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十天之秘,郢始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整个混沌之地都被我吞噬掉了吗?”

罗青山低着头,四周已成为虚无之地。

混沌不存。

一切都被他炼化,化为他的资粮,成为体内的底蕴。

从没有体会过如此强大的力量。

他已经很难界定自己的力量达到何等层次了。

沉默片刻,化作魅影,消失在这片虚无之地。

悄无声息地回到了九幽界。

此界,惶惶不可见天日。

双方都在克制着战斗。

这让罗青山越发觉得虚神宫的行径古怪,就是单纯地种植一颗虚神之心在九幽界,为的是什么?

除了黑绝大宇这种怪物出没外,虚神宫唯一的神帝们,已经销声匿迹。

当初引发的动荡,似乎随着一阵风,就停息了。

罗青山不会天真认为是白象尊者诛杀黑绝神帝,让虚神宫退缩了。

虚无宫与九幽教邪帝的联手,确实稳住了九幽界的局势,但是,并没有结束这场战乱,只是将暗黑蔓延速度减缓了。

唯一暴怒的是九幽界意志,天地劫气呈数万倍上升。

劫气近乎转化为实质的虚影,化作邪恶怨念,开始对九幽界内的生灵进行压制。

“天道限制,真的是一种很讨厌的存在。”

踏入九幽界内,无处不在的限制,正在束缚罗青山的行动。

无论是大帝,还是大宇级暗黑物种,都感受到了九幽界意志的暴怒。

劫气的出现,正在驱使着九幽界的妖魔,抢夺回来属于九幽界的地板。

躁动,不安,杀戮,成了九幽界的主题。

“我毁了九幽混沌海,腰斩了九幽界天道意志晋升第八步天地意志的可能性。”

“造成了这一切吗?”

再次施展时空遁法,罗青山行走在时空更高层次的维度中,俯瞰九幽界的动静。

他没有再出手,而是认真地执行时空神殿的任务。

将九幽界各方势力的信息,详细地传输至时空神殿。

邪魂大帝此刻恭敬地站在祭台之外。

虚无宫建立的祭台通道洞开,空间像是裂开大嘴般,一位白发年轻人,外披黑袍,半遮面容,从裂口处迈出。

冷漠的星子如刀般刺入邪魂大帝的心脏,仿佛他生死的主宰者般,冷漠地道:“冥河之箭射不落时空神殿的虚皇?看来这些年习惯了使用老祖的虚无之刃,反而自身的技艺退步了。”

“郢始祖大人,是邪魂失策,小看了对手,让他逃脱了。”

邪魂连忙道歉。

郢始祖大人,乃是中时区虚无宫最强大的邪修。

放在上时区之中,亦是最顶尖的高手。

第八步修士,始祖级存在。

而且不是一般的第八步修士。

不过,邪魂知晓,能走到第八步的都是三母河甚至整个暗黑虚空凤毛麟角的存在。

“时空神殿乃是宫里统御三母河最大的障碍,你这次放虎归山留后患,宫里的虚无邪尊很不开心。”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郢始祖语气缓和下来,却提及了虚无宫至高无上的存在。

“郢始祖大人,是我该死,只是不知道惹怒了哪一位邪尊大人了呢?”

“煞。”

郢始祖只是提及一个字。

邪魂大帝面色狂变。

“请郢始祖放心,邪魂一定会将这尊虚皇找出来,将之斩灭。”

听了邪魂大帝的坚决,郢始祖肯定点了点头。

“虚神之心已经孕育到了何等地步?”

郢始祖询问道。

“即将与天地同阶。”

邪魂大帝面色凝重道。

“绝神岭这块宝地,倒是将这虚神之心喂饱了。”

郢始祖冷漠地道。

知晓九幽界绝神岭来历的他,很明白为何虚神宫要选择绝神岭,用来孕育虚神之心。

“郢始祖大人,这绝神岭秘闻,邪魂有所耳闻,曾经涉及到九幽界古老的天,这块禁地就算是对我等帝境,亦是存在巨大威胁。”

郢始祖冷笑道:“九幽界乃是最古老的位面之一,但很少有人知晓,虚神宫某位始祖曾经埋葬于此。”

“绝神岭,乃是灭绝虚神的山岭。”

郢始祖的话,将邪魂大帝吓了一跳。

“郢始祖,怎么可能?”

“为何不可能?九幽界乃是幽冥魔天的一角,无数纪元之前,时空长河尚未划分区域之际三母河极为混乱,虚神叛变原始道教,当年就是在最古老的十天战斗,其中一天就是幽冥魔天。”

“而诞生九幽界的这片碎片,就埋葬着虚神的尸骨。”

“虚神宫不敢大张旗鼓,进入九幽界,皆因为虚神之心尚未将虚神始祖的尸骨转化完成,故此,才故弄玄虚,迷惑世人。”

“十天?虚神始祖?”

“十天代表着天地诞生最古老的十天,其中元始天在元始教祖超脱之际,陷入了寂灭,流落于暗黑虚空最深层次,难以接触及找到它。”

郢始祖活了不知道多少纪元,作为虚无宫的始祖之一,他的岁月太过古老了。

邪魂大帝露出震惊之色。

“第十天,已经消失在时空中,找不到任何的信息,唯有九天传出传说。”

郢始祖叹息道。

岁月太古老了,他都不愿意回忆当初的记忆。

“虚神宫那位始祖很厉害吗?”

“以八逆九,伐天之战,战功赫赫,可惜陨落太早了,否则,如今虚神宫的主宰必有他一席之地。”

郢始祖笑了笑。

他是知情者之一,只是当年的伐天之战,才刚跨入第五步修士,成为不朽者。

同样是原始道教中的一员。

只是,后来离开了原始道教,加入了名声鹤起的虚无宫,跟随一群人组建了虚无宫,成为虚无宫邪魂一道始祖。

“郢始祖大人,那这次更不能让虚神宫得逞,若是被他们复活了哪位虚神始祖,九幽界沦陷事小,被虚神宫再得一位始祖级战力,绝对是后患无穷。”

邪魂大帝拱手道。

“放心,死都死那么多年了,就算虚神宫如今有手段复活此獠,你以为时空神殿的时空守卫者会让他重现世间吗?”

郢始祖大人冷笑道。

“时空神殿终究是我们的敌人。”

邪魂大帝无奈道。

“但,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对我们虚无宫出手,这就足够了。总不能成为规则的守护者,还能胡乱插手规则内之事。一旦乱套,任何势力,都想要从时空神殿手中撕下一块肥肉,获取时空长河的部分权柄。”

郢始祖漫步走出了祭台所在的山脉,眺望这满目疮痍的大地,内心压抑的欲望,却是蠢蠢欲动。

风停了,劫气像是猫遇到了老鼠,开始退缩消散。

郢始祖之威,尚未发火,已经让九幽界的天道意志感到恐惧以及颤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逆天邪神 龙王殿 修罗武神 我的父亲叫灭霸 乡野小神医 大叔,不可以 贴身狂少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魔天 赘婿当道
相关阅读
从天后演唱会出道我的老婆是木叶纲手梅花烙之看戏不如演戏正确走上圣途的方式师姐请自重我的功法自带特效大王饶命之我能收集正面情绪值全球震惊,你管这叫贫困生?神秘复苏之黑色禁区周天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