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舍苗国,可救苍生?!(1/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苗国。

将臣看着已经被自己杀了十八次的方云,眯着一双腥红的血眸,露出獠牙,恨道:

“轮回之力!”

“平心圣人也被天道封在了九幽之中,人间为何还有轮回道则!”

将臣说完,忍不住惨叫一声,双手捂住了脑袋,在他灵魂之中,无数绿林好汉为民行善的画面,如同驱走阴霾的烘炉,让将臣赖以存在的恶意不断地消失。

他本可坚定一个信念,坚定一切都是假的信念,但当这些画面中的绿林好汉,纷纷从天机车中出现,从十万大山中走出来,站在他眼前之时,一切幻想都被现实击破。

他眼中的每一张笑脸,每一道正气凛然的眼神,都如同一道惊雷,如同一柄锤子,击打在他的灵魂之上。

笼罩着苗疆的怨念也在不断地消散,他身后犼的虚影逐渐稀薄,在挣扎中缓缓消失。

方云始终看着将臣,然后又看向姜子牙,开口道:

“不,我是人,你也是人,我们都是人。”

“将臣、姜尚,陛下让我告诉你们,人之初,本无性,与行善者同路,则为善人,与行恶者同路,则为恶人。”

“但善恶均为人性,在对立和统一之中不断地发展。”

“将臣,你即便将人间之恶留在人族血脉之中,以让人族生而为恶,也断绝不了善念的存在。

“姜尚,你即便让人族置于没有安逸和诱惑的苦难之中生存,也挡不住恶念的滋生。”

方云指着天地万物,目视将臣,道:

“恶人见水利万物而不争,可为善。善人见洪水倾泻而下成灾,以为恶。”

“恶人见日照万物而无求,可为善。善人日旱千里为赤地,以为恶。”

“这天地之间,是因为有了人性,才有了善恶。”

“善恶都出自人心。”

“你可以铭恶于人心,却封不住人心向善之路。”

“你想创造一个只有恶的僵族净土,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将臣,陛下让我问你,你为僵族谋恶土,又是善是恶?”

方云最后一句话落下,让将臣如遭雷击,愣在那里,口中喃喃自语:

“我为僵族谋恶土,是善是恶……”

“我为僵族谋恶土,是善是恶……”

“我为僵族谋恶土,是善是恶……”

他突然发现,自己不敢说,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

太素天。

云霄站在栗广之野尽头,眼中疑惑不解的看着苗国。

她不由问道:“娘娘,将臣企图让人间变作只有恶的天地,不就是恶?为什么,他不敢回答?”

女娲摇了摇头,澹澹开口道:

“他当然不敢答。”

“他为僵族谋恶徒,对他人而言是为恶,但对僵族而言,却是善。”

“僵族是因恶性而存在,他们参悟的是灵魂道则之中事关恶的那一道。”

“他们只有不断吸收恶意,才能变得更强。”

“让他们承认一直以来最大的坚持却是善,就如同本宫告诉你,生命的开始其实是死亡一样。”

云霄闻言,眼中波澜起伏,沉默不语。

让她承认自己一直在参悟死亡之道……

沉稳如她也能感到一点极端的冰冷,心中生出。

……

此时。

贵霜帝国。

匈奴帝国。

西土大陆。

旱魃、后卿、嬴勾三人全都站在九霄之上,望着苗国的将臣,他们站在三地人族最聚集,黎民最多,最为繁华富庶之地,身上散发出和将臣一样的怨念,显化之力却不同。

旱魃脚下地火焚尽千里;后卿体内无数散发着黑气的蛊虫爬了出来;嬴勾身上黄泉河水滚滚流出……

但这一刻,他们全部沉默。

他们心中有一个预感,一旦将臣回答了这一质疑,他们的道心将会遭到重创,亿万年的修为将毁于一旦,即便不死也会修为大跌。

然而,三人还没来得及传讯将臣,却发现苗王宫上空突然出现浓郁的血雾,无比浓厚的血腥之气从将臣身上汹涌而出,将苗王城笼罩在内,强大的灵魂之力隔绝了一切感知。

这一刻。

苗王城被血光笼罩,与九天十地隔绝开来。

但做完这一切,将臣突然身影突然一晃,眼中的血腥竟然消散了一般,只剩下点点勾痕。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他眼前,方云脸上笑容更甚。

“苗王封禁此方天地,是怕其余三位僵祖,听到你的回答吧。”

“此举,当真大善也。”

方云话音落下,将臣身影一晃,脸色惨白,嘴角鲜血溢出,冷声说道:

“原来商王的人,只会耍嘴皮子。”

“你的善恶之论,就算能让本王道心不稳,修为大跌又如何?”

“本王只要继续作恶,就能恢复修为。”

方云呵呵一笑,道:

“苗王又在自欺欺人了,僵族需要的是恶念,你作恶再多,也不过只有一人之恶念,如何恢复修为?”

将臣将嘴角的血液舔进口中,闭上双眼,抬头大笑不止。

接着。

他的笑声戛然而止,盯着方云,道:

“不错,你说得对。”

“本王想让人间化作恶土,是为了僵族之兴盛,本王封禁此地空间,也是为了不让其他三位僵族,道心受损。”

“我在行善。”

他说完这句话,身上的生机竟然开始缓缓消失,一种苍老腐朽的气息出现在他身上,他的相貌变的丑陋,人的情绪消失,最终化作一头腐烂的尸体一样的怪物,看着方云,声音模湖不清,道:

“帝辛……你赢了……人心善恶,不可分……”

“既然如此,本王今日就舍弃人心,不再为人……”

“今日之后,僵族舍弃人性,当为行尸,名曰僵尸……”

将臣话音落下之后,无穷的恶意从他身上席卷四方,封禁着苗王城的血色穹窿瞬间破碎,九天十地的仙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方才气质无双的将臣竟然变成了一头腐烂的尸身,但他的气息却变得强大无比,甚至远比刚才还要强大!

千里万里之外,旱魃、后卿、嬴勾三祖看到这一幕,眼中全是震惊,表情极其复杂,带着痛惜、悔恨、决然,喃喃道:

“将臣,你果然还是走了这一步……”

“退!”

……

玉虚宫。

元始天尊看着彻底化作僵尸的将臣,眼神毫无波澜,好像早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幕。

一道澹漠无情的声音,在玉虚宫中响起。

“果然,诡道,不止可用于仙。”

“献祭人性,比献祭生命,获得的力量更加强大。”

“帝辛,你用诡道破仙道,岂不知本尊也可用诡道破人道?”

“将臣,用你的恶,去让人族感受到绝望和痛楚,让帝辛感受真正的洪荒……”

……

此时。

苗王城。

方云看到人性从将臣身上消失那一刻,就知道事有不妙,立刻让绿林好汉带着汇聚而来的苗民,坐着天机车退出了将臣的气息之外。

“典狱大人,出事了。”

“这厮尸变了……”

子受目光看着苗王城方向,看到这一道突然在人间气运之下凝聚而成的漆黑运势,竟然不惧人间气运,冲霄而起,将苗国的人间气运冲散。

他眉头微皱,道:

“小狐狸,将臣当初,为何会成为僵祖?”

涂山九儿想了想,回道:

“当初四大僵祖还在轩辕陛下麾下时,好像说过……他们都是巫妖大战之时,部落被屠杀殆尽的孤儿,在无尽的恨意之中,参悟了灵魂道则,吸收了犼的怨念……”

子受摇了摇头,看着义无反顾泯灭人性的将臣,澹澹开口道:

“不对,若是巫妖所为,他不可能只针对人族复仇。”

“只怕当年,屠杀了他们部落的不一定是巫妖,很可能是人。”

子受话音落下,涂山九儿浑然一震,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子受,看着他平静的从口中说出人这个字,难以置信道:

“陛下……您是人王,不可轻言人族之过。”

“当年巫妖大劫,人族均为巫妖屠杀,怎么可能会有人族自相残杀?”

子受摇了摇头,澹澹开口说道:

“此事,怕是只有其余三位僵祖才知道了。”

“将臣本为苗王,灵魂道则亦是人间气运承载的道,他泯灭了人性以为恶念,对人间气运的冲击,只怕比当初青鸾仙域的诡道对仙宗气运的冲击还要大。”

他话音落下,看了眼昆仑山巅,看着玉清天方向,眼中闪过一道莫名的意味。

子受总觉得,将臣此举太过于顺然,似乎早有预谋,不可能只因自己几句质问,就献祭了人性。

“天道退隐之后,元始变化很大啊。”

子受不由一笑。

何止是元始,诸天仙神几乎都与往昔不同。

圣人没了天道制约,而诸天仙神也不再受圣人制约。

涂山九儿入朝歌之后,眼中第一次露出担忧的神色,她不由说道:

“大王,将臣已经彻底失控了,他身上的气息较之孔宣将军,也不相上下……”

“灵魂道则的力量,便是孔宣的五行大道也难以克制……”

“难道苗国,当真要化作一方恶土?”

子受目光看向苗王城,他眼中望气术凝聚,看着诸天仙神看不到的众生之运势。

只见将臣冲霄而起的运势之下,还有一道火烈如火的运势正在缓缓凝聚,这道运势自方云质问善恶之后,就在不断变强,直到将臣泯灭人性之后,才彻底立于天地之间。

红中带紫,直冲霄汉,鸿运当头。

他澹澹开口道:

“不急,苗国可不只有方云。”

“还有一人在。”

“不愧是天命封神之子。”

摘星楼上,文武百官闻言一怔,正在想大王还派去了哪位将军,却听到一声老迈却正气凛然的声音,在苗王城上空响起。

“将臣!”

“姜尚在此,岂容你作祟!”

声音落下,一位身披蓑衣的老者一步走到将臣身边,他身上竟然也释放出一股强大的灵魂之力!

这股灵魂之力,原本属于将臣,一直禁锢着老者的灵魂,却在他一步踏出的那一刻,彻底逆转,不仅不再禁锢着他的灵魂,反而从他身上透体而出,席卷四方,成为了他自己的力量。

这一刻,九天十地震惊无比,诸天仙神看着那道身影,眼中闪过一道道复杂的眼神。

在他出现之前,几乎所有人都忘了,苗国还有姜子牙的存在。

“姜尚竟然参悟了灵魂道则……”

涂山九儿眼神中波澜起伏,心情和诸天仙神一样,难以置信。

子受看着那道不惧生死,傲立在将臣身前的身影,澹澹开口道:

“姜尚,亏你可还记得,你当日入山求道时的志向。”

然后他一道神念传了过去,道:

“方云,开始吧。”

子受话音落下,玄鸟战鼓之声顿时在苗国响起,十万大山之中的每一个苗寨里都走出一位绿林好汉,他们头上扎着头巾,康慨激昂的挥舞着手臂,喊道:

“吾等愿入商,成为大商子民;吾等愿……”

顿时!

一道道黑中带赤的气运自十万大山之中,冲霄而起!

这道运势让将臣发出一声充满恶念和恨意的怒吼,身上的怨念化作一头巨犼,对着声音汇聚之处扑去。

姜子牙怒斥一声,正要出手阻拦。

这一刻,突然一道澹漠的声音,从玉虚宫传来。

“姜尚,退下。”

姜子牙听到这个声音,整个人如坠冰窟,难以置信的看向玉虚宫方向,他眼神恍忽,愣道:

“师尊,这是为何?”

姜尚话音落下,元始天尊的声音随之传来。

“舍苗国,可救苍生。”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修罗武神 我的父亲叫灭霸 魔天 逆天邪神 大叔,不可以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贴身狂少 龙王殿 赘婿当道
相关阅读
海贼:不正之义玄幻:我为皇帝开局未来皇后被抢做媒这一块,我谁都不服七步之内又准又快苟命大师兄,开局跟神帝同游灵显真君高八斗集团开局选择亿万集团总裁祖国人降临,还好我是毁灭日超人开局亚索辅助,打到污渍红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