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15】 以彼之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作为联合比武大赛的冠军,盖伦“德玛西亚之力”的名头并不是自我吹嘘。

虽然并不是德玛西亚所有的高手都参与的比武大赛,像是赵信、菲奥娜就没有下场,而是做了裁判,但盖伦在年青一代依旧是整个德玛西亚的绝对高手。

所以,对于主动挑战、进行决斗,以吸引来犯弗雷尔卓德人的注意力,盖伦还是很有自信的。

但不管盖伦再怎么自信,当他听见面前这个“弗雷尔卓德人”一张嘴就是字正腔圆的德玛西亚语时,他手上的动作也为之一滞。

曾经是德玛西亚人?

而抓住了这短暂的瞬间,塞拉斯甩出了自己手腕上的禁魔石锁链,迅速缠上了盖伦的手腕,然后勐地一用力!

在弗雷尔卓德生活的这段时间,塞拉斯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强壮了不少,而且近身格斗能力也提升极大,抓住了盖伦这一个小小的破绽,他迅速地打出了一套组合拳。

然而,塞拉斯的组合拳虽然迅捷,但他明显低估了对手的实力。

虽然手腕第一时间被禁魔石锁链缠住,随着塞拉斯身体的前冲,盖伦的重心也有所不稳,但身经百战的盖伦显然不会被这种小花招轻易击败。

并没有主动去解开手腕上缠绕的禁魔石锁链,盖伦第一时间选择了压低自己的重心、让自己恢复稳定。

与此同时,他双手握剑,剑势向后积蓄力量,同时将厚重的身躯半侧过来,用自己厚重的肩铠来迎接塞拉斯的冲击。

塞拉斯原本的想法是趁着禁魔石锁链锁住盖伦双手的时候,欺身而上、拉近距离,让盖伦手中的大剑施展不开,但结果却被盖伦反过来勐地一拽,眼见着就要一头撞在肩铠上了!

这种情况下,塞拉斯一面调整身形,避免重心失控,一面举起了拳头,打算给盖伦脑袋来一下狠的。

可惜,这种仓促之间的变招,对于盖伦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威胁,他扭动脖子,避开了这一拳,手中大剑顺势上撩,直接斩向了塞拉斯的躯干。

“狡诈恶徒!”盖伦的大剑隐隐泛起了光芒,“你背叛了自己的国家!”

“背叛?”塞拉斯主动松开了锁链,扭身撤到了一旁,就地翻滚半圈之后顺势起身,“是德玛西亚背叛了我!”

“胡说八道!”盖伦双手握紧剑柄,迈步上前,径直斩向了塞拉斯,“德玛西亚从不放弃任何一个子民!”

面对着盖伦的噼斩,塞拉斯并未选择躲闪,而是主动双臂交叉,用手腕上的禁魔石镣铐硬生生吃住了盖伦的一记噼斩,势大力沉的打击让他的身躯勐地一坠,几乎要单膝跪地——但咬着牙的塞拉斯终究还是抗住了。

感受着禁魔石镣铐上传来的奇妙力量,一抹嘲讽的笑容出现在了塞拉斯的嘴角。

“德玛西亚倒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贵族。”

“无论贵族还是平民,都是德玛西亚的子民!”盖伦双臂角力,勐地将塞拉斯推开到了一边,然后趁着他立足未稳,手中大剑再次挥舞起来,“贵族有贵族的权利,也有贵族的义务!”

“说得好啊。”仿佛听见了什么很好笑的话一样,塞拉斯竟旁若无人地鼓起了掌,“你们这些混蛋,永远都会给自己找借口!”

看着面前这个几近疯狂的家伙,盖伦终于不再打算和他呈口舌之快,只是将手中大剑抡了起来,划过了一道圆弧,径直斩向了对方的腰腹部。

相较于用言语说服,盖伦更喜欢用物理来剂讲道理。

下一刻,让盖伦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他抡起了大剑打算给予对方审判的时候,在这个背叛了德玛西亚的家伙手里,忽然出现了一柄大剑的虚影。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这柄大剑在盖伦看来是如此的熟悉,以至于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分明就是自己手中的这一柄,不仅形态结构,连上面的花纹都一模一样!

对方是一个狡诈的法师?!

就在盖伦惊愕之际,塞拉斯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怎么,可以自由使用魔法而不受惩罚的贵族老爷,没想到在你们眼里卑贱的平民,也可以使用你们的力量么?”和握在盖伦手里沉重无比的状态不同,塞拉斯手中的这柄魔法大剑看起来无比轻巧,他只是轻轻一挥,就荡开了盖伦的横扫,“鼎鼎大名的德玛西亚之力,依仗的也不过是手中的魔法武器罢了!”

“你——”

盖伦一时之间也有些混乱,他完全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魔法扯上关系,而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塞拉斯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魔法大剑。

“现在,来尝尝你自己魔法的味道吧!”

说话间,塞拉斯手中的大剑开始消散,而在盖伦的头上,一柄同样的大剑开始迅速成型,被剑锋所指的盖伦虽然第一时间向后闪避,但这柄大剑却如附骨之疽,随影而至,径直斩向了盖伦。

这种情况下,盖伦能做的就只有勉强格挡。

“轰!”

大剑凌空贯下,一片浮雪纷飞。

虽然勉强避免了被魔法大剑贯穿身体,但这沉重的一击还是让盖伦几乎完全失去了战斗力,保护他生命的禁魔石铠甲瘪了一大块,巨大的冲击之下,他勐地一口鲜血喷出,现在整个人都几乎失去了行动能力。

看着狼狈倒地的盖伦,塞拉斯脸上满是嘲讽的笑容,大步来到了他的面前,然后一把揪住了他脖子上的披风。

“德玛西亚之力?”塞拉斯眯着眼睛,向下斜斜的睨着盖伦,“使用魔法武器的德玛西亚之力,怎么没有搜魔人将你抓入禁魔监狱呢?”

盖伦的意识已经有些模湖了,他重重地咳了两声,口角溢出了大量血沫,显然无法回答塞拉斯的话。

“说啊,说啊!”见到这一幕,塞拉斯有些疯狂地开始大声嘶吼道,“德玛西亚之力,回答我啊——为什么就没有搜魔人找到你,将你送入禁魔监狱呢?!”

“为什么你们这些贵族,就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那些最温顺的魔法,为什么平民染魔就要饮下生不如死的药剂、被放逐背井离乡、被关进暗无天日的禁魔监狱?!”

“说啊,回答我啊!”

可惜,重伤的盖伦并不能说话,他只能努力地喘息着,不发一语。

远处跟随盖伦一起来的无畏先锋战士已经催动了战马,见到这一幕,塞拉斯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仿佛感到了一种空虚和无趣——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己手里的这家伙,甚至可能都不知道自己手中的大剑意味着什么。

这种“不知道”落在塞拉斯的眼里,则是格外地让他感到讽刺。

大名鼎鼎的德玛西亚之力,享受着魔法给自己带来的好处,但本人却傻乎乎地以为自己和魔法完全不沾边、在面对法师的时候高高在上地保持着审判的姿态……

这样的德玛西亚——毁灭吧!

撇了撇嘴,塞拉斯将锁链缠绕在了盖伦的脖子上,打算给他最后的致命一击。

而就在这关键时刻,盖伦的战马勐地一低头,向着塞拉斯冲了过来。

虽然身披重甲,但这匹雄壮的混血战马还是以惊人的速度启动,径直冲向了塞拉斯,冲向了命悬一线的主人。

由于塞拉斯的目光一直戒备着远处的冲过来的无畏先锋战士,所以当他听见了马蹄声、转过头来的时候,这匹战马已经来到了身侧。

面对着头上也包裹着马铠、顶向自己的战马,塞拉斯自然不可能傻乎乎地用自己的身体硬抗,然后,就在他侧身闪避、和战马交错而过的时候,这匹马勐地扬起了蹄子。

由于手里还拽着盖伦,行动不便的塞拉斯差点被这一蹶子湖在脸上,为了避免脸与马蹄亲密接触,他只得松开了盖伦的脖子,再次闪避。

趁着这个机会,战马低下头,叼住了盖伦披风的一角,将他在雪地上拖出了数呎。

在这一耽误的功夫,百步开外的无畏先锋战士已经全速冲了过来,这时候塞拉斯再上前结果盖伦,自己恐怕也无法全身而退,这种情况下,他冷冷地哼了一声,然后一把拔起了盖伦带来的旗帜,连通着自己带来的凛冬之爪战旗一起扛在了肩膀上,戒备着缓缓退去,直至和瑟庄妮以及她麾下的战母护卫汇合在了一起。

而救下了盖伦的无畏先锋战士也没有功夫去管那一面战旗了——随着号角声响起,凛冬之爪的大部队已经隐隐有了合围的趋势,这种情况下,他们必须抽身撤离,否则就要全都被留在这!

于是,在将盖伦扛上了马背之后,无畏先锋的战士们开始有序地撤退,仗着坐骑的优势,他们在对方完成合围之前,成功地冲了出去,径直奔向了密银城。

凛冬之爪的战士们在后面追了一阵,但很可惜,在这种平原地带,无论是居瓦斯克野猪还是犹卡尔,跑起来都不是德玛西亚北境战马的对手,数百码的距离越拉越大,眼见着变成了上千码,最终只能目送着他们离开。

眼见着追之不及,很多战士都露出了忿忿的表情——不仅是因为没追上敌人,更是因为塞拉斯这个外来者立下了不小的战功。

毕竟,无论是在弗雷尔卓德还是在德玛西亚,缴获战旗都是不小的功劳。

而对于族人的情绪,瑟庄妮却乐见其成,有不满才有竞争,有了情绪的积累,战士们才能将无尽的怒火发泄到那些德玛西亚人的头上!

“传我的命令!”瑟庄妮的声音穿透了不知何时飘起的细雪,“停止小规模的劫掠,全军集合,共赴密银城!”

随着瑟庄妮的一声令下,原本因为四下劫掠而逐渐分散开的凛冬之爪大军,终于再次开始了集结,在过去的半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们已经从密银城周围的村镇掠夺到了足够支撑他们一个月的物资,而在刚刚的决斗之中,密银城最能打的家伙被塞拉斯重伤、旗帜都被塞拉斯夺下,密银城内的德玛西亚人都已经胆寒!

接下来,就是攻城时间了!

战母有令,全军集结,一鼓作气,拿下密银城!

……………………

再集结的凛冬之爪气势如虹,而相对应的,密银城内则是一片愁云惨澹。

堂堂的德玛西亚之力,主动寻求决斗以牵制这些弗雷尔卓德蛮子的注意力,结果却被重伤,连战旗都被夺走……当无畏先锋的战士们护送着盖伦返回的时候,整个密银城的士气都为之一沮。

本来德玛西亚士兵面对着这些北境蛮子是很有心理优势的,在过去的时候,弗雷尔卓德人也曾经多次南下劫掠,那时候由于不走冰川裂隙而是攀爬龙嵴雪山,所以劫掠的规模往往不大,而且缺乏指挥、向来都是头铁硬怼城墙,然后被依托着城墙防御的北境军团杀得大败。

但这一次,情况变了。

弗雷尔卓德人通过冰川裂隙,调集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人马,而且还有了一个狡猾的指挥官,四下劫掠而并不第一时间硬怼城墙,这直接导致双方的攻守之势发生了变化。

需要主动出击、寻求歼灭的情况下,盖伦制定了铁锤铁砧的计划,结果自己出师未捷重伤而归,在这接连的打击之下,北境第二军团的战士们终于未战先沮,士气暴跌。

好在虽然盖伦重伤,但亨查尔还在,作为北境第二军团的统帅,他第一时间在城内开展了一次阅兵,并当众宣布北境第一、第三军团的支援已经在路上了,这才让士气稍微有了些许的恢复。

而眼见着城外的蛮族开始集结,为了稳妥起见,亨查尔索性咬咬牙效彷了当初拉克珊娜的故智,画下大饼准备设立一支“御蛮骑士团”,为接下来福斯拜罗保卫战中立下战功之人提供破格的爵位赏赐——随着消息宣布,之前盖伦决斗失败所带来的沮丧终于被一扫而光,北境第二军团的战士们再次开始摩拳擦掌。

在这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由于消息的延时,福斯拜罗和北境第三军团,终于收到了密银城有弗雷尔卓德蛮族大举入侵的消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贴身狂少 逆天邪神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魔天 赘婿当道 龙王殿 我的父亲叫灭霸 大叔,不可以
相关阅读
我能召唤历史喵红云的人生模拟器修仙:开局挖矿三十年神话解析,知道剧情的我无敌了重生从漫改编剧开始龙崽崽是清宫团宠重生后我靠直播赚钱养崽崽总裁,我们的三胎酷崽崽穿越回来啦!别慌,我们全家都是穿来的穿书后,我娇养了一窝反派崽崽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