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4章 张江解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去南方,你这想法不错。”

何雨柱对张江说道。

张江喜道:“我就知道何大哥跟其他人不一样,一定不会劝我三思而后行,好像我出远门就会天打五雷轰似的!”

何雨柱点点头:“你来找我,就是这件事?没别的事了?”

“还有一件事!”

张江说道:“朱虹是个好姑娘,何大哥您现在和她……”

“管得多了。”何雨柱澹澹说道。

张江为难地低下头,咂了一下嘴,又带着决心,抬起头来:“何大哥,我知道混账、不像话,也不可能跟朱虹有结果。”

“但是,这姑娘真不错。”

“如果她一时湖涂,您能不能放她一马……”

显然,张江已经看出来朱虹和何雨柱的关系不同寻常,不

“再说一句,我抽你。”何雨柱平静回答,“你浪迹天涯,新奇冒险为乐,还有心管我们的事情?”

“若是你真有这么大的责任心,回家看看你爸的脸色有多憔悴,岂不是更好?”

张江的表情,像是被人捅了一刀子,浑身抽搐一下。

随着年龄增长,他已经不能算是无牵无挂、没心没肺的人。

何雨柱说的,他一样知道,只是舍不得自己的自由自在,才装作不知道。

不说朱虹的事情了,张江低下头去,闷声道:“我不是个东西。”

说着话,伸手摸出大前门来,要抽烟。

何雨柱提醒:“我不喜欢抽烟,车里也不喜欢有烟味。”

张江收回烟盒,有点奇怪:“刚才您那司机——”

“他也不抽烟。”何雨柱说道。

“哦,聪明,通透!比我聪明多了!”

张江感慨一句。

何雨柱伸手拉开车门,示意他下车:“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祝你在南方,风生水起。”

“不,还有一件事,这也是我找您的最主要的事情。”

张江拿出一个烟盒纸,翻开背面。

他身上颓废失落的感觉一扫而空,对何雨柱说道:“您是不是之前没对我李哥说实话?”

何雨柱看着烟盒纸,上面写着四句诗。

“燕翅尚余温,”

“满座空一人。”

“谁言西湖早,”

“白绫飞蛾恨。”

字体有点歪歪扭扭,显然是张江急匆匆抄写下来的。

何雨柱挑了挑眉:“哦?”

“你说的李哥,就是李爱国?你还找他打听这个了?”

张江连忙关上车门,不让外人听见一点儿。

转头对何雨柱说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我知道这件事事关重大,连旁敲侧击都不敢;记下来之后,就没跟任何人多说。”

何雨柱看得出来,张江这时候,带着点江湖义气的感觉。

不然,他也不会下意识地隐瞒这件事。

因为他认识何雨柱,感觉何雨柱摊上事了,所以下意识地隐瞒下来。

对这个任性,不能以常理来揣测的张江,何雨柱不能用对待郑朝阳那种讲究利益的思维来对待。

“行,你还挺小心的。”何雨柱说道,“你跟我讲一讲,到底怎么回事,你从这里面看出来什么了。”

张江笑着说道:“何大哥,您这是考我啊。”

“燕翅席,是谭家菜的席面,规矩是满座,但是必须空一把椅子。”

“所以,前三句诗,写的是谭家菜燕翅席。”

“燕翅尚余温,是燕翅席;满座空一人,还是燕翅席;谁言西湖早,言字旁加西、早两个字,还是谭家菜的‘谭’字……”

“换成别人来,还真不容易猜到,我可是托您的福分,吃过一次燕翅席的,对此记忆深刻,到现在都没忘,仔细一琢磨就想起来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张江说完,看向何雨柱。

何雨柱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还有吗?”

“还有,何大哥您是厨子,是知道谭家菜,甚至本身就是学过谭家菜的。”张江说道,“我能想到的事情,您更应该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认为您的确已经看出来了,只不过,您出于自己的考虑,没告诉我李哥。”

“这件事,被归类于暗号,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刑侦股对这件事大惊小怪,总感觉这八成是个误会。”

“何大哥您这种厨子方面的事情,不应该涉及到什么暗号。”

何雨柱见他都考虑到了,也没再遮遮掩掩:“张江,你考虑的是对的,本身这就是涉及到厨子的一点儿家事。”

“但是你也知道,现在的情况并不算太好,跟外面通信,别管是什么内容,都是要出事的。”

“这封来自外面的信,还没到邮寄地点,就被刑侦股等各方面审查了好几次,你认为,会有傻子用这种暗号,这种办法来传递情报吗?”

“这本身就是一封,注定收信人看不到,只会被用来钓鱼的信,所以这就不可能是什么暗号,只是一封很纠结的家书。”

张江点点头,有点迟疑:“何大哥,我能不能知道最后一句话,白绫飞蛾恨是什么意思?”

“你担心,我人面兽心,跟轧钢厂刚落马的赵主任一样?”何雨柱问道。

张江颇为尴尬地笑了一下。

不得不说,他也得考虑最糟糕的情况——如果这件事无关紧要,他就跟何雨柱提个醒,说一说;如果真的是涉及到暗号密信,何雨柱和谭家菜这边会造成很大损失,张江也不可能坐视不管。

他怎么说,都还是深受教育,愿意斗争的。

“那我就跟你说说这背后的故事。”

“写信的这个人,是谭家菜的大小姐,也就是清末那位谭大人家的姑娘,她还有个身份,是娄半城的夫人。”

“她现在在紫荆花那边。”

“她写这封信过来,是说她的闺女娄晓娥已经去世了,这应该就是白绫飞蛾恨。”何雨柱说道。

“她是跟您写的?”张江问道。

何雨柱微微摇头:“当然不是,她不知道跟什么人写的,实际上就等于讣告。”

“我虽然知道,但没办法告诉李爱国;你要明白,刑侦股这边把这个定为暗号桉件,我能识破暗号,不代表是好事;况且,这又的确没什么危害。”

张江这才恍然:“那还有其他的密信,也都是发往一个地点,也都是飞蛾入怀什么什么,飞蛾什么什么……其实都是娄夫人怀念自己女儿?”

“我想也应该是。”何雨柱回答,“不过不知道收件人是谁,也不确定。”

张江说道:“那就不是我们应该操心的了。”

“何大哥,我这就告辞,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

说完话,把烟盒纸留给何雨柱,打开车门,骑着自行车走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龙王殿 乡野小神医 赘婿当道 我的父亲叫灭霸 贴身狂少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魔天 逆天邪神 大叔,不可以 修罗武神
相关阅读
重生之我要冲浪从忍者到大名闪耀的冰刀西游:开局让观音选择三个石猴全球武魂:开局觉醒混元道宫人世间之我真是周秉昆废龙开局,龙妈养不起我了成为巨星从好声音开始从好声音导师开局恰是流年终不归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