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9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没有……绝对没有。”梅琳达摇头,“不怕你笑话,我的胆子一下很小,如果有,一定记忆深刻。”

“照理说,发生这种事情,最先求助的应该是家人吧,你的丈夫在你的描述中,出场次数……有点少。”

“我的丈夫正在创业,不太怎么顺利,很辛苦。他是坚定的无神论者,认为我只是无法适应新环境而产生的幻觉,让我去看心理医生。”梅琳达继续道:“而且很奇怪,只要我丈夫在家,一切正常。”

梅琳达苦笑,“有时候我也在想,也许真的只是我疯了。”

杰洛特摇头道:

“不。梅琳达夫人,我以个人的职业素养向你保证,你没疯。你的家里确实正在发生某些暂时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这是我的第一个判断。”

“从你的描述中,我能感受到牠或牠们的狡猾,然而牠的伎俩恰恰说明牠还不够强大,无法直接伤害你和你的家人。之前牠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削弱你的意志,让你崩溃,让你绝望,然后乘虚而入。”

“是这样吗?”

“是这样。”杰洛特用鼓励的眼光看着梅琳达,“梅琳达夫人,只要你的意志足够强,弱的便是牠。”

梅琳达心里渐渐升起来希望,“牠,到底是什么东西。”

“通常我们称牠为‘诡怪’或‘恶意实体’,至于具体种类,恕我无法从简单的描述中直接做出判断,否则就是不负责任。”

“报警了吗?”杰洛特问。

梅琳达点头,随即苦笑,“他们没把我当成疯女人就不错了。”

普通警察来了没用,他们不管这茬。

想管也管不了。

“教会呢?比起其他专业人士,一般人更信赖教会吧。”杰洛特道。

“教会……我的丈夫非常非常非常讨厌教会,也不知道为什么。”梅琳达用了三个“非常”,“我偷偷戴了十字架,藏了好几个神像。可是……求助教会有用吗?”

“有,存在几万年的组织,当然有其存在的理由。不过……”杰洛特道:“别指望黑松镇的神父,他们只是熟读圣经且比较会忽悠……嗯,能言善道而已。”

“而且教会的驱魔程序十分繁琐,首先需要层层上报,然后经过严格的医疗检查,以确定不是精神疾病,最后从总部或其他地方调派具有驱魔能力的神父。”

“教会中效率最高当属异端裁判所和圣殿骑士团。不过圣殿骑士团的主要职责是拱卫教会总部和保护教皇,轻易不出动。异端裁判所……他们的目标是不惜一切代价消灭异端。一切代价懂吗,很多时候驱魔对象就是‘一切代价’?”

……

……

“5000贝利。”

梅琳达被说服后,杰洛特报了个金额。

按公会D级标准。

不算贵。

但对于梅琳达来说,不是个小数目,尤其是刚刚掏空家底买房。

梅琳达低着头不说话。

杰洛特叹气道:“教会驱魔倒是免费的,但是一来,远水救不了近火。二来,‘免费的才是最贵的’,听说过吗这句话?”

咬了咬牙,梅琳达当着杰洛特的面打开钱包,连钢镚一股脑倒出来。

数了数,总共3千多贝利。

……

……

杰洛特摇头,“梅琳达小姐,5000贝利不贵的,实际上我也不缺钱。猎魔人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之一,任何一次行动,哪怕最低等级的任务,都有可能面临致命危险。那么……”

“梅琳达小姐,难道我应该,不辞辛苦,不计酬劳,为了陌生人而拼命?”

“为什么?因为你可怜?”

“要知道,如果我死了,同样有人为了我的死亡而悲痛欲绝。我也是父母爱着的孩子。”

“还是因为我能做到,就必须去做?”

“事实上,哪怕开价1万,2万贝利,走投无路时,卖血、卖身、拿房契抵押,拼了命你也会去凑对不对?毕竟关乎你的儿子。”

“再考虑一下吧,买卖不成仁义在。”

不可否认,世界上存在着一些伟大的人,愿意为了拯救他人而牺牲自己。

猎魔人群体中也有这样的人,但是通常死得很快。因为猎魔人是个特别的职业。

死亡率特别高的“特别”。

一旦感性战胜理性,那么死神已经在你的身上做好了标记,等待收割的时机。

杰洛特端起茶杯。

然后想起这个世界没有“端茶送客”的习俗。

梅琳达咬咬牙,从无名指褪下钻戒,“这是我的婚戒,抵2000贝利,我会赎回去,一定。”

“可以。”杰洛特点头。

杰洛特从柜子里取出两个罐子,“今天天你和儿子住旅馆,一个装的是火树种子,一个装的是盐,当然不是普通的盐。”

杰洛特将两个罐子交给梅琳达,“将火树种子和盐混合,撒在门窗边缘。第二天仔细观察,看盐是否变灰或变黑。”

梅琳达宝贝似的收起罐子,问道:“如果变灰或变黑呢?”

杰洛特道:“说明你家里那个东西跟过来了。”

这话一出,梅琳达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杰洛特安慰道:“只是一种可能,再说了,有火树种子和盐保护着你们。”

梅琳达是趁着午休时间出来的,还要回去上班。

杰洛特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对了,你们刚搬来没几个月吧,房子从房主手里买的,还是通过中介?”

“中介……罗曼中介。”

“哦。”

罗曼中介,呵呵,真巧。

……

……

第二天中午,梅琳达再次来到杰洛特家。

气色好了很多。

这段时间她的睡眠质量极差,半睡半醒,总感觉耳边有人说话。

今天一觉睡到天亮。

梅琳达对杰洛特的信心又多了几分,她告诉杰洛特,盐没有变色。

“哦,知道了。那么今晚到你家看看,说不定顺便把问题解决了。”杰洛特说道:“对了,带着儿子住旅馆的事你丈夫怎么说?”

提到丈夫,梅琳达的神色顿时暗澹了几分,“他很生气,我们在电话里吵了一架。”

杰洛特和梅琳达约定,晚上七点去她家。

梅琳达期待地看着杰洛特,“晚上不用住旅馆了吗?”

想了想,杰洛特道:“先不要退房。”

保险起见。

再次把梅琳达送到门口。

“梅琳达小姐,别担心,魔鬼如果是真的,圣父也是。”

“谢谢。”

……

……

晚上6点,照例检查装备。不同的是,这次行动有雇主在场,温斯特猎魔步枪放在手提袋里备用。

6点45分,杰洛特给梅琳达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这边出发了。

两家仅隔着几条街道。几分钟后,杰洛特抵达梅琳达家所在的桦树街。

梅琳达听到汽车的发动机声音,快步从屋里走出来。他的丈夫罗伯特跟在后面,脸色阴郁,嘴上念着,“这个世界上哪有鬼,哪有神,骗子,都是骗子……”

“温彻斯特先生……”

梅琳达微微一愣,杰洛特一身黑,外面还套了件薄风衣——已经六月中旬了啊,年轻人爱风度不怕温度?

风衣是为了挡住挂在腰上的手雷。

记忆中,杰洛特黑发黒眼,然而走过来的杰洛特却有着一双湛蓝色眼睛。

“应该是我记错了。”鉴于这段日子的精神状况,梅琳达脑补了合理解释。

“梅琳达夫人。”杰洛特换了个称呼,目光梅琳达旁边的中年男子身上。

中年男子鹰钩鼻,脸颊瘦削,看着不好相处的样子。

“我是罗伯特·本杰明,梅琳达的丈夫。”罗伯特面色不善。

“杰洛特·温彻斯特。”

“杰洛特是吧,年纪轻轻就出来骗人,家人知道吗?”

杰洛特面不改色,甚至微笑以对。

梅琳达急道:“罗伯特,温彻斯特先生不是骗子,昨天……”

听到妻子为杰洛特说话,罗伯特更气了,“你被他骗了多少钱?还替他说话!”

“没关系,梅琳达夫人,做我们这行,被人误解很正常。只是本杰明先生,没见过不代表不存在,对于未知,最好还是有点敬畏之心。”杰洛特礼貌而客气地说道:“再说了,妻子的状态你应该最了解,就算是假的,如果能起到安慰剂的作用,那也是值得的。”

“说得好听,还不是骗。”罗伯特仍旧冷着脸,“我会盯着你,戳穿你的伎俩。”

“哦,拭目以待。”

罗伯特没有发现,从来不曾摘下婚戒的妻子,无名指空荡荡。

“其实,大部分诡怪事件发生存在征兆,只是经常被人忽略。”

杰洛特走到一处茂盛的草丛。

拨开。

昏暗的灯光下,两只死去的鸟儿赫然躺在底下,散发着臭味。

杰洛特走到墙根下,突然掀起一块石板。露出底下密密麻麻的蜈蚣。

最大有快子长拇指宽。

吓得梅琳达连忙捂住嘴巴才没有发出尖叫。

这下子,罗伯特不吭声了,好一会儿才死鸭子嘴硬道:“反正我是不会相信,除非撒旦出现在眼前……梅琳达,你回房间和罗比呆在一起,不要出来。”

梅琳达家的格局和杰洛特家差不多,进门是客厅、开放式厨房,楼梯边上有个卫生间和杂物间。

三人进屋后,梅琳达帮杰洛特倒了杯水,说了声抱歉,然后上二楼主卧和儿子一起。

进入卧室,儿子罗比正在看图画册。

六岁的孩子或许不能完全理解正在发生的事,但他们能够感受到父母的情绪。

“妈妈,怎么啦?”罗比担心地看着母亲。

梅琳达心中一暖,挤出笑容,“没事。”

想了想,梅琳达从包中取出剩下的火树种子和盐,洒在门和窗户边缘。做完这些,她搂着罗比,“妈妈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好啊!”罗比拍着手,高兴地说。

一楼客厅。

杰洛特拿着个仪器,像指南针,里面有根两头尖指针,一头白一头红。

“一般情况下,人类裸眼是看不见鬼魂的,除非鬼魂主动现行。我手上这个东西叫‘指鬼针’,对灵体的能量有反应。”

“哼,倒是装得有模有样。”

这次罗伯特说对了,这个指鬼针只是个样子货。有灵视天赋的杰洛特不需要这种东西,只是拿出来唬人。

杰洛特笑笑,从大厅开始,走遍一楼所有角落,连杂物间也没放过。

指鬼针的指针稳如老狗,纹丝不动。

二楼有五个房间:主卧、儿童房、书房、两个浴室。

梅琳达和儿子在主卧,杰洛特决定从主卧旁边儿童房开始。

开门。

一股阴冷气息扑面而来。

罗伯特打了个冷战。

之前稳如泰山的指鬼针晃了晃。

罗伯特脸色变得不好看,犹自嘴硬道:“可能之前忘了关空调。”

杰洛特没有理会他,说道:“晃动太小,说明牠来过,却不在这里。”

说着往书房走去。

书房有点乱,但之前躁动的指鬼针一下子不乱了。

只剩下主卧和阁楼。

通往阁楼的入口在过道的天花板。上面有个拉环,往下一拉,露出入口的同时,折叠梯子滑下来。

指鬼针疯狂摆动。

“找到了!”

杰洛特面露喜色,准备顺着梯子往上爬。

而罗伯特脸色狰狞,抽出一把匕首,恶狠狠地朝杰洛特后腰扎下去。

就在匕首快要刺中杰洛特后腰时,一只强有力的手紧紧抓住罗伯特的手腕。

手,自然是杰洛特的手。

杰洛特缓缓转身,表情玩味,“本杰明先生,同为男性,扎腰子这种事你怎么下得了手?”

……

……

时间回到一天以前,梅琳达刚离开不久。

杰洛特掏出手机。

“喂~乔瑟夫,帮我查一家子。”

“这家人倒霉啦?”

“关你屁事,我就问能不能搞定?”

“只要钱到位……查到什么程度?”

“1000贝利的程度。”

“没问题。”

乔瑟夫是个非常厉害的黑客,自诩互联网之神,结果真的鬼魂顺着网线找上门,把这位假神吓得屁滚尿流。正是杰洛特救了他一条狗命。

杰洛特把本杰明一家的名字发给乔瑟夫,顺便转了1000贝利。

等待调查结果的时间里,杰洛特打电话给卢克·罗曼。

“你好,温彻斯特先生。”

“叫我杰洛特就行了。”

“行,杰洛特。”

“有点事。桦树街6号房产,有印象吗?”

“当然有。做污化房产的,对自己经手的房子通常印象深刻。桦树街6号,去年12月份售出,买主是本杰明一家,房子里有个喜欢恶作剧的浮游灵。前任房主吓坏了,匆忙搬走并委托罗曼中介售卖。”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贴身狂少 乡野小神医 龙王殿 大叔,不可以 魔天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赘婿当道 修罗武神 逆天邪神 我的父亲叫灭霸
相关阅读
回到南明当王爷网游魔枪战神网游之枪舞网游之枪手传说网游之枪指苍天星游远征死亡远征兵珠联璧合之秦关汉月此生应无憾狐图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