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把易小川变成棋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两位仁兄,你们都听说了吧?陛下新纳了一位色艺俱佳的丽妃。”

“我也听说了,要说这位娘娘,那真叫一个倾国倾城。”

“没错,听说她是从东胡来的。”

“不对,是从月氏来的。”

“你们都错了,我得到的最新消息,是匈奴来的。”

咸阳城某酒肆中,众多酒客聊得热火朝天,话题中心全是始皇新近纳的丽妃。

一名窄袖劲装,相貌英俊的年轻男子,此刻已有六七分醉,整个人趴在案几上。

听着众人的讨论,他忍不住高声道:“你们都错了,她是图安来的。”

听到那青年的话,其他酒客全都满脸疑惑。

“图安?没听过,有这个国家吗?”

“不可能,他喝多了。”

青年闻言抄起一个酒碗,扬手就对着那说他喝多的人砸去,口中叫嚷道:“你才喝多了。”

酒碗没砸中人,但这极尽挑衅的动作,却让那人大怒,起身就想上前动手,却被同桌的同伴劝阻。

青年嚣张的指着那人笑了出来,他现在还真希望有人来找事,好让自己发泄一下。

便在此时,一道不疾不徐的声音忽然在酒肆中响起。

“图安,位处广阳郡以北百里之外,是一个边陲小国,人口不到二十万,兵不过一万。”

酒肆中的酒客听闻此言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难怪没听过。”

“想不到如此弹丸小国,竟能养出丽妃娘娘这样的绝色美人。”

那青年却没去管酒客们的议论,而是惊愕的望着刚刚走进酒肆那人。

“老高?”

能喊出这个称呼的,整个大秦除了易小川再无旁人。

他站起身来,眼眶瞬间通红,踉踉跄跄的走向李慕,一把抓住他双肩,激动的道:“老高,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对于易小川的反应,李慕内心毫无波澜,淡淡的笑了笑,拍拍他手臂,道:“我没事,可你看上去很有事。”

易小川脸上满是苦涩,道:“说来话长,你看上去好像混得还不错?”

李慕左右看看,道:“我们去厢房里聊。”

易小川原本是在大堂中喝酒,但这酒肆里是有厢房的。

酒肆的厢房不大,不到十平,当中摆一张矮几,别无他物。

李慕让伙计上了一瓶酒,将易小川点的菜搬进厢房,随后便关上房门,在矮几旁坐下来。

李慕给自己倒好一碗酒,跟易小川走了一个,才放下酒碗道:“你的事我听说了一些,我跟蒙恬关系不错,平时也能接触到一些消息。”

易小川眉头微微一皱,道:“你怎么会跟那家伙的关系不错?你现在究竟是什么身份?”

李慕淡笑道:“爵位是少上造,秦朝二十级军功爵位制的第十五级,属于上卿阶层,只比蒙恬低三级。”

“职位是扶苏公子府詹事,相当于扶苏的大管家,只在扶苏之下。”

易小川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就像不认识他一样,半晌脑子没转过弯来。

“你是怎么混到这一步的?”

李慕泰然自若的道:“我把高桥马鞍、马镫、马蹄铁献给了秦始皇。”

“什么?”易小川惊得一蹦而起,急道:“你疯了?这些东西是西汉时期才出现的,你这样瞎搞就不怕改变历史吗?”

李慕泰然自若的道:“改变历史,那又如何?”

易小川道:“如果历史改变,未来就会变得完全不同,我们很有可能会消失。”

李慕抬头看向他,道:“这些东西是我将近两年前献上去的,这会儿早就已经装备全军。”

“秦军还靠这个,在陇西边境打了几场大胜仗,我们消失了吗?”

“……”

易小川哑然,重新坐了下来,他们没有消失,难道未来并不会因为这些东西提早出现,就发生改变?

李慕又施施然的道:“而且这算什么改变历史,我还打算改变得更彻底一点。”

易小川紧张的道:“你还想干什么?”

李慕脸色一沉,凝声道:“我要干掉刘邦,让汉高祖不复存在。”

易小川闻言断然道:“这绝对不行,如果只是几件工具,未来或许并不会改变,可是如果重要历史人物出了问题,未来就一定会被改变。”

李慕叹息着摇头道:“小川啊小川,我只是初中文凭,可你好歹是读过大学的,可是我感觉你对某些常识,比我还不如。”

易小川一愣,道:“什么常识?”

李慕道:“就算你没学过,难道就从来没在网上看到过?你不懂什么叫分叉时间线和平行世界?”

易小川浑身一震,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涌上心头。

李慕所说的东西,连许多普通人都知道,他只是根本没往那方面去考虑。

是啊,他的亲身经历已经证实,穿越时空是真实存在的,那么在过去未来,经历时空穿越的绝不会只有他和高要。

可历史却根本没有发生过改变,那是为什么?

那是因为,当穿越者穿越到古代,改变了历史后,时间线就会从那里产生分叉,形成一个平行宇宙,未来也会走向另一个未知的方向。

可在原本的时间线里,历史却依然是按照原本的轨迹往下发展的,未来自然就不存在改变。

这个结论让易小川莫名激动起来,这样说来,他根本就不必顾忌历史,因为无论如何他和老高都不会消失。

至于未来,未来跟他们还有什么关系?

或许他们根本无法再回到未来,人生匆匆几十年,他们终究要死在这个上古时代。

汤巫山那边让两人六十年后再去,他们能不能活到六十年后都还是个问题。

只听李慕接着道:“其实从穿越来秦朝的那一刻,我们就已经是历史的一部分,跟秦朝这些人没有任何区别。”

“我们只是比他们拥有更超前的见识而已,其实这种人历史上有很多。”

“远了不说,就说汉朝的王莽,网上都说他是穿越者。”

“以前你或许还能说一句扯淡,可如今穿越时空已经发生在自己身上,你还觉得这是扯淡吗?”

“除了王莽,还有袁天罡、李淳风这些人,你真的相信他们是依靠什么卜算,就能算到未来一千年的事?”

对于李慕这番话,易小川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是他忽然惊觉,面前这个高要,似乎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他惊疑不定的上下打量着李慕,道:“老高,你真的是老高吗?以前的老高根本不可能懂得这么多。”

李慕脸一黑,道:“你真的以为,我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只会做菜的厨子?”

易小川尴尬的笑笑,道:“这么说你以前是深藏不露?”

李慕没好气的道:“我好歹也上过初中,学过历史,还在考古队工作了十几年,耳濡目染总会学到些东西。”

“平时我也会上网,只不过以前看过的东西,很快就会忘掉,可如今我开窍了,以前遗忘的东西,都清晰的浮现在脑海。”

易小川惊奇的道:“开窍?什么意思?”

李慕略有些失神的道:“我遇到一个奇人,不仅救了我,还传了我一些神奇的东西。”

“尤其是我的脑子,被他弄过之后,多了许多记忆。”

“我也不确定那是我原本看到过听到过,只不过忘记了的记忆,还是根本就是外来的记忆。”

易小川好奇的追问道:“那个什么奇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慕道:“是一个老人,一个奇怪的老人,他说他叫篯铿,他把我从官奴营带了出去,然后说要传我些东西,就把手按在我脑袋上。”

“我当时昏了过去,等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但我发现我脑子里多了许多东西。”

易小川听得瞠目结舌,满面惊愕的道:“老高,你这是遇到神仙了啊!”

李慕故作疑惑的道:“神仙,什么神仙?中国有叫篯铿的神仙吗?”

易小川颇有些激动的道:“篯铿就是彭祖啊,彭祖你知道吧?中国的烹饪鼻祖,性学鼻祖,气功鼻祖。”

李慕也满脸震惊之色,道:“你是说那个活了八百多年的彭祖?”

易小川一拍桌子,道:“对呀,现在看来,他不仅仅是活了八百多年,而是三千年,这老头绝对是神仙。”

李慕皱眉道:“可是他为什么要救我,还帮我开窍,传我技能?”

易小川笑道:“谁知道,也许他看你顺眼呗,你跟我好好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慕脸色渐渐阴沉下来,缓缓开口道:“当日我们分别后,我就被送进了官奴营……”

李慕将高要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听着他的讲述,易小川心里升起满满的同情。

想不到老高竟然受了这么多苦,跟他比起来,自己真算是十分幸运了。

若非当初刚刚穿越过来时,就遇到了师父和羽哥,恐怕自己也不可能从北方活着回来。

“当时我已经七八天没喝过一口水,感觉自己快要死了,然后那群太监进来,居然想给我净身。”

“就在那太监要下刀的时候,我只看见一道白影忽然闪进屋子,三下五除二就灭了那些太监和秦卒,那是个白衣白发的老头,他把我救了出去。”

“在城外渭河边,我问他是谁,他说他叫篯铿,然后他不再说话,只是看着我连说几个‘好’字,告诉我要传我些东西,就把手按在我头顶。”

“我当时就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我发现自己脑子里多了许多东西。”

“有些我能确定以前上网的时候看到过,有些是在考古队听到过,还有一些我就实在不知道哪来的了。”

听完李慕所说,易小川久久无语,他实在不敢想象,如果那很可能就是彭祖的人没有出现,高要会遭受怎样的苦难。

如果他真的变成太监,那他们还有机会像现在一样,坐在一起说话吗?

想到此,易小川不禁一阵后怕,同时他也想到了一事。

他郑重的看着李慕,问道:“老高,你为什么一定要干掉刘邦?”

李慕目光一寒,冷然道:“你还没想明白吗?我们之所以会变成徭役,一个成为官奴,一个去修长城,都是被他坑害的。”

易小川也是双目一凝,道:“你确定?我和他是结义兄弟,你们俩又是第一次见面,无怨无仇的,他为什么要害我们?”

李慕声音低沉的缓缓道:“事情我已经完完全全调查清楚,当时他带的徭役跑掉两个,没法跟官府交差。”

“所以他就跟其他徭役串通好,凑了笔钱请我们喝酒,把我们灌醉。”

“他就趁机把我们的名字写到徭役名册上,在我们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拿去给接收徭役的秦兵交差。”

“当时他原本是想让你去做官奴,让我去修长城的,可他觉得你比较有本事,人又机灵,做官奴说不定能崛起,到时候找他麻烦。”

“所以他把我们换了一下,因为去修长城的很少能活着回来,他就是奔着把你整死去的。”

听完李慕的话,易小川气得浑身发抖,怒不可遏的道:“这个混蛋,亏我还把他当兄弟,他居然想要我的命。”

李慕哂笑道:“兄弟?别逗了,刘邦是个什么玩意,从史书上就能看出个大概。”

“这就是个不要脸皮的混混无赖,就因为项羽要脸他不要脸,所以才会败给他。”

“你以为他要整死你,仅仅只是怕你找他麻烦吗?就凭吕雉喜欢你这一条,你早就是他的眼中钉。”

“吕雉?”易小川先是一愣,随即恍然,他丝毫没有怀疑李慕的话,因为嫉妒心真的可以让一个人扭曲。

李慕鄙夷的看着他道:“亏你还是个大学生,居然连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吕后都不知道,以前还敢去招惹人家。”

“吕雉这种女人,你招惹之后若把她娶了,她绝对会是你最强的贤内助,可如果她恨上你,也会是一个最可怕的敌人。”

易小川满脸惭愧的道:“我以前根本没意识到这一点,在我意识到吕雉就是那个吕后的时候,已经招惹完了,所以我才会非要把刘邦介绍给她。”

李慕忽然饶有深意的道:“现在你明白了吧?”

易小川不解的道:“明白什么?”

李慕道:“我之前那句话啊,从我们穿越过来起,就已经是历史的一部分。”

“你想想看,如果没有你,吕公一家早在去沛县的路上,就已经死于山贼之手。”

“如果没有你,就算吕公一家没死,刘邦连吕府的大门都进不去。”

“如果没有我们,刘邦这次根本找不到顶替那两个徭役的人选,不是被关进大牢,就是被砍了脑袋。”

“你一直在参与历史,创造历史,推动历史发展,身在局中却不自知,还总想着不去改变历史。”

易小川恍然大悟,他有些失神的道:“这么说,我们穿越来秦朝,并非是偶然,而是一种必然。”

“因为如果我们不穿越过来,历史就不会是我们所知道的那个历史。”

李慕颔首道:“你终于明白了,所以不要再去管什么历史,反正我们也不可能再回到未来,只能既来之,则安之,刘邦我杀定了。”

这次易小川没有再表示反对,在知道刘邦对他们做的事后,哪怕他再圣母,也不可能再对刘邦有半分好感。

“随便你吧!别说我们已经回不去未来,就算能回去,我也不会再回去。”

李慕故作疑惑的道:“这是为什么?”

易小川有些恍惚的道:“因为我爱上了一个女孩。”

李慕失笑道:“你又爱上了。”

这个“又”字让易小川有些赧然,不过他正色道:“这次不一样,这次爱得刻骨铭心,这种感觉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fantuantanshu.com

李慕道:“是吗?这么说这件事就是这两年间发生的,我已经说完自己的经历,你还没说你的经历呢,说来听听。”

易小川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温柔,缓缓道:“她叫玉漱,也就是最近秦始皇新纳的那个丽妃,她……”

虽然李慕知道所有事,可他不能表现出自己什么都知道,所以让易小川说一遍是很有必要的。

听他说完之后,李慕连连叹息着道:“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这下是彻底完犊子了。”

易小川心口一紧,问道:“什么完了?”

李慕拍拍他肩膀,道:“忘了她吧!你跟她是不可能的,而且她也没几年好活。”

易小川大惊失色,急道:“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李慕道:“不明白吗?首先她已经是大秦丽妃,你们就已经不可能在一起。”

“其次,今年是秦始皇三十年,也就是公元前217年,秦始皇是公元前210年死的。”

“换句话说,秦始皇还有七年寿命,如果在他死之前,丽妃没能给他生下子嗣,就会被送入秦皇陵陪葬。”

“我见过秦始皇,凭彭祖留在我脑子里的医术判断,他已经不可能再生育,所以玉漱死定了。”

听完李慕的话,易小川只觉手脚发凉,整个人精气神都垮了下来。

他跌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喃喃道:“不可以,不可以,我不能让她死……”

李慕眼中精芒一闪,嘴角微不可查的勾起一丝弧度,铺垫了这么多,终于要上钩了。

原身高要对易小川可谓恨之入骨,到最后不惜与他同归于尽。

李慕看剧时同样对易小川恨得咬牙切齿,又怎么可能真有那么好心,与他冰释前嫌,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再对他好?

今日来见易小川,他本就没安好心。

哪怕不能把他整得凄凄惨惨,苦不堪言,也要让他成为自己的棋子,助自己完成高要的执念。

易小川忽然一把抓住李慕的胳膊,犹如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惶然道:“老高,既然你已经开窍,现在你肯定比我聪明。”

“你帮我想想,帮我想想,怎么才能救出玉漱。”

李慕紧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在易小川希冀的目光中,肃然道:“小川,有句话叫人不狠,站不稳。”

“不是我鄙视你,这是个人命如草芥的时代,你却始终坚守着自己来自现代的道德观念,这真的很蠢。”

“你想跟玉漱在一起,我这有两个办法,但这两个办法,最基本的一点就是要够狠,否则你还是洗洗睡吧!”

易小川闻言脸上果然浮现出一抹狠色,咬牙道:“你说,只要能跟玉漱在一起,我什么都敢干。”

李慕道:“话先别说得那么满,第一个办法比较保守,也比较容易做到,但是牺牲太大。”

易小川凝声道:“只要能留一条命,什么牺牲我都不怕。”

李慕道:“这个办法就是,你自己切了进宫当太监,然后我帮你运作一番,把你安排到玉漱身边,这样你们就能天天在一起。”

易小川脸一黑,考都没考虑的道:“你直接说第二个办法吧!”

李慕咧嘴一笑,道:“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嘛,先说出这个办法,第二个办法你就更容易接受了。”

“这第二个办法就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易小川目光一闪,道:“你的意思是……造反?”

李慕颔首道:“不错,你拉起一支义军,我想办法帮你弄钱粮,暗中给你资助,同时帮你做内应。”

“只要你推翻大秦,不就能杀进皇宫,把玉漱抢走?”

“而且你甚至可以代替刘邦建立汉朝,虽然建立汉朝的人已经改变,可至少这个朝代还存在,这样也能最大程度的保持原历史。”

“我有一个想法,这世上既然存在彭祖这样长生不老的神仙,他也传了我炼气导引之术,说不定以后我们也能修成长生不老呢?”

“我很想再见高岚一面,如果历史被大幅度改变,虽然我们不会消失,可高岚和大川他们却很有可能不会再出现。”

“如果我们能尽量维持历史发展,也许未来他们依旧会出世,搞不好我还能再见到高岚。”

听完李慕的话,易小川沉默下来,造大秦的反,打进皇宫抢走玉漱,这似乎已经是唯一的办法。

至于建立汉朝,若能推翻秦朝,那不过是顺手的事,如果能让玉漱成为皇后,也是一件好事。

可是造反……那会有多少人因我而死?

得,易小川的圣母心又开始发作了。

他沉默良久后才开口道:“秦始皇活着一天,大秦就是铁板一块,我根本不可能打得赢大秦。”

李慕恨铁不成钢的道:“怎么会打不赢?别忘了我们来自现代,别的东西弄不出来,火药难道还弄不出来吗?”

“大秦兵多将广,武器先进,那又怎么样?再先进还能先进得过火器?”

易小川苦笑道:“不可能的,这个时代的工艺水平,根本造不出火枪火炮。”

李慕道:“谁说一定要造火枪火炮了?就算是火枪火炮,射程也根本比不上秦弩,没什么优势。”

“你就不能来个古今结合?在箭矢上绑上一管火药,做成爆裂箭行不行?”

“火炮造不出来,你有没有听过‘没良心炮’?”

“只是一层铁皮的汽油桶都行,咱们把铁做厚一点,弄成炮筒,用来发射炸药包行不行?”

“动动脑子嘛!很多东西只要你能搞出来,百万秦军根本就不是问题,咱们这完全就是降维打击。”

“打下江山之后,再把那些东西销毁,把相关文献全部毁掉,让史官不要把那些东西写进史书,就不会大幅度改变历史。”

易小川双手盖在脸上抹了抹,道:“老高,你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

李慕耸耸肩,道:“我无所谓啊,我只是给你出主意,又不是我要救心爱的女人。”

“反正以我现在掌握的东西,无论是在大秦还是别的什么国家,都能过得很好。”

“你是我在这个时代唯一在乎的人,反正你有需要,我就全力帮你,没需要咱们就得过且过。”

听完李慕的话,易小川放下手,感动的看着他道:“谢谢你,老高,幸亏在这个时代,我还有你这么个兄弟,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李慕叹了口气,拍拍他肩膀,道:“跟我还说谢,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想好了来公子府找我,无论你有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说完起身打开房门,离开了酒肆,走出酒肆大门后,他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赘婿当道 魔天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修罗武神 贴身狂少 龙王殿 逆天邪神 大叔,不可以 我的父亲叫灭霸
相关阅读
东京电子游戏大亨美漫里的虚空行者德鲁伊的漫威游记太后芳龄一十八怂包太后要翻身我在木叶说书,白牙泪目了超级摄影师穿成男二了怎么办海贼之白骨王座无限恐怖之道法自然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