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粥可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次日,北疆清城。

陈可欣早早带着家人出了门,对于可恶弟弟周可温的不辞而别,她也是颇为无奈。

“居然躲着我,哼。下次见到你,看姐姐我不好好关心关心你。”

昨天联系了一天,都没能联系上自己这个弟弟,这让她十分恼火,准备带家人出去好好玩玩散散心。

不过在此之前,她倒是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将父母放到周可温家的“好再来”超市,陈可欣去了一趟附近的4S店。

北疆没有车实在是不方便,有时候打个出租车都困难,落后的小城还没有方便的打车软件可以用。

因此,思考了一晚上,她准备直接过来采购一辆车,也不租车什么的了,麻烦。

她已经想好,就直接买辆男人开的越野车——牧马人。

倒不是她喜欢这辆车,而是前两天与可恶的弟弟一起游玩的时候,他随口说了句:“在北疆,就要有那种牧马人一样的越野车开才霸气,什么保时捷都陋爆了。”

其实周可温倒也不是有多喜欢牧马人,他现实中见都没见过这车,只不过以前看《亲爱的,热爱的》电视剧,感觉里面男主韩商言开着的车贼帅,所以就查了一下,发现是牧马人。

~

陈可欣其实买车想的也挺好,自己以后……有打算在清城定居休假的想法,所以现在干脆买一辆车放着。

xiaoshuting.la

弟弟周可温不在的时候自己开,等他回来了,便借给他开。

“嘿嘿,摊上我这么一个好姐姐,算你走了十辈子大运了喽!”

……

龙也别墅中。

早起的周可温看着怀里的女友,他实在是没有了一点力气。

昨夜……过于丢人,不提也罢!

在女友额头轻亲一口,他还是慢慢起了身,刚完成蜕变的董雨露睡得很死,没有被吵醒。

周可温看着一旁桉台上一块带血的毛巾,此时血迹已经干透,看着十分渗人~

他静静看了眼女友,然后带着毛巾下了楼,找了个盆子丢了点纸进去点着,然后把毛巾也丢了进去,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这东西不太吉利,乱丢不太好,留着又太尴尬……

拾掇完东西,周可温回房看了一眼,女友董雨露还在熟睡,他便穿好衣服到外面去买早餐。

刚出门,看到院里的老树,周可温直呼“卧槽!”。

都噜~

“娘的,这特么怎么被雷噼了?”

看着乌漆嘛黑的树木,周可温人有点傻,上前左右看了看,因为天上下雪老树倒是没有烧起来,就是……树算是彻底死了!

“这叫个什么事呀~难道,我命中有此劫,被老树挡了去?”想想自己昨天第一次坐飞机就遇雷打雪,周可温暗暗皱了皱眉。

“娘的,回头就去清凉山赶紧给真武大帝上香还愿去。”

……

床上刚起来的董雨露感觉很难受,她看了看身旁,自己的男友居然不在,不过她倒是未慌,微微起身寻找了一下,果然在枕边有一张字条。

字条上是周可温歪七扭八的破字:老婆,起床勿惊,为夫在楼下做早饭,马上就来。

看着周可温的字,还有他的话,董雨露很是甜蜜的笑了笑,她就知道,要永远相信这个男人,这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男人。

想起昨夜自己男人的糗事,她就忍不住又笑了笑:“果然,听说男生的第一次都很快,算他没有骗我。哼!要不然,我一定……”

~

楼下,周可温莫名一紧张,“怎么回事?怎么心里慌慌的~呼!不管了,赶紧把东西给老婆端上去要紧。”

想着,他小心的将锅里的东西倒进碗里拿到外面的冰天雪地自然冷却了一下。

“嘿嘿,还是咱机智!”

看着不冷不热的碗,他端起回了房间上了楼~

“老婆老婆,粥来咯。”

“嗯,来就来呗。粥粥,你这做的什么东西?”

“……”

“我做的就是粥~”

“什么粥?”

周可温嘿嘿一笑,“皮蛋瘦肉粥,我妈教给我的绝世秘方。她说让我一定要亲手做给她未来的儿媳妇吃。”

“哈哈哈,那粥可温了?”

“粥已温。”

“好吧,那就给哀家端上来。”

“好的爱妃。”

“咦?今天怎么不叫小粥子了?”董雨露巧笑若嫣地看了看男友。

“嘿嘿,因为从今日起小粥子已经站起来了,请叫为夫为——粥孤王。”周可温说着挺直了嵴梁骨,高昂着孤傲的头。

“呵呵~那怎么不叫粥幽王?”

“……”

周可温想了想,倒也不是不行,“那就叫粥幽王吧,反正我为王,你为后,我们平级。”

“不行,我要比你大。”

“你本来就比我大。”

“我没说年龄。”

“我也没说年龄!”

“那你……”

“嘿嘿。”周可温笑着不怀好意地在她身上打量了起来,舌头舔着嘴唇凑了上去~

“别过来……”

~

抱着有些虚弱的女友,周可温细心地给她喂着加热过了的温粥。

“你也吃一点呀!别光给我喂,你自己也补充点体力,刚才那么……”

“好。”

望着女友嘴边的粒米,他忍不住又轻吻了上去~

“别……不行了。”

“嘿嘿,怎么样。昨天那个不是我实力吧。”

“是是是,你厉害行了吧!”

董雨露颇为无奈,好像他这样疯狂补救,就能让自己忘掉他昨天的糗事一样~

“你别笑。”

“我没有。”董雨露立马憋着笑意反驳着。

“我都看到了你偷笑。”

“哈哈哈哈”

实在没忍住的董雨露大笑,这让周可温想一头撞死去~

凭什么呀!

凭什么自己第一次就……

~

陪着女友在床上缓了一上午,周可温也懒的没有再下楼去做饭,而是直接在网上点了一大堆大补的外卖食物。

既是补女友,也是补自己~

吃完东西,听着纯音乐,两人互相依偎着进入了午睡。

……

体质还行的董雨露恢复还挺快,下午睡醒时,她便已经可以下地了,虽然还是能看出有些不自在,不过问题不大。

紧跟着起了床的周可温,看着在阳台上赏雪的女友,直接将厚重的被子披着过去拥住了女友。

两人相拥依偎望着天上的飘雪,周可温问了问怀里的女友:“要不……咱明天再回去见爷爷奶奶吧!”

“不用,我已经好多了。今天就抓紧回去吧,我奶奶都给我打了三个电话催促了~”

“真不懂事!”

“你说什么?”

“哦,没说什么,雪真好看~”

抱着女友,欣赏着雪景,周可温静静地没有再说话……

傍晚,周可温让女友陪自己先去挑选了一身衣服,这次可是正式登门,不能不严谨。

他没有挑选太花里胡哨的衣服,只是买了一身黑灰纯色的休闲服,让整个人看上去更加成熟稳重一点,少了一丝以前的慵懒,多了一丝担当。

虽然不是第一次登门,可是……周可温这次却是比上一次还要紧张,毕竟自己拿下了别人的孙女!

全身心已经交给男友的董雨露,整个人都腻在了男友身上,感受到身边有些局促的男友,她笑着紧紧握住他的手,劝她不要怕。

董家小院门口。

周可温没有进门,他望着夯土围墙的墙脚皱了皱眉,一旁的董雨露脸上也是表情凝重。

董家的老房子,因为年久失修,加上这两日的雪雨,墙面已经出现了一些裂缝,虽然看上去还算轻,可还是有些悬,属于半危房了。

望着这一幕,周可温没有说话,叹了口气,抬腿带着女友提着礼物进了家门。

屋子里,董爷爷在一个书房里写着毛笔字,厨房中董奶奶则是在烧着晚饭,这次倒是只有他们两人,少了那些娘家亲戚的叨扰。

“爷爷好,奶奶好。小子周可温来了。”周可温笑着上前和两人互相打着招呼。

“嗯,你进来吧,让露露去厨房帮她奶奶。”

“……”

周可温紧迫地望了望女友,董雨露给了他一个加油的眼神,然后离开去了厨房里帮她奶奶做饭~

咕噜!

有些小胆颤的周可温,表面上倒是强作镇定,温和地笑着慢慢走进了书房里,看到桉台上的毛笔字,也没怎么看张口就开始夸了起来。

“爷爷您这字可是真棒,以前肯定有不少人和您求字吧?这得是镇宅之墨宝了呀……”他还想再夸两句,却是被老人立马打断了漂亮话。

“你仔细看看我写的这是什么。”

“仔细看看?”

周可温望了眼老爷子,讪笑一下开始仔细地端详起桉上的字来:

《浮生六记》

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

无人与我捻熄灯,无人共我书半生

无人陪我夜已深,无人与我把酒分

无人拭我相思泪,无人梦我与前尘

无人陪我顾星辰,无人醒我茶已冷

无人听我述衷肠,无人解我心头梦

无人拘我言中泪,无人愁我独行路

回首向来萧瑟处,无人等在灯火阑珊处

~

???

看着这幅字,周可温咽了咽口水,随之轻轻笑了一下。

以他的欣赏造诣自是看不出字之好坏,就是觉着有那么点干净整洁,字迹清楚没有多余的一笔一画,全诗写的自然流利,颇对他这个强迫症患者的胃口。

只不过……周可温确实是没想到,老爷子居然会写这个诗!

“爷爷这字工整好看,没有一丝拖泥带水,就是不知您写的是哪家书法!”周可温说完自己的想法后,虚心请教着。

董老爷子品了口温茶,看着周可温笑而说道:“范仲淹的小楷。”

“范仲淹?”周可温没想到老爷子学的是这一家,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仲淹!

“怎么了,有兴趣?”

“我没有,没有……就是少闻有人写他的字,好奇罢了。”

“好奇?听雨露说你字很丑,有没有兴趣练练。”

“呵……练字?还是算了吧,我没这天赋~”

周可温嘴上虽然倔着,其实他心里也还是想学的,只不过他从小字就写的丑,知道想写好字有多难……

毕竟几十年的笔锋可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要不然还要什么字迹验证师不是?

看着虽然拒绝,眼却睛还是一直往字上瞄的周可温,老爷子笑笑不再言语。

“想来又是一个怕练字吃苦的人,唉!也不知道我那孙女的选择是对,还是错……”

厨房中。

董奶奶看着身旁一直低头望向书房里的孙女,轻轻摇头叹了口气,作为过来人的她,刚才看见孙女进来时的样子,就已经明白了三分。

本来心里还有些企盼,所以今天她一连打了几个电话希望孙女没有……却还是,唉!

这两天,董老头老太的叹气,加起来却是比往之一年还要多……

饭桌上。

董老爷子笑问着周可温,“你这名字,是谁起的?”

“我爷爷。”

“哦?他是哪里人。”

“陇西,周家。”说到这,周可温有些小自豪。

“陇西……周家……周疯魔……小子,你可知有一个叫周疯魔的人?”

“疯魔?那是啥子~”他不解,只是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

“……”

“算了,吃饭吧。”老爷子不再说话,开动了快子。

“哦哦~”

饭桌上众人都不再言语,只有董雨露贴心的帮周可温夹着菜,不时和几人说着话,两个老人家对周可温却是一句话没再多说。

有些尴尬的周可温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难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无奈,他只能低头吃着饭不再说话,只是不时帮女友也夹两下菜~

……

晚间,长舒一口气的周可温怀揣着着一个物件,带着女友董雨露匆匆离开了董家~

倒不是董雨露不想留在家住,而是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两天天气不好,她的房间居然床铺渗进了冰水。

这周可温肯定不能让女友这么住,便在老头与老太不是很友好的目光下,把她带走了……

打车来到一家快要打洋的书画装表店,周可温让老板把自己带的东西装表了,这是他从董雨露爷爷那求过来的那幅《浮生》。

对此书法他可以说是喜欢的紧,临走时软磨硬泡地在女友的帮助下,才顺利将这物从老头子那里给拿了出来……

老板是个识货之人,看到这一副写的不错的楷书,连忙问是哪位大家的字。

“大家?我家大爷的。”

“……”

一旁的董雨露听了男友的话,捂着嘴偷偷“咯咯”直笑个不停。

老板见状讪笑了一下,拿过字也没有再多说,开始认真装表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付了200块工钱,两人拿着一副大框返回了龙也别墅中。

“可惜,忘了买锤子钉子,要不然把这钉咱这客厅,也是十分应景好看。明天就去买去~”

“嗯嗯嗯。”

对男友的品味,董雨露点头表示了认可~

入夜,两人相拥而眠。

——

愿有人与你立雪后,也愿有人问你粥可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龙王殿 魔天 我的父亲叫灭霸 大叔,不可以 修罗武神 赘婿当道 乡野小神医 逆天邪神 贴身狂少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相关阅读
带着农场下凡尘娱乐:这明星能处,有钱他真捐诸天:我的学生,全穿越了华娱1994从重生狮城打工开始华娱从笔仙开始斗破之缘起青山镇综艺系演员这个历史聊天群有亿点怪从超神开始:全都是我聊天群玩转那座韩城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