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零三章 朕要拜窦太师为尚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夜修行结束。

窦长生起身主动看了一眼《斗魔图录》和《阎罗镇狱经》,进度是非常不错的,只是远不如嗑蟠桃的来的快。

目光看向【在世苟神】,目光突然一凝。

要说这一次收获,那无疑是巨大的,可坏处也非常的明显,自己少了一条命。

要是死一次后,就只剩下一条命了。

不对,自己还有生死木偶,还能够死两次,所以就只有四条命了,太少了。

经过一夜修行,再有大把时间研究,窦长生发现自己小看了【升级令-武学】,看似只能够提升到神魔武学,而且还不会直接臻至到大成,远不如【升级令-兵器】来的强大,直接就是一件神兵。

可仔细想想的话,武学的概念非常宽泛,你去直接把一部大力拳,晋升到神魔武学,那么意义不是太大,如今窦长生有不少神魔武学,完全是鸡肋了。

可要是一部立意极高的武学呢?

比如说天子龙拳,轻易就铸造一部帝道绝学。

或者是其他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能力,完全由【升级令-武学】晋升,获得种种特殊能力。

这一些武学涉及概念宽广,或者是太过于高深,神魔根本无法创造,就算是先天神魔联手推演,最后也可能隐患重重,一部能够让人证道的神魔武学,甚至是神魔层次后也可以修行,这不是轻易就可以做到的。

每一部武学,哪一个不是千锤百炼,由一代代人修正。

如今天下间看似有绝世天骄,自创武学,开宗立派,可那也是站在前人肩膀之上的结果,他们也只是把前人的武学统合,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再增添自己的思想,这才创造成功。

而眼前这【升级令-武学】不用,只要窦长生有一个想法,然后创造出粗浅的武学来,直接就能够节省下无数年时光,一步到位完整起来。

所以这【升级令-武学】已经非常强,而看似很强的【升级令-兵器】却是受到了限制,本来要是神兵二字,也能够如【升级令-武学】一样,可后面标上了兵器二字,这就只能够局限于兵器了。

类似什么玉如意等等,都不包含在内,不需要去抠字眼,玩文字游戏。

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这根本不给机会,毕竟这是死物,想要钻空子太难了。

只有活物才能够有机会,窦长生一直没使用【河神契约】,就是感觉两次计划,强化了【天生战神】和【无相之风】后,金窦和银窦都强了,可普通窦没变化啊。

上一次一次机会,直接强了三个人,这一次两次机会少一个人,心里总是有一些不甘心,两次机会不说三个人都强化两次,至少也要把普通窦带上。

所以得寻找漏洞,卡BUG。

尽管现在没想通,可如今没有到了必须要用的时候,所以窦长生还有充足的时间去考虑,最后要是自己想明白的话,窦长生打算集思广益,弄一个相似的例子,然后号召天下智者,一起开始研究探讨。

一定要把河神给安排的明明白白,让他知道在这里,还有一个姓窦的人正在关心他。

只要是兵器的话,那么可选择余地就不多了。

窦长生没有打算立即使用,而是暂时先存储着,要不是这【升级令-兵器】限制了,其实最佳的方式是二十八星宿大阵阵图,或者是阵旗等等辅助布下大阵的宝物。

窦长生简单洗漱一番后,然后端坐在官轿中,开始朝着皇城而去。

今日早朝是要参与的,高宗各种承诺也要兑现。

官轿缓缓来至皇城,一路上畅通无阻,什么宫前落轿的规矩,早就已经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

根本就没有阻拦窦长生,相反一路放行,一直到了太和殿外,官轿这才落下,关信然亲自压低着官轿,开始为窦长生掀开帘幕。

一名宗师奴仆,看的四方侧目,当窦长生走下官轿,目光四处环视时,他们一个个都低下了头颅,不敢直视窦长生。

私底下一个比一个叫嚣厉害,肯定不把窦长生放在眼中,可真到了眼前的时候,一个会比一个乖巧。

窦长生环视四方,倒是看见了一位熟人,昔日的王州牧,今日的王侍郎。

余下众多官员,大半都较为陌生,这不是窦长生和他们接触少,而是根本就没有见到过,可想而知窦长生离开朝堂这一段时间,朝堂上面的变化有多大。

徐长卿开始肆无忌惮起来后,大肆的排除异己,安插自己的亲信,一步步的试探着高宗和太宗的底线,让他们无法忍受,好出手杀了自己。

可惜高宗和太宗都比较能忍,徐长卿一次次折腾下来,就是把朝廷大换血了。

不过这一些人虽然多,大部分也都是一些小官,真正的高官重臣变化不大,诸如内阁众位成员,还是那一些人。

窦长生走至太和殿中,就看见太和殿龙椅旁,正摆放着一张座椅。

座椅完全立于龙椅前,基本上和龙椅挨着了,没有一点缝隙存在,这把龙椅挡住,让龙椅成为了摆设,这就是徐长卿的座位了。

窦长生虽然没有回神都,可也听说过妖相僭越,这椅子不论是位置还是高度,基本上和龙椅一模一样了,甚至是这还是一张纯金铸造的椅子,是彷照龙椅铸造的,只是没有龙椅上面的五爪金龙纹路等。

徐长卿看见窦长生到来后,主动上前两步,亲自引领着窦长生朝着上方走来讲道:“殿下请上座。”

徐长卿自己走了下去,已经站在群臣当中,窦长生看着面前的金椅,丝丝缕缕的法力不断涌动,瞬间就已经卷起金椅,直接把金椅扔出了太和殿。

这东西不伦不类的,给人一股草班台子的感觉,如那一字并肩王一样,翻看历朝历代的史书,哪里有什么一字并肩王。

一字并肩王简直比那一些大勇王的草头王还难听,听上去给人轻佻,让文化人鄙视。

窦长生动作,引起众人侧目,然后一个个看向徐长卿,最近一段时间徐长卿作威作福,在朝堂上面横行无忌,哪怕不喜者,也不敢主动挑衅,生怕招惹徐长卿的打击报复。

徐长卿犹如没有看见一样,平静的站在一旁,这让众人大失所望,尤其是不少愤恨徐长卿者,还以为徐长卿会和窦长生爆发冲突,如今看来徐长卿也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不大一会功夫,高宗已经来到太和殿,正式端坐于龙椅之上。

冕旒不断撞击,发出清脆之音,高宗目光透过冕旒,看向站在群臣前方的窦长生,主动开口讲道:“陈王制止天妖之乱,有大功于天下。”

“加封陈王为太师,位列诸侯之上,出入皆天子仪仗。”

一直手持笏板,正保持沉默的王师范,却是无法忍耐了,不由主动上前两步,站在太和殿中央,先手持笏板对高宗一拜,才沉声开口讲道:“陈王有大功,不论加封为太师,或者是再增添封户,臣皆是没有意见。”

“可天子仪仗,岂是臣子能用。”

“天无二日,国无二君,陈王哪怕没有野心,可也会因此生出野心,以至于最后有了不该有想法,酿成滔天大祸。”

“臣请陛下收回成命,此例于礼不合。”

窦长生主动推辞讲道:“大宗伯说的不错,天子仪仗非臣子能用。”

“此例一开,未来必定人人效彷,遗祸无穷。”

高宗顺势讲道:“只能够委屈太师了。”

“太师执掌六扇门,只是因为南下处理事物,所以一直未曾入阁。”

“今日议一议,太师入阁后排序。”

“众卿皆可发言?”

高宗话语落下,太和殿寂静无声,徐长卿主动走出讲道:“陛下。”

“老臣年老体衰,精力大不如前,愿意退位让贤,由太师担当首辅,摄政。”

徐长卿话语落下,犹如讯号一般,一位接着一位的朝官走出,整齐下拜讲道:“请太师摄政。”

王侍郎澹然的注视着这一幕,看着朝官对高宗的逼迫,目光移动看向了高宗,只是被下垂的冕旒挡住,看不清高宗的神色,但王侍郎知道高宗心中绝对不好受。

太师无关紧要,真正重要的是摄政。

徐长卿的摄政,也只是因为大周群龙无首,如今夺嫡和复辟争斗结束,高宗已经端坐在了龙椅之上,竟然还要摄政,那么把高宗至于何地?

是当做傀儡,还是当做摆设。

王侍郎一抖衣袖,人已经缓步走出,眼看着高宗迟迟没有回应,王侍郎不由心中叹息,知道该帮助高宗一把,走出来后主动讲道:“陛下迟迟不应?”

“这是为何?”

相忍为国。

窦长生那里忍不了,就只能够让高宗陛下忍一忍了。

为了天下,吃点亏,这不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大周都好。

本来一直能够冷静的高宗,此刻被王侍郎这一句话干破防了,目光深邃起来,目光炯炯盯着这一位位朝官。

高宗目光不由迷离起来,彷佛回到了一百多年前,当时也是在太和殿。

也是有官员,主动逼迫自己,公然跪拜张天正,口称圣王。

一百多年过去,彷佛是一个轮回一般,今日还有人敢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一名臣子对一名君王,来一句为何不答应?

何等的憋屈,何等的屈辱。

这一生竟然被自己承受了两次。、

足足两次。

高宗心中一团火焰,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当初对神魔大丹下手,不光是不想死,也想着报复张天正,哪怕失败了,自己死了,也不让张天正好过。

其根源就来自那一句圣王。

今时今日,类似的事情再一次发生。

高宗看着窦长生,如同那张天正一样虚情假意,主动的呵斥王侍郎。

这一幕,多像啊。

太侮辱皇帝了。

翻遍史书,历朝历代的皇帝当中,除了末帝外,又有哪一个皇帝受到过这样的侮辱?

而且还是一位相助太祖开国的皇帝,正处于王朝巅峰的皇帝。

本来收回轩辕弓,拿回传国玉玺的喜悦,立即荡然无存。

窦长生,依然还是那一个窦长生。

是半点也没有变。

肯定有图谋。

请废太子回来,然后执掌神兵,这不安好心,是要把废太子当中炮灰。

这一个想法倒是和自己不谋而合,姬氏一族当中能够信得过,有仁者之风的也就是废太子了。

废太子修行《皇极惊世录》,这只有嫡系一脉能修行,关键时刻能够动用国运,不论是轩辕弓还是传国玉玺,或者是聚仙旗,都是能够用的。

关键时刻废太子是能够自我牺牲,带走一名神魔战力的。

这等人才在姬氏一族当中太少了。

也非常的珍贵。

修为,品性,全部都是上上之选。

可比晋王那家伙好太多了。

高宗心中愤恨的发泄一番,自我催眠后,温和开口讲道:“太师摄政,这是应该的。”

“太师和大夏陛下结义,双方以兄弟相称,早年朕有幸和长辈一起见到大夏陛下一面,正以子侄身份相见。”

“太师乃是朕的长辈,朕见到太师,就感觉到亲切。”

“朕。”

高宗不由迟疑一下,接下来的话语,实在是有一些勐,哪怕是几百年锻炼的心性,也是有一些说不出口,迟疑了一下后。

高宗浮现出决然之色,已经下定决心。

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要想获得成功,就不能够在意个人荣辱,不知道多少豪杰,未曾起势前,也曾折辱于小人之手,可未来依然不影响他们的威名。

为了成功,忍一时之气,等到自己功成,今日笑话自己的人,他们才是丑陋的小丑。

高宗内心不断安慰自己,开始自我催眠,最后终于说出了石破天惊的话语:

“朕愿拜太师为尚父。”

高宗一句话说出后,人轻松了不少,对于惊变的众人视若无睹,继续开口讲道: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尊太师为皇父摄政王。”

自己一步到位,让他们无路可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魔天 修罗武神 乡野小神医 贴身狂少 龙王殿 我的父亲叫灭霸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逆天邪神 赘婿当道 大叔,不可以
相关阅读
言灵直播战修仙从当族长开始娱乐从抢流量开始诡异料理手册漫威里的超能喵奉旨冲喜冲喜后,病秧子相公说他还能刚给病秧子冲喜后,医妃得宠了开着跑车撞王爷穿成植物人大佬的冲喜小娇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