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64章 禁忌、宿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元殿内,季元盘坐在了那个蒲团上。

其头顶悬浮着一个小塔,当中拥有千百道离火,光是看光焰,都让人心惊肉跳。

小塔下方,季元的脸上还残留着些许激动,不过他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宝相庄严。

“若此地真有关于宿命珠的造化,此次势必会被我得到,助我登临诸天之巅!”季元这样想着。

无论接下来有什么考验,这个季家的隐世传人都有百倍的信心,目标坚定。

至于宁明,同样不被季元放在心上。

对方只要敢跳出来,小塔激发,绝对会把那个所谓的小魔尊烧成灰烬!

远处,宁明正冷冷地看着这一幕。

这种时候,心里当然有焦急与不甘。

但接着,宁明又觉察到了一些不对。

“他没能发现我?”

宁明不确定是不是黑衣的扭曲场域。

来不及多想,

忌神催促道,“快去突破!那家伙鸠占鹊巢,必须要在他成功前更快一步突破,把这些紧紧抓在我们自己手中!”

“自然会的。”

话音落下,宁明便刹那消失在原地。

“嗯?”

蒲团上,季元已经入定了,但还是察觉到了一些波动。

“跑了吗?”季元感觉有什么从白元殿内离开了,

“算你有自知之明...不过,等着吧,那把拥有极致道势的道剑也一定会是我的。”

他先是惊疑,随后不屑地想笑,最终完全放空身心,全部精力都用来领悟白元殿的造化。

......

白元殿外,这里是一个残破宇宙的深处,一块悬浮在大雾中的陆地,无人之地。

宁明并没有离开太远,距离白元殿并不算太远。

这是一场紧张的时间追逐战!

季元在白元殿中打坐领悟,随时都有可能获取到有关宿命珠的线索;

而自己则要突破大道十一重天,踏入道源境,只要成功,就能拥有与那位季家的仙尊嫡长子一拼之力。

无论谁更快一步,到时候局势都将急转直下。不得不说,这一战将决定双方往后的命运。

“呼~”

宁明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用最后的一个呼吸间来调整心态。

前两次,自己都借助了外物来扛禁忌道劫。

而这一次,时间仓促,根本就来不及。

包括状态也不是全盛,这压根就不是突破的最好机会,可能性渺茫。

“有把握吗?”忌神紧张地询问。

“没有。”

宁明平静地说道,“不过,人生本就充满了不确定性。尤其是我的这条路,坎坷难行,只求赴死之时,问心无愧就行。”

颇有人生哲理的一番话,

忌神却急了,“不要这种不确定的话!你忘了吗,你必须成功!要一步步成为那个魔王!这不仅是你个人的命运,更是诸天万界的命运!”

宁明没有回应,缓缓阖上双眼。

轰!!!

下一刻,一股可怕的神光在他体内绽放,身下的地面,方圆百里之内直接直接炸开。

十万斤的巨石,都悬浮在了半空中。所有一切都漂浮在宁明的身侧,就像是汪洋中的垃圾一样。

这就是宁明如今的强大。

若有外人在场,一定会震撼得合不拢嘴。

宁明盘坐在正中央,

其体内像是打开了一座座门户,一道又一道绝世强大的血气,宛若火山爆发,从肉身喷薄直上,一下子就击穿了苍穹。

这还仅仅只是他潜能的释放,浩瀚的生命力,蛮荒天下的大妖看了都得咂舌。

宁明黑衣展动,发丝飞舞,每一寸血肉都在绽放光芒,更有宏大的气息弥漫了出来。

可以看见,他的肌体浮现出了一些神秘的纹络,有些类似于纹身。

这是宁明前面经历过的“千重难,万重劫”。

他在诸天遭受的所有磨难,包括雷劈、火烧、血浊、剑气...神体其实都记载了这些强大的法则。

也正是这些痛苦,让他不断变得强大!

不过,如今这些就该成为过去式了。

嗡~

突然,黑衣燃烧了起来,是大道之力形成了火焰,一种极境的升华,太过绚烂。

宁明身体摇晃了下。

他全面爆发大道,就和合道前引落道劫一样。

此刻,不仅自身,这方天地也受到影响,各种奇形怪状的大道异象,像是海市蜃楼一样在虚空中浮现。

更加恐怖的是,头顶上空就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不可名状的眼睛,正在注视自己。

“要开始了,宁明,一定要撑住了。”忌神大叫了起来,前所未有的紧张。

一条史上最特殊的大道,降临了!

接下来,宁明将接受来自无形中的大道浇灌,禁忌气息会慢慢侵蚀他的全身,包括灵魂也将产生质的变化。

“喀喇...喀喇...”

这片天地突然响起了无数怪异的声音,像是怪物在磨牙,令人发渗。

更加恐怖的是,虚空中还浮现出了无数道人影,它们就像是幽冥世界的鬼魂,形态狰狞,围绕在宁明的四面八方。

它们盯着宁明,场面有种不寒而栗的惊悚感。

“啊!”

突然,宁明发出惨叫声。

禁忌大道开始淬体了!

一条像是溪流般的道则...不,这更像是一把滚烫的刀,活生生地从自己身上剐下来一块肉。

只见,宁明的右臂,一处雷霆道的道纹硬生生地被抹消掉了。

禁忌道则的冲刷下,宁明全身从里到外都在发生变化,肌体的道纹,正一处接着一处黯淡掉。

宁明疼到大汗淋漓,双眼发黑,从未有过这么痛,心中有一个声音不断嘶吼,竟想要自杀。

这并不是生理层面上的。

因为神体本质就是法则,压根就没有五脏六腑、血管细胞。

然而,无论是道纹,还是此刻禁忌道的冲刷,正好就是作用在法则层面上的!

而禁忌道又很特殊,它不讲道理,只会破坏一切法与理。

宁明咬紧牙关,眼睛都红了,如疯魔一般。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被凌迟,一条条禁忌道则进入自己体内,强势斩去其他的法则,与割肉无异。

《五代河山风月》

虚空中的那些异象,一道道诡异的人身全都在注视此刻的宁明。

突然间,忌神莫名打了个寒颤,“这怎么感觉像是在看一个正在被打磨的祭品?”

禁忌道的独特性,远超世人所认知的任何一条大道。

此刻,宁明的肉身在融合禁忌道,一条条道则环绕着他,真的很像是一把把刀,在对宁明进行雕刻。

这究竟是一位无敌魔王的诞生,

还是...

一尊禁忌道的完美容器?

“宁明,你快要成为我了?”忌神猛地意识到了最恐怖的点,“不,宁明他是比我更上层的大道载体!”

过程相当煎熬。

宁明前面就有预料,只是时间来不及,没能将那些道纹尽数消融掉。

如今禁忌道是在以最暴力的手段,拆解自身!

“果然...”

宁明在剧痛中,下意识地发出喃喃声,

“第一个被禁忌道拆解的是我自己啊。”

大道将他环绕,宁明的每一寸肌肤都有黑暗禁忌的道则在流动,就像是清除纹身一样,要多痛有多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

宁明的痛苦才逐渐消除,精神意志都快支零破碎了,并且虚弱了一大半。

雷霆、风雪、杀戮等道纹就和巫人的纹身一样,可以提供相当大的战力。

如今,宁明的肉身“光秃秃”的,战力下滑严重。

但下一刻——

禁忌道则彻底如同洪流般,涌入宁明的肉身当中,开始与神体融合。

唰!

宁明体内传出大道天音,响彻九天十地,如黄钟大吕,人们不能明晓其意,仅能感受到一股超越一切之上的道意。

这一刻,宁明就像是变成了一团黑暗禁忌汇成的人身,其所盘坐之地,一切都在逐渐凋敝。

这才是真正的行走在人世间的禁忌之主,就算是忌神此刻都狂热了起来。

祂只是诞生于黑暗物质中的神灵,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是“道”的载体。

他随意吐出一句话,言出法随,便可影响现世,扭曲掉正常的一切!

这是鱼跃成龙的蜕变,能否成功就看今天,一步迈过,日后,诸天万道都将被这个家伙给徒手撕碎掉,

但要是失败,那就是一个“烧坏了的胚子”,失败的大道容器。

“我...我...这是什么感觉?”

宁明睁开眼眸,瞳孔不停地闪烁着各种光芒,混乱到了极点。

他此刻前所未有的兴奋,那种感觉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了。

这是比畸变更加可怖十万倍的进化。

自己在从一个正常人,逐渐融合禁忌道,一切都在变得不正常,根本就控制不住!

宁明这时才知晓,前面锻炼神魂有多重要。

在这种时候,精神力稍微弱一点,自己就要迷失在大道当中。

打个比方,宁明感觉自己就像是一艘小船,正在暴风雨中的海面上保持着稳定,稍有不慎就得沉没。

噗!

就在这时,宁明恍惚了下,迷失的刹那,脖子处就突然炸开一个血洞,然后,一颗全新的头颅居然生了出来。

“宁明你...天啊...”

忌神看呆了,声音居然在发颤。

“我?”

“宁明?谁?”

宁明的脖子上,两颗头颅一起开口发问,声音截然不同。

那颗新长出来的头颅也是宁明,血淋淋的,但五官很清晰,是少年时期的他,那时的长相还比较青涩、清秀。

“我这是在干什么?”

那颗少年时期的头颅,茫然地看着这一幕,失声道,“我畸变了?不!我在被黑暗禁忌影响!我怎么会真的变成怪物了!”

“闭嘴!这才不是畸变!”

另一颗头颅,宁明骂道,眼睛充满了兴奋到超越理智极限的情绪。

“快停下!我们失败了!再这样下去诸天万界就没了宁明这个人!”少年时期的头颅喊道。

“凡人这个词汇,早就该抛弃了。我们这是在步入至高的殿堂,融合大道,成为不朽的存在!”宁明毫不在意。

那颗头颅嘶喊道,“可是当初村长爷爷想要成佛,我们不是说什么也想能抓住他的手吗?还有宁媱...轩辕凰和姜离,她们都在家里等着宁明这个人啊!”

唰——

宁明的内心突然被一根箭矢给射中,尖锐的疼痛感,撕裂了他狂热的一切。

“媱媱...小凤凰...姜离...”宁明喃喃,在混乱中不断重复着这几个字。

就像是溺水的人,抓着最后的唯一的稻草。

“太邪门了,太怪了。”

忌神被这一幕给吓到了。

“喀喇...喀喇...”

四面八方,那些虚空中的诡异人影,围绕着宁明活动了起来,令这一幕变得更加可怖。

宁明的气息也变得更加恐怖了,肉壳正在不断变化,就连灵魂也在融合禁忌道。

“我是谁?我究竟是谁!”宁明感觉脑子里快要炸开了,两颗头颅,有太多的不同声音,“我是大周王朝的皇子,我是轩辕凰、姜离的丈夫,我是一座宇宙的年轻至尊...”

“不!我是笼罩诸天的黑暗!!!”

轰——

天地摇动,万道哀鸣。

宁明真如魔主降世一般,虚空中的那些诡异黑影,居然面朝着他匍匐了下去,宛如是在朝拜唯一的真主。

咔...

突然,那件黑衣再度传出一声破裂,一条全新的裂缝出现。

“要成功了?”顿时,忌神震惊,道果发生变化,禁忌道体即将现世了!

......

......

白元殿中。

季元盘坐在蒲团上,他悟性极高,是真正意义上的年轻仙尊,很快就进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特殊状态。

他像是来到了一片星海,置身于茫茫宇宙的正中央。

季元环望四周,紧接着就一怔。

虚空中出现了光景,居然是自己诞生时的画面,父亲将自己抱起,然后交到仙尊爷爷的手中。

后者脸上看不见任何表情,用一副审视物品的目光看着自己,最终说了句,“还行。”

看着这一幕,季元的神情有些异样。

紧接着,在季家的秘境中,少年时期的自己独自一个人默默地成长,身边没有同龄人,只有一群年迈得不行的老人...

“什么玩意儿?”

季元不解,这不是自己的一生吗?为何会在这里显化?

画面不断播放,宛如跑马灯般,时间线快速拉长,很快就到了现在。

季元甚至都在上面看见了宁明,

季元眯起眼睛,不得不承认,对方前面能以道火境和自己过几招,实在有些厉害。

就在这时,画面突然黑了下来!

季元立马变色,“怎么?”

他不觉得这会有自己的真实未来,但看了那么久前半生后,突然一下子没了,心中难免还是有些空落落的。

下一刻,

季元陡地一愣,脸上流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其脑海中出现了一道神秘的声音,“季元,快去杀了宁明,不能让他成功,否则,他将亲手扼断你的命运的咽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逆天邪神 大叔,不可以 我的父亲叫灭霸 修罗武神 龙王殿 赘婿当道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贴身狂少 魔天 乡野小神医
相关阅读
射雕之长戟当空活埋大清朝奋斗在苏俄从模拟器开始横推诸天荡宋乔峰:你小子不讲武德天龙八部之我是乔峰西游沙僧释厄传阿斯加德的英雄王木叶的二五仔之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