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一篇Cell引发的巨震(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苏德霍夫是斯坦福大学神经科学系的一名教授,主要研究神经突触传递,自从13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后,他就成为了这一领域的权威人士。

凌晨2点多,夜深人静,他还在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突然,手机上消息闪动,显示收到一封来自Cell期刊主编的邮件。

“又是约稿邮件吧,上个月这位斯威特主编还给我打过电话,询问有我有没有什么最新发现。”

反正看都看到了,他便随手打开邮件,准备浏览一下。

刚一打开,就愣住了:“评审投稿?好久没收到这样的邮件了。”

随即精神一振:“太好了,临睡前看一篇论文,在发散性思维中入睡,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吗?”

像他这样的权威专家,同领域能让他审评的稿件已经不多,几个月也难得遇到一篇有新意,又有意思的文章。

毕竟神经科学研究的对象是大脑,它是物质和精神的混合体,作为目前所知最复杂的物质,其研究方法必然非常复杂,要动用多种基础学科的手段。

虽然这一学科目前非常繁荣,但科学家们的研究还是困难重重,目前还只在研究纷繁的实验现象,而没有上升到理论的层面,未能构筑出一个相容而近乎完备的公理化体系。

确切地说,神经科学还没有出现它的‘牛顿’和‘爱因斯坦’。

即便这样,苏德霍夫在自己的领域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这样的专家日常工作都很忙,他更是一位典型的工作狂,工作到凌晨两三点是常事。

期刊主编都清楚他的地位,因此普通的投稿是不会到他这来的,只有一些比较重要的稿件,或者其他编委也难以给出结论的投稿,才会让他评审。

所以苏德霍夫收到一封投稿的时候,还是很兴奋的,立即打开附件,仔细看了起来。

“嚯嚯,大脑海马区神经干细胞再生的研究,难度很大呀,倒是个有意思的家伙,没有拿一些干细胞移植的陈年旧货来糊弄我。”

“思路确实可以,激活脑内干细胞确实比外来干细胞移植更有前景,看看实验怎么做?”

这一看,就入了迷。

等到老爷子翻到文章结尾,这才如梦初醒。

“神了,神了,科学就应该如此,就应该用简单的实验清楚明了地揭露科学原理,这个实验设计得好。”

“马上去做个实验验证一下,看看数据到底是不是真的。”

苏德霍夫心痒难耐,拿起手机就冲出了家门。

虽然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但是他的脚步依然矫健,很快就来到学校内自己的实验室。

这时候已经凌晨四点了,天色微亮,实验室里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如果换成普通人,八成要拍照发个朋友圈“你见过凌晨四点的斯坦福校园吗?”

但老爷子看也没看,目标明确,行动如风,在黑暗中精准地按下电灯开关。

哗!

实验室瞬间灯火通明,苏德霍夫飞扑向工作台,废寝忘食地做起了实验。

******

陈以清吃完零食,又喝完一杯红茶,再在窗边看了一会风景。

这才回到办公桌前。

打开邮箱一看,一封Cell主编的回信,已经在收件箱里静静地等待了。

“嚯,这么快!半个小时不到就回复了?效率真的可以。”

熟练地算了一下时差,这时候正是鹰国时间半夜一点。

陈以清也不禁为对方的高效而感到吃惊。

点开一看:

“亲爱的陈先生,来稿已阅,非常高兴地通知你,你的稿件已经进入下一个编委评审环节,预计一周内将给出回复。”

“PS:我个人很看好这份文章,觉得通过的可能性非常大。”

“请您静候佳音。——你真诚的朋友,斯威特主编。”

陈以清淡淡一笑,理应如此,这么高质量的投稿,肯定会马上通过主编的审核。

那就慢慢等着吧,他起身慢悠悠地走向实验室。

三天后,陈以清再次收到了主编的来信。

“尊敬的陈博士,感谢您的来信,非常荣幸地通知您,您的文章已经通过评审,将刊登在下月初的Cell期刊封面上,请提供详细的地址,我们将给您邮件几份样品。电子版期刊将提前在线发布,并发送到您的邮箱,请您保持关注!”

“PS:上次在拉斯克颁奖晚会上,与您亲切交谈,实在获益匪浅,三生有幸。三清这样伟大的公司有您这样伟大的科学家,真是人类的幸运。不知您近期有来鹰国的计划吗?如果是的话,希望能有这个荣庆与您共进晚餐,再次相聚。”

“——您虔诚的仰慕者,约翰.斯威特。”

他再次震惊了。

“这么快,不是说一周给答复吗?”

“还有,竟然是封面文章,竟然下个月就刊登,而不是三个月后。”

即便学霸如陈以清,他也为自己的待遇感到有一丝受宠若惊。

他还从来没上过顶刊的封面呢,文章也没有这么快就发表过。

而且这个主编的口气怎么有点,好像有点谄媚的意思?

这就是突破性创新成果的特殊待遇吗?

这就是卫总每天都享受到的待遇吗?

感觉莫名地全身舒爽是怎么回事?

陈以清每个毛孔都像吃了人参果一样舒服,不禁有些飘飘然。

不过他向来稳重,有这样的感觉,也只是放在心里。

很快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卫康,然后又投入到工作中去。

只是干劲似乎更足了,整个人跟吃了大补之物一样,满脸红光,神采奕奕。

******

时间过得很快,两周一晃就过去了。

4号,国际顶级期刊《细胞》(Cell)在线发布了最新一期杂志。

全球各地的专家学者,以及相关媒体,都纷纷打开了网站,准备一睹为快。

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期刊封面,每一期的封面图都是按照封面文章而设计的。

一个个如星图般连接在一起的大脑神经网络,璀璨无比,流光溢彩,笼罩在上方。

中心处,幽暗的大脑深部,那是海马区,却呈现出截然相反的状况。

枯萎的脑部细胞,断掉的神经突触,犹如残垣断壁,死寂一片,让人触目惊心。

但是,下方更深处,却有微弱的点点光芒,在摇曳不已。

突然,一个个白色蛋白质分子,沿着看不见的通道,跳跃着进入。

它们一道道雀跃的身影,犹如流星划过,落在底部的光点上。

光点越来越多,犹如星星之火,迅速燎原。

整个如同死亡森林般的大脑中心,在光芒的照耀下,开始焕发生机。

断掉的神经突触重新长出,枯死的细胞被新的神经元细胞取代。

一切都那么生机勃勃,让人震撼。

不出所料,所有看到这个封面的人都沉默了。

随后连目录也来不及看,疯狂地翻看起封面文章来。

公牛国,雾都大学。

杜伦教授一早来到办公室,就打开电脑,等待着最新一期Cell期刊的发布。

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每一期杂志的每一篇论文,他都不愿错过。

关注同行的最新研究成果,就能以最快速度获知当下最热门的方向,只要眼疾手快,马上跟进,很快就能出成果,刊发出一篇又一篇论文。

就算课题自己暂时用不上,给手下的研究生用,也是极好的。

凭着这一手敏锐的嗅觉,他培养出了不少优秀的人才,自己也刊发了大批高质量的论文,声誉卓著。

事实上,这一手追寻最新科学热点,拼命水论文的本事,还是他从自己的导师——一位令人尊敬的诺奖得主那里学来的,可谓是师门传承,源远流长了。

很快,时间一到,Cell新一期准时刷新。

他立即点了进去,马上就看到了让人震撼的封面。

“这一期的封面文章,看起来不同寻常,难道是神经科学领域的文章?”

“看这意思,是枯萎的脑部神经细胞焕发生机了?”

杜伦教授嘴里嘟囔着,鼠标疯狂点击,马上进入封面文章,如饥似渴地阅读起来。

整整半个小时过去了,杜伦教授才看完整篇文章,顿时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绝对是今年最震撼人心的大发现!”

他喃喃自语道,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一样,找到了作者名单,看了起来。

“一作和通讯作者都是Yiqing ,这个人我听说过,好像是三清集团的神经科学实验室负责人,在研发AD特效药中出力不少。我的学生Lily Zhang就是去的他的实验室工作。”

《剑来》

“后面的作者可能是参与研发的实验室人员,都是典型的华夏名字….”

杜伦教授突然看到了一个异常熟悉的名字,瞬间眼神一凝。

“第二作者Lily Zhang,难道是她?”

他一时激动不已:“oh my god,不会是我的学生吧,竟然是第二作者!”

一般来说,SCI论文的不同作者,贡献度也不一样。

通讯作者一般是老板或者导师,如果是前者的话,就算没有直接贡献,至少提供了仪器和设备,如果是后者,通常整个论文的选题是他做的。

一作(第一作者)通常做了绝大多数内容,贡献度70%+,二作是好帮手,贡献度20%+。

其他作者都是打酱油的,可能和作者讨论过一两次,可能帮忙测过一组样本,可能只是关系好,也可能是新来的小弟小妹,挂个名高兴一下,也可能是这篇文章发得很好,大家雨露均沾一下,蹭个光。

一作和通讯作者的最重要的,尤其是导师是大佬,发表在顶刊上的时候,基本上说明是大牛导师的选题选得好,实验设计得好。

至于身为学生的一作呢,优点也很突出,那就是操作能力强。

通俗一点讲,把论文比作儿子的话,一作是亲爹亲妈,二作是后爹后妈,三作如同二大爷大姨妈。

以此类推下去,一百作就是大姑妈的侄子家的二表哥的小姨妈家隔壁家的那条狗。

通讯的话,就是干爹。

突破性成果,Cell顶刊,还是封面文章,哪怕是二作,含金量也是很大的。

这样的资格,哪怕在雾都大学,也足够引人注目了。

“天啦,她还只是个研究生而已,都不是博士,就已经有这样的成绩了。”

“她果然比我想象的还要优秀,真可惜,当初没有再坚持一下,把她留在雾都大学。”

杜伦教授一边为学生的成就而感到高兴,一边又对人才的流失痛心疾首。

他完全没想到,如果不去三清而是留在雾都,自己的学生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出这样的成果。

“我得好好向她祝贺一番,也许圣诞假期,可以考虑去华夏旅游,找她好好谈一下。”

杜伦教授想到这里,马上开始给学生张莉写邮件。

******

被震惊的不只是杜伦教授。

还有整个世界。

文章刚发表,这则消息就跟电脑病毒一样,飞速蔓延,传遍了全球。

还光速传回了国内,瞬间引爆全网热议,直接冲上热搜第一。

短短几小时,阅读量就高达2.3亿。

#华夏科学家发现大脑重生奥秘#

哗!

网友们都激动坏了。

“我是不是眼花了,没看错吧,大脑也能重生了?”

“Cell封面文章,嘶,恐怖如斯!”

“所以爆了头也能活过来?”

“我真的不是在看科幻小说?”

“既然大脑能再生,肉体能再生也很合理吧,人类永生指日可待。”

“你们能不能看看正文,里面说的是大脑干细胞可以激活再生能力,不是砍了头还能长出脑袋。”

“哇,是三清集团科学家的新发现呢。三清太牛逼了。”

“我突然有一个想法,既然是三清集团的发现,那么,我们是不是很快就能用上刺激大脑再生的药物了?”

“论文里没提临床实验的事啊,这不还是在理论中吗?”

“楼上是不是傻,我要是有这样的神药,我特么能把细节告诉你?”

“我跟导师一起分析过了,这篇论文的实验数据非常详实,虽然没有提到任何临床实验,但是按照思路发展下去,下一步应该就是人体临床实验了。”

“我刚才有了一个震惊的发现,你们猜怎么着?”

“谜语人滚出网络!”

“好了好了,我在专利局搜索三清这方面的专利,但是没有任何发现。”

“你们说,三清到底是没研究出来呢?还是没注册专利呢?”

“嘶,这么一说,我都不敢多想了。”

“也许三清像可口可乐一样,把研究出来的药物当成商业机密,锁在保险柜里了。”

“这不是傻吗?不卖药了?”

“没准真的不卖给普通人,只有富豪才能重金求购。”

“你别这么说,我真的有点慌,不过我相信卫总不是那样的人。”

“呵呵,这个很难说,莫非你还真信资本家?真以为先富会带着后富?我只能说,你太天真了。”

“别吵了,往好处想,也许三清真的没研究出来。”

“没错,这种神药能说研发出来就研发出来吗?”

“你们可能不知道,科学家的发现只是实验而已,要能够进入临床,还有很多路要走,五年十年能有所突破就已经很难得了。”

“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舒服多了。”

网友们瞬间悲喜交加,既怕三清没研发出新药,又怕研发出来了不告诉大家。

而后者,无疑更让他们担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大叔,不可以 贴身狂少 逆天邪神 乡野小神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我的父亲叫灭霸 修罗武神 魔天
相关阅读
柯南之薄荷味白鲸柯南之我是科学家柯南之我真不想靠近死神[综]名侦探守则被遗忘的民国岁月这人修炼太恐怖文娱之我的时代影视从海豹突击队开始直播:我掀起了国风热潮洪荒之魔种黄中李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