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8章 壮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涿县其实也算是大县,城墙自然也算的上稳固。

但在魏军之前投石车不断的轰击下,终究还是出现了纰漏,被拓跋焘用冲车挂着铁钩直接拉倒了一片城墙。

“冲过去!”

城墙既然被打开,外面的魏军自然是鱼贯而入,开始朝着城内进军。

这些魏军都是正儿八经的鲜卑人,作战从来都是无比凶狠。

加上被沈庆之挡在城外已经将近一个月,全军上下都是满满的怨气,下手的时候也是更加发狠。

见魏军几乎是势如破竹的涌进城来,沈庆之抽出腰间的环首刀便带着士卒用身体堵了上去。

“城不能破!”

这便是沈庆之脑海中唯一的想法。

范阳一破,拓跋焘就能长驱直入,纵马河北,到时候即便是朝廷派大军来也是无济于事!

反之,只要能坚持到朝廷大军到来,那以朝廷的兵力可以轻松布置多重防线,将拓跋焘的步伐困在北方。

沈庆之虽然此时还不知道朝廷援军到哪里了,甚至不知道朝廷援军会不会来,但手中划过血芒的刀早已说明了他的态度——

守住!

魏军来的无比悍勇,宋军也在生死一线的时候开始爆发。

渐渐的,围绕着整面城墙的宋魏两军都认准了这个被拉开的缺口,在这里决一死战!

前排的士卒刀身折断,就用刀柄狠狠朝着敌人戳去。

后面的弓箭手没了箭矢,就抡起长弓当做武器狠砸。

到了这个时候,阵法、训练,都变的有些可笑。

用尽一切办法弄死敌人,这才是最原始,也最冷酷的战争!

沈庆之一手持刀一手持盾,接连砍翻身边的魏军士卒,可他们就好像是汹涌澎湃的海水,永远不会停歇。

强烈的不适加上疲倦,让沈庆之的动作越来越缓慢,手中的兵刃也变的有些迟钝,几次出击都没有再砍到一人。

xiaoshuting.cc

沈庆之动作慢了,敌人可没有。

他那不同于寻常士卒的战甲一眼就被魏军士卒认了出来,见沈庆之顶在宋军前面,便都朝着他的方向杀去。

有一个面相凶悍的鲜卑士卒将手中沾满鲜血的铁锤高高举起,一下砸在了沈庆之的右手上。

沈庆之早已力竭,遭此重击后手指都被砸断,只能是吃疼丢掉了手中的环首刀。

这边一锤落下,旁边又有一柄泛着寒光的刀刃不知从哪刺来,虽然没有穿透沈庆之的甲胄伤及皮肉,但充足的力道却打的他往后一个趔趄。

又是一人从前方杀出,那狰狞的笑容中带着贪婪,想要趁乱将沈庆之的性命取走,兑成自己的功勋。

“沈将军小心!”

好在沈庆之虽然身先士卒,但并未脱离宋军队伍。

背后一名年轻的校尉叫沈庆之遇险,当即果断的把手中盾牌化守为攻,冲着扑向沈庆之的几名魏军扔去。

沈庆之在这难得的空当中也是恢复了些气力,他回头看了眼那名救他的校尉,却正好对上递来的一把宝刀。

“将军!刀!”

校尉将自己的刀塞在沈庆之手中,又从地上随手捡了一根断裂的木棍,护在沈庆之身边。

“你叫什么名字?”

“陈宪!”

沈庆之记住了这个名字后,有一次的举起宝刀左右挥舞,将敢于冲上前来的魏军士卒统统化为刀下亡魂。

这般残酷的争斗一直打到黑夜,双方之前的人马几乎全都损失殆尽。

沈庆之缠在腰间的纱布上隐隐有鲜血渗出,他的手腕不断颤抖,要插在地上才能稳住身形。

之前于沈庆之一同作战的陈宪也好不到哪去,脸上一道骇人的伤口触目惊心,身上大大小小翻出的皮肉让人怀疑只再给他一刀他便要命丧黄泉。

不过他们依然还站着。

不光他们,背后的两百余名宋军士卒也在站着。

时间虽长,战斗虽险。但他们依旧没有让北魏士卒踏入涿县一步!

在外面的北魏士卒也从一开始的发泄,到之后的茫然,再到现在的敬畏。

就连拓跋焘远远眺望着沈庆之等人的身影,也是不由赞叹一声:“此忠勇之士也!”

在拓跋焘身边的奚斤,更是想到了当年为了给宋军主力争取时间而主动断后的刘义符和蒯恩。

一时间,奚斤情不自禁的喃喃自语道:“若大宋军中皆是此将,大宋境中皆是此人……那我大魏怕是永无入主中原之日了!”

直到说完,奚斤才察觉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

好在拓跋焘也没有反应,不知是没听到还是听到了,却也认同。

“敌之英雄,我之敌寇!”

“这样的人,必须死!而且要死的……毫无声响!”

拓跋焘大喝道:“骑兵准备!”

为了尽快拿下范阳,拓跋焘也不再吝啬骑兵,打算亲手放下这即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矫健的战马被拉了出来,多日不能驰骋的憋屈在此刻一扫而空,驮着背上的鲜卑骑士就要朝着那已经千疮百孔的宋军进行最后一击。

“娘的!”

一向以儒将示人的沈庆之也是爆出一句粗口,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望着左右倒塌的残垣断壁。

“要不是这段城墙倒了,至少还能再守个几天!”

陈宪气喘吁吁的回道:“将……将军,放心,你这几天已经做的足够了。”

“不然,大家伙也不会跟着你继续在这不是?”

“对——”

在陈宪说完后,背后的宋军也是用足力气应和。

沈庆之这才发现,他之前一直担忧的士气崩溃并没有出现,相反,即便现在所有人都已经累的抬不起一根手指,但还是高昂的向敌军亮剑。

“好!”

直起腰身,盯着外面已经要发起冲击的战马,沈庆之丢掉盾牌,双手发力握住刀柄。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若是能最后再留下几匹战马,那朝廷的大军也将少些阻碍!”

“二三子!随我杀敌!”

身后的士卒有样学样,都双手握住刀柄横于胸前:

“随将军杀敌!”

“大宋,壮哉!”

——————————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今天还有单身狗不过七夕在看书吧?不会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龙王殿 逆天邪神 乡野小神医 贴身狂少 魔天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修罗武神 赘婿当道 我的父亲叫灭霸 大叔,不可以
相关阅读
废土皇帝,从小木屋签到开始签到十六年,我没想当皇帝凡人修仙之凡尘仙神诡洪荒时代樱花烂漫之时柯南之我真不是酒厂劳模西游:刚上封神榜,加入聊天群篮坛巨星闪耀闪耀篮坛篮坛教父:开局执教大姚夺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