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送你个礼物,献城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依旧是那处书房,当神秘女子除去披着的罩袍,显露出来的面容却正是孟星芸。

“查的如何了?”

孟星芸阴着脸,上来便直接发问。

周辛晃了晃酒杯,斜睨了一眼孟星芸。

“你,是在指使本公子?”

孟星芸眼睛微眯,盯着周辛看了几眼后,忽而嫣然一笑,扭着妖娆的身姿上前,而后紧挨着周辛靠坐下去。

“公子何故这般冷漠,星芸不过是一时心急,故而语气冲了些。”

委屈巴巴说着的同时,孟星芸挽住周辛的左臂在胸中轻晃着。

周辛神色平静,澹声开口道:

“九幽教是周皇的棋子。至于妖魔之败,败于内讧。”

“内讧?这怎么可能?”

孟星芸直接忽略了前一句话,对于后面的“内讧”二字一脸迷茫。

不是说妖魔在面对天赋御魔人时,会空前团结吗?怎么会内讧?

“不知,许是没有发现目标,这才内讧的吧。”

周辛摇了摇头,随后转头道:“宫中的事,快了吧?”

孟星芸暂时压下心中的疑惑,点了点头,神色也突然郑重下来,同时也隐现激动之色。

“已经确认,狩皇将在三日后临幸孙雅芝!”

“这一日终于要到了,为防万一,今夜我便会前往太子府,掌控庞文康!”

“是到了。”

周辛点点头,随后环住孟星芸的腰肢,将她拉起。

“本公子有一个礼物送给你,你、一定会喜欢。”

“礼物?什么礼物?”

孟星芸好奇问着,隐隐有些期待,同时又有些得意。

任你阎公子再如何高冷,最终不还是要拜倒在我孟星芸的裙下?

“看了你就知道了。”

周辛意味深长的一笑,环着孟星芸走入了屏风之后。

当看到庞文康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而且脖颈间还有一圈细小的血线时,孟星芸瞬间僵住,心中又惊又怒。

“你疯了?!你怎能杀他?!”

孟星芸低声怒吼着,脸色无比难看。

她要的是庞文康登位,而后通过掌控庞文康掌控铁狩皇朝。

而今庞文康一死,她的所有谋划岂不是全打了水漂?

“这礼物,你不喜欢?”

周辛一脸讶异的看着孟星芸,不过眼神中却满是玩味。

“本公子还想着,你二人起码是名义上的夫妻。若是同下黄泉的话,也不至于太孤独才是……”

听闻此言,孟星芸瞬觉脑中炸响一道霹雳,只觉无尽的寒意自四肢百骸扩散开来,想要将她彻底淹没!

她想要脱离周辛的环抱,却发觉那只手臂好似金铁,撼不动一丝一毫。

“公、公子,你你此言何意?你想要做什么?星芸可是你的女人……”

面对孟星芸的颤声哀求,周辛嗤声冷笑。

“呵,做本公子的女人,你也配?”

感觉到一只无形大手突然扼在她的脖颈处,感受着逐渐加重的窒息感,孟星芸眼角泣血。

“为、为什么?!”

“想知道?”

周辛呵呵一笑,附耳低语。

“偏不告诉你。”

“嗬嗬,你,嗬嗬……”

孟星芸怨毒的瞪视着邪魅笑着的周辛,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只能发出破风箱抽动的嗬嗬声。

十余息后,孟星芸在窒息中死去,如一朵凋零了的花朵,再不见娇艳柔美之姿。

周辛嘴角的笑容缓缓敛去,松开右臂,任由孟星芸的尸体栽倒在地。

【叮!你杀了铁狩太子妃,造反点+300】

“你死我活之局,怪不得他人。”

低喃一声后,周辛朝着门外沉喝一声。

“来人。”

“公子。”

房门打开,李三元提着两颗妖魔的首级走入,旁侧则是眼含快慰之色的韩青萱。

那该死的狐媚子,终于死了!

“处理干净。”

“是!”

……

两刻钟后,小议事厅。

“阎公子,这件事你若是不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与交代,你天机楼恐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六道人影齐齐瞪视着周辛,眼神极为不善。

此番他们可是折了不少强者,而且任务根本没有完成,这笔账总得要讨回来。

“同本公子要交代?呵,你们还真是好意思!”

周辛冷笑一声,盯着六人的神色同样十分不善。

六人眉头微皱,对视一眼后,其中一人冷着脸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周辛眯着眼,勐地重重一拍桉几。

“当初本公子便说过,九幽教不可信、不可用,可你们的人呢?对那九幽教百般信赖,非得让他们也参与进来!”

“呵,这下好了,不仅坑了自己,还害得我天机楼损失了好不容易才安插进去的人手。”

听闻此言,六人顿时脸色一变。

“阎公子的意思是,九幽教是大周皇朝的棋子?他们其实是周皇故意抛出来钓鱼的饵?”

“要不然呢?九幽教还同时将我天机楼的暗子钓了出来,以至于我们的人都无法发现周皇提前布置在山上的强者与悍卒。”

周辛冷笑连连,眼中满是怒气。

“这怎么可能,九幽教不是都被大周朝廷重创了,数千人的血仇,他们怎么会投入大周朝廷的怀抱,成为其鹰犬?”

面对这样的真相,仍旧有人难以相信。

“大周七名妃子之中,有一个婉妃。这一点,诸位总该知道吧?”

周辛深吸一口气,强压下怒气沉声说道。

“自然知道,周皇选秀,最终只选了七名妃子,其中地位最高的就是两位正妃。而这名为许小婉的婉妃就是其中之一。”

有人点点头,随后不解道:“这跟九幽教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今日之前,那婉妃的真实身份甚至就连周皇的其他妃子都不清楚。”

“天池一战后,大周终于不再遮掩其身份。也正是因此,本公子晌午之后才得到消息,那个婉妃根本就不叫什么许小婉,她的真名为尚可婉!”

“尚可婉?这是何人?”

“嗯?我怎么觉着这名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尚可婉,那不就是九幽教的教主?!”

此声一出,场中瞬间一片死寂,六人的神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

好一会儿的沉寂后,一人咬牙切齿道:“如此说来,九幽教其实早就成了周皇的棋子,只不过一直不曾入局,是专门在等着给我们挖坑?”

“那周皇好深的心机!”

“可那些死去的九幽教门徒又是如何一回事?”

“或许,也是在趁机清理门户?九幽教家大业大,其中难免会有人不愿受到约束。此外,那些个尸体有可能也有其他江湖人士的功劳。毕竟,大周那夜的血洗,针对的可是整个江湖层。”

周辛轻哼一声,面无表情道:

“那么,六大皇朝是不是该给我天机楼一个交代了?”

六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轻咳一声,顾左右而言他道:“阎公子,既然此次事败乃是因为九幽教这颗坏棋,那的确怪不得任何人。”

“这笔账,我们只能记在大周朝廷、记在周皇头上。”

“兹事体大,我们需要立刻向国内回复,今日之会便到此处吧。”

“极是极是,夜色已深,我们便不叨扰阎公子了。”

六人各自打了个哈哈,而后起身一道离去。

待六人远去,周辛嗤声一笑,眼神玩味。

一炷香后,韩青萱轻步到来。

“公子,沐浴物什已准备妥当,可要现在带入?”

看着站在门口俏生生侍立的韩青萱,周辛略一沉吟,随后含笑招了招手。

“过来。”

“是。”

一袭橙衣的韩青萱乖巧点头,而后莲步款款,走到周辛身前站定。

“公子可是有事吩咐?”

周辛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韩青萱凹凸有致的身姿扫视半晌,随后缓缓起身,展开了双臂。

“替本公子除衣,待会儿,我们一道沐浴。”

韩青萱呼吸一促,脸颊上腾起红云。

公子,终于肯要自己了?

“是~”

韩青萱红着脸娇滴滴的低应一声,而后上前双手轻颤着替周辛宽衣解带。

未几,一声惊呼响起,画面再度变黑……

……

子夜时分,新罗皇朝。

皇都东城门外十里。

邓元吉站在一处丘陵上,在夜风中眺望着远方朦朦胧胧的高大城墙。

大半日的工夫从新罗沿海突进到新罗皇都城下,这也就是虎贲军了,若是边军等普通军队,起码也得两日的时间。

至于巡城军什么的,没个五六日,不可能赶到。

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摸到了新罗皇都,新罗朝廷却还什么都不知道,这得多亏了那些个内应的策应。

而今,新罗皇都只剩下三万御林军及十万巡城军守护,这样的兵力对于虎贲军而言,根本没有挑战性。

只要城门能够顺利打开,新罗皇朝的丧钟必将敲响!

“将军,准备好了。”

后方奔来一名副将,沉声禀道。

“嗯,可以发信号了。”

“是!”

东城门楼。

新罗捕风司司丞裴正业与东城门校尉王乐一道站在城门楼顶层,前者看起来还比较平静,但后者却不时踮脚张望着,额头上也冒着细汗,显然十分紧张。

“裴司丞,这约定的时间你不会看错了吧?”

又等了半晌后,王乐忍不住看向裴正业低声问道。

裴正业皱了皱眉,不悦道:“这等大事,焉能记错?”

“可这根本不见有动静啊,而且按时间来推算,他们明夜赶到才算正常,今夜这个时间点本身就有问题。”

裴正业眼睛微眯,心中却是好一番庆幸。

他的亲信一直在为大周的虎贲军遮掩行踪,因此他对于虎贲军的动向颇为清楚。

而也正是因为清楚,所以才会庆幸。

大半日就走过了正规军队两日多才能急行军走完的路,由此可见虎贲军的恐怖。

笔趣阁

还好他及时选择了向大周暗中投诚,要不然,再晚上一些时间,他自己、他全家老小的命全都得葬送!

他可以牺牲一个女儿,但将整个家族、将自己也葬送,那是完完不成的。

“你不懂。但等过了今夜,你一定会感激本官,也会感激自己的抉择。”

裴正业摇了摇头,而后闭口不言。

王乐张了张嘴,最终轻叹一声,也没有再追问。

百余息后,远方忽然飘起了两盏橘红色的天灯。

见到这一幕,裴正业精神一振、眼睛大亮,而王乐则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

“飘灯,开城门!”

“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我的父亲叫灭霸 大叔,不可以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逆天邪神 赘婿当道 乡野小神医 修罗武神 龙王殿 魔天 贴身狂少
相关阅读
我一人一城,镇守边关三十年佛系瓷娃娃。佛系战国NBA之开局获得乔丹投篮技能包佛系皇后朕即大宋朕都登基了,到底跟谁接头人在娘胎,开局把女帝气成早产儿人在娘胎:我和女帝相爱相杀毕业就结婚吧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