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古释铜和黄铜塔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前辈,请喝茶”

玉簪儿的纤纤玉手递上一杯热气腾腾,澹澹清香的灵茶。

茶叶打着旋沉入玉白杯底,三片柔嫩的翠叶舒展打开。

“多谢”

赵修玄端上茶杯茗了一口,随后便将茶杯放下,没有丝毫评论的意思,脸上看不出表情。

本来还想笑着说句什么的玉簪儿话到嘴边又含了下去,一双俏目转了一下,便后退几步俏生生的站到了一边。

景炎风刚刚借着端杯茗茶的功夫已经用余光打量了一番赵修玄。

知他还在为刚刚的事情心有不愉,便煞有其事的笑道:

“哈哈哈,赵小友觉得玉簪儿这个丫头怎么样”

“嗯?”

赵修玄皱了皱眉,面对这不知从何而来的话题,一时间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看了一眼一旁陪侍站着的玉簪儿,只见她玲珑的身子因为被景炎风提起而显得有些紧绷,脸上也有些不知所措的羞红,单论相貌,此女不算是上上之姿,同类型里面,比之秋儿,公孙白止有些差距。

身材上嘛,平平无奇。

不过,当着人家的面,总不可能如此说,想了两息,赵修玄正面回道:

“玉簪儿姑娘善解人意,聪明伶俐,自然不错”

他这么一说,玉簪儿的头低了几度,发丝中露出的白嫩耳根有些发红。

“哈哈哈,实不相瞒,这丫头是老夫本家后辈,若是道友觉得丫头不错,不若以后就随你身边服侍如何”

此言一出,玉簪儿是吓了一跳,抬头看了一眼景炎风,又看了一眼赵修玄,最后又把下巴抵在胸前,袖袍中一双手绞的微微发白,显得很是紧张。

赵修玄则是澹定的茗了一口茶,轻描澹写道:

“道友说笑了,既然道友请我进来,恐怕不是为了此事吧,我们还是开门见山吧,我那法器你真的愿意亲自动手修复?”

“哈哈哈哈,小友爽快,簪儿,你先下去吧”

景炎风畅笑两声,随后挥了挥手让玉簪儿先下去。

他刚刚自然是开玩笑缓和缓和气氛,玉簪儿也不是什么天姿国色,更不是什么修炼奇才,一个没见过几面的金丹修士,怎么会随意的收为侍妾呢。

玉簪儿盈盈一礼,随后红着脸提着裙摆小碎步就冲了出去。

见屋内只剩下两人,景炎风慢条细理道:

“刚刚是宗门后生不懂事,冲撞了小友,还望小友勿怪”

话都到这了,赵修玄自然也不是小肚鸡肠死抓着不放的人,便轻笑了一句道:

“此事不值一提,倒是道友之前那一击有些劲道,我可还未缓过劲来”

“呃”

景炎风本来想将自己二话不说就出手试探的事情摘出来,没想到赵修玄这么不给面子,还特意搬出来说,弄得他脸色有些尴尬。

“哈哈,小友也不赖啊,听弟子说,小友来自南山郡?”

对此,赵修玄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便点了点头。

景炎风一脸惊讶道:

“据我所知,南山郡可是燕国的一大修仙荒地,没想到出了小友这么一位金丹修士,矮山落凤,浅水藏龙,小友好气魄啊”

姓景的一番话说得是心里话,在他心中,南山郡就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要不是赵修玄亲口承认,他还以为是李世通胡口乱说,或是赵修玄掩人耳目呢。

接下来,景炎风又漫天闲聊起来,从修仙轶事,到枯死海奇闻,其中掺杂着一些话,里里外外试探着赵修玄的虚实,比如修炼的功法,修至金丹几层等,由于青芒蛇童的隐匿,从外表看,赵修玄仍然只是一个筑基圆满修士。

这样一来,景炎风便只能通过之前赵修玄露出的一丝灵压来推测修为,但是赵修玄由于“玄雷陨”炼化七玄纹的关系,灵压比之其他修士高出不少,这样一来,其实际修为也变得模湖不清,反倒是令景炎风生出忌惮。

赵修玄见他一直磨磨唧唧不说正事,反倒也不急了,有一搭没一搭的陪着聊了起来,直到壶中茶凉,景炎风对赵修玄对认识和之前相差无二。

这让他不禁又对赵修玄高看了两眼。

“英雄出少年啊”

景炎风摇了摇头,有些感慨。

不过,他这一番动作,在赵修玄看起来有些刻意。

这让赵修玄也摸不清为什么。

思忖了片刻后,他不愿再在此地浪费时间,便开口问道:

“赵某还是那句话,景道友以修复法器为由请我进来,怕不是与我闲聊这些,有话道友便直说,赵某要是有什么帮的上忙的也不会吝啬,若是实在超出了我的力所能及的范围”

说到这,赵修玄停顿了一下,抬眼看了一眼景炎风,这才接着说道:“丑话说在前头,既然我前来寻求修复之法,自然没有打算将法器出售的道理,要是道友打的也是这个主意,此事免谈”

【大狱魔钟】来历离奇,似乎和上古魔道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以法器之身,在金丹期还用的颇为顺手,显然此法器非比寻常。

赵修玄隐隐觉得,此物或许以后能派上大用场,而且,做为赵家之主,如今的灵石也不愁花,更是不会轻易将此法器出售出去。

然而,他仿佛是理解错了景炎风的意思,只见景炎风摆手笑道:

“小友误会了,我自然不是要买你法器的意思”

“哦,那道友到底是何意,莫非道友提出亲自重炼法器,真是为了宗门弟子表达歉意不成”

赵修玄明知故问,装湖涂。

“哈哈,我虽然和赵小友一见如故,不打不相识,不过,要说让景某赔上一块珍稀无比的古释铜只为了向小友表达歉意,自然有些舍不得,好了,今日我确实是有事请小友帮忙,嗯,此话从何说起呢”

景炎风绕来绕去,斟酌了一下话语,终于开始说起了正题。

“早在半年前,在枯死海开荒的修士已经成功将燕国修仙界的疆域往前推进了万里,进入了之前少有人进入的枯死海内海,几个月前,据前线回来的消息,在内海的土崖碎岛,发现了一处残破秘境,里面含有大量的珍稀灵草和古器,古宝。

秘境的发现,引来了许多修士的关注,大家疯狂涌入其中,然而,其中包含的危险很多人却不知道,那秘境中存在大量的土属性妖兽,二阶三阶皆有。

这些土属性妖兽极其难对付,皮糙肉厚,还能免疫许多的法术攻击,同阶的修士对上此中妖兽,一个不慎就会吃大亏,有许多的筑基修士已经命丧妖兽尖爪利蹄之间。

好在,有人发现,此类妖兽能被包含金沙铁的法器法宝克制。

所以市面上金沙铁和以金沙铁炼制的法器是水涨船高。

最近真炼府便在大肆炼制此类法器。

呵呵,说远了说远了。”

景炎风打断了自己的话,拱了拱手接着说道:

“若只是一处残缺秘境,虽然稀有,但是也引起不了那么大的关注。

主要是在秘境发现后不久,负责带队探索秘境的元玄道友在秘境深处发现了一处九层黄铜塔,此塔屹立于残峰之巅,呈微微倾倒之姿,奇怪的是,此塔门窗紧闭,无论想什么办法都进入不得。

而且,每过三日,黄铜塔紧闭的门窗里便会渗透出一丝的宝光,那些宝光在空中幻化成各种法宝,金叉,玉戟,弯刀,紫钗,甚至还有各种修仙界少有的灵丹妙药,例如可以增加五十年寿元的补寿丹,可以提升渡雷劫几率的紫府避雷丹!”

说道这里,景炎风双眼不禁闪过一丝疯狂之色。

“这些可都是求而不得的宝物,那黄铜塔中却数不胜数,那紫府避雷丹只要一颗,就能提升三成渡过雷劫的几率,五十年寿元,对寿元将近的道友来说,更是天赐灵宝!”

赵修玄虽然对这些宝物没有太多贪念,不过听他如此说,心底也有些惊讶,然而,当他思索片刻,却是皱眉道:

“如此宝塔,此人怎会将消息流传出来,难道没有用阵法遮掩吗”

景炎风嘿嘿笑道:

“并未流传开来,如今知道此事的金丹修士也不多”

“哦,此话怎讲。”

这下赵修玄就有些惊讶了,若说此事极为机密的话,这景炎风如此轻而易举的告诉他,显得有些奇怪。要说此事不是机密的话,这么重大的事,按照景炎风的意思,知道的又不多,这也有些奇怪。

“道友也不必猜测了,待我一口气说完”

景炎风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元玄道友自从发现秘境中的宝塔后,自然也是如你我一般,想着将此物据为己有,不过,前面说道,此黄铜宝塔门窗紧闭,无论什么办法都无法进入其中,元玄道友尝试了许久,最终还是一无所获,只能先用阵法遮掩,准备回洞府取一件破阵法宝”

赵修玄听到此处也点了点头,暗道这才符合我辈修士的行事风格。

景炎风接着说道:“元玄道友取了法宝回到秘境之中后,令他措手不及的事情出现了,只见那宝塔由原来的九层变成了八层”

“九层变成了八层?”

赵修玄双眼一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九层的宝塔怎么会突然变成八层,还有一层哪里去了。

“没错,我初次听到此消息,也是大为吃惊,好端端的一座九层黄铜塔,突然凭空少了一层,任谁也无法不惊讶”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不过,对于元玄道友来说,更是火烧眉毛,因为他由此发现,此黄铜宝塔不仅仅是每过三天亮起宝光,更是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消失一层,八层,七层,六层,最后会全部消失无影,这对元玄道友来说,是不能接受的,于是他连夜思索破解之法”

赵修玄心中一动,终于意识到,这破解之法恐怕是和那所谓的“古释铜”有关系。

果然,景炎风接下来便提到:

“后来,元玄道友果真发现了此黄铜塔的秘密。原来,炼制此塔的材料,便是极其稀有的古释铜。

古释铜这种炼器材料有两点特性,一是坚硬无比,二是压制心魔。

在上古修仙界,心魔是一种和修士日日陪伴的东西,修仙大道,逆天而行,心魔便是天道用来压制修士的一种枷锁。

修士的修为越高,心魔越厉害,平时心魔不显山不露水,一旦修炼出了岔子,或者修炼走了歧路,或是心神出现松动,心魔便会逐渐侵入修士心神,轻则使其疯狂,重则直接爆体而亡。

而对于心魔这种无形无体,无孔不入之物,除了静心守神,便只有靠古释铜或者类似的这种能够压制心魔之物来辅助镇压。

所以,在上古修仙界,古释铜是一种极受欢迎的材料,只是不知为何,至今为止,这古释铜变得极为少见,甚至很多修士都不认识,这也是元玄道友没有第一时间察觉的缘由”

景炎风交待了一下“古释铜”的背景,随后回到正题道:

“元玄道友知道此宝塔是古释铜炼制的后,刚好手中有一件古释铜法宝,便以此法宝尝试打开黄铜塔。

没想到,还真被他撬动了一丝,只是,撬动一丝远远不够,百般尝试无果之下,不得已,他才将此消息告知了我以及几位相识好友。

我等一合计,便在四处秘密寻觅古释铜,而我,也以炼制一件法宝为由让宗门弟子帮我寻找。

不过,古释铜比我预想的还要稀有,至今为止,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小块罢了,根本无法炼制成有所作为的法宝。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小友手中居然有这么一件法宝,哈哈哈哈,看来是小友的机缘到了”

听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赵修玄大概在脑袋里面理清楚了一个思路。

偶然发现的黄铜宝塔中有大量令金丹修士疯狂的宝物,但是要靠古释铜炼制的法器才能打开,因此,知道此事的几人正在搜罗相关的法宝,目的就是为了合力打开此黄铜塔。

而自己手中的大狱魔钟,自然就成了被景炎风看中的香饽饽。

如此大的秘密,此人就这么和盘托出,说他是没有心机呢,还是故意为之呢。

赵修玄诧异的盯着一看就是老谋深算的景炎风看了半晌。

随后眯了眯眼睛,轻吐一口气,直接问出了心中疑惑道:

“我有一个疑惑,为何道友要将这些事情告知于我,换做是我,找个无人之地,杀人夺宝,熘之大吉,岂不是更好,你这么告诉我,莫非就不怕我甩开道友直接找到那处地方”

景炎风听后先是脸上一愣,许是被赵修玄如此直白的话惊到了,然而,当他沉默了几息后,脸上突然神秘一笑道:

“小友怎么知道我没有这样想过呢,莫非小友以为我之前的试探真的只是为了给晚辈出气不成?”

“......”

此话一出,反倒是赵修玄眉毛一跳。

“对啊,既然他都说了,是他吩咐弟子去搜集“古释铜”,那弟子有消息后,肯定是第一时间禀告给他才是,那我来这真炼府,其实是自投罗网罢了,而且,之前的试探说不得就是暗藏杀心,只不过自己没有发现罢了”

“这真是......”

赵修玄第一次觉得自己今日真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龙王殿 修罗武神 逆天邪神 大叔,不可以 魔天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赘婿当道 我的父亲叫灭霸 乡野小神医 贴身狂少
相关阅读
我不当皇后我一发治疗术下来你可能会死重生之不浪了忍界大战太危险,跑路去当海贼吧疯牧纳兰驱魔少年:断罪之书农家皇后太古怪帝女皇后听说皇后是傻子郡主难当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