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155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爆炸和扫射声渐渐在头顶远去,秦川一松手,顺着铁梯当空掉下废弃风井底部,立刻被第一个跳下来的鲨鱼拉住向后一推,紧接着手榴弹当空扔上去,轰隆!

风井中断炸塌,乱石如暴雨般坍塌而下,彻底堵住了特警从围剿现场追下来的唯一路径。

“……呼,呼……”

仅剩的最后几个人都在惊魂未定粗喘,阿ken一把揪住秦川怒吼:“是你!肯定是你!”

秦川险些破口骂娘,这时鲨鱼却拉住了阿ken:“不是他。”

“那难道……”

“是那个女警。”鲨鱼向自己最后几个手下——奉命去明光路汽配店那辆车上的刀疤脸、棒球帽和缅甸司机三人一扬下巴:“你们说那女警曾经在车门边纠缠,非要让你们拿什么宣传册,是不是?”

刀疤脸在汽配店里满面凶横,这时却差点吓哆嗦了:“是……是,但老板我没拿,我真的什么都没敢拿……”

“你拿不拿都无所谓,宣传册只是幌子,跟踪器一定是在你们纠缠的时候扔进车里的。”鲨鱼从牙缝间狠狠迸出一个“shit!”,咬牙道:“真他妈赶着来送死!”

他这话也不知道是在说孟昭还是说他们自己,几个毒贩都困兽犹斗地红了眼,阿ken急问:“老板,现在怎么办?!”

“……”

这里离地面上的制毒工厂已经有好几层楼深度了,急促警笛和鼎沸人声都被完全隔绝,黑暗中只有他们几盏手电发着抖扫来扫去,映出远处幽深、阴冷的回风巷。

“这里二氧化碳浓度高,不能久留,必须马上跑。”鲨鱼阴冷地说:“采区底车场有一条巷道通往进风井,万长文挖了条出去的路——走!”

“井田采用中央分列式通风,犯罪分子进入后不会敢在有害气体沉淀的回风巷多待,极可能会经由工作面在进风井会合。因此下去后首要任务是高强火力堵住进风井,全面搜索每一条巷道、穹隆、硐室,凡经风门务必两人以上火力把守!明白了?”

“明白了!”“明白!”

紧急下井口边,步重华亲自带着各组刑警,汪大队带着手下精锐特警,只见人群正中的吴雩穿着紧身黑色特警冲锋衣和防水胶靴,背上挎着一把js轻型冲锋|枪,戴着黑色露指手套的二指并拢,干净利落:

“下!”

精悍警力一批接着一批,从升降机迅速降入深不见底的大地岩层,仿佛前方不是诡谲险恶的深井和手持强火力的毒贩,而是义无反顾的光明与未来。

远处,一个娇小单薄的身影摇摇晃晃地走近几步,又停下了。

——是宋卉。

小姑娘身上没有受伤,但是面孔和双手指缝里却残留着血迹。那烧灼骨髓的热血已经在她皲裂的皮肤上凝固成了暗红,混合着灰尘泥土,映在少女空白的瞳底。

指挥车周围忙成一团,所有人都在奔走狂喊,无数指令调动纷沓来去。没有人注意到她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那,仿佛梦游般直勾勾盯着自己血泥交错的掌心,几个小时前人行道边孟昭一点点失却的体温仿佛还残留在指缝里。

过了不知多久,她终于用力把脸埋在掌心里,发出一声带着哭腔、愤怒又不甘的低吼。

井下。

数不清的脚步沿错综复杂的甬道分散开,冲锋衣背后的反光条们迅速隐没进了黑暗的深井。

“n24井田走向长度小于四公里,基本是一米以下的薄煤层,就算现在设备都撤走了进去也得弯腰,所以毒贩跑路的首选应该是厚煤层开采面。”吴雩脚步不停,头也不回在汪大队手里的图纸上示意了几条路线,满头雾水的汪大队登时发出似懂非懂的“哦——”长长一声,只听他继续道:“两米高度以下的运输巷先不用看了,这边!”

如果汪大队真是个汪的话,现在已经连耳朵尾巴都立起来了:“是!”

几个人脚步匆匆奔向甬道深处,吴雩边走边忍不住回头瞅了一眼,汪大队立刻:“您还有什么吩咐?”

“没事。”吴雩犹豫了下,才说:“……你一大队长这么跟我说话,我不太习惯,咱们还是按照正常的来吧。”

汪大队峻容:“不不不不,应该的应该的。下来前专案组说咱们这组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护小吴警官你,你掉了根头发,咱们几个赶明都得拉出去剃光头!”

后面几个人同时:“是是是是!”“没错没错!”

吴雩:“…………”

汪大队招招手,吴雩附耳过来,只听他掩着半边嘴小声说:“而且你夫人也交待了,回头你要出什么事,他会用尽一切违纪手段对我进行徇私、打击、报复、穿小鞋……”

吴雩疑道:“我夫人是谁?”

“步重华啊。”

吴雩:“……”

汪大队:“……”

两人面面相觑,汪大队一脸你不要隐瞒了哥们已经知道了的表情,五秒钟后吴雩摸着鼻子:“啊——啊对对,是是。那个贱内……拙荆……”

“小吴警官,”蓝牙耳麦对面只听步重华冷冷道,“你跟我们这组的通讯还没关呢。”

吴雩:“!!”

吴雩仿佛一只被名为“步重华”的命运隔空捏住了后颈皮的猫,背毛乍起,脚步僵住,突然打了个手势示意噤声,汪大队一句“没想到小吴警官这样的人物也惧内啊哈哈哈~”还没出口就哽在了嗓子里。

四周安静无声,除了通讯频道对面步重华他们那一组哗哗涉水的脚步声外,只有彼此错落而紧张的呼吸,良久只见吴雩慢慢抬起手电——

头顶处几条积满了煤灰油垢的缆绳,此刻正不易察觉地微微晃动,通向深不见底的矿道远处。

“在前面!”特警脱口而出:“追!”

“报告指挥所!报告指挥所!s1360杠4巷发现目标!”汪大队一边贴墙狂奔一边对步话机怒吼:“重复一遍s1360杠4巷发现目标,请求支援!”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就在这时,前方黑暗中骨碌碌丢来一枚手榴弹,紧接着:

轰隆!

前方矿道顶部巨石塌方,所有人在震荡中被迫退后,矿道被结结实实堵住了!

“s1360杠4巷发生交火!”“紧急求援!紧急求援!”“隧道发生局部塌方!重复一遍隧道发生局部塌方!”……

杂乱人声平地炸起,汪大队正一边狂咳一边紧急准备定点爆破,突然眼角瞟见什么,失声:“小吴警官——”

吴雩如利箭般脱弦而出,侧身一脚贴地疾滑,那身影就像冰上花滑一般敏捷鬼魅,瞬间消失在了塌方巨石前的黑暗里!

“我艹!”

有那么一瞬间汪大队真产生了一种这人该不会是鬼吧的不寒而栗感,紧接-->>

着他疾步冲上前,手电筒一扫,愕然发现脚下地面上竟然有个圆形的深洞,一眼望不到底,散发出无穷无尽的阴湿森寒。

“汪队!”“汪队!指挥车问小吴警官人呢?!”

“……”汪大队手电照着脚下漆黑幽深的矿洞,一股寒意顺脊椎蹿起,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他,他跳下去了。”

与此同时,塌方段另一侧。

矿道地面震荡不绝,无数大小石块当空簌簌砸下。所有人都抱着头狼狈不堪,被狭窄空间内近距离的爆炸骇得脸色发青,只有扔出手榴弹的鲨鱼面色冷厉:“警察马上就会爆破追上来,快跑!”

阿ken一回头,刚要夺路狂奔,视线猛地定住:“什、什么?!”

鲨鱼觅声望去。

狼眼手电穿透终年积沉的黑雾,只见前方矿道尽头,一道全身黑衣的背影迎着他们回过头,露出了苍白冰冷的、无比熟悉的面容。

“是……是鬼……”阿ken踉跄后退,寒意直上脑顶:“你是鬼……”

鲨鱼表情难以言喻,眼底闪动着震愕、畏惧、绝望和亢奋混杂起来的光,回头一瞟身后堵得严严实实的塌方隧道,再一瞟前方缓缓走来的身影,终于挤出一声沙哑扭曲的冷笑。

“鬼是不会利用运输井从地底冒出来的,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画师……尽管跟索命厉鬼也没什么两样了,是不是?”

吴雩站住脚步,与毒贩相距不过三十余米,他的皮肤在黑暗中有种透明的白,反衬得头发和眼珠都异常深黑,语调非常沉静:

“第一个问题。”

几个人鸦雀无声,只听他缓缓问:“向女警察开枪的人是谁?”

“……”最后一个字音落地,周遭仿佛凝固住了,只有缅甸人下意识向棒球帽瞟了眼。

吴雩黑白琉璃般的眼珠一转,定在了棒球帽身上,吐出一个字:“好。”

“你、你想干什么?别过来!别过来!!”棒球帽全身颤筛,被死亡盯住的恐惧彻底崩溃了神智,突然一把拽过冲锋|枪:“啊啊啊啊啊别过来!!”

枪火喷吐、子弹乱飞,弹壳石屑在狭窄的矿道中叮当飞迸,打得人睁不开眼睛。鲨鱼大骂一声,贴地一滚扑向“非”字型矿道的一条斜坡岔道,起身怒吼:“还不快跑!”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冲锋|枪声震耳欲聋,在这种歇斯底里的火力倾泻之下别说吴雩血肉之躯,连铁石做的人都能被活生生打成齑粉!

倏而子弹打空枪声一停,杀红了眼的棒球帽眼还要换弹匣,这时却只见眼前缓缓弥漫的硝烟一顿,紧接着利箭破空而来——

吴雩在矿道顶部的电缆间穿梭,一脚勾绳,长身倒立,霎时与棒球帽来了个眼对眼。随即在毒贩难以置信的瞳孔中,他拧身当空而下,凌空屈膝重踹在棒球帽后脑,当场把人踹得横飞出去一头撞在了岩壁上!

喀嚓!

颅骨碎裂的脆响清晰可闻。

棒球帽瘫在血泊中,头顶以一个诡异的弧度凹进去一块,四肢不住抽搐,朦胧中只看见画师的脚步远远走来,停在他面前,然后俯下身。

真奇怪,明明他马上就要死了,竟然还会因为这活死神的降临而全身颤栗,恐惧得连气都喘不过来。

下一刻他像个血口袋一样被活生生拎起来,吴雩一脚踹中棒球帽后膝窝,把他摆成一个双膝跪地的姿势,同时反手拔匕掷出,连头都没回——

呼呼打旋的刀光飞出去十余米,“噗呲!”一声血花四溅,刀尖锁骨贯入、后肩穿出,瞬间把角落里鬼鬼祟祟的刀疤脸钉在了墙上,手|枪应声落地,惨叫平地炸起!

“那个警察的名字叫孟昭。”吴雩没管刀疤脸断断续续的哀嚎,在棒球帽耳边轻轻道。

然后他从腰间拔出□□,就像执行枪决仪式那样抵着棒球帽后脑,平静地按住了扳机。

砰!

子弹撕裂颅骨,天灵盖飞上墙顶,尸体在尘烟中重重倒地,鲜血混合着脑浆缓缓流淌到了地上。

吴雩握着枪转身,一步步走向蜷缩在墙角里的刀疤脸,在对方混合着尖锐喘息的痛叫声中一抬脚,踩住了他肩上的刀柄,原本还留有半截的森寒刀刃顿时完全没入血肉,毒贩下半身触电般一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二个问题,”吴雩在那他惨烈瘆人的哭嚎中问,“phillip打算走哪条路?”

“求求你求求你,我艹你妈啊啊啊求求你……”

吴雩战术靴底一歪,刀刃在淋漓血肉里生生绞了半圈,但语气却没有丝毫变化:“phillip打算走哪条路?”

“啊啊啊啊啊——!!采、采区底车场,进风、进风井,求求你放——啊啊啊!!”

吴雩维持着那一脚踩住刀柄的姿势不动,在毒贩那浑不似人的扭曲惨叫中按住了蓝牙耳麦:“报告指挥中心,匪首鲨鱼、阿ken、秦川及一名代号大古的缅甸人共四名逃出s1360杠4巷往采区底车场方向去了,配有手|枪、冲锋|枪及手榴弹等高火力,请立刻安排抓捕。”

电波把他的声音带向矿井的每一个角落——塌方段后的汪大队喜形于色,指挥车边的宋卉抬起头,卫星监控边心急如焚的专案组终于各自长长出了口气……宋局一边疯狂打手势调动警力,一边扭头冲着耳麦急问:“你那边情况怎么样?没出事吧?”

“击毙一人,击伤一人。”吴雩向轰轰作响的塌方段望了一眼,“汪队他们应该已经快赶过来了。”

这时另一个频道插了进来,是步重华:“我在采场底部附近,现在立刻出发拦截!”

这时吴雩脚下的匕首连刀柄都陷进了血肉里,刀疤脸满身鲜血一个劲抽搐,连声都发不出来了。吴雩终于抬脚放开了毒贩,向周围瞟了两眼,小声说:“步重华。”

“怎么?”

“我枪决了一个人。”

步重华带着杨成栋和几名特警匆匆穿过矿道,电光石火间明白了他指的是谁:“没事,杀了就杀了,弹壳保留好回去送孟昭。”

吴雩嗯了声,眼底终于有了微许笑意:“鲨鱼可能会沿传送带下去,你们下边动作要快点。不是还梦想着干翻许局自己当老大么?小心头功别被人抢了,等着你回来升职加薪拿钱养家呢。”

步重华:“……”

宋局:“……”

专案组:“……”

步重华一手扶额,在杨成栋同情的目光中哭笑不得:“我现在相信你前十年都是单枪匹马行动的了……吴雩,下次商量谋逆前,先让警汪帮你关掉公频好吗?”

吴雩扯下蓝牙耳麦一看,头上冒出三个问号。

“……”指挥车上,南城公安分局局长许祖新左手消防报告、右手矿井图纸,歪头夹着个正在接通的卫星话筒,众目睽睽之下无辜地摊开手:“朕这就要被大将军篡位了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长生归来当奶爸 凌天战神 太古龙神诀 神工 女神的超级赘婿 长生十万年 史上最强炼气期 天生为王 超级狂兵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作者其他书
博士宿舍楼记事簿 大神养成计划 提灯照河山 青龙图腾 凤凰图腾 夜色深处 破云 不死者 提灯映桃花
相关阅读
道长教我抓精灵三界帝墟我的少女前线果然有问题强行交易系统大理寺萌主万界登陆抓精灵我的万能手机足球小将系统朕滴江山