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2章 重阳日【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天入夜之后。

大观园各处都减了灯火,唯独秋爽斋那三间连通的大客厅里亮如白昼一般。

自宝钗以下,黛玉、探春,湘云、宝琴,东一个西一个的或坐或歪,皆是满面倦容,连说话的兴致都没了。

得知焦顺昨晚上夜闯宫门,今儿早上又大发神威扳倒了一整个礼部,众女便不约而同的聚到了一处,讨论这事儿是因何而起,又是缘何至此。

若放在从前,能让大观园里这些姑娘们集体牵肠挂肚的,也就是一个贾宝玉了。

但近来焦顺被提及的频率,却隐隐有弯道超车的势头,尤其是近几日小作文计划取得了巨大进展,众女欢欣鼓舞的同时,对焦顺的足智多谋也是钦佩至极。

尤其他这百般心思都是为了给女孩子打抱不平,在姑娘们眼里,可比那些成日里争名夺利勾心斗角的强出太多了!

《第一氏族》

再加上全程参与其中,所带来的成就感……

诸女对焦顺的好感,那是肉眼可见的蹭蹭往上涨!

故此听说焦顺又在朝中大展神威,众人虽不知就里,却本能的生出了与有荣焉之感,热热闹闹的议论了一下午,竟也不觉得厌烦。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众女不住的差人去焦家打探,却总不见焦顺从宫里回来,姑娘们又忍不住生出了疑心病,生怕焦顺在宫里出了什么变故——若不然,怎么会有连着两日让臣子夜宿宫中的事情?

众人七嘴八舌又议论到二更过半,到如今已是渐渐没了亮相。

可即便如此,众人还没是久久不愿散去。

“二爷可算回来了,快进去吧,姑娘们都等着呢!”

这时忽听外面侍书招呼一声,史湘云和薛宝琴、贾探春三人不约而同的跳将起来,齐齐往外迎去。

等撞见风风火火挑帘子进来的贾宝玉,又异口同声的追问:“焦大哥可是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了!”

贾宝玉说着,快步到了桌前自斟自饮了一杯,这才在众人的连声催促下继续道:“说来也是凶险,趁着咱们煽动舆论,暗地里竟就有人趁机构陷焦大哥,也亏得有个什么御史临阵反叛,提前把事情告诉了焦大哥,焦大哥又当机立断连夜进宫面圣,这才转危为安,反将了礼部一军!”

众人原就关注此事,如今又听说竟和自己等人煽动舆论有所关联,便忙七嘴八舌的追问究竟。

贾宝玉还想喝茶润润嗓子,却愣是被宝琴劈手夺过,无奈只得将焦顺的话照葫芦画瓢叙述了一遍。

他方才急着回来报信儿,问的本就不慎仔细,如今这一转口难免有语焉不详的地方。

但大体上还是能说明白的。

听说那张侍郎为了构陷焦顺,竟不惜祭出世宗皇帝篡权夺位的大杀器,探春直后怕的连拍胸脯,宝钗和宝琴姐妹也是勃然变色。

只林黛玉和史湘云并不曾关注过这些皇家阴私,问了探春、宝琴,这才后知后觉的恍然大悟。

“这可真是老天保佑!”

史湘云忍不住合十道:“若不是那御史突然弃暗投明,说不得就……果然是好人有好报!”

薛宝琴则是满心的歉疚,原本她就为焦顺如此尽心竭力为自己报仇而感动,如今又听说他因自己的事情,险些被奸人所害,一颗芳心就更是悸动不已。

她正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旁边宝钗就伸手在湘云脸上掐了一把,笑道:“平日里不烧香,这时候倒来抱佛脚,也不怕佛祖笑话你。”

说着,难得不顾形象的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又道:“焦大哥既然回来了,咱们也都散了吧,各回各家好生休息,明儿重阳节只怕还有好些节目呢。”

贾宝玉讪讪的从她胸前收回了目光,又暗戳戳用眼角余光扫了眼黛玉,不自觉生出了失之桑榆收之东隅之感。

薛宝琴听堂姐提起重阳节,忍不住追问:“明儿焦大哥应该也会来吧?”

问完,又画蛇添足的补了句:“我是想当面向他道谢!”

这话原也没什么,但落在有心人耳中却是大有深意。

薛宝钗摇头:“这咱们可说了不算,也兴许焦家那边儿另有安排呢。”

宝琴略有些失望,嘟囔了几句,见姐妹们都起身要走,也只好跟着回了潇湘馆。

她原打算回自己屋里,不想却被林黛玉拉到了堂屋卧室,不由分说将个东西塞到了她手心里。

薛宝琴定睛一看,却正是自己前阵子交给林黛玉,托她等自己走后再送给焦顺的香囊——当初为了这事儿,黛玉还专程帮她讨了焦顺的手稿做留念。

“姐姐这是?”

“你既要当面谢他,难道只凭空口白牙不成?”

“这……”

薛宝琴原想着最好是一别两宽,从此天涯相隔相忆不相思,可如今芳心悸动,再受林黛玉这一挑唆,却又不禁生出了不吐不快的冲动。

焦大哥为了自己险些遭人构陷,牵扯进世宗朝的禁忌当中,自己若连表露心意的勇气都没有,又怎么对得起他这般厚待?

这般想着,不自觉就把那香囊按在了心窝上,怔怔的走起神儿来。

却冷不防,那心窝上又多了只香酥小手。

“呀!”

宝琴惊呼一声,红涨着脸退了半步,嗔怪道:“姐姐又闹什么妖?”

林黛玉却是啧啧称奇:“你比我还小一岁呢,不想倒竟……”

说着,紧呡嘴唇略一犹豫,便突然凑上前在宝琴耳边悄声问了句什么。

宝琴诧异的园睁美目,旋即掩嘴噗嗤笑道:“姐姐这不食烟火仙子一般的人儿,没想到竟也在意这些?”

“你到底有法子没?没的就知道笑话人!”

林黛玉恼羞成怒,背转过身掩饰脸上的羞窘。

先前在秋爽斋,薛宝钗伸懒腰时,贾宝玉的神情动作她可都看在了眼里,当时虽忍着未曾发作,心下却是念念不忘。

路上细细思量,才惊觉自己竟远远落在了后面。

薛宝钗就不用说了,迎春和湘云也都是骨肉均匀的,探春近来则大有后来居上之势,算来算去,也就唯有年纪最幼的惜春还不显山不露水。

这时宝琴从后面抱住了黛玉,嬉笑道:“我倒真听说过一个偏方,就是……”

说着,也凑到黛玉耳边细语。

林黛玉听了,原就红涨的脸上愈发滚烫,用肩膀顶了宝琴一下,嗔道:“亏你也好意思说!再说了,三妹妹近来生发的这么快,难道也是被人给……呸~我都不好意思说!”

…………

且不提她们小姐妹间如何笑闹。

却说转过天到了九九重阳,焦顺原是想在家陪着父母妾女,好生团聚团聚,不想贾琏亲自登门来请,还说是贾政的意思,让务必请焦顺去大观园里赴宴。

焦顺初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贾政近来对他有多排斥,他心里难道还能没数儿?

可真等到了园子里,贾政竟真就主动来迎,久违的拉着他叙了些家常里短儿,然后才拐弯抹角的问起了昨天的事情。

先前焦顺高升工学祭酒,贾政是满心的嫉妒,对焦顺愈发的疏远。

可现如今听说他以一己之力,把礼部三位堂官给一锅端了,登时生出了狮儿难与争锋之感,心下虽仍是不喜,却觉得最好还是不要得罪他为上。

故此今儿才特地摆出了‘将相和’的架势,想要挽回一下双方的关系。

不过他虽想着要缓和关系,但心里头的成见又岂是轻易就能扭转的,所以展现出来的就是想要亲善,却又放不下身段的尴尬。

他别扭,焦顺就更别扭了。

毕竟一见贾政这张老脸,就忍不住想起那天在柴房里发生的事情。

都说人善被人骑,可万没想到他焦某人这样的积年祸害,也有被人骑脸输出的一天!

他其实倒并不反对女人掌握主动,但那是姿势上的主动,而不是强势的掌控。

“贤侄?”

焦顺忍不住暗暗咬牙,对面贾政立刻瞧出了他的心不在焉,当下强忍着才没拉下脸来,但态度明显又冷淡了几分。

“世叔莫怪。”

焦顺见状,忙敷衍道:“我昨儿夜半夜才从宫里回来,又处置了两桩家事,故此直到后半夜才睡下,难免有些精神不济。”

“原来如此。”

贾政微微点头,心下半点不信,嘴里却道:“那贤侄待会儿多吃几杯,好好松快松快。”

松快,多半是要松快的。

每回荣国府有大活动,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焦某人都得松快松快——只是现如今拜倒在他身下的妇人越来越多,隐约就有些腾挪不开。

有些倒也罢了,彼此都是知根知底的。

偏有些还不好让彼此知道,这就有些难以协调了。

这时忽见贾宝玉的亲随小厮在外面探头探脑,贾政见了不由沉声喝问:“没规矩的东西,你藏头露尾的要做什么?!还不滚进来回话!”

那小厮见被抓了现行,只好近来如实禀报:“宝二爷和薛家两位公子,已经在藕香榭里恭候多时了,所以特地差小的过来打探,看焦大爷什么时候方便过去。”

“哼~”

贾政冷哼一声,摆手道:“你回去告诉他,我待会要考校他的文章,让他安心等着就是!”

那小厮苦着脸去了。

贾政犹豫了一下,突然问:“听说赖总管想托你的门路,给他那儿子谋个一官半职的,不知你怎么看这事儿?”

他提起这事儿,倒不是要替赖大出头,而是看焦顺心不在焉的,就有意想借此试探一下,看焦顺现如今对荣国府、对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态度。

“这个么……”

焦顺因最近忙着搞臭梅翰林,一时倒没顾上这事儿,如今听贾政主动提起,立刻打蛇顺杆爬道:“原本该请世叔示下,小侄遵命去办——只是倒也赶巧了,这两日在宫里跟皇上讨论筹建工学的事儿,正好就有个难得的进身之阶。”

“哦?”

贾政听前面的耳顺,不觉捋须点头,又听说有个难得的进身之阶,下意识追问:“却不知是什么进身之阶?”

“世叔应该也听说了,筹建工学需用的款项,户部总是推三阻四的不肯拨付,皇上三令五申都不见效,就想着索性抛开户部自筹经费。”

“自筹经费?”

贾政闻言皱起眉头:“你是说捐输?”

“不错。”

焦顺道:“旁的衙门要在民间募捐,要么强令摊派、要么就是雷声大雨点小,但工学却不一样,本身和工商就脱不开干系,更何况皇商们如今都求着要把子弟送进来,如今只缺个人把窗户纸捅破即可。”

“你想让赖家挑头?”

贾政眉头皱的愈发紧了:“他家却怕未必敢出这风头。”

焦顺微微一拱手:“所以还要世叔点头才成。”

顿了顿,又道:“不过既做了这出头,日后赖总管一家只怕也要比照我家才好,若不然外面不知又生出什么谣言怪话来。”

“让赖家脱籍?”

贾政听了这话,原本紧皱着的眉头,突然就舒展了不少。

他其实对赖家把持家中也多有不满,尤其是前阵子暗地里调查主子的事儿,错非是老太太发了话,他也未必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现如今是赖家主动求官,为此脱籍也算是求仁得仁的恩典,老太太应该也挑不出毛病来。

越想,他就越觉得这事儿干的过。

只是……

“就算赖家肯出头,可工学里的开销必然不是小数目,你又准备让他捐输多少才是道理?”

“不多。”

焦顺闻言,缓缓伸出三根指头。

“三千两?”

贾政狐疑:“这么点银子够干什么的?”

焦顺摇头更正:“是三万两。”

“三万两?”

贾政吃了一惊,旋即连连摆手:“他家刚修了个园子,虽远比不得这省亲别院,却怕也已经把几辈子攒下的老本儿添进去了,你让他出三万两,只怕把宅子折价卖了都未必能凑出来。”

“哈哈!”

焦顺哈哈一笑,不以为然道:“世叔怕是小觑他家了,要不,您把这事儿都交托给小侄,且看他拿不拿的出来。”

贾政听了这话,脸上狐疑之色渐浓,荣国府修这省亲别院,尚且欠下一屁股亏空,怎么听这意思,赖家反倒还尚有余力?

他家这么些银子,到底是打哪儿来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贴身狂少 逆天邪神 大叔,不可以 赘婿当道 我的父亲叫灭霸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 龙王殿 乡野小神医 修罗武神 魔天
相关阅读
80边儿我不想再凉了军中利刃1追缉绯闻妻不修仙就要继承家业御霸圣体霸体神芒圣龙霸体诀我用霸体开无双全民修仙,开局觉醒苍天霸体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