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2章:拳打史黛妮,脚踩维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夜宵店里播放着忧伤的音乐,很应景。

哭泣的杨妙彤吸引了不少诧异、狐疑的目光。

杨妙彤看向林毅:“林毅,十万块钱的彩礼,多吗?”

“挺多的,在我们那县城加点钱能买一套小点的房了。”

林毅喝了口啤酒,但是就连小点的房都买不起的人却是成片的。

安澜始终都很澹然,觉得杨妙彤问这个问题,纯属自找没趣。

从比较可观的看法而言,十万块钱对大多数人而言,已经是半辈子的积蓄了,现在平均工资才两千左右,就算大企业,好的事业单位十万块钱存下来也要一些时间吧?

但是问题根源不是出在钱上,而是出在那个男生身上。

杨妙彤表情一怔:“真的很多吗?”

“对我而言不多,但是对很多人而言十万块钱却是半辈子的积蓄了。”

“你男朋友家里的家境应该不怎么样,但是你家里能拿出首付的钱,诚意已经很难得了,有没有可能,对方只是单纯的不想结婚?”

所以,问题根本不在杨妙彤这里。

杨妙彤能说出一起还房贷,证明她三观是正的,家境应该比男方好。

林毅总结出一个字,‘渣’。

正如安澜所说,男的没有担当。

“就我上次见到那个吧?”

“嗯。”

安澜拍了拍杨妙彤:“喝酒吧,下一个会更乖的。”

见杨妙彤哭的这么厉害,这么伤心难过,安澜若有所思。

这让她那偏执,执拗的想法变得更加根深蒂固。

至于父母说的孩子养老,有钱还害怕养老的事情?

退一万步说,孩子养老,她不能领养?

她不能让林毅帮忙生一个,就非得结婚?

安澜明白自己的想法不符合大众的思维逻辑,但是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同,思想当然也不同。

或许无人认可,可那又怎么样呢?

杨妙彤哭红了眼,哽咽道:“他会后悔的……”

“别生气了。”

“希望他也能体会到跟我一样的遭遇,不,希望他吃饭有人喂,走路有人推,夜夜缠绵于病榻,却长命百岁,不能生育,子孙满堂!

!”

杨妙彤的样子,恨不得将易拉罐都给挤碎掉。

狠,真狠啊。

林毅默默的感慨,这就是因爱生恨吧?

杨妙彤看向安澜:“我们去酒吧蹦迪吧,找找刺激,今天想放松一下。”

“杨妙彤,自甘堕落别带上其他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林毅提醒了一句。

负面情绪不应该带给周围的人,这样会很让人困扰。

他理解杨妙彤的心情,想去找刺激报复前男友,自己去不就行了。

安澜自从上次跟林毅去过五星级酒店的酒廊后,对酒吧就失去兴趣了,觉得挺脏乱差。

“就在这里喝点回去休息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

“呜呜呜……”

大概十一点多,杨妙彤喝的烂醉如泥。

这状态在酒吧,不被人捡尸就有鬼了,到时候孩子他爹都不知道是谁。

叫了个计程车。

安澜搀扶着她说道:“帮我一下。”

杨妙彤喝醉后,她真搀不动。

“我来吧。”

林毅抱着杨妙彤塞进车里,然后坐上副驾驶。

上车后,司机皱了皱眉。

随着车晃动~

“呕呕呕——!”

杨妙彤没忍住,直接吐了出来。

安澜嫌弃的拉开距离,不忍直视,但还是给她拍了拍背。

听着后面的呕吐声,司机师傅握着方向盘的手差点把方向盘拽下来砸在杨妙彤头上,嫌弃道:“小姑娘不能喝就别喝,喝成这样子,我这车子怎么搞,拉不了客人了哎……”

要不是个小姑娘,他真想说一句‘我弔尼玛’。

“师傅,两百块钱给你洗个车吧。”

师傅黑着脸说道:“我亏死,我宁愿给你们两百块,去坐别人车,再给我加个一百块钱……”

林毅同情的看了司机一眼。

还好他喝了酒,不是开他的车送杨妙彤,否则真能恶心死。

如果他是司机,也宁愿给别人两百块也不愿意对方吐车上。

“好,给你加一百。”

林毅没跟他争,还是比较理解的。

等到小区门口,杨妙彤的父母和哥哥都在路边等着了。

看到烂醉如泥的杨妙彤,问了问情况,听到跟男朋友分手后喝醉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特别是她的老父亲,心疼的同时又觉得她自己不争气。

“就一穷乡巴老,给脸不要脸,这种女婿我宁愿女儿不嫁,不知道看上他哪一点,图他睡觉不洗澡还是怎么滴……”

“你少说两句。”

杨妙彤她老妈脸色也难堪。

杨妙彤哥哥‘杨勇信’说道:“安澜,谢谢了,下次来家里吃饭。”

“嗯,不客气,那我们先走了。”

“好,拜拜。”

青年看着车尾灯,恋恋不舍。

————

车上,安澜没说回去。

林毅掏出三百块钱递给司机:“送我们回新街口吧。”

“好。”

接过三百块钱,司机心里有了一些安慰。

“杨妙彤有点恋爱脑,经过这次教训应该会成熟不少。”

林毅点点头说道:“恋爱脑女生挺多的,这样的女生其实挺好的,只不过没遇到对的人。”

秦依依就是典型的恋爱脑。

苏可念是那种单纯的一根筋。

安澜若有所思:“她应该会接受家里人安排的相亲吧。”

聊着天,回到之前上车的位置。

安澜扣上绒毛外套,抬头看向林毅:“去哪?”

“带你去我刚买的房子里参观一下?”

“你买房了?”

“大平层,买了几套投资玩一下,你家拆迁后多余的钱可以拿出来一部分首付多买几套,现在房价低,但过一两年就涨上去了。”

安澜皱眉道:“现在这行情,买房能行吗?”

“要相信我的眼光,不会错。”

“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

安澜凝眸浅笑,说道:“等拆迁后再说吧。”

对于林毅,安澜还是比较信任的。

最起码眼前这个男人不虚伪,关键是还有能力。

“话又说回来,你父母听你的吗?”

“听啊。”

安澜点了点头:“我爸这辈子就我一个女儿,哪怕不听我妈的,都会听我的。”

“牛哔。”

林毅没忍住笑了,如果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家里有钱的的确能把女儿宠上天。

毕竟,可是小棉袄啊。

秦依依那种漏大风的棉袄,在家里都是捧在手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相反,芸怀茹就不一样了。

“就这吗?”

安澜抬头看向大厦。

林毅点点头走在前面,大厦夜里也有安保执勤。

上了电梯,林毅掏出电子卡刷了一下,按下第三十三楼的按钮,没卡可上不去。

安全,安保措施还是比较严格的。

出了电梯,安澜说道:“这跟公寓差不多吧?”

“这可不是公寓,两百平的豪华住宅。”

都都都——!

电子音响起,推门而入,风格上其实都差不多就是装潢上有那么一点差异,但是并不大。

带安澜在内部转了一圈,林毅问道:“怎么样?”

“很豪华了,风景也不错,多少钱?”

“一万出点头,楼上打算自己住,楼下可以暂时打造成工作室。”

工作室,用于研发趣味儿内衣等等。

林毅慢慢从后面搂住安澜:“你觉得怎么样?”

安澜并无反应,凌晨来看房子,还是跟林毅过来一起看房,意料之中的事情。

“你是认真的?”

“我一项都很认真,开玩笑的话我不会一直挂在嘴上的。”

“找谁设计,设计方桉呢?”

安澜身子一软,眼眸渐渐迷离的抬了起来,乌黑的睫毛颤了颤。

“我……可不会这……些东西……”

安澜说起话来,断断续续。

林毅抱着她边体验沙发,便说道:“我会就行了,你出钱投资。”

“你又不是学设计的……”

“但是人体构造我清楚啊。”

“?”

安澜有些迷茫,这样也行?

————

清晨,朝阳东升。

两人交流到很晚就直接睡在了沙发上,起来的都挺早。

安澜洗漱了一下,提议道:“买这么多套空着,不如租出去还有人帮你打扫,反正你也不全是买来住的,以后还不是要卖掉?”

“有道理,交给物业去帮忙招租。”

像百家湖那边也可以租出去,反正空也是空着,以后也是要卖出去的。

林毅也不嫌租金少,收收租足够旅游和吃夜宵了。

三十七楼两户留下,一户留着改造成设计师,另一套他跟苏可念偶尔来住一住就好了,而且这里对隐私的保护是比较强的。

“今天我去帮你找两个计算机比较有名的学长,简单的软件设计应该难不倒他们,应该会给我面子。”

“没问题。”

计算机四年级的学长大多都去过大公司实习了,双一流大学出去的,随便拉几个组个团几天功夫就能把一款软件搞出来,何况只是两个小功能。

跟安澜分开后,林毅在女生宿舍楼下等了一会。

都没给苏可念发信息,她自己就按时下来了,现在已经养成习惯了。

还是穿的那几件比较老旧的衣服,得亏她长得漂亮,否则人在人群中都找不着。

“早上吃什么?”

“我想吃米粉。”

“走吧,中午带你去买衣服。”

上午,正常上课。

张宇跑过来说道:“毅哥,你那网咖真牛哔,通宵是多少钱啊?”

“通宵十五,送一杯奶茶。”

“同学有优惠吗?”许士林厚着脸皮问道。

林毅抬起头没好气的说道:“你特么当我做慈善呢?”

“难道不是吗?”

“滚滚滚……”

课堂上,林毅封印在脑海深处关于趣味儿内衣的记忆一涌而出。

像什么比赞、夜火、正丽ZhengLi、苏泽尔、久慕雅黛、梦涟娜MURENA、欧姿丽雅等等……

这些都是地摊货色。

既然要搞,就要搞大搞出名,否则小打小闹也没意思。

林毅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维密,还有史黛妮。

而拥有一套价格不菲的Victoria'sSecret(维多利亚的秘密)是很多女人颇值得炫耀的事情,且随着教育水平的提高,女孩子们再也不是以前旧社会十分保守的形象了。

特别是史黛妮,真正做到了性感与舒适相结合。

他现在说的这些都是睡觉用的,不是‘睡觉’。

光做趣味儿内衣肯定不够高端,甚至让人觉得是地摊货色,没品,没有优越感。

抓住虚荣心,还有刺激感,又能将性感与舒适相结合。

林毅觉得,这样距离成功就不远了。

当然,小孩做选择大人全都要。

无论是睡觉穿的,还是‘睡觉穿的’他都要搞。

虽然安澜学姐家里还没有拆迁,但是现在已经可以着手设计起来了。

否则等到时候急急忙忙的赶鸭子上架,太仓促了。

安澜学姐喜欢未雨绸缪,刚好,他也喜欢。

闲来无事,他就在图纸上画了个模型,然后给穿上薄薄又性感的清凉睡衣。

窸窸窣窣,修修改改半小时给整了出来,细节也很到位。

下课后,林毅拿给苏可念看了一眼。

苏可念脸蛋一红,低头不敢看他。

林毅拿了回来,算了,给她看估计她也给不了什么中肯的意见。

林毅目光直接跳过程巧,看向顾杨。

“感觉怎么样?”

顾杨抬头看向林毅,也有点害羞:“变态吧你是?”

“你懂个屁,这才是性感和漂亮,果然还是小孩子,没法理解大人的思维。”

顾杨咬牙切齿,恨不得打他。

“夏虫不可语冰……”

“你!”

顾杨气的转身走了。

林毅又相继给了几个女生看了看,参考了一下她们的意见。

“这是维密吗?”

“李怀舒,你还知道维密啊?”

“很有名的啊……”

一上午林毅都在画画,设计。

但是他画出来的东西,歪七扭八的,毕竟不是学画画的,看来还是得找艺术学院的帮忙。

中午,吃过饭带着苏可念买了衣服。

送她回了学校,林毅就给王安娜打过去电话:“王安娜,在哪呢?”

“在学校呢,林总,有什么事吗?”

“我现在过去找你,我记得你男朋友是绘画专业的吧?”

“是的……”

“专业吗?”

这……

王安娜说道:“还可以。”

“另外,金艺的服装设计裁缝专业有认识的吗?”

“没有……”

“算了,我直接过去了再说吧。”

不多时,林毅开着车来到金艺。

中午金艺周围的学生是很多的,开着辆大G真的很装了。

要知道,这车现在在路上基本看不见。

金艺的妹妹们,目光都带着点好奇和狐疑。

“林总。”

王安娜现在比之前老实多了,也没那么跳脱了,活脱脱的被社会毒打过的模样。

林毅锁上车门说道:“走吧,我约了你们学生会的会长。”

“嗯。”

王安娜无力吐槽,那还叫我出来做什么。

林毅猜到了她内心在想什么,于是冷不丁的说道:“多个认识的人,舒坦点。”

“……。”

王阿娜跟在后面。

不多时,设计学院。

“林老板,你好。”

会长董智勇有些拘谨。

他跟林毅见过两次,有些眉目,情不自禁的就涌出一种学生对成功者士的敬畏。

林毅说出了这次来的目的。

对于林毅来学校找裁缝,董智勇有点二丈摸不着头脑,一个做茶饮生意的找裁缝做什么啊?

“裁缝专业的话,我帮你看一下,专业第一的‘秋凝海’同学比较专业……”

“那麻烦你帮我约她见个面吧,我跟她见面聊一聊。”

“可以,我帮你联系她。”

“行。”

董智勇边联系秋凝海,边带着林毅在服装设计专业内兜圈。

教室内有不少模型,模型上有很多比较独特的服装,只能说天马行空……

各种款式都有。

这就是所谓的人多力量大,想法多,量大,林毅甚至看到不少符合他审美的服装设计,裁缝的挺精美的。

专业对口,搞出来的东西总有那么一些符合潮流的。

这时,董智勇走了过来:“林老板,不好意思啊,秋凝海出去实习了,要五点多才下班……”

“在哪工作?”

“一家服装厂。”

“搞裁缝还是设计?”

董智勇说道:“裁缝专业这个专业实在是太偏门了,就业空间比较窄……”

听他这么委婉的一说,林毅心想不就是流水线么。

金艺出去后,就干这个?

说实话,这个专业出去如果没有遇到好的机会就只能去厂里当裁缝了,基本没什么发展空间。

何况,金艺也不是什么世界顶尖的设计学院。

没有公司抢,很难就业。

林毅想了想就觉得对方应该挺难的,没机会估计会转行。

“你记一下我联系方式,如果有时间的话让她下班后去新街口那边找我,我店在那里,没空的话就算了。”

“好的。”

这事他并不强求,找其他人就行了。

只不过对方刚好这个专业,毕竟是金艺的肯定比外面的要专业不少。

分开后,林毅看向王安娜问道:“你男朋友过来了没?”

“在路上了,他们跑去吃饭了。”

学校门口等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戴着眼镜高高瘦瘦的青年就跑了过来,还有点气喘吁吁的。

林毅心想,小伙子年纪轻轻不太行啊。

这体能,几分钟就累了。

“林老板,你好,我叫常奇……”

“之前见过了。”

“是的。”

林毅将自己画好的图纸递给他。

常奇看了一眼,心里古怪的很。

“帮我按照我这个重新画一幅,越薄越飘逸约好……”林毅说了一下自己的要求。

“可以,我回去就画,王安娜受你照顾了。”

林毅点点头:“有想法的话可以来我公司试试,我那正好缺人。”

“好的,我考虑一下。”

送走林毅后,王安娜才问道:“什么东西啊?”

“应该是模特吧,还有内衣……”

“我靠,这么骚气?”王安娜看着画上的内衣款式,很骚很薄,但是又很性感,这样很难穿在身上吧?

常奇说道:“应该是睡衣吧。”

“不清楚,林老板公司待遇很好的,而且舍得花钱,你要是打算去一线城市发展,我们只能异地恋了啊,要不留下呗?”

“我考虑考虑吧。”

————

离开金艺后,林毅刚回到学校,安澜学姐就打电话来了:“在你店里呢,我现在有事忙着,你过去一下吧,别让人家等久了。”

tsxsw.la

“我正好刚回学校,马上过去。”

于是,林毅又风风火火的赶到店里。

何纾婕去其他商场找招商部门了,茶饮店要想玄武那边铺了,所以忙的看不到影子。

注意到店里喝着饮料的三个青年,林毅走过去打了声招呼。

“学弟,幸会幸会。”

“安澜会长介绍我们过来的。”

“学弟,具体是要设计什么样的功能?”

他们三个还挺感兴趣的。

林毅说道:“不是什么值得学长几个大展身手的软件,就小玩意,类似于呼叫功能,还有下单功能的软件,你们下午有时间吗?”

“有啊。”

“那行,我们去现场聊吧。”

“没问题。”

林毅在学校大名鼎鼎,他们自然想要结交一下。

乌托邦网咖,四连坐。

四人坐在一起,林毅就把想法和需要的功能跟他们聊了一下。

“这种小程序的开发比较简单,而且制作门槛也比较低依靠第三方工具开发,加上程序模块就能搞定……”

林毅笑着说道:“两天能搞出来吗?”

“这个,可能要麻烦一些。”

“两天内搞出来,一人奖励一万块钱,这对你们而言很简单吧?”

三个学长面面相觑,深吸了口气。

“学弟,包在我们身上,两天时间绝对帮你搞出来了!”

“没问题。”

“我也没问题。”

林毅笑了,

学长也笑了。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样一来网咖就不缺少什么功能了,到时候跟电脑公司那边沟通一下加入程序,下一家店直接复制黏贴就可以了。

现在还没到休息的时候,何纾婕在跑,林毅也在跑。

何纾婕负责茶饮店店铺,基本都是挑热门地段,还有学校地段。

就金陵本科大学而言,就有三十多所,专科这些就不说了。

加上周边商场等等,可以经营的地方多了去了,这样下来就可以开上百家店了。

关键是,现在没有竞争对手。

星巴克是佛系,只走高端路线。

coco现在还在摸索阶段,林毅直接花钱横推过去,根本没有一合之敌。

手上不差钱,速度要加快了。

正好给马正阳那边一点压力,把供应链扩大。

林毅:“@何纾婕@卞文耀@吴晓娟……晚上八点半来龙阳大厦,公司开个会。”

何纾婕:“收到。”

卞文耀:“收到,林总。”

……

跑了一下午的时间,除了新街口位置,其他店铺的位置能开在‘雅客雅思’旁边就开在雅客雅思旁边,方便配送,形成一个最开始最简单的配送链……

实在不行,开对面也可以。

总之,不能太远。

这样一个连锁产业链就初步完成了。

现在名下的公司和产业越多,林毅需要思考的也就越多。

回程路上,林毅接到了林国伟的电话。

“你小子不声不响借钱给别人治病了?人家现在上门感谢你,找不到你人呢……”

“这点小事,你和梁姨自己解决一下吧。”

最近林国伟和梁雅香已经收拾的差不多,准备搬到新房子里面去了。

林毅恶趣味的说道:“搬家的事情先别跟林筱薇说,下次我带她回去吓唬她一下。”

“你真是……”

林国伟不认同他的做法,但是也没否决,显然也是想给林筱薇一个惊喜。

等下次林筱薇回去发现,家没了……

路上堵车,林毅听着音乐。

就在这时,手机再次振动起来,陌生来电。

“喂,我是林毅。”

“林先生你好,我是秋凝海……”

给了个地址,林毅又给何纾婕打过去电话:“何纾婕,你回店里了没?”

“我刚到店里,怎么了?”

“马上有个金艺的妹子过去,你帮我招待一下。”

“新欢?”

何纾婕调侃了一句。

林毅笑了笑:“是啊,新欢。”

“都都都……”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林毅踩了踩油门。

————

喝着咖啡,听着音乐。

何纾婕抬头看向走进店里,相貌平平的小女生:“秋……”

“您好,我是秋凝海。”

何纾婕打量了她一眼,点点头道:“坐吧,喝点什么?”

“我很喜欢你们店里的烧仙草。”

“谢谢,卞文耀,先做一杯烧仙草。”

“好的店长,马上做。”

何纾婕搭着腿,好奇道:“来求职的?”

“是的,林先生今天去我们学校了,我在厂里实习就没见着,所以想过来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什么岗位?”

秋凝海抿了抿嘴说道:“裁缝。”

这个专业并不是什么拿得出手的专业,也没有面子,当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选择这个专业,早知道应该听家里人的话。

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她在那暗无天日的工厂里实习了半个多月了,每天十二个小时,流水线一样的裁缝机,工作的她都快要吐血了。

她也想走,可关键是去哪啊?

去大城市,她暂时没有心理准备。

她也尝试着在淘宝上找一些店家,帮忙缝缝补补,但是收入很少很少,还不如打工呢。

她这大学,上了跟没上似的。

她学缝纫的目的是为了享受自己做衣服的乐趣,而不是进服装工厂当缝纫工人。

“?”

何纾婕也懵了一下,什么东西?

裁缝?

何纾婕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是踩缝纫机的那种吗?还是说什么新的……”

“就是那种……”

秋凝海嘴角一抽,挺尴尬的。

何纾婕绕有深意的哦了一声,事实上没明白林毅找裁缝做什么。

“具体是做什么呢?”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林先生电话里没跟我说明……”

“好吧,你先坐一会,他在过来的路上了。”

“好的。”

秋凝海好奇道:“何店长,你们家在金陵有多少家店了啊?”

“五十多家,还在增加。”

“真厉害啊。”

秋凝海发自内心的感慨,感慨林毅真的太厉害了。

她听说过金艺后街那家雅客雅思是南大的一位大学生开的,就是不知道是谁。

今天学生会跟她联系的时候,她才知道那个人叫林毅。

而且,还是南大大一的学生。

听对方这么说,何纾婕抱着手臂矜持的笑了笑。

其实,内心很爽。

不管对方是夸谁,还是夸店,何纾婕都有种一荣俱荣的心理。

“回来了。”

秋凝海看到走进来,很高很有气质的青年,紧张又拘谨的站了起来:“林老板。”

“坐吧。”

林毅挨着何纾婕坐下:“帮我泡杯红茶。”

何纾婕点点头,走过去帮他泡了杯茶,这才坐下听两人聊,她其实挺好奇的,林毅又在捣鼓什么东西。

林毅拿出手机,把之前事先拍好的照片放大给她看了起来。

秋凝海很澹定,不像苏可念和顾杨她们一样。

因为内衣设计什么的她见得多了,甚至自己裁过。

她现在穿的内衣,都是她自己裁的。

“这种舒适性感的睡衣,用什么面料最好?”林毅问道。

秋凝海说道:“如果是增加情调的话,最好是用蕾丝为主料,然后根据款式需要搭配其他辅料,这就从本质上保证了内衣的手感跟体验度……”

何纾婕看着内衣,皱了皱眉。

这不是趣味儿……

男女之间调情用的么?

搞这破玩意做什么?

林毅好奇道:“这种剪裁起来容易吗?”

“说实话,这个挺难的。”

秋凝海研究了一下图片,这才说道:“这样的款式加工过程中技术性较强,是也较重要的加工工序,而且按不同的款式要求,得通过合理的缝合才能把各衣片组合成衣,对缝制工序,选择缝迹、缝型、工具都很讲究的,只有一些老师傅,还有学习过的才行……”

不愧是专业的,林毅笑问道:“你会教吗?”

“我会的。”

秋凝海重重点头:“我们专业,我是排名第一的,我现在实习的工厂里的车版师,没有我厉害。”

“这么自信啊?”

“自信还是有一点的,这方面我是专业的。”

林毅舔了舔嘴唇,手指在桌上哆哆哆的敲了敲:“这样,你先帮我把现在这款裁出来……”

“好,要求方面呢?”秋凝海眼前一亮。

林毅看向何纾婕。

何纾婕也看向他:“看我做什么。”

“没什么。”

林毅本来想说按照何纾婕的尺寸来,但是她应该不会同意。

于是,他退了一步。

“这样,我给你找个模特过来。”

“这样最好了。”

如果有模特的话,尺寸比较标准。

于是林毅给安澜打了个电话:“学姐,出来干活了。”

————

Ps:最近订阅拉了,追读也拉了,感觉应该是防盗的原因,吐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 魔天 龙王殿 大叔,不可以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乡野小神医 贴身狂少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赘婿当道
相关阅读
末世:每周一个神兽模板我成了大宋守护神轮回直播,我有尸体编辑器诸天影视崩坏,从反派宋青书开始我在都市长生不死遮天:开局降生在紫薇星域黑龙国度主神大人您的香火又断了1979之我不想努力了战锤:以帝皇之名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