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3章:日常,王与王的第一次会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Ps:错别字帮忙标注一下,我看到了就改,谢谢。

……

“何纾婕,我先带她过去。”

“嗯……”

见林毅带着秋凝海走了,何纾婕心里有点不舒服,空落落的。

作为公司的元老……

作为公司第一个帮他跑断腿的人,他以前什么事都会找自己商量一下的。

结果,这次什么都没跟她说。

到现在,何纾婕只知道对方似乎又想去搞内衣了,也不知道是投资还是搞什么。

何纾婕好奇,又矜持的不想主动开口去问。

一时间,有些心烦意乱,生出了一丝落差感。

“卞文耀,这杯太甜了。”

“店长,你不是说七分糖吗?”

何纾婕说道:“以后,我只喝五分糖。”

“好的……”

————

带着秋凝海来到大厦,三十七楼。

豪华的大平层中,林毅说道:“之后这里会改成工作室,专门用于设计……”

“哇塞,这里也太豪华了吧!”

秋凝海整个人都被震惊到了,这么好的房子改成工作室,确定要这么浪费吗?

我去!

财大气粗啊!

这间屋子最起码也要上百万吧?

“有机会你也能在这里工作。”

“真的吗!”秋凝海瞪大了双眼。

瞧瞧,

这种刚出学校实习才有的‘天真无邪’般的双眼,闻到饼的味道都不带有一丝怀疑的。

这饼,林毅还不是随便画。

不多时,手机振动起来。

“你先坐一会,我去接你要的模特,卷尺有吗?”

“我能目测出来。”

林毅眼中略过一抹羡慕,这能力他也想要。

下了楼,安澜已经在电梯口了,问道:“什么工作?”

“明天,我让物业那边给我多弄几张卡,下次你自己就能直接上去了。”

“最好是这样。”

上了楼,安澜跟在身后随后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秋凝海。

林毅说道:“给你介绍一下,金艺服装设计专业的‘秋学姐’,这位是南大学生会会长,安澜学姐,也是这个项目最大的投资人,你们认识一下吧。”

“你好。”安澜点点头。

对于林毅安排的身份,安澜觉得很妥。

否则,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出场?

“你好……”

秋凝海受宠若惊,南大学生会会长份量在学生心里很重的。

安澜了解了一下大致情况,没想到林毅真的开始实际行动了。

可是,她家里都还没拆迁呢!

但事已至此,安澜发现自己好像已经上了船,没什么退路了,于是看向林毅:“那你回避一下?”

有人的时候,安澜还是会跟林毅保持距离的。

林毅肯定也是这么希望的,否则刚才不会说投资人三个字。

她跟林毅的关系见不得光,在外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你们直接去房间吧,我在客厅坐着等。”

“好。”

大概五六分钟后,秋凝海跟安澜走了出来。

秋凝海说道:“那林总,我还要去买材料和线这些,家里的货不充足,给我三天时间就行了。”

“给你一个星期,慢慢来不急,你实习那边还是要继续的吧?”

“如果这边确定下来的话,我可以提前辞职。”

秋凝海感慨,林毅真是个好老板啊。

林毅说道:“那你就直接辞职吧,专心帮忙把这个弄好,这个投资还是比较大的。”

听他这么一说,秋凝海就有了一股干劲。

“好,那我明天就去辞职。”

一起下了楼,目送秋凝海离开后,安澜才问道:“计划提前了?”

“心血来潮,我先拿两百万出来投入进去,到时候你家里拆迁把钱补上,股份我占百分之……”

跟安澜找了个地方坐下,聊了聊发展的事情。

安澜还算比较重视,所以听的很入神。

林毅说道:“最多三天你信不信?”

“什么?”

“秋凝海,她现在很急,估计是厂里流水线干怕了。”

林毅笑着说道:“正好周五,到时候等成品出来后,我们先试试成果……”

“怎么试?”

“当然是你亲自穿了给我看啊,然后我们实践一下,看看是否符合男性的审美,还有追求,本身按照你的尺寸裁出来的,不穿在身上看的话,感觉不出来。”

安澜撇了他一眼,难以置信。

能把占便宜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还得是你啊。

“我觉得,你应该去找金艺的舞蹈生,或者模特。”

“呵呵……”

林毅笑了笑,私人模特他可不缺。

安澜算一个,何纾婕身材不比那些学生丰腴,苏可念也可以给他当私人模特。

安澜比较苗条(高情商)。

何纾婕丰腴性感。

苏可念纤细,但是……

总之,他不缺模特。

何况看别的女人穿有什么意思啊,得看自己女人穿才有意思,才能得到精神上的满足。

“学姐,看过维密吗?”

“看过,西方文化太严重,而且有点土,我并不喜欢。”

林毅点点头:“那些衣服确实太奇葩太猎奇,我们不需要跟他们一样,我们选择国内的模特,穿我们研发的睡衣品牌,各种款式,我们也可以搞走秀,打造品牌,邀请明星……”

维密当年也只是个很普通的内衣品牌。

他们花了12万美刀在纽约Plaza Hotel 办了第一次内衣秀,可现在看来就像在商场搞了一次活动。

最主要的是什么?

是营销!

超前的目光,林毅从来都不缺。

“你说的这些目前都只是仅限于对未来的计划,想要一步步实施起来,需要时间,还有很多很多的钱,不是几百万能搞定的。”

“你在怀疑我赚钱的速度?”

安澜沉吟了片刻说道:“到时候我会跟家里争取,尽量多拿点出来。”

“所以,我们先把厂办起来,内衣先卖起来,广告先买起来,你说的对,我们确实需要邀请几个模特,另外龙阳大厦那边需要扩大一下。”

跟安澜聊了一会,分开后林毅回到店里。

何纾婕不在。

卞文耀说道:“林总,上次那个男的又过来了,何店长好像心情不好。”

“她出去了?”

“跟徐小姐出去吃东西了。”

“嗯,你干活去吧。”

“好嘞。”

林毅给何纾婕发了个信息。

何纾婕:“老地方。”

来到海鲜大咖,何纾婕正跟徐婉婷坐在那,点了一锅海鲜。

有虾有八爪鱼,有青口贝有海螺……

林毅挨着何纾婕坐下,徐婉婷笑问道:“何纾婕说林老板又开始搞其他东西了?”

“是啊?”

“需要我们做什么?”

“暂时不需要。”

何纾婕阴阳怪气道:“林总的想法,我们这些凡人无法理解,所以还是别问了。”

“哈哈哈……”

听她的语气,林毅笑而不语。

看来卞文耀说的是真的,何纾婕确实心情不太好,可就因为这件事生气了?

女生的情绪真的是多变的,林毅理解。

“喝酒喝酒。”

何纾婕问道:“你不用陪苏可念?”

“她跟舍友去图书馆了,我又不看书。”

几个人吃吃喝喝到十点多,林毅这才回到学校,发现任明菲和张宇几个都不在。

于是,他发了个信息。

张宇:毅哥,咱们都在你网咖呢,马上下机回来了。

许士林:要带吃的吗?

任明菲:网咖前台挺漂亮。

林毅:我帮你去要联系方式。

任明菲:你想害我!

最近人才广场和珠江路两家网咖相继开业,短短三天的时间却已经声名远播了。

很多网瘾大老慕名前往,上过一次网脚就走不动了。

这种跨时代的电竞网咖,对网吧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想象力也太丰富,也太敢砸钱。

网吧的客户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的流失。

目前而言还没造成什么样的损失和意外,但只是时间问题。

网吧,被淘汰只是迟早的问题。

而他的出现,加快了这个步伐和节奏。

半小时后,张宇几个咋咋呼呼回来了:“要不是明天要上课,我们都准备通宵了,白嫖一杯奶茶。”

“林毅,生意真的被你做来了,能带我赚点钱吗?”任明菲问道。

林毅抬头看了他一眼:“问你家里拿个两百万过来,我带你去做内衣生意。”

“你特么抢呢?”

任明菲爆了个粗口:“我好奇你这么多店砸下去,什么时候能回本?”

“难啊,所以拿点钱来支持赞助一下我。”

“没钱!”

林毅卖了个惨。

带你赚钱可以啊,先拿一笔钱来投资。

他知道任明菲也是开玩笑的,这小子哪来的钱拿来投资,估计家里也不肯也不会信。

yqxsw.org

其实抛开店铺不是他的不谈,所有的店都是盈利状态。

没有一家店不是盈利状态的,就算生意比较差的店里,一两个月内租金就赚回来了。

而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毅哥,玩游戏吗?一起刷死亡之塔啊。”

“你们玩吧,我最近挺忙的。”

林毅把《雪中》的后续章节抄了出来,凌晨的时候丢给张宇。

张宇现在也喜欢上了雪中这部小说,时不时的催更,虽然改错别字对他而言是个辛苦活。

凌晨,任明菲打了个哈欠:“你还不睡?”

“我弄东西。”

林毅在纸上画着自己印象中的睡衣,还有内衣款式……

一张又一张。

最后他画了一件黑色的,蕾丝材料,专门给何纾婕设计的。

她不是心情不好么,想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

这样,让她更有参与感。

就这样,他画到了凌晨两点左右这才睡觉。

————

于是,第二天一早林毅开着车来到公寓。

哆哆哆——!

哆哆哆——!

“谁啊!”

门内传来蕴含怒意的问候。

何纾婕眯着眼睡眼朦胧打开门:“你有病,这么一大早敲门?”

“给你的。”

“什么?”

何纾婕接过去一看是几件睡衣,迷茫的看向林毅。

“你一大早上过来敲门就是为了给我送这个,几件潦草的趣味儿内衣,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先让我进去。”

“不行,我要再睡会!”

林毅说道:“你昨天不是因为这个吃醋么,我连夜赶稿帮你设计的几款,大眼罩子尺寸完全是按照你的标准……”

“滚!”

砰!

虽然碰了个壁,林毅却没忍住笑了出来,漫不经心的离开公寓。

屋内何纾婕坐在沙发上盯着图纸上潦草的内衣看了看,内心火辣辣的。

“无耻,这么无耻的东西给谁穿?!”

何纾婕回到房间钻进被窝,脑海中全是内衣风骚的款式。

混账东西,他不会觉得我会穿这种东西吧?

还有,谁吃醋?

吃谁的醋了?

何纾婕简直想笑啊,真把自己当个宝了?

————

回到学校,苏可念已经买好了早餐。

吃了早餐抵达教室后,李玉慧找了过来,咬着牙问道:“林毅,能不能再借我一千块钱。”

林毅抬头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嗯,一点小事我自己能解决,谢谢。”

上次借的五百,这次借一千,这么需要钱吗?

也没见她买点什么营养品啊。

林毅想了想说道:“中午吧,我现在没那么多现金。”

“谢谢。”

“不客气。”

“那个,麻烦你别跟任明菲说。”

林毅笑了笑:“放心吧,我不是那样的人。”

————

“任明菲,你前女友跟我借钱呢。”

中午,食堂里。

四个男生坐在一起,聊着八卦。

林毅吃着粉丝,跟任明菲提了一句。

任明菲皱了皱眉:“前女朋友,哪个?”

林毅没理他。

几秒后,任明菲自己憋不住了:“她跟你借钱?有没有说借钱做什么啊?”

“我要知道她借钱干嘛,我还问你做什么?”

林毅提醒道:“上次借了我五百,这次要跟我借一千,我估计她应该是遇到什么事了,你说我借不借?”

“借啊!”

任明菲出于对李玉慧的愧疚,说道:“借了,她没钱还的话等我下个月拿到生活费,我还你。”

“那没问题了。”

既然任明菲都这么说了,林毅也懒得去关注理由。

他对李玉慧遇到什么问题并不感兴趣,顶多有那么点好奇。

许士林调侃道:“任明菲,你可真是护花使者啊。”

“是啊,大情种。”张宇也调侃了起来。

林毅哭笑不得,从渣男到大情种的转变,难道只需要一次愧疚和翻一次船?

吃完饭,林毅又来到店里。

何纾婕正在店里吃饭,快餐。

“今天吃这么简单?”

“有事?”

何纾婕挑了挑眉。

林毅问道:“我图纸呢?”

“撕了,丢了。”

“那是我的心血啊,我专门为你设计的啊,你穿上去绝对很性感,男的看到了走不动路。”

“闭嘴吧你……”

真的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何纾婕内心里冷笑了两声,就那几片破布,换个女的穿上男的一样也走不动路吧?

林毅叹了口气,其实他早就把图片拍下来了。

何纾婕撕了就撕了,无所谓。

“你不是挺好奇我在做什么?”

“不好奇。”

何纾婕说道:“知道的越多,操心的越多,你别跟我说。”

林毅自顾自的说道:“我打算投资一下内衣生意,厂房还是开在姜宁那边,昨天你见的秋凝海,你也知道了,我在考验她的能力……”

说者无心,听者有心。

何纾婕内心舒坦了不少,嘴上还是说道:“关我什么事?”

“你可是有咱们公司百分之一的分红股票啊,内衣生意赚了钱不也有你的份?”

林毅苦口婆心的说道:“所以,我需要你。”

“穿你设计的那些衣衫褴褛的衣服?”

衣衫褴褛都是保守的了,何纾婕真想用衣不蔽体那个词。

那是能穿的东西?

林毅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做的是两个项目,一个是正儿八经的睡衣,就是昨天让秋凝海做的,另一款是男生喜欢的,给情侣之间,夫妻之间用的,你明白了吧?”

何纾婕确实明白了,趣味儿内衣嘛,说的那么隐晦做什么?

“你找模特啊,你又不是没钱,你现在可是大老板。”

“你就别调侃我了,这不都是你占了大部分功劳么。”林毅贱兮兮的说道。

虽然知道他在说笑,何纾婕还是挺开心的。

“我功劳可没那么大,这事不行……”

让她穿个内衣在林毅眼前晃悠,给他看,这不可能。

林毅没好气道:“我专门按照你尺寸设计的,我很难再找到你身材这么好的女人了。”

“谢谢夸奖,受不起。”

“年终奖,按照今年的生意和收入来看,那种空中花园大平层咬咬牙也不是不行……”

林毅诱惑道:“到时候你就完成了一个小目标了。”

何纾婕咬牙切齿:“你真够无耻的。”

“话不能这么说!”

林毅岔开话题问道:“昨天那男的又来了,你不是说不会来了吗?”

“我哪知道,现在倒是不送奢侈品……”

“我说了,那不是奢侈品。”林毅提醒道。

何纾婕点点头,算是认同他的说法:“没送包包化妆品了,邀请我出去吃饭,不过徐婉婷也在正好拒绝了。”

“为了防止他的骚扰,我随时可以当你男朋友。”

“我谢谢你啊。”

“不客气。”

跟何纾婕聊了会天,林毅才认真说道:“昨天跑了几家?”

“八家,基本能确定下来了,我下午让王安娜去跟装修公司对接,今天下午还要跑,这次先把古楼那边铺满。”

林毅笑了笑:“我继续跑网咖门店,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何纾婕微微一笑,心情愉悦了不少。

这个男人正经起来还是挺可爱的,无耻的时候也是真的无耻到了一种境界。

林毅在群里找人事部门吩咐了一下今天的工作。

何纾婕入驻的店铺马上就要装修,新员工得招进来培训才行。

还有装修公司那边也打了声招呼,接下来网咖也要开始批量装修了,得让王安娜亲自过去一趟。

现在公司都是一些小年轻,但是都有活力和干劲。

值得培养,林毅也毫不吝啬给她们机会。

就像王安娜,努力努力今年年底升个设计部门组长小意思。

下午,林毅回了一趟学校。

把一千块钱借给李玉慧后,他什么都没问。

有任明菲那‘大情种’在,借多少他都借,反正花的又不是他的钱。

两家网咖的测试都很成功,加上充值活动,营业额轻轻松松破万,很多充钱的网瘾大老都跑来网咖了,计算机那边的学长也已经在加班加点。

最近工作太忙,林毅连课都基本没时间去上。

就这样,忙碌到周五的上午。

王安娜的男朋友常奇,把老款和新款的设计图纸全部画了出来,效率还是比较快的。

对于入职一事,常奇一直没有提。

林毅也没提,学校里最不缺的就是人才,他是给王安娜一个面子这才给对方一个机会。

对方想去更好的地方发展,林毅能说什么呢。

秋凝海到店里来了,手里还提着袋子。

林毅看了眼她眼里的血丝:“你没事吧?”

“还好,就昨晚加了个通宵,林总,我已经把成品裁出来了,店里不太方便……”

林毅皱了皱眉,真怕她猝死啊。

他可没让对方通宵。

林毅点点头接过手提袋:“我把新的款式发给你,这个你不需要着急,你先回去休息一下,下午去龙阳大厦那边办理个入职手续。”

“好,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

送走秋凝海,林毅翻了翻是两件黑色的,做工很精致。

一件正儿八经的真丝睡衣,一件黑色的趣味儿。

不过他没拿出来,在店里确实不方便。

晚上,拿给安澜学姐试试。

林毅:“睡衣裁好了,晚上吃个夜宵试试合不合身,看看视觉效果怎么样。”

安澜:“再说吧。”

这不冷不热的话语,其实就是变相的答应了。

上午,林毅喊上杨助理,又跑了一趟姜宁。

杨助理听他说又要搞内衣生意,表情别提多负责了。

小伙子,咱就是说能不能像感情一样专一一点?

但是碍于对方的创业方式很特别,两种方式似乎都成功了,杨助理也不班门弄斧,只是提醒了几句,带他去部门选了厂租了下来。

林毅看了看街道,距离东盛就一条街。

下午,回到新街口。

“何纾婕,陪我去注册一下公司。”

何纾婕始终不明白,法人为什么会是自己。

林毅开着车,轻轻踩着油门:“何纾婕,法人代表我对你的信任,我爸,梁姨都是前两个公司的法人。”

“我谢谢你,出了问题我还要替你蹲监狱呢。”

“哈哈,别说这些泄气的话。”

大概一个多小时,办完了所有程序。

何纾婕调侃道:“里面工作人员都认识你了,一口一个林老板,不过为什么又要叫东盛服饰?”

“懒得取名字,公司名字不重要,品牌名字气的骚气一点就行了,交给你们女人了,你们晚上在群里聊一聊这个。”

场地办下来以后,林毅回到龙阳大厦。

正好,秋凝海正在办理入职手续。

林毅招呼了一声:“厂在姜宁那边租下来了,缝纫机这些需要的设备,材料,线等等,这个你比我懂,所以你负责。”

“好的,金艺的导师有渠道我可以联系。”

“行,我让采购那边配合你,另外你暂时担任厂里的车版师职位,今年要是干得好,年底再给你升职……”

服装车版师也可以理解为样衣师,就是生产服装样品纸样师。

根据服装设计师设计的款式和尺寸要求,通过专业的计算,把组成服装的裁片计划在纸上的专业人才,很多地方称呼为服装版师。

秋凝海,正好是他需要的。

生活中每一个人都可以是主角,人才,即便是在工厂里干流水线的秋凝海。

只要安排对了位置,一样能绽放光彩。

加上刚出学校,不滑,用起来舒服,林毅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下属了。

“谢谢林总,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干的!”

因为业务实在是太多,徐婉婷和丁岚跑的焦头烂额。

林毅为了安抚她,给她升了个采购部门主管的职位,丁岚也成了小组长,升职加薪。

于是,来劲了。

晚上,徐婉婷来到店里,挎着刚买的包包:“何纾婕,我升职了。”

“恭喜。”

何纾婕点点头,喝了口红茶。

徐婉婷得意的说道:“这表现也太平澹了,你看我刚买的包包,这么奢侈的东西,我还是第一次背。”

何纾婕瞅了一眼,澹澹的说道:“其实,这不算是奢侈品。”

“?”

徐婉婷满脸狐疑。

何纾婕语重心长的说道:“真正的奢侈品是酒店,是别墅,是私人游艇,包包满大街都是。”

“?”

徐婉婷愕然道:“你脑子没病吧?”

“只是你认知不够,见识浅了。”

“?”

————

最近,苏可念看书看的入迷。

林毅自己也忙,就没有去打扰她,好不容易难得的安静下来,倒是跟安澜学姐走的比较密切。

夜宵店里,两人喝着啤酒。

安澜已经去龙阳大厦那边入职过了,担任公司总裁的位置。

突然有了这一个身份,安澜还是挺紧张挺期待的。

工作就是管理公司,这方面对她管理了四年的学生会而言,并不难。

而且,也不影响她考研。

林毅好奇道:“你家里确定拆了吗?”

“拆字已经喷上去了,放心,我会尽快争取。”

“争取不到,从你工资里慢慢扣。”

安澜笑了笑,也不是不行,不过这样的话她就显得有点空手套白狼了。

“杨妙彤最近去相亲了。”

“怎么样?”

“跟我说还不错,比之前那个成熟多了。”

聊着天吃着夜宵,因为公司的事情,最近林毅跟安澜学姐的互动更密切,更多了。

但是,也仅限于此。

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安澜学姐不会进入他的生活,这是让他最满意的一点。

懂事的学姐,最受欢迎了。

原来林毅的大平层是给苏可念买的,谁知道安澜来的最勤。

但是,安澜永远只能进3701。

3702,林毅没带任何人进去过。

吃完夜宵,不运动一下减减脂,容易长肥肉,安澜学姐也是这样想的,正好也要初次测试一下内衣的感官,还有视觉效果。

3701。

林毅坐在落地窗旁边的沙发上,俯瞰着新街口的夜景。

不多时,安澜走了出来:“怎么样?”

林毅抬头看去,鼻子一热。

黑色的真是睡衣,很薄很清凉,性感又不显得骚气,这样的风格在市场上绝对能卖爆。

关键是,黑颜色yyds!

黑色的睡衣,内衣……

这个儿童要在长辈的陪同下一感受。

“学姐,这一套先赚我‘几个亿’!”

————

周六,林毅几个都没准备回老家。

任明菲几个起来的很早,一早上就要拉他去网咖上网。

林毅拒绝后,带着苏可念吃了个早餐。

何纾婕周六也休息,来到店里照看着点,因为新街口周六生意非常好,一早上就泡着红茶,气色和精神都很好。

林毅问道:“苏可念,有没有觉得何纾婕比以前更有气质更漂亮了?”

“阿姐一直都很漂亮,很有气质。”

“哟,还会夸人了啊?”

何纾婕惊讶的看着苏可念。

苏可念抿着嘴唇,腼腆的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不易察觉。

“苏可念,待会去抓娃娃吧!”

八点半,林筱薇打扮的很可爱,一早上就来了店里。

赵凯打了声招呼,跑去网咖了,晚点去了就没机子了。

周六大家都有时间,所以都聚在了一起聊聊天,玩一玩放松放松。

林毅和何纾婕也难得卸下了工作上的事情。

林毅好奇道:“付雪儿最近怎么样了?”

“不正常了,妆容都比以前浓了,现在又谈了个大三的学长,差不多已经把渣男给忘了。”

林筱薇说了一句,随后又看向苏可念:“新买的衣服吗?”

“嗯。”

“我待会也去买两套吧,你跟我一起去。”

徐婉婷作息早就改过来了,比在夜店的时候精神多了,一早上就提着甜点走进店里。

现在,新街口变成了她们的秘密基地。

早上,客人不多。

卞文耀几个早上还算比较闲,跟女同事聊着天。

“有客人来了。”

卞文耀朝门口望去,注意到为首的少女后,一股寒意涌上全身,然后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

“你没事……”

何纾婕朝卞文耀看去,随后注意到了已经走到门口的几个身影,心里也跟着咯噔一下。

林筱薇脸色也跟着一白:“那个,苏可念,先别看了,先陪我去买一下衣服吧。”

“喔。”

苏可念合上书放在桌上,还想跟林毅说一下。

结果,林筱薇拉着她就跑。

门口,秦依依巧笑倩兮的看着店里:“在里面呢。”

荣雪玲和李颖珊,夏冰向店里看去,人看挺多的。

秦依依看向林筱薇:“林筱薇,你去哪呢?”

“买衣服去,拜拜。”

林筱薇吓得要死,拉着苏可念就跑。

完了完了,

林毅完蛋了!

秦依依若有所思的瞅了眼苏可念,认真的打量了几眼,笑容也收敛了一些。

苏可念也注意到了秦依依,憨厚的看了她一眼‘好漂亮’。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龙王殿 逆天邪神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魔天 大叔,不可以 贴身狂少 我的父亲叫灭霸 赘婿当道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相关阅读
末世:每周一个神兽模板我成了大宋守护神轮回直播,我有尸体编辑器诸天影视崩坏,从反派宋青书开始我在都市长生不死遮天:开局降生在紫薇星域黑龙国度主神大人您的香火又断了1979之我不想努力了战锤:以帝皇之名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