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9章 座下石洞,独角大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瘦影掠过,晨曦相伴。

宁人坊往西市,不过数百步距离。杨朝夕、覃清、吴老九疾步而走,片刻便至西市东坊门外。

此时西市附近行人寥寥,开市还须等到午后。三人快步行入,绕到昨日傍晚落脚馆舍的后墙,趁着四下无人,纷纷逾墙入院,潜回昨日订下、却空置一夜的两间客房中。

三人分房而处,各自将昨日置办的行头换上,仍旧扮作公子、小姐和仆从,才揉着眼睛、打着哈欠,陆续懒洋洋出来。

吴老九自去寻掌柜算了房钱,又从后院牵回骡车,便停在馆舍门前等候。杨朝夕却是一副纨绔子弟做派,待覃清叩门问安、进来客房,故意调笑了半晌,才磨磨蹭蹭出了馆舍,钻入骡车之中。

一入车厢,画风立变。

杨朝夕登时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脸上已多了几分焦急。虽接到鼠族所送帛书,明白崔琬暂无性命之忧,但昨夜方梦得问出的那句、依旧在他脑中回响:若‏‎‏‎‏​‎‏‎​‏‏‎‎‏‏作祟妖物果真是兕妖,以其习性、是否会对崔六小姐行不轨之举?

依着崔琬刚烈要强的性子,若当真遭了那妖物欺侮,恐怕只有寻死一途,而不会另作他想。即便是手足被缚、难以自尽,侥幸被救出,可那元载一旦知晓她非完璧之身,定然会痛下杀手、以全元氏之名……

是以救人之事,迫在眉睫。之前“从长计议”的说法,实是不欲方家涉入过多,毕竟单是方家与唐门的新仇旧怨,便够方氏一门焦头烂额的了。

车厢狭小,覃清便坐在对面。杨朝夕一呼一吸的动静,听在耳里、吹在面上,令得她心头怦然,半晌不敢抬眸直视。车厢外车轮滚滚、马鞭噼啪之声交杂在一处,反衬托得车厢内寂静非常。时候久了,不免洋溢出渐次浓厚的尴尬气氛来。

“杨师兄,咱们现下出城、是要寻何人相助?”

覃清见二人半晌无话,登时打破寂静,当先开口问道。话音落下,骡车恰载着三人穿过厚载门,顺官道向南面奔去。

然而过得许久,杨朝夕却似充耳不闻,没有答出半个字来。覃清心下微恼,这才抬眼看去:却见杨朝夕眉头紧皱、双目失神,脸上全是忧色,竟是陷入了焦虑之中。登时便明白他所忧之事,不免心头一痛,当即转过脸向车外催道:

“吴九哥,烦你叫骡子跑得快些!咱们赶回大校场后、还须逐一拜会各观道门前辈,才好请来救兵。”

“好嘞——!”

吴老九更无二话,满口应下。但听得一道鞭笞声尖锐响起,那骡子痛得一声哀嚎,立时撒开四蹄、狂奔起来。霎时间轰隆声大作,两只车轮连蹦带跳轧着官道,绝尘而去……

石壁苍古,大佛安详。

龙门佛窟起凿于大魏孝文帝时,至盛朝蔚然成风,中历数百年风雨,始终巍然不动。

单说盛朝开立以来,不但恭王李泰、武皇后、韦贵妃、高力士等凿山为像,以累功德;更有天竺、新罗、吐火罗、康居等国僧侣信徒,开窟造像,广大佛法。至大历年间,佛窟像龛便逾千处,造像更达几万余尊、难以尽数。且绝大多数佛窟像龛、均集中在龙门西山,与香山寺隔河相望,实乃中土佛法繁盛的一处明证。

而几万佛窟像龛中,最大一处莫过于武皇后敕造的“报身像”——卢舍那大佛,相传便是依武皇后容貌雕凿而成。

卢舍那大佛秀目微眯、眉如新月,圆光腾火、笑容慈和,趺坐在崖壁上俯瞰众生,安详中略带着几丝威仪。左右分别侍立着迦叶佛、阿难、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四位,亦是慈眉善目,悯恤世人。

便在这庄严神圣的大佛座下,密密地开着数孔或方或圆、大小不一的佛龛。其中一孔黑洞洞的、约八九尺高,内里佛像早便不翼而飞,只留下周边雕凿的痕迹。似是毁于蓟州贼兵之手。

此时晨光初照,伊水粼波,早起的鸟群掠过水面,将碎影洒向波间。

“呦——昂!!”

忽地那孔洞中一声怒吼,声波涌出洞穴,无形无影地撞向鸟群。登时便有数羽飞鸟身子一滞,旋即“噗咚噗咚”落入水中,成了河鱼的早食。

与此同时,一群棕褐色的山鼠慌不择路、从那洞穴下处奔出,几乎是落荒而逃,顷刻便爬满了山坡。然而,待那洞中怒声渐歇,一些胆大的山鼠却又调转身体、纷纷向孔洞折返,似早将方才惊险抛在了脑后。

山鼠们折回孔洞中,便要各寻鼠穴补觉,却见这内有乾坤、空间广大的山腹中,竟又掌起鲸油灯来。

灯火所及之处,却是石锅、石案、石灶、石屏、石凳、石榻等等诸物一应俱全。此外便是山腹一角,杵着根水瓮粗细的石柱。石柱上捆着两个头顶光洁的女尼,口中堵着麻核,皆无精打采、形容憔悴,似是饥饿所致。

石榻前立着个手提狼牙杵的男子。男子华服皂靴、面色阴戾,手中提着只鲜血淋漓的鹿腿,正大嚼特嚼。一面吃、一面语带讥讽道:

“独角大哥!非是兄弟看低了你!咱们跟着‘燕山圣君’过活,若连食性都改不过来,早晚要成他老人家铜镬里的一摊肉……桀桀!你瞧那边捆着的两个女子,膏绵骨酥、皮白肉嫩……啧啧!滋味定然不错!兄弟特让给大哥先尝,谁料你非但不领情,还整日在此昏睡,也不知圣君大人、究竟瞧上你哪一点!”

仰卧在石榻上的“独角大哥”,却是头身长逾丈的彪形大汉,浑身皮色青灰,身形壮硕如牛。最叫人心头发寒的是,这大汉小耳阔鼻、额生尖角,竟是个犀首人身的妖怪!

独角大哥背对男子,鼾声如雷,对他一番讥讽之语,却是充耳不闻。然而那男子依旧喋喋不休,似乎不将这位独角大哥吵醒、便十分不痛快一般。

终于,榻上独角大哥受不了聒噪之声,一骨碌翻身爬起、再度发出一串咆哮:“呦——昂!呦——昂!昂!白又荣!你特么趁早给爷爷闭嘴!哼哧!莫惹恼了爷爷,将你拆骨剥皮、挂起来晒作腊肉!哼哧哼!”

“桀桀桀!便是晒作了腊肉,也不合独角大哥胃口……”

这阴戾男子、正是前番驾舟遁走的上清观弃徒白又荣,此时见独角大哥发怒,却是毫不慌张。又张口撕下一大条鹿肉、和血吞下道,

“说起来、大哥这食性,比个和尚还清淡些!只好吃些果蔬枝叶,半点荤腥也不尝。若非头上还有些毛发,兄弟都要以为大哥早便皈依三宝、遁入空门啦!桀桀桀……”

“放你娘的……哼哧……狗屁!!”

独角大哥小眼圆瞪,气呼呼骂道,“莫以为爷爷不知你心中龌龊!定是你相中了那边两个小尼姑、欲行苟且之事,却担心她师门中人寻来、将你骟成阉人……哼哧哼!便想拉爷爷下水,好替你挡住些!哼!真是好算计!”

白又荣见这独角大哥并不蠢笨,竟识破了他一些意图,当下眼珠子一转,咧嘴笑道:

‏‎‏‎‏​‎‏‎​‏‏‎‎‏‏“独角大哥说哪里话!这俩小尼姑还是大哥帮忙拐带回来,兄弟又怎敢独享?兄弟方才言语冲撞,只是想叫大哥也尝尝女人滋味,桀桀!端的是妙不可言……”

“哼哧……这才算句人话!”

独角大哥怒意渐消,困意却又抑制不住地涌将上来,当下打了个哈欠又道,“不过爷爷素来不喜女色,没得耽误俺睡觉工夫……你若喜欢,只管享用便是!只是声音小些,莫太吵闹才好……哼哧!记得你诓爷爷去捉这两个小尼姑时,说是为了结一桩仇怨……却、却又是怎么回事?”

白又荣面色顷刻由晴转阴,面容扭曲道:“独角大哥!此事兄弟绝无半分诓骗,实是兄弟早年受得一桩奇耻大辱。是以那时便已发愿,誓要将那小子碎尸万段!哼!!!

说来这俩小尼姑、其实都是‘西贝货’,不过是逃婚逃去了尼寺里。其中一个唤作崔琬,本为麟迹观女冠、洛阳崔府六小姐,正是那小子的姘头;另一个却是崔琬侍婢,只作照料起居之用。

此番费尽心思,将她两个绑了来,便是要当那小子的面、将他姘头蹂躏之死。好令其道心自毁,悔憾终生……桀桀!也不用终生,到时自会将他骨头一根根敲断,折磨七天七夜,才许他死去……桀桀桀!”

白又荣面色顷刻由晴转阴,面容扭曲道:“独角大哥!此事兄弟绝无半分诓骗,实是兄弟早年受得一桩奇耻大辱。是以那时便已发愿,誓要将那小子碎尸万段!哼!!!

说来这俩小尼姑、其实都是‘西贝货’,不过是逃婚逃去了尼寺里。其中一个唤作崔琬,本为麟迹观女冠、洛阳崔府六小姐,正是那小子的姘头;另一个却是崔琬侍婢,只作照料起居之用。

此番费尽心思,将她两个绑了来,便是要当那小子的面、将他姘头蹂躏之死。好令其道心自毁,悔憾终生……桀桀!也不用终生,到时自会将他骨头一根根敲断,折磨七天七夜,才许他死去……桀桀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我有一剑 犯罪心理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最佳女婿 北派盗墓笔记 深海余烬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不科学御兽 我在截教看大门 神秘复苏
相关阅读
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这个御兽师明明不强却过分勇敢谍战从特工开始从刷魂兽开始的人生模拟我的科技博物馆剑道万古长存剑道丹尊剑道狂神小师弟早就满级了福宝三岁半,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