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6章:军中思想的变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正值年关,这个点选择到京师来商人们,当然都是准备了足够的本钱的。

晋商,可不是指他们只在陕西这些地方从商,向来是哪里富裕哪里跑。

而京师的春节,可以说是整个大明最为热闹的地方,也是消费最高的地方,同时是大部分商人们最为赚钱的时候。

哪怕是因为群英商会,鲸吞了大部分商会的利益,但即便是吃了肉留下的汤,也是足够很多人吃饱了。

而蓝玉这些人,肯定不能只抓人的,抄没家产便是顺带。

“统筹出来,总计有多少。”蓝玉面色没有什么变化,对副官问道。

副官道:“回禀凉国公,目前各类货物折合统筹,约莫在两百万贯宝钞左右,余下还有些没统筹进入的,估计大约有三十万贯宝钞上下。”

听到这话,蓝玉和曹震两人,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

良久,曹震挥挥手让副官出去。

大帐内唯有蓝玉和曹震两人。

“这些个商人,是真他娘的有钱呐,随便都是两百万贯,这可是多少将士的军饷。”

“大哥,你看这么冷的天气,弟兄们也累得够呛,即便是休沐的,也都回来了。”

“要不然,咱们也给兄弟们分润一点吧,那么一小点就行了。”

曹震一边说着,一边笑着举起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搓动,如点宝钞一般。

若是换做之前,都不需太久,哪怕是半年前。

蓝玉都会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口。

因为在军队里,像是这样的缴获,本身就有一个潜规则,那便是弟兄们多少都有份。

而这些缴获,自然是他们这些将军的大头。

往日里,最次也是截取一半了,有些狠的,甚至达到六成,七成,余下的才会上缴朝廷。

然而这次,蓝玉迟疑了。

迟疑的原因自然不用多说,很大程度的受到了太孙朱英的影响。

朱英很蓝玉谈过很多次,尤其是在军队的管理上面。

非常明确的提出,将会大幅度的提升将士待遇,但与此同时,有些陋习也要改掉。

如今地方上的将士们暂且不提,但京师的卫所,经过这几个月以来,玄甲卫的不断渗透,所有京师周边卫所们将士们个人素质,都在不断的提升。

至少再也不会出现像是从前,敌人丢一些金银财宝出来,就会大肆抢夺,不顾军纪的情况。

这个时候蓝玉敏锐的意识到,这个时候对于自己,亦或者说所有的弟兄们来说,都是一次非常严峻的考验。

首先,贪墨的情况,是绝对会被太孙知晓的,这个毋容置疑。

不说这里是京师,就算是那些从玄甲卫出来的中层将士们,他们也绝对会通风报信。

这事瞒不住。

看到大哥蓝玉面露迟疑的神色,曹震不由催道:“大哥,这怎么分,你倒是说句话呀。”

“不过这里是京师,有些事情做得太过也是不好,照我看来,不如就截留四成吧。”

曹震也在琢磨着,可他的琢磨和蓝玉不同。

曹震是安徽凤阳人,随同朱元璋骑兵,得益于老乡的面子上,也有着自身的猛勇军功,累官至指挥使。

曾经就是常遇春麾下大将。

要说本身有多高的文化素养,这个指定是没有的。

在练兵上,打仗这么多年,自然也有了不少章程,不过综合来说,还是得益于局势。

思想上也保留着曾经的做派,虽说跟蓝玉非常近,也隶属于太孙麾下,但其实跟太孙的接触几乎没有,所以想法上也有很多不同。

看着蓝玉犹豫,还以为是在想截留多少的问题,便就开口说道。

蓝玉听到这话,轻轻摇头。

还未说话,曹震就抢先道:“不然大哥咱们就留三成吧,这次的钱财确实比较多,三成也够了。”

蓝玉闻言,继续摇头。

“要不两成?两成也行呀,大过年的,多少算是个心意。”

蓝玉摇头。

曹震哭丧着个脸,最后道:“难不成咱们就留一成呀,二三万贯,这有点少了吧,给弟兄们分了,咱们这里也没多少了。”

蓝玉终于开口道:“吩咐下去,此次缴获,分文不取,任何人敢于贪墨一文,军法伺候。”

曹震整个人都懵了。

这,这怎么能行。

一文钱都不给留,还不准贪墨分毫。

曹震想都不用想,就目前上报统筹上来的时候,估摸着已经有不少弟兄,把某些值钱的东西,偷摸往兜里装了。

从前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大哥这意思,是要大伙把已经装进兜里的钱财,再给吐出来。

“大哥,这,不太合适吧。”

半晌,曹震呐呐的说道。

蓝玉起身,身材健硕,魁梧的他,比之曹震还要高出半个头。

沉静如水的眸子中,尽皆是压制,曹震对上忍不住微微低头避开。

“并非是某,要绝了兄弟们的财路,而是当今这世道,一些曾经的习惯,必须要得到改变。”

“太孙殿下所想看到的军队,将士,是不能去贪墨这样的钱财。这就是为什么,殿下会给将士们退伍后的保障。”

笔趣阁

“某听殿下所言,在今年春后,更会有一系列的措施,来保障退伍将士们的生活。”

“哪怕是因伤残而退伍的将士,也会有很大的照顾。”

“这些,是贪墨再多钱财,也得不到的东西。若是因为贪墨,从而使得将士们错失这样的机会,你我,皆是弟兄们的罪人。”

蓝玉语重心长的说道。

而曹震一边听着,一边眼神都发生了变化。

在他的心中,大哥蓝玉是个怎样的人?

那是在行事风格上,跟他的姐夫常遇春,几乎是完全效仿着来的。

对敌人残暴,对自己更为残暴,真正意义上的凶猛,哪怕是在打仗的时候,经常也是冲在第一线上。

这才过了多久,三个月吧。

就如同换了一个人般。

常言道:近朱则赤,近墨者黑。

太孙殿下对于大哥的影响,就真的有这么大吗。

许是看到曹震眼中的惊讶,蓝玉语气带着唏嘘和感叹,道:“曹兄,这世道变了呀,太孙殿下你接触得少,很多东西不怎么明白,往后便就清楚了,我是不会害了弟兄们的。”

“若是咱们还要按照以往的路子去走,哪怕是立下再多的功劳,也会逐渐被太孙殿下边缘化。”

“什么时候哟空闲,我建议曹兄去玄甲卫的军营去看看,就知道往后的路子,应该是怎么走了。”

曹震的年纪,其实比蓝玉还要大上一些,资历也比蓝玉高,但是论起背景,那就相差太大了。

所以在称呼上,一直是叫着大哥。自然,大哥和大兄,在现在的大明,也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而蓝玉一般也以兄弟相称。

蓝玉是个聪明人。

不是聪明人,也成不了如今的一代名将。

名将和大将之间,可是有着难以逾越的鸿沟。

即使是政治智慧,蓝玉也不必朝堂上任何一个大臣来得低。

历史上之所以被杀,首先是他没有想到朱元璋真的可以做事这么绝,这么狠。

再有即便是他想反抗,也没有任何的机会可言。

在老朱这里,想要弄死的人,只能是个死。

朱英在跟蓝玉的沟通中,因有着血缘关系的牵连,很多话也算是说得比较的直接,并没有暗示来暗示去,让你自己去体会。

像是贪墨钱财这样的事情,就是摆明了告诉蓝玉,我看不惯,也看不得,以后不要去做了。

加上玄甲卫现在的情况,几乎是成了一个标杆,蓝玉也是曾经去看过的。

所以才会有这样思想的转变。

曹震听着,喉咙滚动了数下,但也不知道怎么去说,总不能说去反对太孙殿下吧。

只是脸上的可惜,非常明显。

想了良久,还是说道;“大哥,不然那些已经拿了点的弟兄们,他们就算了吧。”

“现在正值春节,也让弟兄们稍微富裕一点。”

蓝玉坚定的摇了摇头,道:“这般更是不行,他们拿了,底下的弟兄们不拿,那像什么话,说了不拿,那就都不拿。”

曹震听着这话,只好尴尬的点点头。

下意识的摸了摸兜里,颇有些不舍。

那可是上千贯宝钞呢,感情也得交出来。

恰逢此时,大帐外有属官来报:“启禀大将军,外面百户陈兴和百户张建打起来了。”

蓝玉眉头一皱,喝问道:“何事引发纷争。”

属官回道:“两人因钱财之故,因此双方产生争执,目前正在大打出手。”

曹震怒喝道:“放肆,竟敢无视军纪,军纪官何在!”

属官不敢搭话,这是在自家营寨,因为自家事争执,又不是战时,即便是军纪官,也只能是劝阻为主。

“走吧,去看看。”蓝玉说着,带头起身过去。

此时校场上沸沸扬扬,极为热闹,更是不断传出叫好声,嘘声。

许多将士围成一个圈子,里面正是两名百户在单挑。

不过很显然,年轻的点百户陈兴,一直在压着百户张建打。

蓝玉和曹震的到来,使得将士们一哄而散,两名百户也立马停了下来。

这里是曹震的军营,两名百户自然都是他的属下。

曹震也没啥说的,上去就是一人一脚,骂骂咧咧的道:“丢脸都丢到姥姥家了,自家人还为了这点钱财争抢,咋滴,好歹都是百户,是没见过宝钞吗。”

听到这骂声,众人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起来,气氛显得有些异常。

曹震见此,随手抓来一名将士,让他详细交代个中情况。

原来,并不是两人在争夺贪墨缴获钱财,而是百户张建在私下藏匿钱财的时候,被同为百户的陈兴发现。

然后陈兴要求张建把钱财都给交出来,不准私下贪墨。

恼羞成怒的张建,便就直接动手了。

听到这里,曹震不由转头看了蓝玉一眼,心里头有些震撼。

因为百户张建,是跟随他多年的老部下了,这就是或许为什么军纪官没有大力制止,反而视若不见的缘故。

而百户陈兴,是最近才被调到他麾下的。

陈兴的路子,很清晰,前身就是玄甲卫。

立了功劳,但在玄甲卫中没了晋升名额,就被安排了过来。

许多玄甲卫,都是以这种形式,加入到各个卫所之中。

一同来的自然不是陈兴一人,其中单百户便有三人。

不然早就一边倒了。

曹震知晓后,转头看向蓝玉。

蓝玉轻轻点头。

曹震顿时明白,对着张建呵斥道:“军纪如何,你这个百户都不知晓吗,都不知道你这个百户是怎么当上的,竟敢带头触发军纪。”

张建嘀咕着:“那还不是将军你一手提拔的。”

平日里,曹震练兵,都是跟兄弟似的,这些百户,千户,也都是熟悉得很,少的都跟了十多年,长的几十年,一路这么并肩子过来。

是以张建才敢这么说话。

在大哥面前,曹震感觉脸面有些挂不住,呵斥道:“把藏匿的银子都交出来,自个到军法处领二十军棍。”

张建闻言,颇有些不情愿的说道:“头儿,军棍没问题,别说二十,三十都成,可这银子...能不能稍微留点。”

曹震眼睛一瞪,道:“放肆!”

“没大没小了是吧,让你交出来就交出来,别给我摸摸索索的,爽快点。”

“左右来人,给我上去搜身,一个铜板都给掏干净了。”

两名亲卫嬉皮笑脸的上去,对那百户张建说道:“建哥儿,可别让兄弟们难做,头儿都发话了。”

另一人道:“是啊,别藏着了。”

这般嬉笑打闹着,三人闹了半晌,不少钱财被搜了出来。

然而,蓝玉面色铁青。

陈兴等玄甲卫出身的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着。

曹震也感觉到了这气氛有些不对,只是让他对这些弟兄下狠手,碍于多年情面,他有些不愿,也不想。

“这还是我大明的将士吗!”

一道冷厉之声,从蓝玉这里传出。

所有的嬉笑气氛,顿时被打破。

蓝玉在军中的威望,尤其是淮西勋贵武将们心中,更甚。

这些跟随着曹震的将士们,曾经可谓都当过蓝玉的兵。

当大将军开口,事态就变了。

“百户陈兴!”蓝玉喝道。

“属下在。”陈兴抱拳行礼。

“军棍三十,立即行刑!”

“属下领大将军令。”

陈兴可没什么顾忌,直接走到旁边军法官手里拿来杀威棒,马上有同为玄甲卫的搬来条凳。

陈兴冷艳看着张建。

张建知晓大概是逃不过了,目光转向曹震,曹震侧头避开。

一咬牙,张建就躺了上去,口中仍道:“来呀,爷爷可不怕这些。”

陈兴冷哼一声,待张建躺好后,一棍子狠狠的打下去。

张建忍不住痛哼出声。

这一棍子,可不好受。

平日里的处罚,多少都有些情面,但陈兴刚才与其争打过,哪会留手。

嘭!嘭!嘭!嘭!嘭!

不到十棍子,张建的嘴角,已经开始溢出鲜血。

而接下来,还有二十军棍,这般打下去,不死也残。

军中的气氛,变得极为压抑起来。

尤其是那些曾经跟随曹震出生入死的老部下,眼睛都红了。

然大将军蓝玉在此,谁敢放肆。

又是十军棍下去,张建此刻已经有些撑不住了,不过这十军棍,可以很明显的看出,陈兴已经开始留手。

许多人看着,内心里竟然有些感激。

玄甲卫出身的百户们,跟这些老兵们平日一直有些不对付。

老兵们看不过这些不过数年的新兵,凭着太孙殿下的关系,就这么上了高位,还和自己平起平坐。

而这些玄甲卫出身的将士们,内心对于这些老兵也有许多不屑。

看不起的地方太多。

除了资历老一点,能有什么?

各种战法不熟,要纪律没纪律的,许多更是带头坏规矩,几个个个都是文盲,大字不识,兵书里的东西,听都没听过。

目前这种情况,在很多卫所里,都是常见之事,而有着太孙背景的玄甲卫,且能熟稔兵书,还会教导战法,很容易就吸收一批跟随者。

陈兴其实平时也没太去计较,主要这次的钱财,在陈兴看来应该归属于太孙殿下。

动太孙殿下的钱财,这件事陈兴就没法忍了。

随着最后的十军棍落下,张建还有半口气吊着。

曹震看向蓝玉,眼神中带着一丝恳求。

蓝玉微微点头,曹震立马大喝:“快,请军中大夫过来。”

一堆人其上,将张建抬着,送往军中大夫那边去。

此时,整个军寨的气氛,已然截然不同,极为严肃起来。

蓝玉走上点将台。

看了看众人后说道:“太孙殿下,体恤我等武人,诸位的军饷,一升再升,退伍制的出现,也让大伙没了后顾之忧。”

“即便是战场伤残,也自有太孙殿下出钱财养着。”

“既是如此,为何尔等,还要贪墨太孙殿下的钱财,还是觉得曾经习惯了,现在无所谓了吗。”

这话一出,大部分将士,都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曾几何时,当太孙殿下的为军中将士增加军饷,更有退伍制保障往后生活的时候,整个军寨中,热歌载舞,为太孙殿下贺。

现在想起来,自己今日这番动作,跟白眼狼的小人,又有什么区别。

军营之中,从来不缺乏热血男儿,更是最将义气的地方。

当蓝玉的话在这里说完。

突然,人群中响起了钱财掉落在地的声音。

那是某个将士,偷摸拿的值钱玩意。

有了第一人带头,自然多人跟从。

不一会,军营的地面,大量的钱财出现。

看到这一幕,即便是曹震,也极为动容,一咬牙,他从兜里掏出一沓宝钞来,放置在面前的案台上。

蓝玉见此,没在多说什么,只是让军中钱粮官过来进行造册入库。

而在曹震军营所发生的事情,也很快的传入到了宫中。

---

ps:五千字,四舍五入也算一万了吗。

开个玩笑,没写完的明天补上,月票就不敢求了,没脸求,希望明天能涨点脸。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逆天邪神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龙王殿 赘婿当道 大叔,不可以 乡野小神医 我的父亲叫灭霸 贴身狂少 修罗武神 魔天
相关阅读
巡天妖捕修仙十万年才发现新手村是禁地求生种变强从县令开始妖孽县令俏逃妃诸天:从埋葬大清开始悬案:刑侦九组大明:我真的不是皇长孙扛上拽丫头:这校草真帅修道从赶尸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