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2章 育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青云道长...”

来到后院,白溪柔柔弱弱的喊了一声。

跟在后面的雨荷,愣了愣神,直接去了卧室,走过张青云身边的时候,眨了眨眼睛,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意思很明显,让你再招惹异性,这下过火了吧。

张青云眼睛中都是无辜,可惜雨荷已经从他身边走过,进入了卧室。

“哎...”

张青云轻叹一声,他把与白家人接触过之后的林林总总,大大小小事情都在脑海中回忆一遍,面前这个白溪,他似乎真的没有招惹过。

贫道也不是那种人的。

白溪有些圆润,很是丰满,这身材绝对惹火。

特别是白溪眼睛中,如有水纹荡漾,那种眼神...张青云以前不懂,现在已经很明白,这种眼神,雨荷眼睛中就有。

特别是双修的时候,雨荷看向他的眼神,就是如此。

“居士来道观有什么事?”

张青云并不动弹,依旧躺在躺椅上:“贫道诵经修道,恐怕帮不上居士。”

“青云道长,我的心好痛?”

白溪捂着胸口,楚楚可怜。

这么大一只,偏偏学习林黛玉的娇柔,给人一种狗熊学狐狸的错觉。

“居士心痛,可以去医院,贫道不看病的。”

你心痛?

贫道什么人物?一眼看去,你健健康康,无病无灾,怎么会心痛的?

“我这病,除了道长可以治疗。”

白溪定定的看着张青云,这一刹那,张青云都怀疑,白溪是不是被狐媚子占据了肉身,前来道观,故意考验他的道行。

“呵呵...”

雨荷从房内走出来,手中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茶壶还有茶杯:“居士可算是找对了人,青云道友最擅长治疗心病。”

“是吗?”

白溪大喜,这位女道长在帮着她说话。

正所谓独木难支,有些事情一个人无法成功,一旦有人帮助,那么就容易了很多。

“当然...”

雨荷倒了一杯茶,递给白溪。

当初她可是情伤堕入魔道,已经化身成魔,还不是眼前人帮助她重新驱除魔性,再次修行?

一个小小的普通女人,有什么心病,张青云治疗不好的?

“那...”

白溪端着茶,茶杯中的水温刚刚好。

茶香很浓,闻上一口,就让人难以忘怀。其实白溪是不喜欢饮茶的。茶味有些苦,她也不喜欢茶的味道。

她其实更喜欢奶茶,甜甜的,浓浓的。

但是忍不住喝了一口,顿时神清气爽,这段时间加班带来的疲惫一扫而空,身体轻飘飘的,让她感觉自己可以熬夜加班几天几夜也不会疲惫。

“好茶!”

纵然不喜欢茶,没喝过茶,也不会品茶,但是不妨碍白溪对这茶赞美。

入口清甜,茶浓而不苦,特别是茶水带来的感觉,让她深深迷恋。

张青云翻了翻白眼,这段时间雨荷修为境界突破极快,而她也闲着无聊的时候,总是喜欢研究一些小术法。

特别是看到张青云,反掌就是蕴涵道韵的茶叶,也想要复制一下。

这些茶叶,其实就是雨荷昨天,利用神通,掌心长出来的茶树,摘下来的茶叶,自己制作而成的。

张青云还没来得及品尝一下,看看雨荷这茶叶有什么特殊之处。

端起茶杯,张青云品尝一口,甜甜的,其实并没有多少茶叶的浓香,反而像是一种口感不错的饮料。

张青云感觉到好笑,雨荷纵然是修为超越所谓的大道,但是心中依旧住着一个小女生,还是与普通的女人一般,有自己的喜好。

正所谓,依心而为,依心而生。掌中世界培育灵物,全是内心返照。

这茶,就是雨荷的内心真实写照。

甜甜蜜蜜,没有苦涩。

张青云多看了雨荷几眼,并不插嘴两个女人间的谈话。

雨荷看似无心,其实是在帮助他。

偏偏雨荷却又制造出,我拆你台,我给你制造麻烦的假象。

“贫道虽然境界古怪,还是能够分得清楚,你在想什么。”

张青云微笑品茶。

“此茶,是我从昆仑之巅带来的。”

雨荷想了想说道:“此茶雪山之中坚强,风霜之中坚韧,日月精华浸润,所以,这茶其实就是祛除各类烦恼,摒弃各种苦难,只是呈现美好甜蜜。”

雨荷这句话,就是向张青云说的了。

雨荷修道以来,一直都在昆仑之中,她就像是一棵茶树,雪山之中坚强,风霜之中坚韧,日月精华浸润。

原本这种生活枯燥乏味,且充满苦难与艰辛。

但是现在,她来到魔都,她没有了烦恼,没有了苦难,剩下的只是甜蜜。

“没想到,雨荷还会如此隐晦,表达自己的爱意?”

张青云微微感动,刚才还想着,雨荷拆他的台,看他笑话。

昆仑之中孤单,魔都之中也是与张青云相伴,张青云似乎有些明白了,雨荷想要交朋友。

不着痕迹的,雨荷看了一眼张青云,眼睛中都是笑意。

“昆仑之中的茶叶?”

张青云轻易捕捉到雨荷内心柔软,话中之意传递的浓浓情意。白溪则是有些迷蒙:“道长,昆仑雪山,也可以长出茶叶?”

白溪不傻。

茶树娇柔,只适合南方。

昆仑那个地方,环境、气候等等,都不适合茶树生长,又怎么可以产出茶叶?

她有些疑惑,很是不解,但是并没有反驳。

“世间万物,适者生存。”

雨荷也不解释,只是旁引而论:“就好比是人,在原本的环境之中生长,当环境有利于自己的时候,必然成长很快,各方面都很优秀。然而,当有一天,各种环境不适合这个人的时候,这个人各项能力都不会被肯定,反而引来别人质疑。”

“生存的土壤,一旦没有了养分,那么换一个环境,或许更好。”

雨荷又给白溪倒了一杯茶:“就好比这茶,当漫山遍野,整个南方都有这种茶的时候,它就是普通的茶树中的一棵。当它到了昆仑,在各种磨难之中,不适合的环境中适应之后,味道已经截然不同。”

“这茶,超越它原本所在的南方,各类茶叶味道。”

雨荷把茶杯递给白溪。

白溪有些发呆,下意识的接过茶杯,陷入沉思之中。

足有一两分钟,白溪放下茶杯忽然起身,向雨荷深深一躬:“多谢道长解惑!”

白溪转身离开,并没有滞留。

雨荷笑而不语,张青云满脸钦佩:“爱妻果然适合育人,为夫就没有这类本事了。”

利用一个道理,解开白溪心结。

很明显,白溪寄托家族企业生存,是以一切都是都要听从家里安排。这次白溪到这里来,就是牺牲自身,甚至只有露水情缘的牺牲,为白圭创造一个关系。

那就是,白圭能够与道观存留关系。

白溪,自然是不乐意的,但是又无可奈何。

雨荷以物喻人,白溪幡然明悟。

“只是这样一来,这位居士,就会与自己家里越来越疏远。”

张青云喝了一口茶:“不错,很符合你的心境。”

“贫道也是借事说事,她现在陷入困惑,迟早也会走这么一步。”

雨荷又给张青云倒了一杯茶:“话说,我利用法则规则凝聚的茶树,味道怎么与你的不一样,而且效果也不一样?”

张青云幻化的茶树,茶叶味道不同不说,并且蕴含道则,蕴涵道韵,能让普通人饮之,而能够成就炼虚合道境界。

而雨荷自己幻化茶树的茶叶,同样蕴涵道则规则,让人饮之,感觉甜蜜,却无法吸收其中道则与规则修行。

“因为...”

张青云失笑:“我是男人,你是女人...”

我追求的就是效果,而你追求的是味道。

效果自然不同。

雨荷迷惑,有些不解,陷入沉思。

大道境修为,雨荷自然不会像小女人一样纠缠张青云,也不会当真去思索男人与女人区别,怎么因此而让茶叶有着极端的不同作用。

“看来,是我心境不够。”

雨荷明白了其中关键,因为刚才张青云已经说的很清楚,符合她的心境。

那么,就未必符合其他人的心境。

“唔...”

张青云点头:“等你修为再次提升,超脱一切的时候,自然就会培育出,我那种茶叶。”

大道境,还有无数境界,才能突破到道这个境界,而道这个境界,更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差距,无穷境界的阻隔,才能达到张青云如今境界。

张青云的境界是很古怪,但是张青云自身也不明白,其实他已经超脱一切,达到自我为道,一切随心,凝聚本我的境界。

纵然源果真存在,也无法束缚张青云,也在张青云之下。

无中生有,无就是源,有就是道。

而张青云的境界,他自己无法清楚,当张青云有一天明白自身境界,存在意义,并且把一切境界,都能够区分的时候...

他才是真正的他,而世界,才会因他而生,因他而灭。

这个过程或许会很快,或许用就无法完成。

“爱妻,你我去研究一下,如何让你突破大道境吧...”

张青云起身。

雨荷翻着白眼,现在是白天!

如何研究突破大道境?

双修呗?

通过双修,张青云把自身这个境界,完全呈现,雨荷就像是即将渴死的枯木,不断汲取水分,获得无数感悟。

说实话,雨荷有些难以拒绝。

不仅可以提升境界,又可以...

但是...

雨荷看看天色,还没有说话,身材高大的白圭,进入了道观。

“青云道长...”

奶茶店与道观对门,白圭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姐姐,进入道观又离开了。来的时候眉头紧锁,但是离开的时候,像是获得了新生一般...

联想到家里的安排,白圭很清楚的知道,自家姐姐来道观的目的。

他有些好奇,自己的姐姐,有没有成功,所以火急火燎的来到了道观。

“呃...”

当看到雨荷的时候,白圭顿时呆住。

这世间,仿佛一切光芒黯淡,只有眼前这位女道长,身上散发莹莹光辉,吸引了他的一切。

好美!

白圭大脑僵化,但是突兀的蹦出一句话:世间百黛无颜色。

这位女道长,就好比无穷荒野野花中的牡丹,那样高贵典雅,那样优美而又高傲。野花纵然芳香,却也失去色彩。

“胖子,你有什么事?”

张青云神色不动,雨荷的美,可是比囚神之地的嫦娥仙子还要美上三分。

这是造物主的偏爱,特别是修为越来越高,雨荷越来越完美,简直就是无暇,没有任何缺点。大道境界的美,白圭被吸引目光,自然不奇怪。

“呃...”

白圭这才感觉,世间一切色彩回归,眼睛恋恋不舍的从雨荷那张脸上挪开,一刹那间,大脑有些空白。

我来干什么来着?

他忘记了。

雨荷微微一笑,低头喝茶,思索茶树幻化存在的漏洞。

“我...”

白圭有些焦躁,额头上有些汗珠。

他自身条件不差,卖奶茶这段时间,多少女生向他表白,甚至递纸条,留下联系方式。其中不乏美女。

但是...

他的老婆本身就是美女,而且管他很严。

美女是见多了,但是如此美女还没见过。

就好比他是养殖场养鸡的养殖户,每天欣赏自己的大公鸡,羽毛如何美艳,那是天底下最美的公鸡。但是有一天,他看到了凤凰...

大公鸡,再也不美。

“你这夯货...”

张青云翻了翻白眼,一挥手,遮挡雨荷气息,雨荷容貌在白圭眼睛中逐渐趋于普通。

雨荷翻了翻白眼,却也没有反抗。

“喝杯茶水吧。”

雨荷把一杯茶,递给白圭。

白圭有些手忙脚乱的接过茶杯,这一刹那,白圭有些愕然。

刚才眼睛中世间百黛无颜色的美女,竟然变得普通起来。白圭压下狂躁心跳,尴尬一笑:“谢谢...”

刚才躁动的心,让他口干舌燥。

端起茶杯,“咕咚...”一口气喝干:“咦?”

“好古怪的味道,这是什么茶?”

不好喝!

白圭没说出口。

雨荷笑而不语,眼睛中似有所悟。

白溪喜欢这茶,但是白圭不喜欢。

这就是区别。

似乎抓住了重点,却又朦胧一片:“这是昆仑茶。”

“昆仑茶?”

白圭没有深究,笑着问道:“这位道长...”

“这是我的妻子。”

张青云点头,说出两个人的关系。

雨荷眼睛中都是满足与笑意,这是张青云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承认两个人的关系。

唔,王梓不算,那已经是张青云的半个弟子,算不得外人。

“哦...”

白圭很是失望,青云道长有了妻子,那么刚才自家姐姐,肯定是没有得到青云道长雨露。

“道长...我...”

白圭脸色涨红:“我想要向您请教一个问题,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你姐姐的问题吧。”

雨荷看似无意,又给白圭倒了一杯茶。

茶树关键,雨荷还想要验证一下。

张青云旁观,育人方面,雨荷擅长,他少说为妙。

“道长高明...”

虽然是向张青云请教,这位女道长接过话茬,白圭还是松了口气。

青云道长脾性,说不准根本不会回答,见都见不到:“我感觉自己很是无耻。”

《仙木奇缘》

白圭说出这句话,似乎松了口气,脸色也有些白:“我感觉自己不仅无耻,更是不要脸,而且毫无道德。”

张青云喝着茶不吭声,雨荷则是调茶,静静聆听:“说说吧。”

白圭眼睛中有些泪水汇聚,低下头说道:“我说说我的家庭吧,我爸妈其实是二婚,我姐是我爸第一个老婆的女儿,我姐不知道,我也是刚知道。”

“青云道长应该知道,我原本有病症,是您帮助我治疗,我才恢复健康。”

白圭苦笑一声:“我很崇拜您,我的家里也期望与您亲近。但是您又说,缘分已经,因果已了,咱们之间见面都很难。”

张青云点头,雨荷有些诧异。

“随着时间推移,家里人越来越认为您是高人,就越想要接近您。您越是拒绝,家里人越是积极。”

白圭低着头,盯着茶杯:“我从小肥胖,家里的事情都是交给姐姐打理。当世间,所有人都歧视我,笑话我,鄙夷我的时候,是姐姐安慰我,鼓励我...甚至,因为她的男朋友,说过我,认为我废物,我姐断然与他分手...”

“我知道姐姐很爱她的男友,他们之间对话,也仅仅他们两个人知道,但是姐姐一直维护我。这次...”

白圭满脸痛苦:“纵然不是同母所生,但是姐姐为这个家付出太多,但是我父母,却想着把家产全给我,认为我姐姐不嫁,是图谋财产,我妈精明,我爸却是糊涂了。”

“这不,为了让我与道观能扯上关系,我妈...”

白圭终于落下泪来:“逼着我姐姐来道观,与道长结成秦晋之好,哪怕一夜雨露之情也行...我内心很矛盾,我想要帮着姐姐,她很孤单,她没有朋友,也没人帮助她说话,但是我又渴望与道观拉近关系,我竟然无耻的有了期待感...”

“刚才,我想通了...”

白圭抬起头,满脸坚定:“我要护着姐姐!”

“她是我的亲人!我爸妈都想着利用我,唯独我姐姐,肯为我牺牲一切!”

白圭又眼神黯然下去:“但是姐姐,心已伤...我该怎么办?”

恨自己懦弱!

家里人,父母妻子,都是想要他独自继承家产。

而他,不敢反抗。

是的,不敢!

“你感觉这茶怎么样?”

雨荷轻声问道。

这是白圭家事,张青云不想管。

雨荷却有些同情,但是也不会轻易插手这件事情。

白圭一愣,苦笑道:“道长,您想要听实话?”

雨荷点头:“你姐姐喜欢这茶。”

白圭眼睛一亮,喝了一口茶,有些犹豫:“这茶,可以说茶味很淡,有些甜,我其实不喜欢。”

这是实话。

雨荷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都有自己的品味,就好比这茶,你不喜欢,你姐姐却喜欢。”

白圭若有所思。

雨荷继续说道:“这茶,培育于昆仑深处,雪山之巅。”

白圭睁大眼:“昆仑山也有茶树?”

雨荷点头:“茶树多在南方,需要独特的环境,独特的气候。你知道嫁接吗?”

白圭点头,又摇头。

雨荷帮着他续了茶:“就好比茶树,同根而生,有一天,茶树被人剪走一部分,还剩下半株继续生长,这半株茶树结出来的茶叶,通过各种手艺,炒制的茶还是那个味道。”

白圭眼睛一亮,他有一种感觉,但是没有抓住。

张青云满脸含笑,雨荷果然适合育人。

“但是被剪走的那半株茶树树枝,换了一个环境,被嫁接到另一棵,能够在恶劣环境中生长的树木上。是以,借助其他树木的根茎,这半株茶树反而活下来了,也结出了茶叶。但是...毕竟借着其他树木的根茎而活,所以味道就变了...”

“而它,原本与那个没有变了味道的半株茶树,同源而生,同根而长,如果能够把嫁接的茶树,重新嫁接原本的根茎上,那么...味道就会回归原来的味道...”

雨荷说完,低头喝茶。

张青云眼睛越来越亮。

白圭则是陷入沉思,茶树的道理说明了什么?

他与姐姐同父异母,这是同根同源,但是姐姐只是同父,不是同母,这与嫁接一个道理,所以他们的性格,生长环境,受到的待遇都是不一样的。

所以,对这个家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但是,姐姐却对他极好,这又与走了一圈,嫁接之后重新回归一个道理,他们又同根同源起来。

“腾...”

白圭站起身来,深深一躬:“多谢道长!”

高大身子,慢慢远去,白圭的脸上却绽放出笑容:“荣华富贵,不外如是。这个家是我的,也是姐姐的。我们,同根同源...”

雨荷笑意浓浓,张青云很是敬佩:“爱妻果然适合育人。”

这不是奉承,张青云是真的服气。

要是张青云自己,少不得长篇大论,利用道去解决这件事情。效果或许会有,但是雨荷,从根本上解开白溪还有白圭的心结。

这姐弟,原本的嫌隙被弥补。

“有趣...”

雨荷轻轻一笑:“在昆仑百余年,从未体会到如此乐趣。”

昆仑之中,荒无人烟。

环境恶劣,孤独修行。

魔都热闹非凡,雨荷逐渐适应这里,人与人的接触,让她有些逐渐从脱离状态,到现在的融入。

“岂止是有趣?”

张青云看着道观大门:“正所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修道者避世不出,其实感悟有限。人存在根本,世界存在根本,就是天地万物。”

“人,是这个世界最完美的存在,也是道之孕育,最为契合道的存在。所以,你在这里,观悟人生百态,心境不知不觉中就会提升。”

雨荷的心境,在刚才有了一截提升。

雨荷自己都没发现,这就是红尘。

“你现在融入了,但是...”

张青云起身,看着东方:“但是还没有接触过红尘怪异,今晚,我带你去东方见识一下。”

雨荷皱眉,一开始没有理解张青云的话,但是她知道,张青云每一句话,都是蕴涵道韵,所以一直都在思索感悟。

“我已经融入?”

但是我,还没有见识一下这个世界。雨荷也站起身来,看向略微偏东南的方向:“有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龙王殿 赘婿当道 乡野小神医 我的父亲叫灭霸 贴身狂少 大叔,不可以 逆天邪神 魔天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修罗武神
相关阅读
直播之荒野大冒险异能之无赖人生修行万年,发现居然是洪荒[综电影]选择校草级男友偏偏喜欢你武魂:我开局震惊了圣魂村无限轮回狂潮这个超人太像祖国人我在漫威提取电影科技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