……否则,肯定不会让它亲我,舔我了。”

林毅跟着点头。

吃的时候,不让你看见就好了。

到底吃没吃,你又不知道。

“时间不早了,睡觉吧,明天还要去牛首山呢。”

“嗯,不准碰我。”

“抱着。”

“不行。”

林毅干脆不抱着她。

不多时,秦依依就跟八爪鱼似的转了过来,彷佛要把他捆起来似的。

————

Ps:这次只是小小的摩擦一下,一次次接触,然后慢慢解决这件事情。

如果有更多的意见,想法,留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我的父亲叫灭霸 魔天 逆天邪神 龙王殿 贴身狂少 乡野小神医 大叔,不可以 修罗武神 赘婿当道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相关阅读
末世:每周一个神兽模板我成了大宋守护神轮回直播,我有尸体编辑器诸天影视崩坏,从反派宋青书开始我在都市长生不死遮天:开局降生在紫薇星域黑龙国度主神大人您的香火又断了1979之我不想努力了战锤:以帝皇之名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