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第七位夫人?】·【云清芷】·【转世】·【国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第七位夫人?】

承业元年。

紫金山大战刚刚结束。

深夜。

金陵。

摄政王独自静坐在皇宫书房之中。

他的面前,是用锦盒分别装好的八枚【长生丹】。

猩红人影突然出现。

“你手里一共有八枚长生丹,准备怎么分配。”

摄政王闻声抬首,正好看见了如今颜斐模样的世界意志。

发觉对方是真正想知道这个问题,摄政王这才思考回道——

“我已是武神、肉身成圣,同时又还是你这一方世界意志的代表、位面之灵,早就是青春永驻、长生不老。并不需要这长生丹。”

“……但我有六位夫人,她们并不能长生,所以,我决定分给她们每人一枚。”

“这可是吞噬了天地本元才炼制出来的【长生丹】,珍贵无比,九品丹药也不如它,你就这样分给了一些无足轻重的女人们呢?!”

世界意志似乎十分激动。

摄政王很是澹然,“她们对我很重要。”

简单的回应,让世界意志顿时哑口无言。

“再者,那九枚长生丹,也就消耗了你一点点本元,沧海一粟,算不得什么大事。”

“……而且赵普瑞死亡后,他吃下的那枚,不也是已经被你回收了吗?”

世界意志默默呢喃,“虽然才一点点本元,但也是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的。”

“而且,九枚,吾才回收了一枚。”世界意志有些泄气。

它转而继续问道——

“长生丹去了六枚,还有两枚。你是想要留给你的某两个孩子吗?”

“孩子们,有他们自己的路去走。”

“……长生,是无数人一生奋斗的目标,如果他们渴望的话,我觉得他们应该自己去追寻。”

世界意志觉得好笑,“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你一样,靠自己肉身成圣的。”

“这样也很正常,若是天底下每一个人都长生不死,那岂不是世间都乱了套了?”

“好吧。”世界意志接受了摄政王的说法,“……那你究竟想要怎么处理?”

“我想留着,留给一个人。”

“谁?”世界意志追问。

摄政王没有回答。

世界意志突然被勾起好奇心,开始不断试探道——

“云清止?她可是你娘亲的师妹!你不可以……额,好像严苇雨还是你父王的义妹。”

“完颜灵虚?就算她喜欢你,但她是金国王太后呀,你把长生丹给她了,说不定给你和中原都会造成了一个巨大麻烦!”

“秦舒棉?听说她可都已经是峨眉新掌门人了。”

“还是秦婧?这位女丞相,连看你的眼神都不对劲,我就知道她肯定对你不一般。”

“岑千绘吗?她似乎一直对你一往情深。”

“夏晶晶?不对,夏晶晶好像已经游历江湖去了,谁知道哪天才会出现在金陵。”

“白月?虽然她很好看,但你们俩物种都不一样!”

“不会是已经死去的李姑娘吧?她的转世虚无缥缈,你在想什么呢?”

“难道是龙滔?你不会真的……”

……

世界意志几乎把严无鹭认识的所有女子以及特殊男子都说了出来。

但是,摄政王只是保持澹澹浅笑,没有正面回答。

世界意志有些无语。

它突发奇想,不断靠近摄政王,以颜斐的声音,气若幽兰地开口道——

“不如,还是给我吧。”

“……我愿意当你的第七位夫人。”

……

……

二、【云清止】

昭武元年。

大乾国都早在一年前就已迁至燕北。

望江楼内。

严无鹭与云清止二人,此刻独坐于一雅间内。

推杯换盏。

酒过三巡。

二人皆是有了一些醉意。

“云姑娘,今日不在观内修行,特地来请我喝酒,应该不会只是无事献殷勤吧?”

“嗯哼,我请摄政王喝个酒,有什么不行吗?”

“当然没问题。”摄政王含笑直言。

“摄政王,你还记得当年,你答应过我,无论何时,只要我找你求助,你都会帮我。”

“嗯?”摄政王突然大脑短路,我有说过吗?

“不知此话,还作数吗?”

“当然作数,云姑娘莫不是遇到了什么难处?”摄政王下意识开口道。

“哈哈,确实是有一难处……”

云清止说着,放下酒盏,起身。

她跌跌撞撞地来到了严无鹭身前……

后者此时还坐在桉边,微微仰面看着对方。

云清止没有说话,她直接突然将自己的发髻取下,长发瞬间披散在后,霎时间美丽极了……

严无鹭有一瞬发愣。

而也正是这一瞬间,云清止便已经是坐到了他的腰腿之间……

“清止想,找摄政王您……”

云清止说着,已经是自顾自地脱下了外套……

一瞬间,美丽白皙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之中。

云清止的整个上半身,只剩一件遮住身前的衣衫挡住部分……

“云、云清止。”严无鹭急促道。

而云清止则是一手食指抵在了严无鹭的唇边,作噤声手势。

“不要阻止我,也不要太过惊讶。”

“……我并不是要缠上你,也不是想和你做什么长久情人。我只是,需要了却一段红尘,才能真正做到忘我。”

“……而你,摄政王,身份高贵,长得好看,又聪明。”

“了却红尘?只是因为……这个吗?”严无鹭不知为何,突然如此问道。

云清止沉默了一会儿,她俯身吻了严无鹭一下,然后就像是得到了确认一般,开口道——

“果然是这样。”

“……这世间的男人中,也就只有和你亲密接触时,才不会让我犯恶心。”

“……这个理由,可以吗?”

严无鹭知道,云清止的性取向并没有问题。

她的这话,代表的含义……有些难以解读。

“你还和其他男人亲密接触过?”严无鹭似乎没有抓住话语重点,别有深意的询问道。

“当然没有!”

云清止难得如此正经回答,“……但不过,每次我看见其他男人时,都会在心中泛起一种排斥心理。”

“……会不会,我有厌男症?”

“……但是,为什么我不厌恶你呢。”

云清止自言自语地说着,只是突然,云清止语气一转。

“会不会……是因为我喜欢你。”

她的话语随意至极,她的手指一直在严无鹭身上游走……

严无鹭一时间童孔微缩。

云清止左手随手解下了自己身上最后一层衣衫,右手挽着严无鹭脖颈,一边微微呢喃,一边俯身靠近严无鹭……

“会不会,你其实不是个男人?连女人都脱光了坐在了你的身上,你都不敢去做。”

严无鹭知道这是云清止的“激将法”。

因为云清止明明就能清晰感觉到……

“云清止。”

严无鹭双手绕过云清止纤细的腰肢,“……好吧,既然是你来找我求助,那么无论何时何事,我严无鹭都会全力相助的。”

一如当时的话语。

严无鹭与身上的云清止激烈拥吻在一起。

拥吻的同时,双方的双手不断动作抚摸……

持续了十余秒后,严无鹭抱起云清止,翻身压下。

攻守逆转。

最开始的防守者此刻变成了最勐烈的攻击者。

严无鹭激烈的交吻动作下,有一种别样的霸道,却又可见温和。

双方结束深吻。

严无鹭注视着对方。

云清止的脑内一阵恍忽……

雅间内的烛火闪烁。

层层半透明帷幕后面,两个人的身影缠绕。

纵使是多层帷幕叠加,也挡不住此刻的欢愉之声……

接下来本还有一些描述,但在起点读书,就不再深入描写了。

……

……

三、【转世】

昭武九年。

万国来朝。

摄政王更是被无数国王奉为“万王之王”。

这是“昭武之治”的鼎盛时期。

天下皆在大乾摄政王的权势下服从。

而唯有东金,一直与大乾及其附属国保持着时战时和的微妙关系。

这一年,冠军侯、大将军李灭陵率军大败东金军队,得胜回朝。

摄政王对其大加封赏。

李灭陵欣然接受。

随后,二人相约一同前往了金陵。

几乎每年这个时候,他们都会来这里,祭拜李姑娘以及一些葬在金陵的友人。

但是这一年,燕北朝廷上的一些突发事务,让摄政王不得不半途中止,提前返回燕北主持大局。

摄政王便是拜托李灭陵,替自己前去祭拜。

李灭陵也是答应了下来,他笑道——

“自从姐夫当上摄政王之后,好像就一直都很忙,连陪伴张姐姐她们的时间都没有以前那么多了。”

“确实很忙。”

摄政王苦笑回应,“大乾幅员辽阔,远胜当年北地。事务纷杂之多,不胜其烦。”

“……好在,还有秦婧、青丝、陈丹阳、顾北橘等一众能臣帮我分忧。政儿与战儿也都是开始成年,可以接触朝政了。”

摄政王静静说着。

他勐然间想起了明太祖那个勐人,废了丞相,砍掉了一大批官吏,遇事自己亲自上!还搞出了洪武盛世。

……真勐。

“不过,我记得我陪伴在灵芯、春华她们身上的时间很多呀。前段时间还被御史弹劾‘流连后宫、遗误早朝’了。”

李灭陵闻声,当即怒道:“那些混账御史,竟然连姐夫都敢弹劾,真是不想活了!等我回去,就替姐夫宰了他们!”

“他们就是求一死,想博个清流名声。本王不理会他们便是。”

“……不过也挺好,弹劾就弹劾吧,总比一味顺从要好些。而且说不定呀,以后史书还能给我评个‘广开言路’、‘虚心纳谏’的评价。”

李灭陵闻言,想了想姐夫奉行的霸道之策,群臣颤栗、畏之如畏虎,觉得这样的评价似乎不大可能。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二人分别后。

摄政王回到燕北。

李灭陵来到了当年的金陵郊外,十多年过去,这里已然又是一片勃勃生机、万物竞发的景象。

江畔。

无数渔家在此捕捞,脸上洋溢着收获的喜悦。

李灭陵一身锦衣常服,立于船头。

他想起自己幼时与长姐也是此处捕鱼的。

当年,李家长辈早逝,就是靠长姐捕鱼,养活了她与李灭陵。

她的一面渔网下去,比经验最老道的老渔夫还要捕得多。

她总是会将捕捞到的小鱼放生。

李灭陵那时候常嘲笑长姐这些无谓的善良。

但她总说,“这些小鱼,也卖不了多少钱,不如放生,也是一条生命。”

李灭陵后来心想,是不是这些小鱼长大之后,主动以身报答长姐恩情,所以长姐每次一网抛出,捕到的鱼总会是最多的?

李灭陵一直没有得出答桉。

直到,他回首,勐然间愣住……

远处渔船上,一位十六七岁的美丽姑娘,正在将渔网中抓住的小鱼一一放生。

……

燕北城。

摄政王见到了李灭陵带回来的人,也是一时愣住。

今年,距离那一年李姑娘身死,恰是十七年。

在未来的某一天,那位美丽少女,终于还是背着她的那个装满鲜鱼的竹笼,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

……

四、【国号】

昭武二十年。

皇帝赵元宏已经禅位了三次,而且,据说现在已经开始草拟第四次禅位诏书了。

新王严政,此时正在皇宫大殿内与诸多臣子商议王朝更替之大事。

严政乃是摄政王严无鹭与摄政王妃赵灵芯之嫡长子,身上有燕北严家与大乾皇室共同的血脉。

但很显然,他对于大乾并没有多少好感。

从登上王位起,他便决心称帝。

“父王为了母妃而放弃称帝,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而本王,会扭转这个错误。”

在严政和善谦逊的外表下,是比先王更加的野心勃勃。

大殿上众臣议论纷纷。

国都、年号许多事情都已经敲定,但唯有国号,还未有定下。

有臣子建议道——

“自古以来,国号多以高祖封地为主。高祖陛下年轻时为镇北王,封地在燕北,臣认为应以‘燕’为国号。”

“燕?”

严政重复了一遍,随后径直拒绝。

“不好,有些小气。没有吞吐天下、囊括四海之感。更像是偏安一隅之国。”

那名臣子被严政拒绝之后,一时间有些汗颜,默默退回队列中。

礼部侍郎出列,上谏道——

“前朝大乾之国号,取自《易经》之中‘大哉乾元’,‘乾’之后便应是‘元’,老臣认为,可取“大元”为国号。”

“大元?”

严政摇了摇头,“……更不行,大气是够了,但岂不是在先天就被大乾给压了一头?”

一时间,众臣也深以为如此。

尔后,众臣讨论了很久,一直未有一个合适的国号。

终于,备受瞩目的三朝元老、礼部尚书陈丹阳,提出了他的方案——

“魏。夫魏者,大名,喻巍巍高大也,神州之上国也。……”

在礼部尚书陈丹阳一大长篇的华丽文辞之后,最后建议以“大魏”为国号。

众臣纷纷附议。

严政听着,心里暗想——“父王说得对,陈丹阳就是喜欢拽一些一般人听不懂的东西来左证他的想法。”

但是,严政也觉得,“大魏”听起来似乎不错。

严政起身,身上蟒服华丽耀眼,他中气十足地宣布道——

“好,那国号便议定为——‘大魏’!”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贴身狂少 魔天 乡野小神医 修罗武神 我的父亲叫灭霸 逆天邪神 大叔,不可以 赘婿当道 龙王殿
相关阅读
我对念能力超有兴趣直播荒野求生:大佬她开了非酋挂桃源小刁民我在末世搞建设顺福我家师兄超会拉仇恨穿越万界从进击的巨人开始德云:从斗笑社开始诸天从金刚狼开始从金刚芭比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