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咒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陈景辉正要靠近天女神殿,忽地,他望见一股不详的灵力流动冲入自己体内!

他即使激发起了气势,也没有抵挡住那股力量!

下一刻,陈景辉感到非常难受,身体的内脏发出剧烈的刺疼。

“树祖!”陈景辉吼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被诅咒了!

体内有植物在生长,陈景辉念头一动,蓝色神焰覆盖全身,燃烧内外,压制神境巫修的诅咒。

神殿上那颗大树露出残忍的面庞,它冷笑道:“战修居然敢不带随从,深入我的林地,你是那里来的雏,嘿嘿,正好用你作我的盆栽!”

陈景辉朝他奔去,神焰虽然能轻易压制神境巫修的诅咒,但也让陈景辉无法使用神焰对敌进攻,使用武术,相当于用自己的一个能力和对方的诅咒对换!

陈景辉没有选择撤退拉开距离,在现在的情况下,后方一路上都是神境巫修的林地,往外跑只会被白白消耗,无法还手,只能狭路相逢勇者胜!

《大明第一臣》

见到自己的神灵出手,压制住了陈景辉,好像陈景辉吃了一个大亏一般,那些树祖的信徒爆发一阵欢呼。

可陈景辉奔走如雷霆,爆发恐怖的速度时,这些人又噤声了,感到恐惧。

“血色精魂,出!”

树祖好像早就等着陈景辉近身,就在这一刻,他的树干裂开,红色鲜血横流,一头似蛇如龙的血色精魂从中冒出,狠狠咬向陈景辉!

陈景辉脚尖点地,地面被他的力量踏爆开,反冲力让陈景辉瞬间改变了身位,躲开血色精魂的撕咬。

陈景辉目光扫向它,对它和树祖使用千夫所指,但两个敌人都没有畏惧,血色精魂身形膨胀,周围树祖的信徒一个个爆裂,化成纯粹的血肉,汇聚入它的身体中。

树祖信徒们非但没有恐惧,还狂热地迎了过去。

它们的身体消失,随后转化为一只只红色的怪虫,这些怪虫形成铺天盖地的虫群,朝陈景辉碾压过来。

它们身上不止有血色精魂的力量,树祖也为它们加持了神境巫修之力。

很快,陈景辉就意识到了这些虫子的凶狠,它们竟然可以啃食念力,根本不惧陈景辉的念力堡垒防御!

每一次啃咬,都让陈景辉失去了一分灵力,若他是神境战修,恐怕支撑不了多久,气势就会被这些虫群啃噬干净。

陈景辉被虫群团团围困,却并不惊慌,他问道:“神境级别的命之气精魂,这就是你的底牌?”

虫群外,树祖的声音传来:

“小友,作我的寄主,你会与我共同伟大,站在神灵的巅峰。”

陈景辉一笑,他不再掩饰源修的身份,不再只把念力当做气势,而是主动出击,念力从上方压下。

啪啪啪啪!

虫群被念力袭击,措手不及,被压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树祖不惊反喜:“你是死修!你不是战修,你是死修神灵!”

“哈哈,天助我也,有你做道标,我定能返回元洲,一统天下。”

陈景辉笑道:“你有没有想过,这片岛屿上的雾气,不止保护了你,也阻碍了你的感知?”

“什么?”树祖一呆。

一道飞剑远远而至,在这一路上,它的速度快到了极点,甚至让剑身周围的气体电离,形成了高温的黑障。

后方,由本体射出的古神剑,正被化身的千夫所指引导,轰向树祖。

当古神剑穿透白雾,来到树祖可以感知到的位置时,树祖即使身为神灵,能做出的应对也相当有限,雾岛中心林地内,所有树木开始了不协调的枯萎,大量的生命力被树祖的主脉抽取,用来应对攻击。

下一刻,古神剑穿透树祖周围的气势,刺穿巨大的身躯,速度骤减,又在空中回旋,改变角度和方位。

古神剑上附带的神焰重创了树祖,以至于化身感到体内的诅咒力度瞬间一轻,他不再需要用全部神焰对抗诅咒。

他直接扑向血色精魂,拳脚附带神焰,丝毫不惧和它近战。

血色精魂几次试图撕咬扑击,在靠近陈景辉时,就被他手脚上燃烧的神焰逼退,它庞大的躯体此刻成了弱点,根本没法灵活闪躲陈景辉的攻击,被几次击中身躯。

神焰燃烧下,血色精魂发出无声的惨叫。

“你还有一个盟友,还是你的化身?”树祖死死地盯着陈景辉,盯着那把在头顶回旋的怪异飞剑,那把剑竟然能承载神焰进行远程攻击!

飞剑消失了,它没入了白雾深处,树祖知道,它下次回来时,肯定把速度重新加到了极点,配合神焰,自己的气势根本挡不住,会被直接打个对穿。

陈景辉没有回答他的话,他打的血色精魂连连后退,念力和神焰加持下的每一次碰撞,就会粉碎血色精魂一小片身躯,它看起来越来越小,越来越虚弱。

林地中心,那些还没被献祭的树祖狂信徒看到这一幕,只觉得世界观崩塌了,在他们心里,无所不能的树祖居然被一个年轻人压着打,连血色精魂都唤出来了,还完全处于劣势?

“小友,停战议和如何?”树祖问道:“我是神境巫修,你杀了我,我的灵气对你也无用,我愿为之前的袭击向你做出赔偿。”

这话一出,还存活的信徒们更是惊掉下巴。

树祖……这是在求饶?

“妈的。”陈景辉终于开口,骂了一句:“你们是不是都喜欢这样,觉得打得过就去打别人,打不过就开始投降议和了?有这么美好的事?真当我是泥人捏的?没有一点火气?”

树祖很难理解,为什么陈景辉会这么说,她并不知道外界的兰朝也干过这种事,还干了两遍,而此刻的陈景辉化身,把帐也算在了她的头上。

陈景辉并不打算收手,他按着血色精魂暴揍了一通,血色精魂哀嚎一声,靠近树祖的林地,一棵树的树干裂开,露出里面血红如血管般的结构,血色精魂便钻了进去。

刷!

古神剑再次破开白雾,它重新加速到了恐怖的速度,正好锁住了血色精魂,一剑刺过。

陈景辉感到千夫所指的目标少了一个,血色精魂暴毙了!

陈景辉当即扑向树祖,树祖也意识到和陈景辉不可能收手了,拍出枝芽,负隅顽抗。

树祖喘过了气,陈景辉化身体内的诅咒又恢复了先前的强度,他不得不收回了大部分神焰压制诅咒。

陈景辉挥舞拳头,在念力加持下和树祖的气势对撞,每一次碰撞,陈景辉损失的念力顷刻间补了上来,而树祖的气势越发微弱。

巫修还有种种逃跑手段,但树祖被千夫所指锁定,知道使用那些金蝉脱壳般的手段,也逃不开陈景辉的追杀,她只能硬着头皮和陈景辉打。

又一段粗壮的枝芽被陈景辉轰断,陈景辉正在前进,已经来到了树祖身前的空地,忽地,周围的黑暗涌了过来,把陈景辉包围在了一团黑暗的球体中。

这些黑暗快速旋转,像磨盘一样磨灭着陈景辉的念力!

这是神境巫修操控“阴影”的绝学,黑暗磨灭!

黑暗磨灭能困人,能消磨敌人的气势,若是单对单,树祖的黑暗磨灭可以给她争取一丝喘息机会,让她有恢复气势,使用其他能力的时间。

但古神剑又来了,它从白雾中飞出,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力!

树祖根本不是在和陈景辉公平对决,她是在被陈景辉围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我的父亲叫灭霸 贴身狂少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乡野小神医 龙王殿 修罗武神 赘婿当道 逆天邪神 魔天 大叔,不可以
相关阅读
龙族:我在书写你的命运精灵:我有一个洗翠秘境修仙:我有一个梦境空间我有一个无限杀戮界面随身之我有一颗星球全民领主:开局一个金色合成栏大黑暗时代天海道武伪装圣地,我被签到千年求生之开局一个小树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